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长篇小说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

>

长篇小说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

海星雨衣 著

江融 现代言情 程川景

《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是作者“海星雨衣”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融程川景,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双男主 重生 先婚后爱 火葬场 受万人迷】江融原本是去找程川景离婚的,结果路上遇到车祸。一晃醒来,发现回到了和程川景还没有什么交集的大学时期。这个时候程川景还是单身,他的白月光也活得好好的。江融想到自己和程川景婚后那些算不上愉快的相处,决定把一切都扼杀在摇篮之中。他当初趁程川景家公司破产时候,携资金强取豪夺程川景,那这辈子就帮忙稳着他们家公司,让二人再无瓜葛。程川景白月光不幸早逝,那他就成人之美,让他俩天长地久去。江融想着,上辈子强硬与程川景在一起,这辈子就当还债了。还完他就自由自在环游世界去。去他爹的爱情。什么洗手作羹汤,什么贴心小纸条,什么嘘寒问暖,他江融的恋爱脑早该歇息了。*最近程川景总是在做梦,梦到自己西装革履站在医院里。到处都是慌张跑来跑去的人群。他裹挟在其中,他知道自己很惊慌,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在惊慌什么。直到有一天,他那个曾经被他拒绝但是确实可爱的师弟拍拍他的肩膀,说:“程师兄,那就再也不见啦。”江融看上去兴高采烈的,程川景却感受到了梦中如出一辙的惊慌。程川景一点也不高兴。他把人逼到墙角,语气又危险又疯狂:“江融,你敢离开一步试试?...

来源:fqxs   主角: 江融程川景   更新: 2023-12-26 04: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是作者“海星雨衣”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融程川景,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还都是他惯的。“说真的,融儿啊,你真不喜欢他了?”岑烨伟看江融脸上闲适的表情,一点也不见和程川景住一晚上的或喜或悲的波动。岑烨伟咽下一口韭菜,犹犹豫豫地说:“不是我怀疑你啊,就是,想知道你怎么突然就知道脱离苦海了。”江融耸耸肩:“人嘛,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就是突然不喜欢了呗...

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第5章 绒绒绵绵吖在线免费阅读

江融很快就在人群中发现了拉着张脸换座位的岑烨伟。

“这是怎么了?江融帮他接过盘子,挑眉问。

岑烨伟啧了一声眼神往另一头的桌子一带“晦气,遇到一群夸程川景的。

江融有些哭笑不得“你较这劲干嘛……不会换位子就是为了避开他们吧?

“那可不,我就是不乐意听到程川景。岑烨伟骂骂咧咧地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快吃快吃,一来一回,都要凉了。

江融从善如流。

自从三十岁之后江融已经很久没有再吃过这些垃圾食品,主要是味道很大,回去洗了澡才让进屋。

那龟毛程川景,臭毛病多。

还都是他惯的。

“说真的,融儿啊,你真不喜欢他了?岑烨伟看江融脸上闲适的表情,一点也不见和程川景住一晚上的或喜或悲的波动。

岑烨伟咽下一口韭菜,犹犹豫豫地说“不是我怀疑你啊,就是,想知道你怎么突然就知道脱离苦海了。

江融耸耸肩“人嘛,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就是突然不喜欢了呗。

岑烨伟忍不住笑起来,小眼睛都快眯得看不着了“那这出不错。

江融看他听到兄弟失恋加死心后一脸开心的样子“你这么高兴,不会是想gay我吧。

岑烨伟?

岑烨伟一个拉开椅子的大动作,顺便双手护胸“请婷芷造谣爹咪。

江融做了个呕吐动作“爬。

也许是江融脸上的嫌弃太明显,岑烨伟噗的一下笑出来。

“我就说嘛,我兄弟哪会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真的,我从之前你天天去操场蹲点就能看出来,你这样不好。

