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

>

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

程雪 著

小说推荐 程商 程雪

《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程雪”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程雪程商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内容介绍:

来源:qwwrkbd   主角: 程雪程商   更新: 2024-03-16 22: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程雪程商的小说推荐《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程雪”,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更糟糕的是,田娘穿来后与同学们之间相处得太好,同学们已经不由自主地站在她那边了。田娘趁热打铁:「姐姐,回家后你好不容易才和外面的小混混断了联系,爸妈知道以后该多痛心啊。」她这么一说,是要坐实我私生活混乱的谣言了。教导主任已经被气得拨通了家长的电话...

第2章 02

下一秒我的拳头被霍哲裹住,他对着教导主任挑眉道

「没错,我和程商是未婚夫妻,情难自禁。你们有意见吗?」

听了他的话后,那些男同学吹着口哨,轻佻且暧昧地打量着我正在发育的身体。

「没想到学霸平时看着高冷,居然会在厕所里做这种事情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平时看起来越闷的女生,私底下就越……」

「那霍哲真的是好福气啊,居然能哄得学霸在这种地方和他胡混。」

男生嘻嘻哈哈,说出来的话却不堪入耳。

听得我气不打一处来。

明明是他和田娘两个人的厮混,凭什么将责任推给我?

这所学校里面的同学囊括了我们这个圈子的小辈,一旦他们认定女主角真的是我后,那以后我在这个圈子里可就臭名昭著了。

气得我跑过去将隔间门打开,露出田娘惶恐的素白小脸「不是我,这才是女主角。」

田娘转了转眼珠子,哇一声哭出来。

「呜姐姐,你怎么能把我关在这看着你和男朋友那个啊,你还当着你男朋友的面污蔑我。」

她这句话,是要把我往有变态嗜好上钉死啊。

5

此时田娘早已整理妥当,看不出欢好的痕迹了。

更糟糕的是,田娘穿来后与同学们之间相处得太好,同学们已经不由自主地站在她那边了。

田娘趁热打铁「姐姐,回家后你好不容易才和外面的小混混断了联系,爸妈知道以后该多痛心啊。」

她这么一说,是要坐实我私生活混乱的谣言了。

教导主任已经被气得拨通了家长的电话。

匆匆赶来的我爸不等我解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我一脚狠狠踹倒。

他对教导主任歉意道「我教女无方,真是对不起贵校的管理。这样,我立刻将她转入军事化学校,不会让你们难做的。」

原本还半信半疑的同学们一下子相信了田娘的话。

「哇,亲爸都这么说了,看来程雪说的是真的了?」

「我觉得已经没跑了。」

「她以前考得这么高的成绩,我怀疑也是身体换来的哈哈哈。」

见事情如预料中发展,田娘难掩喜悦地翘起嘴角。

我爸一边对我骂骂咧咧,一边用田娘的乖巧来拉踩我。

「等一下,我有证据证明不是我。」

我忽然开口。

田娘的笑容瞬间凝滞,紧张地对着霍哲眨了眨眼睛。

霍哲跟着打配合「够了程商,我就这么让你拿不出手吗?那我们分手吧。」

我笑了「确实啊,姐不是垃圾回收站,装不下你这种有害垃圾。」

话毕,我把我口袋里放了很久的录音笔拿出来,里面女声高高低低地娇喘,极容易辨认出来。

我眼都不眨

我原本只是想要录下英语口语的,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你们总该听出女主角是谁了吧?还是说,你们就想把这个锅往我头上盖?」

整个办公室人的眼光刷地一下看向田娘,她羞愤地想把头埋在地下。

录口语当然是假的。

事实是,我知道霍哲他们会在校园里到处乱来,早早就计划好了一切,甚至连同学的告状也是我安排的。

田娘看着我手中的录音笔,第一次阴沉下脸。

最终的结果是我爸和霍家极力向校方道歉,答应向校方捐赠一笔钱,俩人才免了被开除的命运。

仅仅是被记了大过。

出门后,我爸一脚踹在我的腰间「程商,我真的没想到,就这么一点小事你都不愿意帮你妹妹承担。往后她可怎么嫁人啊?」

我向前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很快,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纷纷落下,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跟在我们身后的同学们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口指责我爸。

