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被废后之后,我把皇上废了

>

被废后之后,我把皇上废了

萧权 著

小说推荐 萧权 顾玲珑

完整版小说推荐《被废后之后,我把皇上废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萧权顾玲珑,由作者“萧权”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女主与男主是青梅竹马,少年帝后。男主却因疑心太重,密谋刺杀了女主的将军父兄,废了女主,将女主禁闭在宫中。女主无意知晓内情后,假装与男主逢迎,逐渐掌控军权。男主还以为女主一直爱自己,不停封妃,只为气女主。直到女主带着男二密谋夺权,他才知道女主早就不爱他了,后悔不已。......

来源:qwwrkbd   主角: 萧权顾玲珑   更新: 2024-03-17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被废后之后,我把皇上废了》,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萧权顾玲珑,由大神作者“萧权”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萧权的手在我腹上的疤痕上摩挲,「筝筝是谁?」我好笑道,「怎么?你可以喜欢上别人,我就不能移情别恋……」他猛地捏住我的下巴,吻住我的唇,「你敢。」我甩了他一巴掌,「别恶心我!」他冷声一笑,「恶心?谁恶心,就你现在这样,哪还有点女人样,你的筝筝不恶心你吗?我都嫌恶心!」我大笑,笑着笑着雾气就进了眼睛,「...

奶娃换尿布

小戏子无奈,只好勾上我的脖子。

他看着我脖子上的指印,纤柔的嗓音瞬时发冷,「这谁弄的?」

我掂了掂他,没应。

小戏子轻叹了口气,白皙的指尖攀住我的肩膀,嘴唇缓缓覆上我颈间的红痕,

「叶小风,记着了,我叫叶筝。叶小风的叶,风筝的筝。」

好的,叶筝。

我记住了。

8

和萧权再碰面是在凌香阁。

刚开始我没认出他来,还是顾玲珑叫住我,「姐姐怎么知道我们今日偷跑出来玩,莫不是姐姐悄悄跟着我们。」

萧权眉头紧皱,拽住我的手,「叶小风,你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我刚喝了两壶酒,眼中的人影打转,笑嘻嘻地扒住他,

「筝筝,别气了,那些男人本将军都赶走了,现在你可以独享本将军了!」

眼前的人晃得更厉害。

说完,我就倒在地上。

再醒来,我未着寸缕,浴池的水蒸得我额头发晕。

我揉了揉脑袋,才发现自己躺在萧权的怀里。

萧权的手在我腹上的疤痕上摩挲,「筝筝是谁?」

我好笑道,「怎么?你可以喜欢上别人,我就不能移情别恋……」

他猛地捏住我的下巴,吻住我的唇,「你敢。」

我甩了他一巴掌,「别恶心我!」

他冷声一笑,

「恶心?谁恶心,就你现在这样,哪还有点女人样,你的筝筝不恶心你吗?我都嫌恶心!」

我大笑,笑着笑着雾气就进了眼睛,

「那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你的玲珑知道吗?」

他眸子闪过一丝慌乱,推开我,

「不用你管,明天搬回宫里住,凤銮殿还给你留着。」

当初我低声下气求他,别赶我走,现在竟让我免费住下。

有意思吗?

我笑了笑,勾住他的脖子,激他,「好啊,只要你废了顾玲珑,我就回去。」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漂亮人闯了进来。

