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让你别和审判者玩畅销书籍

>

让你别和审判者玩畅销书籍

kaka四五斤 著

奇幻玄幻 枯牧

经典力作《让你别和审判者玩》,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枯牧枯牧,由作者“kaka四五斤”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诸神之战,神界崩塌,几方势力相互威胁。残余众神纷纷释放载体意识,期盼得到帮助重新降世。众神无声降下神罚,世界毁灭,世界树浮漆意识重构……新世界重启。即将陨落的月神露娜将自己所豢养的枯叶蝶下放人世间,以此作为载体等待复苏神体的一线生机 枯叶蝶在长时间的时空长河中颠沛流离以致意识载体模糊,世界重构的过程中,枯叶蝶也因啃食世界树叶片,不幸被部分意识所压制、缠绕最晚降世于人间,所幸得以永生。...

来源:fqxs   主角: 枯牧枯牧   更新: 2023-12-26 04: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kaka四五斤”创作的《让你别和审判者玩》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据说那审判神祇里藏着阻挡天灾的利刃,是那九位神祖给我们留下的最后手段,可以斩杀一切力量”说书人语毕,底下总会有听众发出疑问“可是那钥匙不是丢失了吗?那我们最后手段不是没了?”“稍安勿躁,审判庭的傅泽大人一定会保护大家的,区区天灾,诶你不会是外乡来的吧”“那这天灾是什么?”“一看就是年轻人才会问这种问题”说书人顺着话头往下说“这天灾啊,就是百年一次的大浩劫,据说啊,天灾是天上神的怨念,是来毁灭...

让你别和审判者玩第 3章 亲王府(一)在线免费阅读

江家在朝廷是有官职的,江淮在朝为官是户部尚书,江奉延也是新官上任担任聚谷州知州一职,特来云城领命,抵达渡厄州府邸安置好后便向云城而去,枯牧是有些受不了了,就提前回到江府。渡厄州是通往云城的必经之地,神机林世界各地都开有店铺摆卖机关和一些图纸,因此许多州城都有宅邸。

因为怕江奉延在吃朝食的时候又提问他,所以他理所应当的日上三竿才起床,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来到渡厄州的第三天,江奉延要去拜访那宗亲王府老王爷顺便找他少时玩伴世子云兆京叙旧。枯牧简单穿了单罗纱衣就前往正厅就餐,刚进门,又退出,正往回走呢,里头传来动静

“醒了就过来吃饭,别饿坏了肚子

“今天天气倒是不错,倒有些贪睡了

进门落座,习惯性的拍了拍衣袖,下人盛来清粥,拾起筷子夹起一块杂烩豆腐入口。

“兄长也贪睡了?

没待江奉延回答,他又说

“看来是老王爷府的吃食不合胃口呀,竟让兄长折回来与我抢朝食

“今天天气是不错,不过我还尚未动身前往

“那看来就是出事了,江家还是王爷府?

只见江奉延叹了口气说

“今早本是打算出门拜访,兆京传信,说是老王爷昨晚不幸过世,几房的太太们忙着分家,现在王爷府一团乱麻

“哦,不会是企图分家,把老王爷给

“莫要胡言,兆京在府里怎会让这些事情发生,明日与我一同前去吊唁,莫找事推脱

“行吧,去看看吧,我还没去过王爷府呢

这是实话,这是他这辈子打小来第一次离家,新鲜着呢。他吃着吃着突然想起来,他们俩兄弟离家时,爹娘正巧在外边参加别人的寿宴。

“可给爹娘留信?

“自是留了,我可不像你这般莽撞

“那就好,娘若发现你私自带我出林定不饶你

“无事,带你出门长长见识也好

白日若让他留在江宅,那是万万留不住的,于是趁着这朝食的时间想了个借口

“明日便要去那宗亲王府,弟弟好像没合适的衣物,我瞅着今天天气好很适合出街采买

“可以直接让肖管家置办

“我是告知你,不是请求你哦

枯牧摆了摆两根手指头

“若真想出门,我与你一同如何?

