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非人眼里,她是变态

>

非人眼里,她是变态

白嫩嫩的白馒头 著

初鸾 家丁 小说推荐

小说《非人眼里,她是变态》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白嫩嫩的白馒头”,主要人物有初鸾家丁,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非人古代世界 大女主 无cp 小伙伴一男一女 活人马甲 阴间 变态大佬初鸾,不呼不息,不死不灭。但她会饿怕冷,活人的毛病她都有。她十分喜欢这鲜活的人间。于是她来了京城。可她这身行头,实在不像个大师。卖房的牙人,哪来的穷鬼!官老爷们,哪里来的神棍!吃瓜群众们,这又是个招摇撞骗的!后来,卖房的牙人,小的眼睛吓,求您救救我!官老爷们,啊!怎么能见到大师!享棠街找不见啊!吃瓜群众们,大师人美心善,我这儿有美食!大师看看我!初鸾窝进享棠街,闲事莫管,闲事莫管!另一版本:在这个世界还有一类群体,他们叫非人。有一个极度松散的非人组织,管理着他们,维持平衡。活人称他们为,摆渡人。前不久,从黑暗中又诞生出一位非人之主。没有人,也没有非人见过她。只知道她手里有本册子,叫非人录。...

来源:fqxs   主角: 初鸾家丁   更新: 2024-02-08 22: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非人眼里,她是变态》,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初鸾家丁,由作者“白嫩嫩的白馒头”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旁边的手下尽心尽力禀报:“张老爷昏厥,张少爷死亡!”玄衣青年喃喃:“真的不一样了!”手下没听清,又问:“大人说什么?”玄衣青年回神,吩咐下属:“去查查刚刚那两位女郎!”这只是个小插曲。初鸾两人化身饿死鬼投胎,揣着一颗吃心,在全福楼风卷残云,直到小二手都端麻,才将将罢休。期间土豪的霍小姐,豪横的丢下一...

非人眼里,她是变态第5章 张家丁和小鬼在线免费阅读

张家丁又说“她是陈有富的女儿,我当时看她死的可怜,就悄悄将她埋了,不值得她这样!

小鬼委委屈屈,依恋的靠着张家丁,小手攥着死紧,生怕被初鸾弄走。

霍然感动的眼泪汪汪,初鸾依旧神色淡淡“你看到了,她不愿意!

张家丁转而劝小鬼“张宅眼看着要没了!你会越来越难受的,乖,去投胎,投户好人家!

小鬼还是倔强摇头,攥的更紧了。

霍然感动的稀里糊涂,开口为他们求情“初鸾,你一定有办法的!

初鸾揉揉额头“也不是不可以,就当你讲故事的报酬了,不过会有代价。

又看向小鬼“等你放下心结,还是要投胎!

小鬼欢喜点头。一转眼就消失不见。

阳光露出一点尖角,张家丁感受到了太阳的温度,很少恍惚,终于在这儿张府里看到了太阳。

雾气退散,远方的山色影影绰绰,没有厚实衣服的初鸾,依旧缩手缩脚,霍然叽叽喳喳的围着初鸾问东问西。

张家丁看着两人消失在晨光里,叹口气,转身回府,找管家请辞。

俩人走的饥肠辘辘,直到日头高悬,才抵达城门。

霍然饿的有气无力,拍拍初鸾“走,我请你去吃大餐!

“快走!初鸾饿的十分萎靡,就算感觉到有人看她,也不待见理会,还很自恋的自我安慰,大约是她太美了吧!

一处茶楼包间,一名玄衣英俊青年依着窗边,视线随着初鸾二人移动,直到二人消失在食肆门口。

旁边的手下尽心尽力禀报“张老爷昏厥,张少爷死亡!

玄衣青年喃喃“真的不一样了!

手下没听清,又问“大人说什么?

玄衣青年回神,吩咐下属“去查查刚刚那两位女郎!

这只是个小插曲。

初鸾两人化身饿死鬼投胎,揣着一颗吃心,在全福楼风卷残云,直到小二手都端麻,才将将罢休。

期间土豪的霍小姐,豪横的丢下一大锭银子,使唤小二,给初鸾买来一件厚实的火红披风。

红色的披风绣着银线,兜帽处襄着圈蓬松白毛,十分的厚实暖和,初鸾幸福的窝进披风,十分想给霍然的爹妈当女儿。

两人吃饱喝足,懒散的在街上游荡。

霍然还惦记着张老爷,觉得这人可恶至极,害了那么多人性命“要不咱们去报官吧!就这么让他逃脱,真是不甘心!