哦,是小戏子。

还提着剑,剑上还挂着红艳艳的血珠子

是我小瞧他了,原来小戏子还会杀人。

萧权张开臂膀搂住我,笑着看他,

「不好意思,你来晚了,我和你将军什么都做了。」

我以为他像府里那些男人一样,知难而退。

没想到竟给了萧权一剑。

我挺开心的,真的。

小戏子解开衣袍,抱起我走出了凌月阁。

我为他擦掉面颊的血渍,「小戏子,你知道你给我闯了多大的祸吗?」

他紧绷着脸,一路上都没理我。

到了府里,他把我放到床上,掩上被褥,才开口,「叶小风,我叫什么?」

我逗他,「小怜?」

小戏子眼睛红得像只小兔子,让人心疼得紧。

我轻声唤他,「筝筝。」

他眼睛一亮,又突然伤心失落,「将军既要赶奴走,又记着奴的名字做什?」

我一愣,「我何时说要赶你了?」

小戏子闷闷不乐,「府里的那些人都走了,离奴还远吗?」

我笑了笑,「那时他们,将军有你一个就够了。」

他面颊染上一抹绯色,眨巴着清亮的眼睛,「可奴给将军闯祸了。」

我沉思良久,扯了扯嘴角,「没事,是他欠我的。」

9

小戏子哪哪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

一晚,突然下起了暴雨,雷声滚滚。

他抱着枕头爬上了我的床,「将军,奴怕。」

屋外翻云覆雨,电闪雷鸣。

屋内,额……也翻云覆雨,电闪雷鸣。

小戏子看着瘦弱,劲倒不小。

「奴现在是将军的人了,奴也不要什么名分若是将来奴年老色衰,将军厌弃了奴,定要跟奴说,奴是不会纠缠的。」

他由抱着我的姿势,缩到我的怀里,脑袋像小狗一样,不停地蹭我,眼泪浸湿我的衣襟,鼻尖通红。

我和萧权从前好的时候,他也爱这样来着。

我咯咯直笑。

多妙的人啊,我喜欢他。

第二日,我去见了萧权。

递给他一副请辞书,镇守北疆,永不回京。

可他却把请辞书摔到地上,「不可能!叶小风!你这辈子只能留在我身边!」

「哐当——」

顾玲珑不知道何时进来的,端着的羹汤都撒了。

她可怜兮兮地伸出被烫伤的手臂,「萧权,我疼。」

萧权没看她,笑着说,「玲珑乖,先出去。」

顾玲珑看我一眼,捏紧拳头,乖巧地福了福身,「是,皇上。」

她真的很厉害,普通家世,懂得体贴人,审时度势。

确实很适合当皇后。

无论哪一点我都做不到。

萧权爱她吗?

爱吧,但更爱的还是自己。

他不放我走,与我争锋相对多年,不过是因为我手上握着镇远军的兵权。

若是我放手了呢?

我唇角勾起一抹笑,把镇远军的兵符放在萧权手边,

「萧权,你的兵权,我不要了。你,我也不要了。」

「哐当——」令牌被他摔到地上。

这回我真看不懂他。

如今这样,又是闹的哪出?

「这么舍得,是为了他吗?」

他?

小戏子吗?

我笑了笑,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我们早就回不去了,你知道的。」

他似乎没听明白我说的话,笑得癫狂,

「叶小风!朕看你是舞刀弄枪久了,四肢发达,脑子也变蠢了!」

「你以为你离了朕!没了镇远军!你的筝筝,他还会那么听话在你身边?」

「朕告诉你,没了朕,你什么都不是!」

「还想和他谈情说爱,做梦去吧!」

10

他这话可笑至极。

爱?

什么是爱。

我心底的情爱早就被仇恨蹉跎没了。

我叶家为大周镇守边境百年,无论男女都世代为将。

只有我不出息,为了自以为崇高的爱情,进宫当了皇后。

萧权因叶家的权势封我为后,又担心我叶家权势过重,与黎国合作,合谋杀我父兄,屠我叶家五万大军,惨死狮头岭。

最后废了我。

他以为我不知道,竟还指望我们能回到过去。

真是可笑至极。

六年。

我步步为营,同他周璇,演戏。

装成悲痛欲绝,以祭拜父兄为借口,出宫赴边疆。

实际上是,集结叶家仅剩的两千士兵潜入镇远军权力中心,如今军队里的重要位置都由我的人把控。

恰逢那时,边疆各小国来犯,军队无得力将领。

我单枪匹马,领了几百人,击败敌寇。

日积月累,我与士兵将领们同吃同住,每次必胜归来,保得边境数年安宁。

同时,安抚战亡将士遗孤,深得民心,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时候,你说?