「叔叔你也太不讲理了吧。做错事的是程雪,凭什么让程商背锅啊?」

「哪有父亲这么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的?」

「人家绿茶呗,要不是有证据,你没看程雪刚刚差点成功地把锅推给了程商吗?」

意识到不对劲的同学们默默离田娘走得更远了一点,田娘眼眶一红,捂着脸抽动着肩膀跑远了。

着急的霍哲狠狠地剜了我一眼,跟上去之前不忘扔下一句狠话。

「程商,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我妈愤怒怨恨的眼神。

6

回到家后,家里人和霍哲坐在客厅里等着我。

哟,这可真是件稀罕事啊。

以前他们才像是一家人,一直把我排挤在外的。

而且我爸第一次对我这么温和「商商,你是个善良懂事的孩子,爸爸承认这段时间忽略了你,爸爸给你道歉了。」

我理所应当地接受下来。

他倒是一滞,眼看着就要发脾气了。

好在及时被田娘扯了扯衣服,我爸才勉强压抑住怒气继续道「你今天做的事情爸爸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雪雪的名声被你弄坏了,你可要好好补偿补偿她。」

我疑惑道「我弄坏,我怎么弄坏的?是在她想要污蔑我的时候,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姐姐。」

田娘眼尾发红,声音颤抖。

「你非要逼死我吗?」

「够了,」霍哲怒气冲冲地说,「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我是绝对不会喜欢的,我们退婚吧。」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可以啊。」

反正这种烂黄瓜男人我才不想要。

我爸和霍哲对视了一眼道「商商,你妹妹嫁入霍家需要一个好的名声,但今日……不如这样,你明日向同学们解释一下,是你劈腿在先,为了退婚给未婚夫和妹妹下了药。」

我说霍哲上辈子是以我「迫害自家妹妹」这种罪名直接退婚的,怎么这辈子居然还会征求我的意见。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啊。

只要我真的说出这样的话了,那恶毒心机女的名头这辈子都会戴在我的头上了。

而田娘还会是那个单纯无辜的小白兔形象。

我爸对他这个干女儿可真好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我还是免不了心底发寒「我拒绝。」

「这可由不得你,我们给了你生命,这是你应该做的。」

我将目光转向我妈,问道

「妈,你也这样想的吗?」

我妈眼眸闪烁,欲张嘴说话,被我爸迅速截掉话语。

「你妈一贯疼爱你妹妹,自然也是这样的想法。」

「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不行……」

我爸还想将我镇压下去,但惊愕地发现出声的人是我妈。

「老婆,你怎么了?这可是被我们捧在手心上十几年的女儿啊。」

田娘含着眼泪,委屈地强颜欢笑「妈妈不同意我能理解的,毕竟姐姐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只是,只是我心里一直将妈妈当做我的亲生妈妈。」

委屈巴巴地说完这句话,她哇一声哭出来后跑上楼了。

霍哲心疼地跟了上去。

我爸气得直呼我妈的名字「你不疼雪雪,我疼。林冬冬,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我爸走后,我妈下定决心似地地问我「商商,你妹妹是个不要脸的,你要帮我守住你爸爸。」

已经这个时候了,恋爱脑的我妈还是和下一辈雌竞。

上一世的她对妹妹也许有过爱,但更多的是借着田娘来拉回我爸的心吧,不然无法解释从小养到大的女儿变化这么大,她居然毫无反应。

不管是我妈,还是田娘,都将男人看得比什么都重啊。

我握住我妈的手,笑得怪异「当然了,你可是我妈啊。」

7

为了逼迫我答应,我爸将接送我的司机和零花钱收回,让我每天步行几公里上下学。

田娘趴在车窗上娇俏地吐吐舌头「姐姐你何必倔强呢?大不了流言蜚语而已,又不会对你什么实际性的伤害。」

我回她「既然没有实际性的伤害,那这福气给你留给你吧。」

她眼一转,笑了「算了,我倒要看姐姐你能坚持多久。」

放学后,为了抄近路,我不得已走过昏暗狭小的巷子。

忽然,巷子深处走出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为首的笑得邪恶「小妹妹读书多无聊啊,你要不要来跟哥们几个玩一下啊?」

