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规则怪谈:相亲相爱一家人

>

规则怪谈:相亲相爱一家人

无 著

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规则怪谈:相亲相爱一家人》,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无无,作者“无”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

来源:qwwrkbd   主角: 无无   更新: 2024-03-16 22: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规则怪谈:相亲相爱一家人》,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无无,作者“无”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女儿的脸开始变得扭曲,一张血盆大口猛地张开,我已经能看到那牙龈上的蛆。儿子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着我:「你惨咯,她生气了。」「我会把今天的事告诉妈妈。」「你、死、定、了...

第2章 02

女儿盯着屏幕的眼睛有了变化,转动了一下,低头看向我手上的糖果,眼中闪过欣喜。

「想!」

见她终于有了动作,我再接再厉,把糖果放到她的手心里。

「拿去。」

女儿开心的剥开糖纸正要放进嘴里,一旁的儿子悠悠地开口。

「我要告诉妈妈。」

女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放下了糖果,低着头,一股黑气顺着她的脖子冒了出来。

女儿的脸开始变得扭曲,一张血盆大口猛地张开,我已经能看到那牙龈上的蛆。

儿子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着我「你惨咯,她生气了。」

「我会把今天的事告诉妈妈。」

「你、死、定、了。」

他的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和兴奋。

女儿已经张着大嘴冲我的手咬去,千钧一发,我连预知都来不及!

我的情绪也低沉起来,温和的眉眼也变得锐利,整个人都透漏着暴戾,仿佛变了一个人。

在女儿即将咬到我的时候我猛地站起来,下一秒出现在儿子身边,一拳打在了稚嫩的小脸上。

女儿怪物一样的头有些呆滞,愣愣地看着我。

儿子被我一拳打翻在地上,嘴角淌出深红色的血。

儿子的怪物化过程非常迅速,肉眼可见的怒火冲天,青筋暴起,头180度转了过去,后脑勺露出一张可怖的脸。

我迅速抓住他的衣领,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又是180度转了回来。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把一颗糖连着糖纸一起,塞到了他的嘴里。

做完这些,我松开了他,露出一个邪恶的笑。

「如果你不乖的话,我就会告诉她……」

「你偷吃糖。」

一时之间,我的状态仿佛比他更像个怪物。

儿子的眼中闪过惊惧,模样也慢慢恢复了正常,我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的女儿,试图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乖女儿,吃糖。」

4

晚上一家四口吃了饭,无看到我和两个孩子关系亲近了不少很是欣慰。

我一边洗碗一边思考着晚上如何找理由睡书房,不过「我」好像经常因为工作睡在书房,无并不奇怪。

「咚咚」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敲门,关了水龙头认真听了一下。

「咚…咚」

果然是有人在敲门!

「老公,谁啊?」

无在房间里喊道。

我想到了规则6,立马重新打开水龙头高声喊道。

「亲爱的,麻烦你开下门,我正在洗碗。」

过了一会儿,无从房间走出来,看到我在认真地洗碗没有说什么,去开了门。

门口是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老婆婆,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鼻子很大,嘴有些歪,声音也很难听。

「亲爱的邻居,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无。」

「什么无?」

「是我的猫,它跑出去玩没有回来,希望他都会自己回来的。」

我听到无说「没有见过。」

老婆婆似乎很不满意这个回答,丑陋的脸越发狰狞起来。

「你撒谎——」

老婆婆的身体不可思议地扭曲着,衣服被撑爆开,变成了一只流着脓的类似史莱姆一样的东西。

她一下子把无包裹了进去,仿佛要吃掉她一般。

儿子和女儿大喊了一声「妈妈!」

我有些犹豫,如果无被吃掉的话,我没有出手,算不算扮演失败?

那个怪物一看就很难缠,我未必能全身而退。

我到底,该不该救她……

5

无法作出判断,我只能快速闭上了眼,进入预知——

「怪物已经把无包裹了进去。」

「我犹豫了半天最终选择了不出手,眼睁睁地看着无被全部吞噬。」

「五分钟后,怪物得意的神色变得怪异,黏液一样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最后被一双手生生从中间撕裂。」

「无撕开了它的肚子,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怪物化为了一摊水,迅速消失了。」

「无失去了一条腿,她猩红的眸子远远注视着我,满是愤怒和怀疑。」

「老公,你在看什么呢?」

「下一秒,一只手穿过了我的胸膛,我失去了意识。」

一阵疼痛把我从预知中拖了出来,我猛地睁开眼睛不停地喘着粗气。

眼看无已经被吞了一半,我不敢再犹豫,抄起菜刀冲了过去。

一把刀极速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怪物的身上,劈开了一道痕迹。

怪物咿咿呀呀的惨叫了一声,吞噬无的动作慢了一些。

我一把薅住儿子的衣服,把他拎了过去,我只是个普通人,上去只能找死,还是让怪物打怪物比较有戏!

