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春床奴

>

春床奴

佚名 著

喜狐 方以舟 现代言情

小说《春床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方以舟喜狐,也是实力派作者“佚名”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是渝州最出名的婚奴,整个渝州城数得上名的人家,都排着队的求我去试婚。所谓试婚,便是替即将嫁娶的人家试验房事,床上的男人分几等,女人分几品,我这婚奴最清楚不过。但,他们不知道,我根本不是人……...

来源:qwwrkbd   主角: 方以舟喜狐   更新: 2024-02-05 22: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春床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方以舟喜狐,《春床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喜狐的左手探上了一旁的剑台,剑台上正放着一把金柄匕首,一柄青龙宝剑他的手修长干净,骨节根根分明,能清晰地看见手背的脉络和青筋他将匕首握在掌心,她亦轻而易举地便将他的青龙宝剑取来喜狐眉心紧蹙,鹰华的眸子半眯,便是此时中了曼陀罗的毒,依旧将方以舟扑在身下他的胸口剧烈起伏,那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当面逼来他弃了刀鞘,锋利的刀尖对准了她的胸口,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魏俘,你好大的胆子”她的桃花眸子是...

第16章

喜狐的左手探上了一旁的剑台,剑台上正放着一把金柄匕首,一柄青龙宝剑。
他的手修长干净,骨节根根分明,能清晰地看见手背的脉络和青筋。
他将匕首握在掌心,她亦轻而易举地便将他的青龙宝剑取来。
喜狐眉心紧蹙,鹰华的眸子半眯,便是此时中了曼陀罗的毒,依旧将方以舟扑在身下。
他的胸口剧烈起伏,那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当面逼来。
他弃了刀鞘,锋利的刀尖对准了她的胸口,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魏俘,你好大的胆子。
她的桃花眸子是双瞳剪水,她沾血的水蓝色长袍也益发衬得她仙姿佚貌。
她很聪明。
极能隐忍。
她心性硬。
身段软。
她能柔得似一汪春水,亦能手起刀落杀人如麻。
模样是寒玉簪水,轻纱碧烟。
眉心一颗朱砂痣,却平添几分妖艳。
分明是不施粉黛,却心机暗藏。
那人神色不定,修长的手轻轻颤着,匕首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方以舟心里笑他,此时不杀,可就晚了。
她用了十足的力道将他掀翻在地,一字一顿提醒道,“我不叫魏俘。
她不叫魏俘。
她是魏人。
她叫方以舟。
姚方以舟。
燕人却从未正色喊过一声她的名字。
她曾半裸着身子跪在他的脚下,任他羞辱自己“低贱浮荡,只为求他放自己一马。
她恨透了他的折辱戏弄,手中的尖刀毫不犹疑地横上了他的脖颈。
那人在她身下大口喘着气,曼陀罗的毒使他面色发红,他的眼底带着五分诧色,五分不定,“你要杀我?
难道不该杀吗?
该杀!
该挖出他的心肝,该将他剥皮揎草。
免得他烧尽魏国的山野,再夺取魏国的黄河。
不。
不杀。
杀了燕公子,魏国必亡。
她生在魏国,长在魏国,虽不过是一株孤零的蓬蒿,但依旧爱她的魏国。那里有父亲母亲的白骨,也有她的大表哥。
“公子不曾杀我,我亦不杀公子。方以舟直视着喜狐的眼睛,他的眸光摄人心神,但方以舟不惧,“但公子羞辱我的,我用这一刀来还。
他的脖颈青筋暴突,他眼睁睁地看着方以舟甩开袍袖高高扬起尖刃,利落地在他颈窝划了一刀。
“刺啦一声。
他凝眉闷哼。
但他并没有死,也并没有血流如注。
那一刀力道掌握得极好,只不过划破了他最浅的一层皮肉罢了,却也划开了口子,渗出血来。