我手紧紧地抓着书包,心里不住翻腾的恨意让我恨不得直接将他一刀捅死。

无他。

为首的正是上辈子往死里糟蹋我的那个小混混。

上一世,玷污了我之后,他还强迫我做了很多羞辱性的行为,什么扮狗叫啊,踩着我的脸啊等等。

稍有不从,他直接手起刀落。

最后,我不仅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还被他硬生生切断了两根手指。

事后警察将他捉拿归案时,田娘说他家里还有老人小孩,哭着求我原谅他。

最后我被霍哲的人打得不得不答应下来。

可以说,我恨不得亲手杀死面前这个人渣败类。

这一次,他居然还带了两个人过来,可想而知这一世霍哲对我的怨恨有多深了。

我往后一步想走。

他一个眼神,另外两个人迅速将我的后路堵死,而他则拿着瑞士刀向我步步逼近

「你跑什么啊?来和我们玩点大人才能玩的东西不比读书有意思多了?」

我抿着嘴「是霍哲让你们来的吗?」

为首的一愣。

「小姑娘不笨啊。你乖乖听话,让哥几个玩得开心,录个像拍个照什么的。不然,可有你苦头吃的。」

说着,他像只猛兽般向我扑来,发疯似地撕着我的衣服。

另外两个人在那鼓掌狂欢「强哥威武。」

「待会强哥爽完了,可要让我们尝一下滋味啊哈哈哈。」

他们正想着如何作恶呢。

好在这时候警笛声及时响起,让人不禁心里一颤。

那两个小混混犹豫了一下,大喊着「强哥快跑」,转身拔腿就跑了。

强哥犹豫了一下,想抽身离开,却被我迅速从背后掏出防狼喷雾冲着他眼睛狂喷。

痛苦的惨叫声响起。

警察来到时,映入眼帘的是蜷缩在角落里,拿着刀瑟瑟发抖的女孩,和躺在地上捂着肚子不停翻滚惨叫的男人。

看到警察的那一刻,我哇一声哭出来「你们终于来了,我好害怕啊。」

8

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

强哥的肾被利器捅伤,只能被切除。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他只能有一个肾了。

他知道结果后,在病床上疯狂地叫喊着要我去死,给他偿命。

同时,在警察局里的我面对着男人的靠近时不停地尖叫、抽搐,甚至害怕得一度昏厥。

很明显,我是受了什么侵害才会这样的。

有些同理心强的女警察甚至流下了眼泪。

在马路对面的巷子里拍到了跑出去的小混混,抓回来后他们很快招出了想要对我不轨的意图。

证据确凿之下,这个案件以强哥违背妇女意愿、我正当防卫结案,强哥出院后还要面临着五年的有期徒刑。

强哥当然不服,拼命喊着要上诉,都被驳回了。

得知案情后,我爸进病房时的第一句话是「丢死人了。别人怎么不非礼别人就非礼你,还不是因为你平时太过不检点了?」

我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我,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爸爸,比较好欺负吧。」

我爸恼怒地一巴掌拍在我的伤口上。

爸妈出去交医药费时,田娘凑到我身边「姐,那个罪犯上有70岁的父母,下有5岁的小孩,好可怜哦。我们放过他吧?」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田娘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很简单,你去跟官府,额,去跟警察说你和他是情侣,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是在开玩笑的。」

真的是讽刺。

她本身来自古代,明知道贞洁对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她却利用这个来伤害女性,还让我这个受害者原谅加害者。

不过也是,你能期待让本身依附男人而活的人,能有多正的价值观呢?

我没好气道「不好意思,我做不到。」

她急了「为什么啊,你不是没事吗?」

「我没事不是因为他的仁慈,而是因为我极力反抗了。」

田娘不死心,一直试图拿着强哥家里的困境来说服我,最后我不耐烦了。

「他家里困难不是他犯罪的借口,如果他父母知道他犯罪说不定还要感谢我送他进去呢。」

田娘还想再劝说,但我妈提前回来后将她赶出去了。

我妈愤愤不平「你怎么就受伤了呢?你不知道,今晚那女的缠你爸缠得可紧了,跟个狐狸精似的。」

女儿差点被那啥了,还只想着自己的河童老公。

好在我对她也没有多少期待。

我的声音里带着海妖般的诱惑「你知道农村是怎么不让狗跑丢的吗?拿条铁链将它牵起来,这样它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