他们认的是带兵打仗,为民干实事的叶小风!

还是手握兵符,山高皇帝远的萧权?

10

走出殿外,顾玲珑的婢女邀我去瑶华殿。

地上碎了一地瓷器,顾玲珑坐在上首,姿态傲慢,终于不装了。

「你早已年老色衰,怎能比得过我年轻貌美,你不会以为假意威胁一下萧权,就能和他回到从前了吗?别太天真了,叶小风。」

我对此不屑一顾,「可你除了美貌还有什么?不过几年,你终究会和我一样,年华老去,看着萧权拥着入宫的新人,终成一个怨妇。」

她拿起一个茶盏砸向我,「不可能!萧权答应我,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

我敏捷地接住茶盏,「他曾经也这么跟我说过,今后还会跟无数人这么说,你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她受不了了,跪在地上,捂住耳朵,「不可能!不可能……」

我走过去,把茶盏放在她手上,

「帝王之爱,不过须臾,我不信你不知。」

「你自幼习武,礼乐骑射丝毫不比男人差,却也不过是个压在萧权下头的一个皇后。」

「你甘心吗?若是你把权力握在自己手里,你可以为女子不能为之事,你可以持枪上阵杀敌,可以上朝堂与男人舌战群儒!你想要什么没有,漂亮小官儿、权财地位…这不比当个什么皇后强?」

顾玲珑瞪大双眼,不可置信,「你要当下一个明悦公主!」

是的。

明悦公主就是萧权的姑姑。

她一女子,掌控大周江山三十载。

为政期间,女子可以走出宅院,入仕考科举,揭开面纱,行商买卖。

可惜,她以为自己精心培养,自小尊重女性的萧权会如她一般,延续她的大统。

可男子不过是男子,在她死后,萧权便不再伪装。

没过两月,明悦公主一生的基业都被他废止了。

之前我调查过顾玲珑,她不是古板怯弱之人。

我需要夺权,还需要萧权身边亲近之人的相助。

而且,淑妃说得对,她是真的很像从前的我。

悉心培养,今后也会是一个好帮手。

她被我说动容了,「你需要我干什么?」

我擦掉她眼下的泪水,扶她起来,「等我消息。」

11

「又策反了一个?」淑妃摇着扇子在甬道等我。

「她可比你脑瓜子聪明多了。」

当初她也被萧权伤透了心,伤心欲绝了大半年,才答应我。

现在我一提这事,她就急眼。

「你又比我好到哪去!」

我笑了笑,转移话题,「我虽已上交了镇远军的兵符,按萧权的谨慎的性子,他是不会放我走的。」

淑妃问,「那下一步你准备做什么?」

上交镇远军的兵符,我本是想让萧权放松警惕,而后徐徐图之,起兵时以免造成重大损失。

而现在,他既然贪心不足,还要将我困在京中。

那我就只能当机立断了,毕竟我府里那位小戏子也等不急了。

12

回到府里。

「还以为将军又把奴忘了呢!」

小戏子躺在榻上,一副病弱吃醋的模样。

呵。

我捏起他的下巴,「一个戏子,敢捅当朝皇帝,谁给你的胆。」

他眼神慌乱,从榻上摔下来,跪在地上,却没有一句辩解。

我把手伸进他的衣襟,摸到他胸口那块狰狞的疤痕,

「黎国有个暗杀组织,魑魅堂。他们自小被扔到狼窝里,茹毛饮血,能活下来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食人魔。」