喜狐脸色煞白,眼尾通红,想来也知必定从无人敢如此伤他辱他。
他乍然睁眸,竟喃喃唤道,“方以舟。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方以舟,以前是没有的。
方以舟一笑,将尖刀扔在一旁,没有问他要说什么,他那一张薄唇只会吐出这世间最恶毒的华语罢了。
如今她就要回到大表哥身边,她才不屑于去听喜狐到底要说什么。
反手将他的青龙宝剑悬于腰身,声音似是敲冰戛玉,“借公子青龙宝剑一用。
他的青龙宝剑由前朝最好的剑师所铸,削金断石,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另一面雕有两条青龙。
世间仅此一把,为燕国大公子喜狐所有。
喜狐捉住她的手腕,问她,“借去何用?
若是寻常时候,方以舟定然挣脱不开。如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连三分力道都没有了,她轻易地便拨开了他,旋即起了身,莞尔一笑,“送给大表哥的战利品。
俘获了公子喜狐的青龙剑,便与俘获了公子喜狐无异。
他总把“魏俘挂在嘴边,如今也必要被世人耻笑。
喜狐冷凝着脸,他颈间的血渍红得十分妖冶,他薄唇轻启,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方以舟没有听清,也不屑去分辨。
她手中握紧了青龙宝剑,毫不犹疑地转身往外走去。
夜阑人静,易水的鞭炮声逐渐小了起来,空中只有零星的烟火发出微弱的啪啦声。
岁聿云暮,一元复始。
天一亮,便是魏昭平四年了。
木推门旦一推开,立时灌进大片风雪来,她凛然打了几个寒战。
回头见主座上那人正睁眸瞧她,薄唇毫无血色,眼底却红得似要泛出血来。
方以舟断然阖紧了推门,将正堂的人全都隔绝在别馆之里。
疾疾往庖厨走去,她的巴菽还藏在灶台一旁。
迎面见槿娘哼着曲子扭着走来,她穿着崭新的棉袍,淡胧胧的月色下看起来好好妆扮了一番,见了方以舟便问,“你去哪儿了?公子可在守岁?
“是,在守岁。方以舟平和答道。
“你答应在公子面前替我解释,你没有食言罢?
“我已解释过了,公子知道你是好人。
槿娘闻言这才放下心来,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奇怪问道,“你怎么拿着公子的佩剑?
甚至还凑上前来,双手惊奇地摩挲着雕着龙纹的剑身。
方以舟心里一紧,她的衣袍沾了燕将的血,身上必有浓重的血腥气,只怕槿娘要瞧出来。
她归心似箭,怕槿娘生事,左手下意识地便按上了剑柄。
她私心里是不愿拔刀的。
槿娘虽是燕人,又奉了喜狐之命来监视,但心思简单,嘴巴虽又大又硬,心倒是软的。
细想来,她甚至还利用槿娘寻来了曼陀罗与巴菽。
好在槿娘及时问道,“可是公子赐你的?
方以舟按剑的手倏然松开,她暗暗舒了一口气,很快笑着点头,“是,公子赐的。
“我才不稀罕,我要公子赐我金钗子!
槿娘哼了一声,绕过她便哼着小曲儿往前走去,方以舟忙拽住她的胳膊,幽幽问道,“姐姐去哪儿?
“我原想着在家里侍奉父母亲,但想到别馆凄苦,又没有美人姬妾侍奉,公子定然寂寞……槿娘说着掩唇一笑,手指轻轻点着自己丰润的脸颊,“这整个别馆最美的便是我了,自然要去陪伴公子……
她若去了正堂,定要惊动别馆的侍者。
方以舟笑道,“公子恰好命我去庖厨取酒……
槿娘正不知寻个什么好由头见喜狐,闻言忙拦下她,“好方以舟,我去我去!
也不等方以舟回话,说着便往庖厨跑去,方以舟顿了片刻疾步跟了上去。
到了庖厨,槿娘埋头仔细挑选着酒罐,见方以舟跟来,还耐心讲解了起来。
“我们燕人的习俗,除夕正旦都要共进屠苏酒祝吉祈寿。像这缥玉酒虽青青绿绿的,好看是好看,喝起来却有些辛辣。
“这还有瑶浆、桂酒、椒浆、黍酒……别馆存下的都是燕宫里出来的,尤其这些年大王攻伐魏国,总要途径易水,因而常在别馆歇息。你既然来了燕国,又在公子身边侍奉,可得死死地记住了,日后我再与你细说……
她满脸生花地讲着,方以舟的剑已横上了她的脖颈。

小说《春床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春床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