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如何摧毁女儿

>

如何摧毁女儿

乔萍萍 著

乔安 乔萍萍 小说推荐

小说《如何摧毁女儿》,现已完本,主角是乔萍萍乔安,由作者“乔萍萍”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偶然间,我看到爸妈在论坛发帖:「女儿老是反抗我们,怎样才能让她听话?」其中被顶到最高的一个贴,被爸妈点击了收藏:「想让你女儿听话很简单,先和她建立好关系,然后一步步的打击她,不论她做什么,都说她不行,她是废物,渐渐的,她就没有了信心,就能任由你们掌控啦。」「当然了,这其中你们一定要多次强调,这样做,是为了她好,免得她起疑。」帖子内容,我越看,越毛骨悚然,冷汗直冒。因为,我爸妈就是这样做的。......

来源:qwwrkbd   主角: 乔萍萍乔安   更新: 2024-03-15 2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乔萍萍”又一新作《如何摧毁女儿》,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乔萍萍乔安,小说简介:他打游戏我递水果,他吃饭我夹菜……就这样过去了几年,慢慢的,他开始变得什么东西都第一个跟我说,听我给他出的主意、听我的安排,渐行渐远中疏远了爸妈。而爸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开始有意无意的掺和进我们的关系里,但这样只会让乔安更烦。我升大二那年,乔安以吊车尾的成绩也升高一了,当然,爸妈花了一笔“择...

第2章

6

等这件事过去后,他跟爸妈也产生了隔阂,在家里更倾向于跟我在一起,黏人黏到就连爸妈都产生了疑问。

我抓住时机,开始疯狂对乔安好,毕竟成败在此一举了。

他打游戏我递水果,他吃饭我夹菜……

就这样过去了几年,慢慢的,他开始变得什么东西都第一个跟我说,听我给他出的主意、听我的安排,渐行渐远中疏远了爸妈。

而爸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开始有意无意的掺和进我们的关系里,但这样只会让乔安更烦。

我升大二那年,乔安以吊车尾的成绩也升高一了,当然,爸妈花了一笔“择校费才把他塞进那个学校的,并且以此要挟他好好学习。

可是他们不了解乔安,他生平最恨有人跟他提成绩、提学习。

渐渐的,乔安开始不理会爸妈了,跟我的关系反而越来越近。

……

刚上高一没几天,因为跟同学发生了些口角,两个人就学着混混的样子开始约架。

去打架的前一天晚上,他来到我卧室,咽了口唾沫「姐…我……」

他犹豫着说不说,我也没多问。

空气静默了一会,他才开口「我明天要跟别人打架去了…」

我侧目看了他一眼,自从上高中以后,他运动量大了、吃的也少了,现在更是抽条似的长高了,除了有点丑,别的没什么大问题,看打扮也感觉提前步入了精神小伙的行列。

「在学校?」

他摇了摇头「放学以后在后街。」

我点点头,看他还没离开的意思,又道「怎么了?」

他蹲下了身「我有点害怕……要不你陪我去?」

我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老子以前给你挡刀就算了,你都这么大了,还得我给你挡刀?

可表面上却依旧笑得温柔,摸了摸他的头发,道「我记得你小时候挺厉害啊,怎么反而上了高中就不行了呢?你这么做不行,有时候可以用点特殊手段…」

看他似懂非懂的样子,我扬了扬胳膊上,露出以前那道泛白的小疤,果然,他像下定了决心似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眼神从温柔转向了狠厉。

为了履行报复计划,我不惜搭上了自己的前途,高考那年选了就近的一所大学,有课的时候让舍友代答,没课的时候索性就住在家里,基本上每天都能跟乔安打个照面。

我不能在上大学的这四年里就让乔安忘记我对他的好……

果然没两天,我正从学校往家走时,在家门口看到了嗫嚅着不敢进去的乔安,这个点,爸妈应该都在家…难道他是在等我吗?