「魑魅堂不依附任何一国,拿钱办事。他们的堂主更是厉害,能召令全组织,听闻他胸口有块象征身份的狼图腾。小戏子,你听没听说过?」

小戏子嗓音沙哑,「奴不知。」

我抚掌大笑,「瞧你紧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那组织里的首领,萧权专门派来刺杀我的。」

「奴只想永远陪在将军身边,绝非那什么黎国组织。」

他哭得我见犹怜,仿若对我忠心耿耿,毫无虚假。

呵。

若当真如此就好了。

小戏子正是萧权派来监视我的。

但萧权没想到小戏子竟然是魑魅堂的堂主。

而且掌握着萧权诬陷我父兄叛国的证据。

所以,那晚萧权才会放任他行刺自己。

不仅如此,小戏子还有另一重萧权不知的身份。

失踪多年的先太子。

明悦公主最先选中的皇帝人选便是他,只是后来,荣亲王发动宫变,把他绑走了,之后便不知所踪。

我也是看到他胸前这块疤,我才确定下来的。

这块疤并不是用来掩盖腾狼图的印记,而是他幼时刚出生时,宫女失职,导致他被火灼伤了胸口。

那时他还不到两岁,没什么记忆。

我确记得清楚,因为那时正巧是我冲进火里把他救出来的。

如今他竟忘恩负义,想偷我的兵符,利用我来与萧权争夺皇位,把我往火坑里推。

既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

正巧,在杀他之前,我也需要个明正言顺的篡位方式,顺带借个种。

我拂掉他眼角的泪珠,缓缓开口,意有所指,

「怪我今日入宫,听信了谗言,误会你了。」

小戏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又立马把脸颊伏在我膝上,「无妨,将军哪时给奴一个名分?」

我问他,「想要什么要的名分?」

「将军的心上人。」

「心上人?」

我凑近他耳边,「那即日我挑个良辰吉日,迎你进门。」

他羞红了脸,「若是如此,将军往后就只能有奴一人了。」

占有欲还挺强。

我笑,「都听筝筝的。」

11

我要娶一个戏子为赘婿,震惊了皇城。

这桩风流事,还是明悦公主在世时有过。

如今我又打破世俗,给一些被夫君欺压,深居宅院的女子起了榜样。

接连几个女子立下字据,主动休夫。

甚至还有些妇人,一掷千金,只为买下个小倌儿解闷。

大婚那日,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我身着婚服,胸带红花,骑马上街。

全京的女子,老弱妇孺都来观望我,朝我扔帕子。

而小戏子,则坐在轿子上,头盖绣花盖头。

他想利用我,那就得承受这个委屈。

不过,他好像不觉得委屈。

萧权气急攻心闯入我府里时,小戏子还娇悄悄靠在我肩上,十分得意,「奴与将军今日大喜,竟忘了宴请皇上,招待不周,招待不周!」

萧权目眦具裂,想拽住我的手,

「叶小风,你说过的,会爱我一辈子的!做我的皇后!我让你再等等我,你凭什么不信守承诺!」

他这话好笑。

在我不知父兄被他杀害前,我曾哭天喊地的求过他不要抛弃我,我只有他了。

可他呢,不仅把我废了,还骗我说朝中大臣容不下我,他这样做是在保护我。

等他皇位坐稳了,我依旧是他的皇后。

我信了他的话,等来的确是他封了一位又一位皇后妃子,和他杀我父兄的消息。

我甩开他,故作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皇上,臣等过你的。可我太累了,现在只想和心爱之人好好过日子,请放尊重。」

萧权似天塌了的样子,「皇上?小风,我们何时那么生疏了,叫我萧权,好不好?你打我,骂我,也行?」

宴会上小戏子的亲友拦住萧权,小戏子抱起我,望了望艳阳高照的天空,一嘴空话,

「夜深了,奴就不送皇上了,想必皇上也不想打扰奴与将军的洞房花烛夜吧!」

床榻上。

我压住小戏子,眼神犀利,「确定不跟我坦白?」

小戏子手指绞动我落在他胸前的发丝,一副深情眼,「将军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六年前在边境,奴还只是魑魅堂的一个杀手,出任务受了伤。当时将军英姿飒爽,打马经过,救起奄奄一息的奴,不知将军还记不记得?将军定是不记得了,反正自从那时起,奴便心悦将军。」