儿子一脸惊惧的看着邻居,退后了两步,似乎是邻居过于强大,让他不敢上前。

怪物已经又开始吞噬无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一巴掌扇在儿子的头上,强迫他怪物化。

儿子的头180度转了过去,露出后脑勺的怪物。

「快救你妈!」

我一边催促着,一边伸手把菜刀夺了回来,又是一刀砍在了怪物身上。

儿子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后脑勺的怪物慢慢变大,一口咬在了怪物身上,撕下了一块恶心的肉。

看到那些蛆虫不停地扭曲着,我一阵恶心。

我们的攻击给无带来了片刻喘息的时机,一双白的毫无血色的手伸了出来,徒手撕开了怪物的身体。

无的脸色连变都没有变一下,从裂缝中爬了出来。

怪物嘶吼着化成了一摊水,然后流到走廊另一头的房门口钻了进去。

它跑了。

没等我松一口气,一双冰凉的手抱住了我的胳膊。

回过头对上无惨白的脸,和含情脉脉的目光,我不自觉地绷紧了浑身的肌肉。

我听到无说——

「亲爱的,你刚刚真勇猛。」

「晚上……我们好久没一起睡了。」

我看着她眼中暧昧的神情,有些僵硬地扯了一下嘴角。

他奶奶的,会死人的吧!

6

最终,我委婉地表示最近身体不太好,在她失望又遗憾的目光中,遁回了书房。

好险,不然以后可能会丧失某项能力。

不过,想起邻居说的猫,我不自觉想到儿子房间里的那个沾血的木箱。

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去看一下,不然如果邻居在无不在家的时候来敲门,岂不是完蛋了。

再次睁开眼,我盯着墙上的表,心中默念,第三天了。

和往常一样解决完无的牛奶,然后吃完早餐无出了门。

我给了女儿一颗糖果,当然,儿子也吃了一颗。

我摸了摸女儿的头,想了想提出了一个请求。

「跟哥哥在客厅玩,不要乱跑。」

女儿立刻点了点头,一把抓住了儿子的手腕,甜甜地笑道。

看儿子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这让我有些意外,看来这哥哥打不过妹妹。

我再次来到了儿子的房间门口。

门依然是关着的,我试探性的拧了一下门把手,还好,没有锁。

看了一眼乖乖坐在客厅看电视的两个孩子,我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

四周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奇怪的,随后我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往里面看。

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出现,我忍不住骂了一句,一拳挥了过去。

「靠——突脸。」

一拳挥了个空,再看过去,那张脸已经消失,仿佛是我的幻觉。

我一眼看到了角落里的那只木箱,没有犹豫地把它拖了出来。

木箱没有盖子,我一眼就看到箱子里血淋淋的画面。

被肢解的猫、被烫死的老鼠、剥了皮的青蛙……还有一些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的肉块。

我皱了下眉,有些恶心,这孩子怕是心理变态,虐杀小动物。

我不确定那只猫是不是邻居家的无,但心里猜测十有八九。

怪不得那老婆婆说无撒谎,应该是闻到了猫的气息。

我正在思考怎么处理,清晰的敲门声已经从外面传来——

「咚——咚」

我神经猛地一紧,门口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

儿子颤抖着站在门口,眼中满是恐惧——

「它……又来了。」

7

我来不及思考更多,根据昨天的经验,邻居只会敲五次门,而我必须在她敲完第五次之前想到解决办法。

我当机立断闭上了眼睛,预知——

「我仔细斟酌了第六条规则,然后决定让女儿去开门。」

「无不在家,我开门是必死的局面,儿子杀了邻居的猫,也活不了,只能让女儿试试。」

「我把猫的尸体带了出去,给了女儿一颗糖,让女儿去开门。」

「女儿蹦蹦跳跳地去打开了门,门外还是昨天那个老太婆。」

「老太婆又问了一次,有没有见过她的猫。」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面对女儿时,那个老太婆似乎更温和一些,语气也软了许多。」

「女儿按照我的吩咐,把无的尸体给了她,并向她道了歉。」

「老太婆颤抖着捧着无的尸体,然后迅速变成了昨天那个怪物的样子,下一瞬间出现在我和儿子的面前。」

头剧烈的痛了起来,我从预知中回过神来,脸色难看的抱住了头。

太快了,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我还是得到了有效的信息

1、老太婆似乎对女儿有些不一样。

2、不能承认猫是我们杀死的。

敲门声又响了一遍,我不确定这是第几次敲门,连忙跑了出去,按照计划给了女儿一颗糖。

女儿蹦蹦跳跳地去开了门,我拎着刀悄悄地躲在旁边。

「打扰了,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无。」

女儿懵懵懂懂地摇了摇头。

「婆婆,我没有见过无。」

老太婆的笑容消失了一秒,随即又笑眯眯地说「乖乖,好孩子可不能撒谎哦。」

看到她的反应,我印证了猜想,她果然对女儿不太一样,只是我还弄不清理由,怪物只会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服软,就像儿子对老太婆那样。