我轻咳了两声,果然,乔安看向我后就直接向我冲过来了。

「姐……我听你的出事儿了……」

我看向他「听我的?我说什么了?」

乔安咬了咬牙「你不是说可以用点特殊手段吗……我…我捅人了!」

我努力按捺住心里的笑意,果然,坏种就是坏种,都不用我教,自己就出事儿了。

装出一副着急的样子,我反手拉住他「怎么了!需要告诉爸妈吗!」

乔安摇摇头,但又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我不想说…但…他们要我赔3万块钱,否则就报警把我抓进去…姐,你给我出了,行吗?」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颓然的坐在地上,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流着泪道「乔安,你知道的,自从上了大学以后我就靠奖学金活,可这奖学金也只能够我的学费,就连日常生活费都是问舍友借的,姐实在帮不了你,不然…告诉爸妈吧…」

7

我在屋外等着乔安,过了一会,听到里面传来乱七八糟的争吵声。

「你说什么?你竟然捅了人家!」

「学习学习不行,给我惹事儿倒是第一名!」

「你姐呢,让你姐赔钱!你成天跟在她后面,你出事儿她就不管你了?」

「少来问我要钱!我们断绝关系!」

……

咚的一声,乔安关上了门走了出来,面色铁青。

看到我的一瞬,他腿有些发软「姐…怎么办…爸妈不管我了,我要跟他们断绝关系……」

我没理会他后半句,叹了口气「这样,姐把自己的奖学金先给你,这段时间我们就别见面了,姐去挣钱,你先赔给人家,你是我弟弟,你怎么能进监狱呢?」

乔安感激的抱着我,盯着家门的眼神却有些发狠。

我摩拳擦掌的准备看他以后的表现,怎么办,有些等不及了呢……

我假装借了他3万块,让他签下字据,美其名曰这是学校的安排。

没上过大学的乔安自然不敢忤逆,只能乖乖的签下自己名字,他如果仔细看的话,上面写着“如果乙方未能在两年内还清甲方钱,乙方名下所拥有的套房将转移给甲方……

怕他反悔,我赶紧拿着原件找了个律师事务所做了公证。

爸妈住的那套房子,在乔安名下,以后,也会在我名下。

这件事暂且了了,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

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补着学校的课,毕竟期末考我可不能挂科,还要等着奖学金交学费呢,不是吗。

过了一段时间,乔安给我打来了电话「姐,我想好好学习了。」

我手一抖,不行,你怎么能好好学习呢?!

我忙追问道怎么了,乔安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他才开口「我有点喜欢我们班长了,她说,我什么时候考到全班前三就考虑考虑跟我在一起…」

我咽了口唾沫「你…现在呢?」

他沉默了一会,道「倒数第一……」

我努力掐着大腿保持冷静,深呼吸几次后,缓缓开口「乔安,别怪姐说话不中听,咱乔家就不是学习的料,我也不是,你也不是。你忘了,姐的成绩都是抄出来的,只要你掌握方法,你也能抄出来。咱们不需要学习,别人辛辛苦苦学半天,咱们潇潇洒洒玩着也能考第一名。姐看了看,现在正是互联网和电竞的红利阶段,你将来肯定是好好做生意挣大钱的人,至于学习…那是逼不得已后的最后一条出路,姐不想你变成只会学习的书呆子和庸才!」

乔安听完,顺从的回答着「你说的对,果然还是你最懂我…我想贷款开公司,你觉得呢?」

贷款?用什么贷!用即将属于我的那套房子吗?不行,我不同意!

我啧了一声「笨蛋,你现在未成年,根本走不了正当途径贷不了款,比起贷款,不如去借高利贷,资金流大了不说,而且一旦回本马上就能还清。最重要的是,你跟那些道上的人混好关系,对你将来的公司也很有帮助!而且你以后成功了,有多少班长那样的女孩没有?为了她就转变了自己的赛道?」

我胡吹海说一堆,成功把乔安套牢了。

现在的他跟小时候截然不同,对我是言听计从,甚至爸妈都要在我面前逊色得多。

乔安觉得我说的没错,再也没动看书和泡妞的心思,一心打问着那些黑道上的人,准备向他们借高利贷,做着“电竞公司的美梦。

8

我再次回家的时候,又选在父母不在的日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好好说话。

乔安看我回家了,一把抓住我的手,满脸兴奋「姐,我借到了!借到了!」

我愣愣的由他抓着我「借到什么了?」

他嗨了一声,笑着扬了扬手里的“合同「我在宝哥那儿借到钱,能开公司了!」

我接过他手里的合同,定睛一看。

嘿,这个所谓宝哥,是真黑!

