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缺席的十七年

>

缺席的十七年

沈迟 著

小说推荐 沈迟

沈迟无是小说推荐《缺席的十七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沈迟”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简介:我和沈迟在巴厘岛度蜜月时横遭车祸,他为了救我成了植物人。我没日没夜地照顾他,听说五台山许愿很灵,我爬了一夜的楼梯,三跪九叩祈求沈迟可以醒来。或许是我的诚意感动了上天,他真的醒来了。而我却在还愿的路上迷了路。......

来源:qwwrkbd   主角: 沈迟无   更新: 2024-03-17 22: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缺席的十七年》,是以沈迟无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沈迟”,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去求愿回来后的第三天,他真的动了,我兴奋得喜极而泣。他可以温柔地看着我说,「念念,看见你真好。」「我们都还活着。」是啊,我们都还活着,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忘了我...

第4章 电话

我一遍遍在脑海里复盘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

从沈迟拿血肉之躯替我挡灾,到他变成植物人,一直很正常。

我去求愿回来后的第三天,他真的动了,我兴奋得喜极而泣。

他可以温柔地看着我说,「念念,看见你真好。」

「我们都还活着。」

是啊,我们都还活着,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忘了我。

所以在照顾了她半个月可以下床艰难走路时,我偷偷地在一天夜里,借口加班,出去还愿。

还是三跪九叩,特别虔诚,我相信爱会有奇迹。

也相信上天的厚待。

然而还愿后,身体疲惫到了极点,我昏了过去,醒来时在禅院。

又遇上大雨封山,我在山上待了三天。

雨太大了,我接那些师傅手机打过去时,一直没有人接。

我着急担心沈迟。

心底七上八下的,很踏实。

从那个时候,就不一样了。

这一切处处透露着诡异,我不相信拿命爱我的男人,会说背叛就背叛我。

他突然想起了沈迟的另一个号码。

我不死心,跟值班护士借了手机打过去,却是无人接听。

然而这一次,我意外地发现手机时间很不对劲。

什么是七月份。

不是啊,明明应该是三月份。

我喃喃自语,「现在不应该是三月份吗?」

护士一脸诡异,她复杂地看着我,还替我叫来了医生。

医生看了半天,皱眉问道,「无,你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吗?」

「又或者记得今年是哪一年吗?」

我有些疑惑,「今年是2023年,我跟沈迟结婚的一年。」

医生看我的眼神愈发诡异了,他摇了摇头,拉着护士走了。

我很是不解地跟过去。

「这个无伤得很严重。」

「她大脑创伤看上去应该不轻,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恢复不了。」

「今年2040年了,她还停留在2023。」

我心中掀起滔天波浪,整个人身上的力气都像被抽干净一样,肩膀瞬间垂下来,眼神变得迷茫无助了。

我忍不住咬着嘴唇,使劲地压抑着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

怎么可能呢?明明三天前还是2023年,怎么就过去了17年呢?

护士的声音有些惊讶,「那这样说她念叨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她老公。」

「只是后面两个人可能离婚了,男人再娶了?」

「天呐,原来她遗失了十年的记忆,怪不得她会情绪崩溃了。」

「唉,换谁看着自己还爱着的人结婚生子,都没办法接受吧。」

「太惨了。」

我用力吸了吸鼻子,选择了出院。

走在空旷的街上时,我深深低下头,肩膀因为哭泣而止不住地抖动。

其实刚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疯疯癫癫地跟好几个路人问了今年是哪一年。

毫无疑问,真的是2040年,过去了十七年。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七年呢。

我迅速冷静下来去了警察局,或许这里是唯一一个能尽快帮我找到沈迟的地方。

当我给了身份证以后,接待我的年轻警察去,一脸严肃,看了我半天才慢吞吞地开口。

「不好意思,你的身份证已经被人注销了。」

「什么?」

这一刻我艰难地问出口,就连声音都变得有些窒息哽咽。

浑身忍不住颤抖,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接受这一切。

警察耐心地回答「一般亲属申请宣告死亡后,失踪人员的身份证就会被注销。」

我一直控制着冷静的情绪,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眼睛瞪得大大地,眼泪夺眶而出。

努力压抑着,艰难开口,「可以帮我联系一下我的老公吗?」

「他叫沈迟,环城人士。」

我不敢再说电话号码了,因为我知道打不通。

但是内心挣扎了好久,我还是报出了另一个迟迟未曾接通的电话号码。

警察说没有具体的电话号码那些,他们可能要找个两三天。

我不知道这两天整个人陷在巨大的恐慌里我该怎么样去度过。

电话一直在响,一下,两下。

我深呼吸一下,抬起头将眼里的泪意憋回去,吸吸鼻子,睁大眼睛,带着依稀的期盼,小心翼翼地祈祷。

我捏紧双手,努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身躯。

三声,四声。

我泪流满面,心痛如麻。

沈迟,我求求你,接电话吧。

无人接听电话,让我像摔入了万丈深渊般。

我低下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情绪彻底失控。

「喂。」

忽然……低沉又磁性的男低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听到熟悉地声音,我觉得自己终于能呼吸了,瞬间觉得有些耳鸣。

至于后面警察说了什么,我听不进去了,我一直都在门口等着他。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站着,盯着,蹲着,没有人知道我的内心有多煎熬。

其实我见过沈迟的,但是那个时候他没有看我。

终于门口走来一个挺拔的身影,气质卓然,卓尔不群,让人一眼就能看见。

我静静地站在原地,任由自己泪流满面。

可是他却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我,在人群中跟我擦肩而过。

这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背影挺拔,侧颜线条冷硬的男人,是沈迟,又好像不是沈迟。

「沈迟,我在这里。」

盯着他快要走远的背影,我努力将眼泪憋回去,哽咽出声叫住他。

说真的,我不想再看见他背对着我,离我越来越远。

他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目光沉沉地望向我。

四目相对,我泣不成声。

记忆里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老公,在这一刻开始变得陌生又模糊。

少年的沈迟不戴眼镜,青春阳光美好,而现在的沈迟戴着眼镜,矜贵冷静满身文气。

少年沈池喜欢穿宽松的卫衣,整个人看着暖暖的,现在的沈池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气质凌厉到让人不敢轻易冒犯。

我的沈迟一下子从阳光开朗的少年,变成了不苟言笑,冷漠疏离的大叔。

我蹲在地上,使劲抓着头发崩溃大哭。

真的是17年,沈迟好像苍老了。

他苍白的脸色带着蜡黄,肌肤不再通透。

明明不过才三天,我的老公却离我如此遥远。

这个拿命爱我的男人,现在变得如此陌生。

小说《缺席的十七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缺席的十七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