“江大人日理万机的,还有空陪小弟采买衣物,着实感动

“罢了,宗亲王离世,先前准备的礼品无法相赠了

“哦,你说是那南浔山的寿桃啊,原来那是礼品啊我好像快吃完了……瞥了一眼江奉延表情淡淡的“应该没事吧

“没了,送不了的礼你吃了也就吃了,无伤大雅

“为何送那桃啊,我还以为是家里随手拿的

“南浔山寿桃,普通人吃了能增长年岁,习武之人能增长内力,修士增加灵力,虽是不多,但对一直无法精进的人来说,这是尚好的补品

“这寿桃产量可多,我看每年这个季节家里都有些

“产量不多,不足六千个,所求之人自是数不胜数,你自小体弱,家里准备这些是为了你的身体

“那寿桃无法想送,你打算怎么办顺手拿起一颗苹果“算了,你自己想办法,这么大人了应当有应对之法

边说边走出正厅,朝大门走去。江奉延饮一口茶,对身后的暗卫说

“找几个人保护他,莫让小牧有任何损失

“是

穿过庭院碰到了肖管家,他身后的侍女端着东西,用红布盖着。

“小少爷出门啊

他颌首点了点头,与之擦肩而过。

出了门,他想着那红布盖着的应该是给王府的礼物了,兄长准备的,定是不俗之物。

他没来过渡厄州,自然不知道何处卖何物,正巧前方一个阵仗极大的公子出行,他便想着这地界的好东西,那公子定都熟知,跟着他走准没错。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公子身穿云绫锦穿花纹绛纱袍,云绫锦产自云城,绫丝蚕丝产量极低,但做布料手感如触云一般轻柔细腻,果然云城里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公子哥和他两个丫鬟,五个家仆走进去了,他也跟了进去,里边都是姑娘们购置香囊玉佩和胭脂水粉,面脂、口脂,完颜斋东西也确实齐全,连远山螺子黛,珍珠之韵这些昂贵的黛粉妆粉都一应俱全。来都来了,枯牧挑了一些螺子黛和名为珍珠之韵的珍珠粉带回家给娘亲。但好像公子哥只拿了名为瑞雪的妆粉,估计是要送人,他离得有些远,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前脚出了完颜斋,他后脚又去了锦绣楼,与他不谋而合了,正巧他也需要采购些衣物,他看了些许布料,手感确实一般。

“掌柜的,是否还有别的料子

“把你们这最好的料子拿上来

两人同时出声,对视了一眼,公子哥剑眉星目,一双深邃的眼眸透出一丝不羁和不屑,更多的是透着一股财大气粗的气息。

嗯,很标准的大户人家桀骜不驯的模板。

“看什么看呢你

他下人应和着

“就是,看什么看

“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

“你那家的?看你还拿着完颜斋的东西,莫不是跟踪我们到此

’真没礼貌呢,我有礼貌,我保持微笑’

“哟~,还真是主唱奴随啊,要不要给你们搭个戏台啊

“你

前头的一个家仆不服气的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衙内怎么来了,这位公子这些若是不入眼,那么请随我到后院去

一位身着粉衣的姑娘出来打了圆场,她点头示意了一下,让他们跟着走。

枯牧点了点头

“有劳了

“哼

几人挤过枯牧,走到他前面去。他也不恼,就这么乐呵呵的走出店门了。他想如果再多跟着公子哥撞上,他是不在意,可终究还是麻烦了些,等晚些时候再来这锦绣楼了,先随便逛逛吧。

路过桥头,买了一串糖人儿,他问一位跛脚小贩

“这渡厄州哪家酒楼最为出名呀

“哎呀,老爷这你可问对人了,我卖了二十年的糖人儿了,要说最出名的那便是红叶酒楼,有美人弹奏助兴达官贵人都爱去那,但你要说最好吃,我还是推荐你去李记食肆,那的碎切猪腿特别好吃

小贩感觉枯牧穿的体面干净,大概是要去红叶酒楼了

“嗯,那这食肆在何处?