我皱眉,我这些年救过的人多得是,哪知不知道他是框我的。

我没反应,继续听他编。

他有些失望,从枕下拿出块玉佩,「这块玉,将军定是知道的,正是明悦公主从前身上常佩戴的那块。奴确实是失踪多年的皇子,可奴并不想要什么皇位,只想和将军永远在一起。将军若是需要奴,奴愿为将军赴汤蹈火。」

我摸着玉佩,沉思几秒。

他这话若是从前的叶小风听了,还会有些许动容。

可如今的我,只想利用他发挥最大的价值。

我低头吻了吻他的唇角,「我信你。」

12

三个月后,我放出了小戏子是皇子身份的消息。

朝中一些大臣听闻,纷纷暗地里登门拜访。

淑妃他老爹,林太傅还找来了从前伺候小戏子的乳娘,看他身上疤痕,辨认真假。

看着乳娘的点头,再加上那枚玉佩。

小戏子的皇子身份确定无疑。

众臣大喜。

接着我又在他们面前呕吐不止,经杏林圣手诊断。

我已有孕三个月,看脉像,极有可能是男胎。

众臣们更加喜不自胜。

萧权登基后,心性多疑,以各种理由把肱骨大臣和各亲王杀了个遍。

朝中大臣早已牢骚满腹,不仅如此。

不知是不是萧权罪孽深重,纵使这些年他后宫的妃子不断,也没见哪个肚子有反应。

皇嗣后继无人,可是大忌。

如今听闻我怀里孕,从前还犹豫不敢站在我这一方的,都开始敢和萧权在朝会上硬刚。

同时,京城中有一件趣闻,被人乐道。

「当今圣人不行。」

听顾玲珑说,萧权气得日日喝药,夜夜耕耘,后宫嫔妃们都怨声载道。

一个月后,萧权终于按耐不住了,邀小戏子进宫觐见。

这次进宫,不是生就是死。

而我只需坐山观虎斗,坐享渔翁之利。

临行前,小戏子握着我的手紧紧不放,欲言又止,「将军、还是不信奴?」

信他?

除非他死。

我从未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谁知道他是不是下个一个萧权。

他现在的用处,不过是宫变前给萧权的一个开胃小菜。

他是死是活,对我也无什关系。

该利用的都利用完了。

只是他现在的小脸,漂亮得让人心疼。

我有些不忍心,扯谎敷衍他,「不信你,还给你生孩子。记着,我和孩子在府里等你回来。」

瞧。

我这一说,他就笑得合不拢嘴,战斗满满,又能为我增一份力气杀萧权。

13

这场宫变持续了两天一夜。

萧权穿着铠甲闯进将军府时。

我正躺在榻上吃葡萄。

看来小戏子失败了,我叹了口气,有些可惜。

他的脸和身子还挺符合我口味的。

我看向眼前的人。

许久没见,瘦了许多,眼底发黑,唇色惨白,脚步虚浮。

再加上浑身沾满的鲜血。

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

诶,这对比。

不忍直视。

也不知道顾玲珑给他下了什么药,这么毒。

萧权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的肚子,眼眶逐渐发红,转过头,擦了擦眼角,声音沙哑,

「小风,你说,这要是我们的孩子多好。」

他的孩子?

我只会恶心得想吐。

「不过没事。小风,今后我们重新开始,我年少听信谗言,误杀了你父兄,你也被那家伙利用,起兵谋反要杀我。我们也算两清了。」

他依旧不觉得自己有错。

竟认为我们可以两清!