初鸾不咸不淡“你没证据!

霍然梗着脖子“那我们告诉受害者家人,让他们去官府联名!

初鸾继续补刀“那些都是孤儿!

霍然“…

初鸾看她气成河豚,十分忧心饭票的健康,于是吧啦出自己的开心事,逗她开心“走,去看我的新家!

霍然很想撇嘴,破房子有什么好看,但看初鸾兴高采烈,只能跟上。

享棠街上还算热闹,摊贩很多,不知是不是正值午后,大家都窝在家里午休,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人影。

初鸾的宅子,在胡同的最里面,两人越拐越里,直至来到破旧的张宅面前,霍然茫然四顾,肉眼能看见的地方,在看不见别的门户。

霍然忍不住开口“牙人怎么和你说的?

初鸾木着脸“位置好,有水池,野趣十足。

霍然没想到,热闹的京城里,居然还有这样一座孤宅。

初鸾掏出她心爱的青笔,对着牌匾一挥,张宅变成初宅。

霍然瞬间又对小伙伴,肃然起敬!觉得这就是高人。

率先拿钥匙开锁,朱漆大门年久失修,吱呀乱叫着被人推开,荡起一阵灰尘。

霍然挥手扇土,大门之后,影壁好端端立着。

两人顺着往前走,由二门入得内院,正房和东西厢房都被锁着,甚至还贴着黄符杂草丛生。

霍然一言难尽,道“野趣十足!分明日头还大,却无端端升起一股寒意,十分想劝小伙伴走人。

初鸾死鸭子嘴硬,道“有水池!十分不想承认,自己被活人忽悠了!

绕过院中疯长的植被,去找清扫工具。总得把正房收拾出来吧。

等她兴冲冲拿着抹布回来,看见霍然还在那里站着。

还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初鸾莫名其妙,不惯着她偷懒的毛病,将抹布一递,用眼神示意。

霍然看看她,再看看抹布,迟疑开口“你不是拿着你那根笔,这样刷的一下一挥,就干净了么?

初鸾“…

在霍然的哀嚎声中,两人开始打扫屋子。

日头西斜,正屋终于勉强能看。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霍大小姐,身无可恋的,摊在正屋前的摇椅上,对着湖面碎碎念“我错了,我早应该想到的,怎么就不知道,回府叫几个仆人呢?

初鸾施施然走出来,站在摇椅旁,欣赏自己的新家。即使做了大量体力劳动,额头依旧干干净净,没有丝毫汗珠。

霍然偏头去看,落日余晖,给她的侧脸镀上一层金色,颇有一种宝相庄严之感。一时有些看痴了。

初鸾偏头,又开始以己度人“饿了?

庄严瞬间崩裂,肚子天雷滚滚,霍姑娘无奈摆摆手“走,我请客!

中午刚篓了大餐,街边的小吃,勾起二人浓厚的兴趣。俩人一路走一路吃,吃的满嘴生香,吃的明月高悬,街上渐渐没了人影。

忽然一阵冷风刮过,吹的人透心凉。有了一次经验,霍然瞪大眼睛,四处张望。

初鸾很是不理解,活人这种,既怕又想看的复杂情绪,坏心眼的射出一缕黑气,给霍然短暂开个天眼。

霍然觉得,眼前慢慢清晰起来,耳边有了喧嚣,明明上一秒,还空旷的街道,又变的拥挤起来,吆喝的,吵架的,玩笑的声音铺天盖地,和晚市一样热闹。

不同的是,这些声音的主人,不是人。霍然不知道怎么形容,是鬼么?有的还有影子!是怪物么?有的还很美丽!她甚至还看到,一只直立行走的大兔子,叽里呱啦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霍然嘴唇张张阖阖,喉咙滚动,半晌一个音儿都没发出。初鸾撑着一只手,时刻准备着堵她嘴,另一只,护住她的肩头火。

小说《非人眼里,她是变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非人眼里,她是变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