合同里写的很清楚,宝哥旗下的放贷团体年利不比其他家,直接翻番,今年乔安借了200万,明年得还400万,如果还不上的话,从超过期限的第二天开始,就要还800万了!

(未完待续,求赞求收藏求一切!)

800万啊,多么惊人的数字。

我也一脸激动的看着乔安「太棒了!你就是我们乔家的骄傲!说起开公司…你准备好人手、各种打比赛了吗?姐不太懂,但我有个同学家里好像是涉及这行的,要不姐给你问问?」

出乎意料的,乔安拒绝了我。

他摇摇头,回握住我的手「姐,这么多年爸妈都不管我了,是你一直支持我我才能保持现在的梦想,我还怎么能一直用你呢?我要靠自己的力量…」

我感动的点点头,内心却忍不住高兴,我已经忍不住看到他跌落谷底的样子了。

得到我的肯定,乔安甚至连学都不上了,一心租了个写字楼的高层,做起了电竞公司的美梦。

只是这代价,有些大。

等老师把电话打给家里的时候,爸妈才知道原来乔安已经有大半个学期没去上课了,而学期末,马上就要迎来高三了。

爸妈循着踪迹跟踪到了乔安的“工作室,入眼就是乔安和几个混混朋友一起吞云吐雾的打游戏,在家长眼里,这难道还不算不务正业嘛。

怒火攻心下,爸妈砸了他们的摊子,像小时候打我那样,揣起烟灰缸狠狠的扔向乔安。

乔安没想到他们会下死手,硬生生被打了个正着。

……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宿舍吹着空调美美睡觉。

半睡半醒间,乔安带着哭腔给我打电话「姐,我在医院,你能来一趟吗?」

我按照地址直接冲了过去,乔安哭着跟我说,他已经跟父母断绝关系了。

这就断绝了?

震惊下,我先安抚了他的情绪,把他送到工作室就离开了。

说起来,自从上了大学以后,我好像也跟家里断绝关系了似的,爸妈一次都没有管过我,也自然没有再KFC我了。

可眼下,他们最看重的小儿子成了“混混典范,也要跟他们断绝关系,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

我压下心头的快意,在门前再三踱步,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

9

由于乔安长期旷课,不服从管教,家里对他也没有丝毫约束,他更是放肆,竟主动要求退学,即使在老师和学校的苦苦劝说下,他也没能改变自己的想法。

终于,他成功的退学了,也就每天花了更多的时间泡在工作室里。

可是他错了,一个真实文化水平只有初中的男人,怎么能经营好一个工作室、甚至一个公司呢。

没过多久,他的工作室就已经入不敷出了。

而那些朋友也不过是洗酒肉朋友,看到他马上破产的样子,也就都树倒猢狲散了。

他给我打电话诉苦,我借毕业任务重多次推脱,次数多了,他也知道我忙,便再也不找我了。

我还时不时能看到他朋友圈发些深夜emo的文案,“我是不是不行、“我还活在这个世上干嘛?没人懂我的世界冷清得像冬天诸如此类的话,配一张酒吧图。

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笑了,笑着笑着眼泪也流了下来。

因为我知道,乔安已经废了。

在我的精心计划下,捧杀、离间计、给他全部再慢慢抽离……他终于变成了爸妈口中的废柴、亲戚口中的负面教材。

这一天终于来了,高利贷找上了门。

见乔安苦苦还不上钱不说,还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当场抢劫打砸了他的工作室,他便顺利流落街头了。

他来到了我宿舍楼下,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惊呆了。

那个颓然的、留着络腮胡、穿着破烂的男人还是我的弟弟吗?