可老太婆看着女儿的眼神中没有一丝的畏惧,这让人有些奇怪。

女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看了我一眼。

老太婆也看了过来,我不得不站了出来,笑着对女儿说。

「没错,好孩子不可以撒谎。」

女儿确实没有见过那只猫,不算撒谎。

女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老太婆,摇了摇头「婆婆,我没有撒谎,我没有见过无。」

老太婆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好吧,如果你看到无帮我喊它回家。」

「好。」

女儿答应了,老太婆缓缓转过身,慢吞吞的走到走廊另一头,回了家。

我迅速关上了门,然后摸了摸女儿的头。

「做得好。」

女儿高兴地跑回了沙发上,剥开了我刚才给她的那颗糖塞进嘴里。

今天得到了解决邻居敲门事件的方法,让我的心放下了几分,随即看向我的好大儿。

这个臭小子,不是想砍死我就是给我惹事!

我不客气地行使了父亲的权利,以他杀了无为由把他狠狠揍了一顿。

似乎被我揍怕了,接下来的几天,他看到我都躲的远远的。

8

接下来的两天都相安无事,邻居没有再来敲过门,我依然每天给女儿和儿子各吃一颗糖果,刷着女儿的好感度。

只要接下来没有事情发生,我一定可以平安度过七天。

可就在第六天,变故发生了。

这天无没有上班,在家休息,我在客厅陪着两个孩子看电视。

突然,无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手上拿着那罐糖果。

我感觉到两个孩子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特别是儿子,满脸写着恐惧。

不等无开口,儿子已经指着我大声喊道「妈妈,是他,他偷的糖果!」

眼看无黑色的瞳孔逐渐变红,我只想把这臭小子拎起来再揍一顿,竟然把我卖了!

「你没吃是吗?」

我不客气地把他捅了出来,无缓缓扭过头看向儿子。

儿子哆嗦着坐在地上,几乎要哭出声来。

「是,是他逼我吃的。」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闪过,一声惨叫响起,儿子飞了出去撞在书柜上,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儿子痛苦的扭曲着身子,我再一次认知了无的强大,对儿子她也没有半分留情,妥妥的下了死手!

儿子抗揍,死不了,可我不行啊!

无教训完儿子,回过头冷冷地看着我。

我第一次感觉到窒息,仿佛有一只手掐住了我的喉咙,我来不及思考,更来不及推演,痛苦地闭上眼睛,我怕是要死在这里……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小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妈妈,不是爸爸拿的。」

一瞬间,空气疯狂地钻入鼻腔,我贪婪的呼吸着,狠狠地咳嗽了两声,看向身旁的女儿。

无也看着她。

看得出来,女儿也有些害怕无,但她还是看着无,小声说。

「妈妈,是我拿的。」

无的神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女儿在她发怒之前又说了一句。

「我,我控制不住它……」

无神色一变,一巴掌扇在女儿的脸上,比起儿子轻了不少。

「你这样只会让它更快吃掉你!」

我有些听不懂,怔怔地看着她们。

无红着一双眼死死地盯着我,冰冷的声音中满是怒意。

「你竟然不制止她!」

「你会害了她!」

我不明所以,女儿低着头,小声地给我解释了一下。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个邻居对女儿的态度如此奇怪。

原来女儿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更可怕的怪物,它一直试图吞噬掉女儿的意识,女儿只能靠着自己去控制它,慢慢消耗他的意识,融掉它。

而那些糖果,也不是什么糖果。

是在女儿失控时克制它的药,这药麻痹怪物的同时也会麻痹女儿的神经,让它加速吞噬女儿的意识。

算上今天,女儿已经吃了七颗了。

我这才发现,女儿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似乎已经在变异边缘。

我只觉得一阵无力。

我这是,给自己喂了个BOSS出来……

9

眼看七天时间马上要结束,出现这个变故我悔的肠子都青了,还好女儿还没完全被吞噬,我只希望她能撑到明天晚上十二点。

变故在第七天发生了,我刚要回书房准备安静地等待第七天结束,本来在安静地看电视的女儿,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异尖锐的叫声。

儿子飞快地躲到了无的身后,我和无一脸凝重地盯着已经开始怪物化的女儿。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遭了,邻居又来了!

看着毫无动作的无,我咬紧了牙,死死地盯着门口。

怎么办?

我开门是必死的,不开门也是必死的局!

