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资讯›梵心华华小说叫什么名字_梵心华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梵心华华小说叫什么名字_梵心华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花农2》

肆意的仰望

华华 小说推荐 梵心

很多朋友很喜欢《花农2》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肆意的仰望”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花农2》内容概括:人的一辈子到底有多长,谁都无法预测,在有生之年,自己会做些什么,也无法计算,万事万物的起始与结束,都顺从天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来源:fqxs   主角: 梵心华华   时间:2024-06-10 22:34

《花农2》小说介绍

叫做《花农2》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肆意的仰望”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梵心华华,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那应该不会,他们应该没那么大胆吧,隔这么近。”“就是不晓得呢,小黑如果再不回来,就怕是他们搞来吃了。”表婶表情心痛地说道。“那么大只狗,如果没被拴住的话应该会回来,再说小黑之前也经常出…

第3章 累积经验

冬天对于云南来说,就是以前地理老师在课堂上讲的那样,围着火炉吃西瓜那个意境。

白天的温度可以达到二十多度,晚上嗖地一下可以降到零下。

这样两级反转的天气,梵心倒是很享受,她到网上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个烤火炉,晚上熬不住的冷,脚会冰凉,有点受不了,还是有个火炉比较好,她喊胡一帆用废旧的钢管焊了个烤火桌,又到网上买了桌布,把桌布一罩,火炉放下面更觉得暖和,这样一来,整个冬天都不用愁了。

这天收工比较晚,梵心煮了饭吃,等端着碗去关大门时,碰到表婶两口子从华华家那边过来,天色都黑了,表婶看到梵心端着碗:“你才吃饭呀?

“是的,今天搞得有点晚了,你们吃了没?

“吃了呢,刚到那边找我家的狗子,小黑这两天没回来。

“找到了没?

梵心没看到小黑跟他们回来担心地问。

“没呢,找到前面那户当地人家门口,敲门半天他们没开门,看他家门口停了好多摩托车,小黑怕是被他们搞来吃狗肉了。

表婶把自己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

“那应该不会,他们应该没那么大胆吧,隔这么近。

“就是不晓得呢,小黑如果再不回来,就怕是他们搞来吃了。

表婶表情心痛地说道。

“那么大只狗,如果没被拴住的话应该会回来,再说小黑之前也经常出去。

梵心安慰道。

“现在只有随它去了,回来了才算。

表婶边说边往家里走去。

没过两天,梵心看到小黑又坐在表婶家的马路边,九月跑过去,在小黑身边摇着尾巴转悠着,梵心忍不住掏出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发了个抖音,说小黑是这条路线最犀利的狗。

表婶两口子看到小黑回来也很开心:“没想到它回来了。

表婶咧嘴笑着,她心里还是很爱小黑。

“你得买条链子把它拴住了,要不下次又会跑出去。

梵心建议道。

“是的,回头喊你表叔去买条狗链子来。

第二天梵心再路过表婶家,看到小黑被表叔用绳子拴住,它坐在那里浑身颤动,可能从来没被绑过,突然被主人给束缚起来,不晓得自己犯了什么错一样,自己吓到了。

九月也是一样,第一次被绑也浑身颤动,吓得不轻,看得梵心都心痛。

再过一天,小黑又不见了,估计表叔看着小黑被绑的可怜像,还是忍不住把它给放开了,等他从镇上买来狗链子,小黑不见了,这次表叔他们也不再出去寻找,可能心里想着小黑会在某天又会自己回来,可这次小黑再也没回来,他们之间的缘分就这样了结了。

梵心跟华华都相互提醒着对方,一定要把狗拴好,牛奶还是每次听到关大棚的拉链条声音就飞跑过来,那声音对它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它跑来就会找九月玩,两个一玩就是一下午。

一次偶然的机会,华华他们一个湖北的老乡过来玩,华华把梵心喊过去,说他们这个老乡好能干,一个女人单枪匹马来的云南,现在种了三十亩地,请了十个工人,可以过去一起听听她的种植经验。

梵心便戴了遮阳帽往华华家去,他们大家都坐在长沙老乡家里聊天。

那个时期的花价好,华华老乡矮个子,短头发,说话麻溜利索,她告诉大伙,可以把边条上长的花剪了卖钱,做花头卖,现在价格那么好,一把花头至少可以卖十来块,干嘛不卖,价格好的时候,再丑的花都值钱。

然后聊到下一波花怎么平桩,怎么管理工人,说得头头是道,干练精明的人,确实就是不一样。

华华说他们种这么多年花,从来不晓得边条的花也可以剪来卖钱,于是第二天大家伙开始行动剪花卖,在平台上开始上架,挂最低级别,十多块一把,居然卖了十几把出去,乐呵呵地收获了种花的第一桶金,梵心想原来贵人随处可在,就看你有没有抓住她们的思维模式。

不过卖了几天后,大家又发现新的问题,边条花本来就是营养枝条上的,杆子短也算了,还不首,所以没过几天客户收到花后,售后也就来了,大家又开始反思,这样的花还要不要卖出去,继续卖会不会影响到真正出花时的品质,因为一旦投诉多了,平台的信誉度就降了下来,商量着还是算了,有好点的花再上架卖,不要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脚,争取做一个良心卖家。

华华说这个冬天很特别,他们来云南这么多年,没见过冬天下了这么多场雨,冬天下雨对花农来说不是好事,早晚气温偏差大,再加上潮湿,好多花农的玫瑰都生病了,霜霉病跟灰霉病是最常见的,玫瑰一旦感染这两种病,就得马上打药控制继续传播,如果没控制好,可能整个棚一夜之间就全都没救了。

梵心是在套网套的时候发现棚里玫瑰感染了病,有一块叶子起了黑色斑点,叶片背面对着光照看到有白色绒毛,她把胡一帆喊去看,胡一帆说是药害,梵心不死心,把华华两口子喊过来看,华华说是病了,得赶紧打药,又去其他地方看了,也有发现病了的叶片。

这下胡一帆没再说啥,准备第二天打药。

没有经验就是这样,有时看不出来到底病没病,等到发现时,再控制就比较麻烦,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打药,梵心在抖音里也刷到好多有关于玫瑰花生病挽救不了的视频,霜霉病跟灰霉病一旦大范围蔓延,玫瑰花就开始大量落叶,落叶后花头也开始病变,花农没办法就只有裁剪了枝条,等它们重新发芽,一水花就那样没有收入,前期的工作都白费。

每年不晓得有多少花农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种植人的苦确实只有尝试了才晓得。

还算好的是,经过胡一帆的努力,最终还是把花给救回来了,但由于药水打得太勤快,玫瑰花的叶片都有点僵僵的,被药水压得长不清了,慢慢地过了好多天才恢复过来,以至于情人节的花期,硬是被推后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