见我出来,乔安一把跑上来抓住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抓着我的裙角。

「姐,你救救我吧,我没钱还高利贷了,爸妈都不准备给我,我想卖房,可爸妈却说如果我敢动他们的房子,他们就死在那里,让那变成凶宅,让我卖不出去……姐,你帮我还钱吧,好吗?」

乔安的眼睛里闪烁着希冀,好像希望能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似的。

看到他的样子,我一脸悲悯的看着他「乔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果然爸妈说的对……」

他身子一僵,猛的抬头看我「爸妈说什么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叹了口气「爸妈不让我说的,但…算了,他们的意思是——你不配做他们的孩子,小时候对你的好都换成报应还给了他们,还说是我把你惯成这个样子的,早知道…你一生下来就……」

乔安松开了捏着我裙角的手,挂着抹自嘲的笑「你是说,他们后悔生下我了。可我是为了什么?我为的不就是这个家吗?我为的不就是别人能看得起我们吗?家里已经有一个大学生了,为什么还要逼着我,不能让我做我喜欢的事儿呢?」

我摸着他的头「是啊乔安,爸妈不懂你的梦想,姐支持你,可你现在到这个地步,姐都救不了你啊…乔安,有没有想过,是你不行呢?」

他怔愣地看着我「是我不行?」

我叹了口气「别怪姐说话难听,走到今天这步,可能都是你的问题,为什么别人小小年纪开公司就可以呢?为什么别人找到的高利贷渠道就不是野蛮收租呢?为什么不接受别人善意的帮助呢?……」

「乔安,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一切,都是你的问题。」

他沉默了,过了半天才踉跄离开我宿舍楼前。

四周一片安静,还能听到他喃喃自语的声音「我不行…是啊,是我不行……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这么多人,倒霉的事儿偏偏会落到我头上呢?」

看着他仓皇离去的身影,我突然松了口气。

放长线钓大鱼,如今这根线放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该收网了。

而我需要做的,只不过是等着乔安心理防线崩溃的那一天,坐享渔翁之利罢了。

他现在既不能回家,也没钱住酒店,寄人篱下或露宿街头,崩溃只是迟早的事儿。

我要做的,就是静静等着……

10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

没让我等多久,乔安就出事了。

他跟再次上门要高利贷的人发生了冲突,不要命的发癫捅死了人,以一打五的情况下居然能重伤四个、捅死一个,连我都怀疑当时的乔安是不是嗑药了,战斗力爆表。

后来我才知道,他确实嗑药了。

常年混迹在酒吧里,怎么能不被那些亡命的药贩子盯上呢,于是他接触到了毒品,吸毒、故意杀人、故意伤害……

这些完全可以彻底毁掉一个人。

时隔多年,第一次跟爸妈坐在一起,他俩红着眼眶求我。

「萍萍,长大以后乔安就最听你话了,你能不能救救他……」

我气笑了,摊了摊手「我是大学生,不是大神仙,他吸毒、杀人、欠债,这些不是你们做父母的默许的吗?」

妈妈哽咽着说「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他自从大了以后就再也不跟我们说话了…」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转身离开了这个活了二十年的家。

临出门前,我看着掩面而泣、一副颓然神色的两口子,淡淡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不知道你们在冤枉我早恋那天,会不会选择仍领着乔安出去玩,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又会不会记得,提问完问题后及时删除记录呢?爸妈,你们没发现吗?那次以后,不管你们怎么对我,我都忍下来了,因为我等这一天,等了六年。」

把这些话说出口的瞬间,我才感觉心里郁结了多年的那口气终于散了出去。

我离开后,听到里面传来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才明白原来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一心倾注付出的人,也只有乔安一个。

是啊,我等这一天等了6年,这六年里,每次接触乔安都让我无比恶心,想起爸妈对他的态度、对我的态度,想起他对我的态度……

可是我不能躲、不能放弃,因为那些年的苦,我只能将矛头对准乔安,他落败了,爸妈就失去了信心,他们也完了。

经过这次,我也正式跟家里决裂了,从今以后,我大概是要开启我的人生了。

爸妈…不,他们是恨我的吧,不然怎么会连乔安一审、判刑、监狱的日期和地方都没告诉我,但他们低估了乔安对我的依赖。

乔安直到进了监狱,甚至服刑了一段时间才能给我打电话。

彼时我已经留校留任了,成了大学老师的助教,慢慢的将会变成一个大学老师。

我和乔安,都会有光明的未来。

乔安在电话里声泪俱下的哭诉,问我为什么不去看他,为什么跟家里断绝关系。

我咬了咬唇「爸妈本来就不喜欢我,不是吗?他们早就想跟我断绝关系了,你这么一进去,不是更遂了他们的意。」

乔安激烈回应「是的!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对你!所以每次他们来看我的时候我都不见面!你对我是最好的,爸妈什么都不懂,只会伤害你、伤害我,我们姐弟俩,才是一条心!」

