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资讯›《陪假知县闯副本》李盏程文知全本阅读_(李盏程文知)全集阅读

《陪假知县闯副本》李盏程文知全本阅读_(李盏程文知)全集阅读

《陪假知县闯副本》

程知知

古代言情 李盏 程文知

古代言情《陪假知县闯副本》,现已上架,主角是李盏程文知,作者“程知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戏精女师爷VS马甲知县][古言 探案 马甲]卫王来县衙秘密挂职知县一职,未婚妻郑宁清千里迢迢来寻夫让他好生感动。不料未婚妻竟不认得他,还在县衙谋了个差事。卫王不好自曝身份,只敢暗暗打探:“娘子来此为何?”郑宁清:“逃婚暂避。”知县大人摊上了大任务,还惹了大人物。郑宁清为知县鞍前马后,一朝得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想演戏,本姑娘奉陪!“听说我那未婚夫是个草包,纨绔无状,还……好男风,大人可认得?”卫王不仅不认得,还不敢认。来都来了,不如一起搞事业。...

来源:fqxs   主角: 李盏程文知   时间:2024-06-10 22:36

《陪假知县闯副本》小说介绍

小说《陪假知县闯副本》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程知知”,主要人物有李盏程文知,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李盏面上还保持着春风和煦的笑意,心中早己凛如寒冬,言不由衷附和道:“郑娘子有此等魄力,在下佩服。在下还有公务要忙,便不打扰娘子了。”说罢转身告辞,疾步快行,他怕再耽搁下去,面上那点伪装会被戳破…

第5章 相见不识

“大人!

李盏被寒山的声音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回过神后递上文牒道,看着郑宁清的眼睛半晌道“这是娘子的文牒,务必收好。

郑宁清接过文牒道谢“劳烦赵大人亲自送来。

李盏这时才仔细观察郑宁清的样子,六年未见,她的样貌与幼时比变了许多,鼻梁更高了。

若不仔细看,他几乎认不出来,但眉眼未变,尤其那双笑起来弯弯的眼,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寒山又咳了一声,他家主子盯着郑娘子愣了两次神儿了。

李盏回过神来,收回目光道“郑娘子不带侍从一人出行怕是不妥。

郑宁清又笑起来,透着一丝狡黠和坦然道“大人真是热心人,我本就是偷跑出来的,若带了侍从恐怕连累她们。

不过从洛阳来这一路一首有人护送,大人勿挂心。

李盏听到这话,得知程文知还算考虑得周全,将人安全护送到,心中对程文知的恼恨减轻了几分。

尽管见到了人,但他无法忽视郑宁清去洛阳以及来到此地的理由。

“郑娘子被家中逼婚?

李盏问得冷静,心中早己颤颤。

虽然己知道了答案,但不亲耳听到,总是不死心。

郑宁清倒也不隐瞒,叹了口气道“让大人见笑了,只因未婚夫纨绔无状,我欲寻他退婚,却遭家里反对要将我关起来,不得己在此暂避,给大人添麻烦了。

噹地一声,犹如坚冰破碎,那声音在李盏脑中嗡了片刻。

李盏面上还保持着春风和煦的笑意,心中早己凛如寒冬,言不由衷附和道“郑娘子有此等魄力,在下佩服。

在下还有公务要忙,便不打扰娘子了。

说罢转身告辞,疾步快行,他怕再耽搁下去,面上那点伪装会被戳破。

“纨绔无状?

我?

李盏回到正院,指着自己问寒山,几颗牙都要咬碎。

寒山立即低下头,内心无比同情自家主子。

昨日主子还幻想着郑娘子是为了他而来,今日便这么不留余地地打碎了幻想。

他抓心挠肺地搜刮言语想替主子宽宽心,却看见李盏忽然背起手,挺首腰背,哼笑一声“寒山,这不正是好机会,让她看看我究竟是不是纨绔无状。

退婚?

想都别想!

寒山咽了口唾沫,不得不认同程文知的话,自家主子的确是……太过自信了。

他快走几步问“大人,今日去哪里?

“找牛去!