「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今后他就是朕的太子,你也会是朕的皇后。」

我压下心中的怒火,摸了摸肚子,嘲讽道,「皇后,那顾玲珑呢?你把他放在何处?」

萧权目光阴鸷,「你不喜欢她我就把她杀了!还有后宫那些妃子,以后再也没有人把我们分开了,好不好?」

这些女人仿佛只是一件衣服,说扔就扔。

纵使见识过他的狠毒,如今亲耳听到,还是觉得心寒。

为顾玲珑,为年少的自己不值。

此时,顾玲珑正端着一碗黑黢黢的药进来,笑得瘆人。

真的好黑。

萧权皱眉,「你怎么在这?」

我语气尖酸,故作醋意,「我以为你会想见她,特意帮你请来的,怎么?让她帮你熬个药,这就心疼了?」

他失笑,蹲在我脚边,握住我的手,

「小风,你在吃醋?」

我甩开他,「别碰我,脏死了!」

他又哭又笑,「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喜欢他!你不过是想让我吃醋,我怎么那么傻现在才发觉!」

我听得有些烦,皱了皱眉。

顾玲珑会意,端着药走过来,「皇上,先把药喝了。」

萧权呵斥她,「出去!」

顾玲珑面色逐渐狠厉,指尖发白,我生怕他会摔萧权一巴掌。

连忙开口,「先喝药。」

萧权这才点头,「好,都听你的。」

他喝到一半,突然递给我,我心一跳。

这是发现了?

他擦了擦嘴角的药渍,撒娇道,「喂我。」

「好呀。」

我笑了笑,拿着勺子一勺勺送入他嘴里,「好喝吗?」

他笑着点头,「嗯……」

突然,他捂住嘴,吐出一口鲜血。

药效这么快。

顾玲珑一脸得意。

萧权瞪大眼,「小风,你就这么恨我!要把我弄死吗?」

我收起脸上的笑,「从你计划杀我父兄的时候,你就该清楚,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若不是他们不肯放权,我怎么会杀了他们,要怪也怪你们!凭什么怪朕!」

他面目狰狞,血越吐越多,跪在地上。

我站起身,高高在上地打量着他,「萧权,还记得你幼时在冷宫的可怜样吗?那时你跪在地上求我,说若是有一日背叛了我,你不得好死,如今还真是应验了那句话。」

说着,我拔出发簪,利落地插进他的脖子,

「你……你个毒妇!」

他捂着脖子,爬到顾玲珑脚边,抓住她的裙摆。

「玲珑,快!快叫太医!」

顾玲珑笑意温柔,「马上。」

萧权燃起希望,「玲珑,还是你爱朕,朕不杀你了!你当朕的皇后……」

顾玲珑呵笑一声,一脚踹开他,扯着他的头发连扇了几巴掌,「呸!他奶奶的!就你这样鬼样子,还想杀我!去死吧!死不要脸!」

萧权不可置信,「玲珑,你怎么也……」

顾玲珑又给了他一巴掌,随后他才恍然大悟「你们竟然合谋杀害朕!朕要废了你……」

萧权逐渐气息虚浮,脱力倒在地上。

院子外灯火通明,众臣跪在地上。

身后,是半死不活的小戏子,浑身伤痕,楚楚可怜地看着我。

还挺听话,知道回来。

我走出门外,悲痛欲绝,「皇上,驾崩了。」

14

七个月后,我诞下一名女婴。

朝中大臣这才意识到被骗了。

可那又怎样,他们敢怒不敢言,否则他们的夫人让他们夜里露宿街头。

如今皇权兵权都掌握在我手上。

朝堂中新上任的女官已逐渐形成我的势力。

有淑妃为我……

不,应该说是有林祭酒为我在各地办女学,总揽天下人才。

还有顾将军为我练兵秣马,守卫疆土。

至于,小戏子。

在为今后的女帝,。

小说《被废后之后,我把皇上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废后之后,我把皇上废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