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暮年修仙,我成长寿道尊

>

暮年修仙,我成长寿道尊

陈登鸣 著

武侠修真 陈府 陈登鸣

《暮年修仙,我成长寿道尊》是作者“陈登鸣”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陈登鸣陈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仙意侠气,人情练达,修仙长生。曾名大器晚成的我长生不死。高订四万,均九千,放心品阅】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陈登鸣一脚踏入纷乱江湖,直至年迈才踏入先天之境,但武道先天却并非他心中江湖的终点,修仙长生才是梦的启航。既然练功可以延寿,修道便更能直指长生。习武、炼蛊、修道、长生......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穿越客在江湖、在修真界一步一步问道长生的故事。读暮年修仙,品启强人生!阅书少年,......

来源:qwwrkbd   主角: 陈登鸣陈府   更新: 2024-03-05 22: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暮年修仙,我成长寿道尊》是作者“陈登鸣”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陈登鸣陈府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在金字坊中,练气四重以上的修士,算上徐宁也不过只有四人罢了。除此之外,驭器术和木遁术,都已提升到了精通的层次。神行术则因为初学没多久,只是修炼到入门。大师级炼蛊术更是几乎毫无动弹,凡蛊炼得再多,也难以构成质变...

043:每逢大事有静气

“一百六十三岁了,半个月前,我在这个修仙世界也算是渡过了此世界的第一个生日,从四虎店铺拿到定制的法器宝刀作为大寿礼物,如今看上去年纪轻轻,实则已经一把年纪了……

木屋内,陈登鸣观察面板中的寿命,有些感慨。

不过,他只是损耗的寿命有一百六十三岁,实际而言,穿越后只活了八十三岁,还不算太老。

这一个多月的修行,他的道法提升不算大,主要也是因经营炼蛊分去了部分精力。

虽说他也不想将精力太过分散,但想要完全避开就能坐享其成,也不可能。

纵使如此,因严于律己,外加手上如今有资源了,不像曾经那么窘迫,大把灵石狠砸下去,他的三元聚灵功也已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进度。

只要灵石资源跟得上用以布置夺灵阵,三个月后即可突破到练气四重,届时也算是练气中层修士了。

在金字坊中,练气四重以上的修士,算上徐宁也不过只有四人罢了。

除此之外,驭器术和木遁术,都已提升到了精通的层次。

神行术则因为初学没多久,只是修炼到入门。

大师级炼蛊术更是几乎毫无动弹,凡蛊炼得再多,也难以构成质变。

在这些道法中,唯有一阶二级的木遁术提升,为他增加了五年寿元,其他术法因存在重叠,并未提升寿元,陈登鸣的寿元大限也因此达到了222年之多。

“再等等,再安稳修炼一个月,拿到第二波蛊物分红的收入,暗坊也要开启了,我淘到宝后,就可以撤了,不能卷入朱家和骆家的漩涡中。

陈登鸣微微闭目,收摄心神,身躯紧随着变为二指禅的姿势,保持这种状态继续修行。

可以看到,他仅凭两根手指支撑起整个身躯,全身肌肉都拧成了钢丝般,在皮肤下浮现出线条,精气神完全集中,整个身体微微震颤,灵气不断灌入体内,毛孔开始泌出细密汗珠。

很快又是五天过去,天气逐渐进入凛冬.

气温骤降,愈发寒冷。

骆家和朱家的关系比气温降得还快。

至少超出了陈登鸣的预料。

这说明骆家和罗家的婚约是彻底泡汤了,可以想象罗家那位男修的怨怒。

陈登鸣曾经看过类似情节的小说,看时只当笑料,但如今这情节真的发生,只觉得自己怕是个笑料。

筑基失败加上被退婚,那罗家男修如今真的很痛。

罗家一痛,骆家就要付出一定代价,朱家也就再无顾忌,最终最痛的还是他们这帮夹在几股大势力之间的小散修。

所以,陈登鸣内心是很不想跟着那位男修一起痛的。

最近,朱家已肆无忌惮,决定拿回曾经失去的资源点,双方家族修士直接就在秘铜矿区交上手了。

那处铜矿,这些年一直由骆家占据,每日有修士看守,结果这次朱家突袭,骆家还吃了点儿小亏,秘铜矿区险些失守。

消息传出后,聚集地内人心惶惶,氛围紧张。

铁林堂和化雨门这两股由朱家一手扶持起来的狗腿势力,狗仗人势,愈发嚣张,甚至出手直接强抢了一些势力的生意和资源,其中也包括金字坊罩的蛊物生意。

这自是惹得徐宁大动肝火,却也暂时没有妄动,似得到了背后骆家那位的什么指示。

陈登鸣直接低调得连炼蛊场也不去了。

别说叫什么陈首座了,叫陈天王老子也不行。

一个月几十块下品灵石,玩什么命啊?

他安心苟在自己那两进的小宅院内修炼。

整个院子四周院墙上,都被蒋强布有阵旗,四下灵光闪烁,安宁整洁,花木飘香,整一个典雅幽静无人能窥探的私密场所。

这一日。

院门敲响。

陈登鸣确认来人身份后,掐诀施法,霎时庭院院墙上插着的阵旗飘展,一股灵气散开。

“吱地一声院门打开,一层淡淡灵光一闪即逝。

“陈哥。

门后出现一道高大瘦削的人影,对进门的陈登鸣恭敬行礼,而后便进屋开始检修阵盘。

陈登鸣跟在其身旁,淡淡道,“强子,怎么样,突破练气三重有多少把握?