操场蹲点?江融稍稍回忆了一下,很快就记起了岑烨伟说的是什么事情。

程川景比他大一届,当初他刚来学校,还不太认识路,准备去打羽毛球,结果稀里糊涂到了学校篮球场。

那个时候的江融成就优异,刚上大学,甚至有点心高气傲,但那还是他第一次看人打篮球打得那么漂亮。

无论是拦截还是扣篮,都像是砰砰砰砸在了他心口上。

阳光下的程川景,身材高大,打篮球也生猛野性,江融甚至能感觉到空气里他散发的荷尔蒙的气味。

玛德,要沦陷了,江融当时如是想。

从旁边女生的八卦里,江融知道他叫程川景。

大二金融系高材生,也是系草。

从那以后,江融几乎程川景的每把球赛都会看,甚至匿名加入了程川景后援会大群。

当然告白失败之后,加入的是程川景失恋群。

据说他自己也有这么个群,不知是真是假。

他频繁到球场蹲点,完全躲不了好友锐利的目光,在第三次被当场抓获的时候,江融坦白了自己的心情。

岑烨伟瞳孔地震。

那一番谈话颠覆了岑烨伟的某种世界观,让他在某方面变成了一种奇怪的东西——比如热衷于给江融当妈。

当时的岑烨伟就很不赞同,在他调查的种种情报来看,程川景绝对是个钢铁直男,他好兄弟这不是往火堆里跳吗?

“不是,你水灵灵一颗大白菜,就这么送上门还不敢表白?岑烨伟问他。

江融那个时候没有回答,其实是因为他心里清楚,也许一旦表白,就真的所有感情都要无疾而终了。

江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笑着说“我是谁啊?要颜值有颜值,要家世有家世,只有我甩别人的份,哪能别人不要我。

岑烨伟瞪大了眼睛“好!这想法好!简直是我的心声!

当然是你的心声,就是你后来劝我时候说的原话,江融心里想着。

岑烨伟一副孩子迷途知返的感动样子,高兴地多炫了两份蛋炒饭,然后扶着墙出排挡。

岑烨伟扶着肚子,‘虚弱’地靠在江融身上“融融啊,妈再给你生个妹妹好吗,起码三个月了。

江融“可以,时间紧迫,你现在就生吧,我捡破烂养她。

岑烨伟?

不顾岑烨伟的鬼哭狼嚎,江融直接把人塞进了出租车,然后回到了酒店。

总算把岑烨伟送到房间,已经到了九十点钟的样子。

江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他想最好是在程川景快睡着的时候进去,这样就能少很多尴尬。

也不知道程川景睡眠习惯有没有变,后来的程川景每晚只要江融不闹腾他,一般十一点睡觉。

江融挠了挠头,决定去大厅坐会儿。

还没走,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穿戴整齐的程川景和他正正打了个照面。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你这是要干嘛?江融问。