我妈若有所思。

9

强哥见霍哲没办法保下他,干脆将他是幕后主使的事情全部报了出来。

而且他也有些小心计在身上,每一次和霍哲的助理见面时,都会偷偷录下谈话内容。

这给霍家带来了一些麻烦。

虽然不知道最后霍家用了什么手段让助理认下了罪名,但是听说霍哲被他爸爸骂了个狗血淋头。

为此,霍哲看到我时,眼神里的恨意根本隐藏不住。

为了让计划顺利实施,我多次向我爸撒娇,询问一些长辈的故事和家族的发展史。

中年男人都喜欢追忆往昔,更何况每一次他高谈阔论的时候,我都会用亮晶晶的崇拜眼神看着他。

这更刺激了我爸的倾诉欲。

而这个聊天内容是田娘没办法参与的,她只能咬碎着银牙看着我们。

实在无法忍不下去了,田娘将我拉到隐秘处,对我咬牙切齿。「你以为你讨好爸爸就有用了吗?等我嫁进霍家了,爸爸还是会站在我这边的。」

她急了,她急了。

我趁机煽风点火。

「哦~你该不会还不知道,你和霍哲乱来的事情已经传到霍家人的耳朵里了吧。你觉得霍家会让这样一个儿媳妇进门吗?」

田娘不说话了,眼神里闪过犹豫、挣扎后,最后复归于坚定。

我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

成了。

上一世我死了以后才知道,田娘上一世就是因为男人变心宅斗失败,心有不甘才有机会重生到我妹身上的。

一旦她发现自己的上位之路上有障碍,那本来就不相信男人的她会怎么做呢?

上一世因为我爸将田娘想得太好太单纯,才会把她当作纯白的茉莉花女儿,任她予取予求。

那如果,田娘比他想象中还要没有底线呢?

还因为这,自己身败名裂呢?

那他会怎么做呢?

那一天来得比我想象中还要快得多。

我们跟着父母参加霍家的聚会时,我余光中瞥见田娘挽着霍父的手臂,消失在宴会的角落处。

她不知道,我早在她的包里藏了小型的窃听器。

于是,整个宴会上的人突然听到了这么一段男女之间的对话。

女声嗓子娇软,让听到的人都会忍不住心痒痒。

「叔叔,我和霍哲的事情你究竟答不答应嘛?」

男生的语气带着玩味「这就要看你会不会做人了?」

「叔叔,只要你答应了,想做什么,还不是你说了算嘛!」

整个宴会厅的人被迫听着他们这些儿童不宜的内容。

霍母和霍哲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想要驱赶客人,遮掩家丑。

但宾客们已经纷纷激动地捂着嘴「哇哇哇,这么什么不能播的情节啊?只能说,贵圈真乱。」

「程雪真的好牛啊,能在未婚夫和未婚夫的爸爸之间一脚踏两船,有两下子啊。」

「吾辈楷模。」

「霍哲这么喜欢她,该不会要认下来戴绿帽子吧哈哈哈。」

10

就算再喜欢田娘,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么被公开嘲讽呢?