这进入院内的人,赫然乃是陈登鸣一个多月前收的手下——蒋强。

整个院落的防护示警阵法,也是由蒋强所布置的三才守关阵。

有这防护阵法在,陈登鸣夜里才敢安心修炼。

否则也唯恐会有那股势力的修士不讲规矩,来强行掳走他去炼蛊。

故而对这名手下,陈登鸣颇为器重,常在自己离开宅院之时,邀对方前来宅院看守检修阵法之余,安心修炼。

毕竟这城中的宅院,灵气比野外或棚户区,可是强不少的。

且蒋强乃是火系灵根,每当陈登鸣在宅院内以夺灵阵修炼完后,院子中所剩余的水火土三系灵气颇多,蒋强修炼起来非但省事,二者也不冲突。

“陈哥,我感觉应该也差不多了,未来半个月到一个月,差不多能突破。

蒋强一边检修阵盘和阵旗,一边恭敬回应。

对于陈登鸣的器重和帮助,他很感激,甘心为陈登鸣做事卖命。

“那就好,近来委实不太平,你成练气三重之后,我们才更能相互守望,你去吧,突破后咱们再联系。

陈登鸣说着,扔给蒋强三块下品灵石。

这算是工钱,也算是培养蒋强的资金。

关系的维持,都是相互的,蒋强卖力为他炼制阵法,陈登鸣自然也不会小气。

“好的陈哥!其实你也不用给我这么多灵石,上次给的我还没用完……

蒋强不好意思收起灵石,倏然又迟疑道,“陈哥,有件事不知是不是我多疑,还是要提醒你。

“哦?陈登鸣讶然,“何事?

蒋强皱眉道,“我在两名悬赏修士口中听到一些消息,好像是说你们金字坊有意与商盟结盟,开拓景绣坊那边的市场,要不了多久,就会运一批货过去,一些悬赏修士对此很眼馋……

陈登鸣心中一动,“这消息你从悬赏修士的口中听到的?他们长什么样子?

蒋强苦笑,“陈哥,悬赏修士们每次聚会交流讯息,各个都很谨慎,大家都仇敌不少,像我更是通缉犯,之前要不是你指示我混进这个群体,我都不敢的,哪儿会露真容?

“嗯……

陈登鸣微微颔首,见蒋强已修好阵盘,道,“我知道了,你去吧,待在聚集地外那处安全点,有事我会再联系你。

蒋强点头,拉下斗篷兜帽,从后门迅速离去。

“金字坊和商盟结盟开拓景绣坊市场的消息,目前只有双方中高层知晓……最近受朱家和骆家的影响,计划都还未定下,竟然传到了悬赏修士的耳中……

陈登鸣在院子内踱步思索,眼神闪烁冷芒。

从蒋强口中不难听出,是有悬赏修士竟对两家共同出的那批货起了心思。

这简直是胆大包天。

哪怕悬赏修士们也都是亡命徒,但敢打金字坊和商盟这两家的主意,已不是亡命徒那么简单的事了,只怕是……

而且,他们从哪儿弄来的消息?

“前几天,徐宁再次令我随商队去往景绣坊,我还是推脱拒绝了……这个计划除了我,还有谁能去?

陈登鸣眉峰隆起,背负双手,看向冬日仿佛紧紧裹住了一切的银灰色天幕,愈发有种感觉,山雨欲来,很可能将要变天。

他现在要么继续选择安逸待在聚集地内,守着眼下的资产。

在变天的那一刻也被卷入麻烦中。

要么就只有,立即果断撤走,放弃炼蛊场即将产生的下一批收益,见好就抽身。

每临大事有静气。

“遇急事要缓,遇大事要静,遇难事要变,遇顺事要敛……

陈登鸣慢慢凝神静气。

他熟读诸多谋策书籍,更有上百年的经验傍身,知晓此时临到选择,急不得。

越急越容易选错。

当下换下身上衣物,在庭院内对竹林中的篾片蛊修剪了一番。

又来到小花园内,挖开泥土,观察其中毒素已完全浸入的灵石蛊,微微颔首。

旋即立在院中,施展一个神行术,开始练功。

练功时,他的脑子更加清醒。

身法越急,脑子越冷静。

嗖——

他身形迅速如风般在院子中快速移动,带起的劲风卷起院内的草叶纷飞,声势不俗。

约莫过了三盏茶的时间,他的速度才放缓下来。

目前入门级的神行术,仅能为他身法增速一倍左右。

但纵使如此,效果也已非常可观。

毕竟他本身的身法速度便快逾飙风,踏雪无痕,在练气三重以灵气催动便可做到一息跨越二十多丈的距离。

施展神行术后,他已可做到一息跨越五十丈的距离,堪称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寻常练气三重的修士在战斗时,面对他这种速度,只能绝望。

练过几次神行术后,陈登鸣的灵气损耗了两成左右。

他身形一动,宛如一阵风“伏地凌空踏步,衣袂飘飞,掠至院中寒潭旁。

目光如电锁定了潭水中的一把造型古拙简约的阔口大刀。

这赫然是在四虎法器铺定制的那把中阶法器大刀——冰灵刀!

(未完待续!白天上午还有更新!)

小说《暮年修仙,我成长寿道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暮年修仙,我成长寿道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