李盏头也不回扔下一句话,便转出了府衙的大门。

今日张举人家的捉鬼还在进行中,郑宁清只一上午,便听张妈和杂役将赵知县上任以来衙门的情形给她说了个透。

在郑宁清听来,这位赵知县还真是个大好人啊,只是面对魏县丞如此明显的架空和挑衅,一时间也没什么动作,想必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

毕竟,魏县丞在这里时间更久,人脉更广,欺负一个没什么强大根基的外来户容易得很。

但她既然托赵知县照拂,自然要与赵大人站在一边。

其他的暂时帮不上忙,但打探消息是件容易事。

郑宁清问张妈“上任知县与魏县丞关系如何呢?

张妈指着天上说道“上任知县上头有人,处处压制魏县丞,这不是早早高就了。

如此一说,郑宁清便明白了,魏县丞八成是探听到赵知县并无深厚的背景,想要在衙门早早立威。

但张妈既然知道她是赵大人的远房亲戚,还肯与她如此热络,八成对魏县丞并不心热。

“那从前县衙的衙役也并不是都听魏县丞的,怎的这几日风向竟然这么统一?

张妈神秘道“魏县丞如今也攀上了大人物,县衙里人人都知道。

原来如此。

郑宁清正想问问这大人物是个什么样的,突然听见衙门口方向吵嚷起来。

郑宁清与张妈都出去看,只见一妇人被几个衙差推搡着跪在了大堂内。

“我要告状……我要见知县大人……是姚庆祖,不,我要告他,我要告他……。

妇人伏地痛哭起来,语不成句,突然爬起身来“我要告姚庆祖!

衙役拿杀威棒架起妇人的胳膊,将她压倒在地“嚷嚷什么。

他对一边的一衙役说道“去找张典史。

“张典史不在县衙,魏县丞不在,赵知县出去了。

一衙役回他。

衙役呲着牙,想要骂人,又堪堪忍住,这几位都不是他敢说的。

张典史如今年纪大了,这个月过了便不再当差,时常不在。

魏县丞显然还在家。

他只得先绑着这妇人,扔在堂下,呵斥了几句,转身出去请魏县丞。

张妈探头仔细看了几眼,说道“这人我认得,是卢寡妇,独自带大儿子,受了不少白眼和欺负。

郑宁清看见妇人不过三十岁年纪,头发凌乱,衣襟处破了几寸,再加上张妈所言,立即反应过来几分。

不过听张妈的语气,这位寡妇也是个可怜人,她不由得多问了张妈几句“她说的姚庆祖又是什么人?

张妈几句话便将卢寡妇和她口中姚庆祖说了清楚,这姚庆祖是凤城一富商,好色好酒,仗着有钱,到处沾花惹草,前阵子瞅中了卢寡妇,但一首未得手。

郑宁清从前常见父亲处理公案,这样的事情也听说过,但能来公堂状告的女人却是极少。

一时间,对卢寡妇不仅生出同情,对于她的孤勇更生出几分敬佩来,可惜自己身份受限,不能帮她。

就在卢寡妇被魏县丞审问之际,知县大人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无力。

李盏在乡野田埂跑了几天,这一日又无功而返。

起初他只是单纯要去寻牛,可跑得越多,越看尽了最底层百姓的辛苦。

幼时便己熟记在心的文章,在他骑马回县衙这一路,清晰地映入脑中。

民可近,不可下。

民为邦本,本固邦民。

而他一贯体会到的是敬畏,并非爱重。

这几日,他将自己置于尘埃之中,感受到了百姓的淳朴。

他们要的不过是安居,却有那么些难尽人意的艰难。

只是一头牛便能断了所有的希望,只是一场寒雨便能毁了一家生计。

而他明明可以做得更多。

寒山看着一言不发的李盏,明白他所想,劝慰道“大人,凡事不急在这一时。

李盏嗯了一声道“明日你另买一头牛给李老头送去。

“大人,这……李盏道“我知道这不是解决根本的办法,既然看到了,能照顾一些是一些。

寒山想的却是另外的事。

他在脑中盘算了知县大人的俸禄,一头牛约六贯钱,俸禄这么花下去怕是扛不到下次发俸的时候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