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鬼灭:风月俏佳人

>

鬼灭:风月俏佳人

云晚意 著

小说推荐 炭治郎 黑死牟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鬼灭:风月俏佳人》,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避雷:双男主】【炭治郎x继国严胜(黑死牟)】【失忆】——因为失忆被卖炭的捡到是一种什么体验?灶门葵枝:啊…炭治郎多了一个哥哥。灶门祢豆子:总之我很高兴…灶门竹雄:嗯,多了一位学习的榜样。灶门炭治郎:……多了一位老婆?无惨:不是…你们鬼杀队开没开心里清楚。...

来源:fqxs   主角: 炭治郎黑死牟   更新: 2024-02-07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鬼灭:风月俏佳人》,主角分别是炭治郎黑死牟,作者“云晚意”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或许是三个孩子老是昼出夜归,或许是三个孩子老是去捕猎生肉,或许是三个孩子总是达成某种默契能回话。总之,灶门葵枝带着人找到了山洞。那一天晚上,灶门葵枝牵着严胜的手挨家挨户询问谁丢孩子了,也千里迢迢去离镇子三十分钟远的警察厅报案,但结果无一例外——没有人丢孩子。有人劝她说:“逃山上避难的人多了去了,兴许...

鬼灭:风月俏佳人第3章 爱与金钱在线免费阅读

黑死牟从炭治郎身后爬出来,那小动静一出,竹雄和祢豆子立马注意到了他,可那带着温和笑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属于鬼的暴力,那因为失忆导致的懵懂眼神投来,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将眼前的这名少年与十二鬼月上弦实力最强的鬼联想在一块。

至少这些孩子想象不到。

在炭治郎嘴里得知真相后,俩孩子恍然大悟,祢豆子担忧道“可是妈妈那边怎么办?妈妈会接受一只鬼吗?

“哥哥,叔叔伯伯都说鬼会带来不幸,鬼是一切不幸的开始的啊!竹雄在孩子中排行第三,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鬼,这只鬼与他想象中应该有的样子不太同,无论怎么说,这简直就是很普通的少年嘛。

“鬼是一切不幸的开始?为什么?!炭治郎有些担忧,他把黑死牟抱在怀里,很怕一些人把他推出去暴晒在太阳底下,就像是中世纪女巫被烧死的下场。

“因为……我也不知道……灶门竹雄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确,他也没见过鬼伤人吃人,只是听说,然而就是听说,往往包含着文学艺术的填补。

无一不是一只鬼吃了人,被另一个人及时发现,人们齐心协力制服,这鬼终于死了。

又或者一只鬼杀了一个人全家,主角恰好躲过一劫,为了报仇走向杀鬼的道路,终于把鬼绳之以法了。

这其中,要突出“鬼的邪恶人的美好。

故事就完成了。

但如果是炭治郎,他或许会写成鬼非全部邪恶,人非全部友善,要以辩证去看,而不是非黑即白决定一切。

炭治郎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很乐观善良肯吃苦的男人,黑死牟在一边想道,以及他的共情能力也很强,或许面对的哪怕是对手,也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去怜惜吧。

怪物,鬼,故事中的百鬼。

人总是会不自觉地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但,甚少有人会把漂亮的人往丑陋的恶鬼想象去,当然可以想象,比如,一个国家亡了,就可以想象是狐狸变成人迷惑国君导致的。

黑死牟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被发现的。

或许是三个孩子老是昼出夜归,或许是三个孩子老是去捕猎生肉,或许是三个孩子总是达成某种默契能回话。

总之,灶门葵枝带着人找到了山洞。

那一天晚上,灶门葵枝牵着严胜的手挨家挨户询问谁丢孩子了,也千里迢迢去离镇子三十分钟远的警察厅报案,但结果无一例外——没有人丢孩子。

有人劝她说“逃山上避难的人多了去了,兴许是养不起一个孩子,或者是孩子身上有什么传染病才丢的,不如把他丢在外头吧。

灶门葵枝不想把黑死牟随意丢掉,她不得已只好暂时把严胜安置在家里,等待警察厅的消息。

“进来吧、阿紫,没关系哦。灶门葵枝朝门口招招手,随后朝屋子内喊道,“孩子们,快来迎接…恩人!