眼见第四声敲门声已经响起,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抓起儿子就朝玄关跑去。

「开门!」

儿子害怕地缩在我怀里不停地摇头。

「不,她会杀了我的!」

我暴戾的因子已经跳跃了出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不开我现在就杀了你!」

第五声敲门声响起,门被打开。

老太婆看到儿子的一刹那,已经开始怪物化。

「是,无的味道……」

儿子颤抖着挣扎着。

我连忙抱着他后退到无旁边,把他放了下来。

老太婆已经变成了怪物,似乎比上一次更大更强了一些。

那一坨黏液已经移动到了客厅中间,发出凄厉地笑声。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22点08分,还有两个小时,无论如何,都必须撑下去。

看着巨大的怪物邻居,和还在怪物化的女儿,我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这怎么玩?

突然,一张血盆大口从邻居的身后张开,我惊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只见那足有两米高的怪物被一口吞了干净。

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客厅里只剩下一个长着八根触角,触角上都是布满密密麻麻的疙瘩,让人头皮发麻,像是一只丑陋的张着血盆大口浑身都是腥臭味的章鱼。

……

厉害了,我的大闺女。

10

一根触角狠狠地向我们砸了过来,我和无连忙躲开,被迫分了开来。

那怪物似乎对无存着恨意,不停地追着无企图抓住她。

无抱着儿子不停地在房子里穿梭躲避着,有些吃力。

动作慢了半拍,无的腿被缠住,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儿子已经转过了头,疯狂地撕咬着那根触角,却被狠狠地甩了出去。

眼看无要被怪物吃掉,我一咬牙,飞快地跑到厨房摸出一把菜刀,向无的方向跑了过去。

无是唯一可以跟它打一打的战斗力,她不能死,如果无死了,我和那没用的臭小子全都得玩完!

分析了利弊我没有丝毫犹豫,一刀砍在了触角上。

这菜刀是无用来剁肉的,一刀下去触角被砍出了一道口子,流出绿色的腥臭的血液。

怪物吃痛,一下子松开了无。

儿子躲在房间门口冲我们招手。

我连忙抱起无跑过去躲了进去。

「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方法让她变回去?」

我警惕地靠在门边,问无。

无让儿子钻进床底下躲着,然后回过头,看着我。

「用糖。」

听到有办法,我仿佛看到了希望,迫切地问「糖呢?」

无平静地说道「在冰箱。」

我忍不住爆了粗口,早知道,刚才拿菜刀的时候顺便把糖拿出来了。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只能想办法去厨房。

我喘匀了气,小心地打开了门朝外面看了一眼,正对上一只满是脓包的触角砸了过来。

我暗骂一声,连忙跳开。

门被打了个稀碎,儿子躲在床底下死死地捂着嘴不敢出声,我和无心照不宣地朝厨房跑去。

眼看就要跑到厨房,一根触角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直直的想要刺穿我的身体,我惊了一下狼狈地躲开,退了回去。

无也被拦了回来,看着这个占满客厅的怪物,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一扇门上。

我回头看了一下,是书房。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精光,对了,书房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我没有丝毫犹豫,一把拉住无打开门躲了进去。

触角砸在了书房门上,发出一声巨响,门竟然毫发无损。

这个发现让我欣喜不已,我连忙去翻我之前换下来的裤子,我记得,我口袋里还有一颗糖!

运气很好,我很找到了那条裤子,从口袋里摸出了那颗糖。

无的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顾不上理会,连忙跑到门口,打开了门,正对上怪物的血盆大口冲着我发出吼叫。

我一把将糖丢进了它的嘴里,怪物发出难听的嘶吼声,不停地翻滚着,客厅里早已一片狼藉,怪物身上发出了绿色的光。

一个柜子朝我飞了过来,我连忙关上门,以防被误伤。

它吃了糖应该就会变回原样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背靠着门滑倒地上坐下。

这时,我才发现无有些不对劲。

无的眼眶里只剩下眼白,头发在空中飞舞着,一个骨骼断裂的「咔咔」声在房间中响起,无的脸上爬满了红色的纹路。

我连忙站了起来,这才注意到,无的手腕上系着一条红色的丝巾。

卧槽——

完犊子了!

我连忙看了一眼墙上的表。

还有一分钟!

我不能离开书房,只能企图和无对话,可她已经失去了意识,在「咔咔」声过后,突然头一歪,出现在我身前一米的位置上。

苍白冰冷的手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腕,痛苦地挣扎着。

快了……快到时间了……

我努力地呼吸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时钟。

无的手突然用力,指甲似乎插进了我的肉里,马上就要捏断我的脖子。

一道白光闪过,我狼狈地坐在现实世界的家中,拼命地呼吸着。

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我掏出手机读取了最新的一条短信——

「恭喜通关,期待您下次光临。」

(完)

小说《规则怪谈相亲相爱一家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规则怪谈:相亲相爱一家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