“就过了桥头往东就能看到一家当铺,再往北走就能看到了

“谢谢,你这树糖人儿我买了

顺手掏出从江奉延身上顺过来的钱袋,拾出一两银子递过去。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

半鞠躬式的收下钱,把那一树糖葫芦就给了枯牧,

“诶,老爷您小心点沉啊转而又说“幺儿,走了

见那小贩朝草垛旁的几个小孩喊到,有一个拄着木棍走路磕磕跘跘的小孩走出来,看起来不足五岁,还灰头土脸的,头发也是一撮一撮的。

“爹~

那小孩抓着小贩的衣角怯生生的喊道,枯牧发现他是个瘸子。

于是他好奇的多问一句

“这孩子腿这是?

小贩有些哽咽,说的很慢

“幺儿他……唉,他是在一辆马车下面捡的,刚碰见他的时候左腿就已经断了这么大点的孩子被马车的木板压断了腿说着就用手比划起来“要不是他哭出声我都没发现他哩,村医说治不好,让我去城里看看,那时候开始我俩就相依为命,大家都笑话我们一个跛子带着一个瘸子,不过城里有孩子会跟他玩,偶尔也被欺负,比之前好很多了。

“没看过大夫吗?

“看过了,大夫说没办法呀,让我另寻他处,我都找了好多家医馆了,只有一个大夫说可以治,但是要好多钱,我一个卖糖人的,哪有这么多钱,就耽误到现在了

“我能看看嘛?

“老爷您还懂这个?看看吧看看吧

小贩似乎很怕希望又落空,声音也越来越小。

三个人走的很缓慢,走到一家店铺的墙边坐下。那小孩还是挺警惕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小贩帮着枯牧拿着糖人儿

枯牧摸了小孩的腿,在上边轻轻的按了一下,小孩似乎很抵触,往后靠了一下,小贩似乎看出来了

“幺儿别怕,老爷是给你治腿的

似乎被安抚到了,就没有任何动作了,但整个人还是能感觉到很紧绷的状态。

轻拍小孩的腿,又轻轻的捏了捏,他在缓慢的注入灵气,修复他小腿断掉的经脉,坏死的骨头在缓慢生长

“对了,帮你治好了,得给我报酬

“老爷,您要治好了,我们爷俩就给你当牛做马都行啊

“这样吧,把刚刚那银子给我,就当治腿的钱了

说着就伸出了一只手

“这……

小贩觉得好像不够,老爷的价格给的太低了

“不乐意算了

“不,愿意的愿意的

一只手慌乱的把身上的钱全都拿出来,通通塞到枯牧手上

持续注入灵力的过程挺漫长的,过了半个时辰才完全修复好。那小贩也眼巴巴的看了半个时辰。

“站起来走走

那小孩站起来还摔倒了

“这……

小贩有些紧张,又怕遇上江湖骗子骗走钱财,心里不免又有点期待。

然后那孩子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一步两步,逐渐正常。扭头一看,小贩把糖人儿递给枯牧,竟朝着他跪下了,还一把捞过那孩子一起跪下。

“谢谢神仙老爷,谢谢神仙老爷

动静有些大了,路过的人们纷纷侧目,他有些无奈

“这是你给的诊费,又不是白白给你治病算什么神仙,好了好了,走吧

然后这爷俩,就一步一扣首一步一鞠躬的动作慢慢淡出他的视线。

“幺儿,以后我们就不是瘸子了,高兴不高兴

“高兴!

他目送着孩子右手牵着他的手,左手拿着之前帮助他移动的木棍缓缓的走远了,淹没在人群里,消失在了其他商贩的叫喊声中。

他在阴影里看着,一双枯槁扭曲的手悄无声息的摸上了他的肩膀,然后被枯牧头也不回的一刀斩断,断手掉到地上,化作黑烟消散了。

“渡厄州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的

小说《让你别和审判者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让你别和审判者玩畅销书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