她知道了是黑死牟救下两次炭治郎一事——灶门祢豆子防止灶门葵枝把黑死牟送出去提前说的。

黑死牟跨过门槛,有些局促的握紧衣袖,这里的孩子真多啊……六个……

伴随着肩膀传来的温度,黑死牟抬眸看向灶门葵枝,灶门葵枝似乎完全不会因为他是鬼而恐惧他,“没关系哦、没关系……

她是一位见多识广的夫人,也是充满仁爱的夫人,她的孩子在她的教导下早已经朝着好的方向成长。

至少孩子们看见他时,没有人会用异样目光。

炭治郎主动向他介绍着自己家里人,他介绍一个,黑死牟就看过去一个,对方说一句,黑死牟就点头一次,仿佛是接受指令的机器。

此时外头是黑夜,黑死牟没有遭受伤害。

在问及黑死牟的名字时,黑死牟选择沉默不语,因为他也想不起来了。

或许是缺少一个契机。

于是大家学着炭治郎称呼他的方式称呼他为“阿紫。

洗漱完毕后,炭治郎让黑死牟坐到为他新铺的他自己的床上,而炭治郎睡到他旁边,此刻跪坐在黑死牟面前,让自己的眼睛跟他的眼睛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阿紫,你要答应我,不可以杀人吃人,或者去捕食动物,我会给你准备食物的,当然,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懂得自己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你也不懂……我为什么想着要养你……

其实是因为一个眼神,和那骨子里刻着的傲气。

黑死牟自己也没感觉到,他失忆前曾引以为傲的生大家族的贵族身份,长达十五年的礼仪礼节让他举手投足都有点“矫揉造作,在寻常人家看来,他特别爱干净。

少年似懂非懂的听着炭治郎的话,等他说完,道“你说话好像一个……

“一个?

“哲学家。

“哇啊啊啊——新词!!炭治郎喜悦的举起双手,脑中闪过无数个日夜里,他对严胜曾说过的每一句话,此刻来不及说什么,就被黑死牟用食指抵在嘴唇上,“嘘,黑死牟指了指熟睡的弟弟妹妹们。

“哦……炭治郎才有所察觉似的赶紧捂嘴。

灶门葵枝能识文断字,炭治郎也能,于是教导黑死牟说话和写字成了炭治郎的闲暇时候的任务。

黑死牟只是忘记了,因此再学习时,意外的学得快。

而且很快,灶门葵枝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能教导他的了,她摸了黑死牟的脑袋,笑道“你很聪明……但我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

“你想出去走走吗?

“嗯……

灶门葵枝为他买了帷帽戴在头上,帷帽,来源于中国,最开始的样式叫幂篱,一般用皂纱黑纱制成,四周有一宽檐,檐下制有下垂的丝网或薄绢。

严胜的帷帽长到肩膀,以作掩面。

这日,灶门葵枝在晒衣服时,发现了严胜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写字,在一旁等候他的炭治郎上前一看,“严胜?

“……我好像叫这个名字。黑死牟…后文称呼他为严胜。

“我就说嘛。这么乖个男娃娃怎么可能没有名字呢!灶门葵枝笑着,炭治郎也庆幸的说了句“原来你叫严胜啊!严胜!以后这么称呼你!

“嗯……严胜低着头注视着这两字,他是怎么想起来的…

这时,茂和花子玩的竹编竹球滚到了严胜这里,严胜眨巴眼盯着面前的球,在扭头看向弟弟妹妹,花子招呼着手“哥哥!麻烦你把竹球扔过来!

严胜戳了戳球,这球轻轻一碰就滚动,他似乎对于会动的物体毫无抵抗力…看着球滚来滚去,他不假思索把球抱着就跑了。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由于不能见太阳,袖子特意加长了一点点,跟短水袖一样,袖口随风后飘,袖内的手抱着球跑。

花子和茂“诶了声,随后嬉皮笑脸的跟在严胜身后玩起了抢竹球游戏。

“哈哈哈哈……你们真是…灶门炭治郎双手抱着柴火,一脸高兴的看着他们。

灶门葵枝发现了堆积如山的柴火,诧异道“这,好多柴,炭治郎……

“是严胜晚上连夜去砍的!减轻了我很多任务呢,换做以前,我现在还在外面砍柴来着……炭治郎说到此处倒有些高兴。

“……原来是这样…灶门葵枝远望去,她心生了想要将严胜养在家里的想法。

过了一周,灶门葵枝带着严胜去警察厅,还是没有任何结果,倒是警察道“不过有很多失去孩子的家庭想着收养一个娃娃,夫人您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今天就恰好来了一对夫妇。

“诶……灶门葵枝寻声看去,是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夫妇,他们也见到了灶门葵枝。