上辈子田娘偷情的事情没被人发现也就算了,这都公之于众了,还是田娘自动送到自己父亲嘴边的。

因此霍哲眼角猩红,找到他们后对着田娘就是狠狠地一巴掌,田娘脸颊立刻红肿起来。

看清形势的田娘急匆匆地拉过衣服,尖叫起来。

她哭着说,都是霍父强迫她的。

霍父倒是不慌不忙地起身穿衣「我相信我的儿子会判清楚形势的。」

那些贵夫人心满意足地带着一肚子的八卦,离开了霍家。

相信不久后,上流社会上又多了一段狗血的八卦。

而我爸一记耳光甩在我妈脸上,他怒斥道「都是你这个蠢货,连个女儿都教不好。」

他不在乎那些小屁孩的意见,却不得不在乎合作伙伴的想法。今日这事,必定会让程家声名狼藉。

我爸这招,打得我真的是忍不住为他的愚蠢摇旗呐喊。

如果说,我对接下来的计划还有一定的担忧,那我爸这一巴掌可算是彻底将我妈打到了我这边来了。

这段时间以来,田娘不敢再去上学,整日里忙着去哄霍哲。

她看着悠闲自在的我又嫉又恨「程商,你别得意。霍哲是爱我的,他们现在是在吃醋而已。」

我挖挖耳朵「是啦是啦,你最了不起啦,快去哄你的情人去吧。」

她剜我一眼后,跺脚走了。

我爸舍不得责备这个女儿,倒是常常将脾气撒在我和我妈身上。

那日后,失望的我妈更加紧了收购公司股份的步伐,并将股份转到了我的名下。

加上我爸还以为我妈还是那个脑子只有他的恋爱脑,用了不少股份哄住了我妈。

原本这里她是有所犹豫的,但我循循善诱「妈,我还没成年呢,你是我的监护人啊。我账户,不都是只能由你帮我管理吗?你在我成年前,将股份转回去不就可以了吗?」

我妈这才将放心大胆地将她的股份都转到我的名下。

真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喜。

我回来后,我妈居然从来没看过我的身份证照。

为了早日将我嫁出去换一笔彩礼,当初我养父母可是特意将我的年龄改大了两岁。

也就是说,在法律的角度,我早已经成年了。

这时,田娘怀孕了。

11

她坚称这是霍哲的孩子,渴望真爱的后者原谅她了。

虽然对她还是粗声粗气,但对怀孕期间的田娘,霍哲还是照顾得非常上心的。

他从小父母感情就十分恶劣,霍父整日流连花丛,因此他格外渴望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这也是为什么后面他对田娘有那么多情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但……

如果田娘给他的家庭是假的,孩子也是假的呢?

眼看着霍哲在这场期待孩子的游戏中越来越沉迷,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时候,我把羊水刺穿的报告给了他。

我故意杀人诛心「我以前误会你了,没想到你人这么好,居然愿意帮忙照顾还没出生的弟弟。」

霍哲紧紧地抿着唇,看着那份报告。

如果说他之前对孩子落地有多期待,那么现在他对田娘的恨就有多深。

另外一边,我妈终于在公司彻底架空了我爸。

她冷傲地给了我爸两个选择,要么被扫地出门,要么回到家里当家庭主夫,好好伺候她。

她要绑住我爸。

其实我爸第一时间是不相信这个结果的。

但确认下来后,他发了好大的脾气,将家里全部的东西摔碎。

但他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当起了家庭主夫。

享受了这段时间以来我爸的精心伺候,我妈满意地眯起了眼睛,发出一声喟叹。

「早知道这招这么有用,我就早点把你爸关在家里了。」

但她的好日子没过多久,黑化的霍哲红着眼睛冲进家里,对着田娘爸连续捅了好几刀。

对着田娘时,他尤其是冲着肚子。

而后才被冲进来的物业给死死压住。

他死死地喊着「你敢欺骗我!你活该!」

霍哲的精神本来就不大稳定,被我刺激后,他直接疯了。

我才知道,霍父早已经被他捅伤在家了。

面对这一切的变故,倒在血泊中的田娘不可置信地捂住汩汩流血的伤口,疯狂地叫着系统。

但很久没获得旁人喜爱值的系统,再也没有能量能救她了。

我抱起田娘在怀中。

她断断续续地吐着血,还在不甘心地问着

「怎么会这样?」

我轻轻在她耳边说「因为你蠢啊,田娘。你有这么多的优势,怎么还是这么蠢?」

她瞪大了眼睛。

我将她的头发顺向脑后,接着往下说「包括你,程雪。你侵占了我十几年的人生已经算是你走了狗屎运了,你居然还想着彻底取代我。你们两个落得今日的下场,都是活该。」

我知道,在身体里面的程雪听得到我的话。

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手向着我的脸抓去。

只是还不等碰到我的脸,她的手已经彻底无力地掉下去,永久地闭上了眼睛。

12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爸精神恍惚之下,出了车祸。

为了留住他,我妈哭着让我拿出全部的股份重新转回我爸的名下。

我似笑非笑「程夫人,你这是在开玩笑吧。到了我嘴里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再吐出去呢?」

我妈想闹,但被我拿出身份证狠狠拍在她的脸上,威胁道

「如果你乖乖听话,我倒不介意养着你们。如果再闹,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无奈,我妈只能被迫接受了这个事实。

既然我妈这么爱我爸,不惜为他牺牲掉亲骨肉,那么下半身都要伺候瘫痪在床的我爸,想必也是乐在其中的吧。

至于我,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登上顶峰。

永远生活在繁华富贵的生活里吧。

小说《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假千金被古代小妾上身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