“怎么不敲门?程川景说。

两个人的声音一前一后,几乎是同时说出,两个人都没回答,一时之间陷入尴尬的沉默。

最后还是程川景侧过身子,让道给江融。

房间里很冷,江融打了个哆嗦,他头也不回“你是要出去夜跑吗?我先去洗澡了。

“嗯。程川景低低地应了一声。

身后的门啪嗒一声合上,江融以为程川景是出去了,回头却发现程川景正慢条斯理地脱鞋子。

江融对健身男生的一点疑惑。

程川景“看你洗澡,想起来我洗过澡了,懒得跑。

“……哦。江融有些不自在地摸了一下脸。

奇怪,怎么有点像以前跟他报备行程的程川景。

程川景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挂到衣柜里,漫不经心地打开手机。

程不吃了

罗志星老子刚出来,你妈

程那回去正好路不远

罗志星……

罗志星「我就是那个大怨种.jpg」

程川景及时关闭手机阻隔了罗志星的表情包轰炸。

注意力回到房间,耳朵就不由自主地收集到了江融洗澡时淅淅沥沥的水声。

一下停一下起,声音不吵,但就是让程川景静不下心,他喝了一大杯冰水,翻身上床。

江融离开浴室就打了个寒战,看到程川景已经在床上玩起了手机,被子盖到胸口了都,他也就懒得问人冷不冷,把空调温度调到了二十六度。

空调滴地一声,程川景这才像是刚从自己的手机屏幕上分神,看着江融说道“你手机一直在响,你看看。

江融避开程川景的眼神,刚洗完澡,他的声音里像是带着水汽“嗯。

程川景沉默地把被子用腿撑起来一些。

江融也躲进被子里,酒店双人床挨得近,江融睡在靠墙的那边,和程川景远远隔开。

插上充电器,江融才不紧不慢地打开了手机。

原本以为是岑烨伟在那儿嚎叫,没想到是一个QQ聊天群在不断地顶上来,因为有几条艾特了他,故而发出来提示音。

江融的指尖在群名上顿住,他工作后很少用QQ,突然回到过去之后,也没有意识到该打开QQ看看。

程川景迷妹好羡慕,我也好想和程川景一起去交流会

今天早睡了吗听说程川景和江融住一起???@绒绒绵绵吖

酒精棉!

软软西兰花!瞳孔地震,我怎么收到消息是方宇和江融一间?

剪本宫痛「瓜都吓掉了.jpg」

瓜二「花生瓜子矿泉水先生脚挪一下.jpg」

酒精棉@绒绒绵绵吖,快去问问江融,姐妹们在此为你加油打气!

瓜二哎,不是我说,程川景就不能专心搞事业吗,明明衣服一穿就是一张叱咤商界的脸

日常转锦鲤号然后脱了衣服可以给你邦邦两拳

瓜二咦~你们不懂,我这叫事业粉

剪本宫痛跑题了,@绒绒绵绵,洗澡去了?姐妹们在嗷嗷待哺啊!

今天早睡了吗饿饿,饭饭

绒绒绵绵是不会出现了,因为他此刻正地铁老爷爷式看手机。

谢谢互联网,让他回忆起自己当年的蠢事之一。

因为以本名加进这种群很不好意思,他没说自己是江融,只给自己改了一个粉红兔兔的头像,然后改名绒绒绵绵才敢在群里和姐妹们一起快乐看颜,不过他一早就表明自己是男生,爱好就是粉粉嫩嫩可可爱爱的头像和名字。

当年有多为自己的机智欢呼,现在就有多为自己的降智发臊。在脚趾即将抠破床单的时刻,绒绒绵绵本绵翻到最后,看到了瓜二的发言。

他短暂地沉默了一下,思绪有些飘远。

当初方宇出事那天,正是程川景家出事不久之后,那个时候程川景也是很忙,也许是因此,没能见上方宇最后一面,才让程川景多年来依旧念念不忘方宇。

而程家最后坚持了几年,最终还是破产告终,更是让程川景感到挫败。

江融想到自己当时连夜赶到T市,然后在公园小路边上捡到程川景的时候,彼时的他们已经有两年没见过面,那个时候的程川景被磨去了大学时期的意气风发,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满脸胡茬,叼着支烟。

秋意浓的傍晚,衬得他颓废又萧索。

明明不再是当年吸引他的阳光样子,但江融还是一眼把他认出来了。

而在此之前江融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那么长情的人。

他走了过去,理了理头发,随后双手插兜,有些轻佻地笑着弯腰对上程川景的眼睛。

“程川景,和我结婚吧,我有办法救你的公司。

程川景很诧异地看他,问了一句江融现在还记得的话。

“……抱歉,但是,你是谁?

那个时候的江融并不觉得自己爱上了程川景,觉得自己只是对初恋的遭遇感到可怜,被这样拒绝,可以说是点了炮仗。

原本只是试一试的心态,一下就变成了这个男人好特别哦,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也许是对程川景当初的拒绝告白以及拒绝求婚感到愤恨,江融其实做了些对程川景新公司不好的事情。

现在一想,其实给程川景一点时间,没有自己这个搅屎棍,他也能把公司救回来。

再来一次,可不能重蹈覆辙了,江融这样想着,眼睛里像是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只要阻止这一切发生,让程川景好好搞事业,那他也算是弥补了上辈子对程川景的强取豪夺了。

他退出群聊,在手机上一顿操作。

而那边在喝第三杯水的程川景突然在QQ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

对方顶着一张粉粉嫩嫩的头像,ID可可爱爱地写着绒绒绵绵吖。

再一细看验证消息

“专业算命,观施主最近有破财之灾,通过验证即可为你解答破解之法。

程川景?

小说《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长篇小说重生,这辈子竟被宠上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