警察对两位夫妇说明了情况,本来久未得子的夫人顿时喜笑颜开,她转头看向灶门葵枝,礼貌的鞠躬行礼,道“初次见面,我叫上杉惠子,这位我的丈夫,上杉野。

“你好……灶门葵枝也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聊着聊着,她得知对方是药商,财产虽然说不上是大富大贵,但也是贵族后代,能踏入上层社会,未来把孩子送去灶门葵枝尚未听过的“美国读书也是轻轻松松的。

陌生的词汇像流水一般涌入大脑,灶门葵枝一下子察觉到了世界的参差不齐。

“美国?严胜开口呢喃这个词。

上杉惠子走上前,俯下身温柔的看着严胜,严胜此时的头发被灶门葵枝好好的盘在头上,葵枝很尊重严胜的意愿,没有因为他是男孩就把他的头发剪短。

“是啊…我可以把你送去常春藤盟校,你随便挑选名牌大学读,不过专业,我希望你按照我们的意思选择。在此之前也希望你能按照我们的要求去生活和学习,放心,不会太累的……上杉惠子越看严胜就越喜欢,因为这孩子…无论是相貌还是给人的感觉,都很像是应该活在大家族,延续大家族门面的存在,“很快的,学习时间很快就过去。

灶门葵枝听完这句话,刚刚涌上心的自卑也消散了,怎么可以要求孩子按照自己的想法而活呢?孩子是一个独立的存在,是完整的人,学习上严格点还说得过去,但孩子不是附属品,不应该把前路都给指挥完。

严胜听完她的话瞬间喘不上气,他有些抗拒的后退,拉着灶门葵枝的手,惧怕的看向上杉惠子。

上杉惠子倒是很意外这孩子的反应,她随后站起身温柔笑道“这孩子可是说细皮嫩肉的,夫人养他可见是用心了。

每到冬日,严胜时常穿着灶门葵枝给他做的白色狐皮裘,保暖的毛茸茸的领子围了一圈,头发梳得漂漂亮亮,两侧还有祢豆子为他编的小辫子,哪怕没有血缘关系,灶门葵枝也没有缺他什么,反而认为漂亮的孩子穿漂亮的衣服才好看。

当然,最主要的是因为晚上严胜砍柴捕猎,大大减轻了家里的压力,如今经济慢慢走上升趋势,家里的孩子都有新衣服穿,不需要过年才买。

“但毕竟家里有足够的孩子,少一位也没什么关系。不如把他交给我们吧。上杉惠子说着要从灶门葵枝手里接过严胜,灶门葵枝却躲开了,讪讪一笑。

“夫人,我家虽然不及你的十分之一,但是,我缺不了这孩子一口饭。灶门葵枝说完,看向严胜,认真询问他的意见,“严胜,我想听听你的想法。跟着上杉夫妇,你可以去更广阔的天地一看,跟着我,你可以拥有温馨的避风港和永远爱你的家人。无论选择谁,我都支持你。

严胜抬眸看着灶门葵枝,想也没想,道“我想和你们一起。

望着严胜坚定的目光,灶门葵枝颔首,上杉夫妇很是遗憾,但没有纠缠,他们的家境并不愁找不到适合的孩子,怀着这个想法,他们离开了警察厅。

一新人警察道“要我选,我还是选金钱和大好前途啊。

严胜觉得人是很复杂的,从来都不是好像洞悉了某个道理,就能把一个人或一种人能看透。

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名牌大学、贵族身份证明自己什么,名誉地位,他觉得他不需要。

灶门葵枝问他愿不愿意来灶门家,严胜点头,在警察厅经历了相关程序后,他成为了灶门家的一份子。

他不是没有听到一些警察说他蠢,说他为了所谓的家人和虚妄的爱,放弃了大好前途。

但严胜觉得无论哪条路,走的过程中始终都会有自己不满的一刻,何必两者对立,纠结个对错?

路过书店时,他逗留了会儿,灶门葵枝为他或者是为孩子,买了他想要的历史、医学和英、汉词典以及纯汉字的道家书籍。后者,灶门葵枝和严胜还有些惊讶,店家解释是一些人跑到东京为了讨生活卖掉了传下来的书籍。

“那、祝严胜能找到答案和内心所想要追求的。灶门葵枝牵着他的手笑着,“其实我很意外你能选择我。毕竟……

“没有其他的。我爱你,很爱你,你已经尽可能的给孩子们您的爱。我所能做的,便是更加的爱你。严胜如实回答,谁知灶门葵枝抱着他感动的哭了。

“我也是…我也很爱严胜……很爱你们。

小说《鬼灭风月俏佳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鬼灭:风月俏佳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