我悲悯地摇摇头,可惜他看不见。

一声叹息「乔安,告诉我你的地址和下次探视时间吧,我想去看看你。」

果然,乔安的声音肉眼可见变得惊喜,忙跟我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他话音刚落,对面就传来狱警冷漠的声音「5297号,你的电话时间已到,立即放下电话!」

乔安下意识挪动了凳子,蹭的站了起来连忙称是,临挂断时还不忘跟我说再见。

听着他卑微的样子,我面对忙音也叹着气,谁能想到,原本一个好好的孩子,会被这种过于简单的PUA方法就击倒了呢。

要知道,我对他使出的,不过是爸妈用在我身上的而已。

我只是拿他们对我的方法用在了弟弟身上,他怎么就坚持不下去呢?

11

我如约而至。

而乔安仿佛已经在等我了,他坐立不安的搓着手,面对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我,第一次露出了自卑。

他小心的看着一袭西装红唇的我,人都快要贴到玻璃上来了「姐,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吗?你现在在哪儿上班呢?你跟爸妈为什么决裂了?」

他的问题像泉水一样喷涌而来,而我没有丝毫波澜,抬起淡漠的眼睛一一回答。

「我很好,而且留校了,能当上大学老师了。至于我跟爸妈…」

看出来我的抗拒,他也了然的点了点头,还装出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我明白,姐,肯定是爸妈的不对!他们上次来看我我拒绝了,听人家说,他俩出去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狼狈,甚至白头发都大半头了。」

我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我是第一次见,还有些新鲜感。

看我的样子,这个当初杀人不眨眼的男孩嘟着嘴「姐,你在看什么?你有听我说话吗?你知道吗?爸妈都老很多了……」

我回过神来,点点头「是啊,爸妈操心你的事儿都来不及,肯定要老了…」

乔安摸摸自己扎手的头,难得有些低沉「你说的对,都是我不中用,如果我有点本事,现在肯定能让你们吃香喝辣了…放心吧姐,等我无期结束、减刑成功出去以后,我再闯闯……」

看我侧了侧身子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他连忙停下来了,一双眼睛盯着我「看我,光顾说我自己了,姐,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狱警适时的提醒我们时间快到了,要我长话短说。

看他期待的样子,我咋了咋舌。

「乔安,你知道小时候爸妈是怎么对我,又是怎么对你的吗?」

冷不丁被我这么一问,他愣了一下,但又点点头。

我自嘲的笑笑「从那时起,我就想同样都是孩子,为什么要这么区别对待我,直到那天爸爸冤枉我早恋,用烟灰缸打我的时候……你们出去了,剩我一个人在家,我才明白,原来爸妈一开始就是不喜欢我的,他们去网上搜了好多专门摧毁我心理防线的方法……」

乔安捏紧了拳头,瞪大了眼睛,义愤填膺的捏着手里的电话,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去给我报仇似的。

我摇了摇头「那时我就想,这些方法不仅他们能用,我也能用,但我怎么能用在自己身上呢?弟,你说,我会用在谁身上呢?」

乔安愣住了,捏的发白的拳头又慢慢松开,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说不出话。

我笑出了声「是啊,我只能用在你身上了,你果然不辜负我的期望,在我的捧杀下活的快乐又开心,甚至想做自己的事业…」

「可是你忘了,你早就被我养残了,又怎么能有自己的思想去闯荡呢?乔安,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看我冰冷的说出这些话,一向淡定的乔安忍不住了,他一把扔掉电话,狠狠的一拳拳砸着玻璃。

「乔萍萍!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我说你怎么会突然对我这么好,原来…我竟然是你报复爸妈的棋子!」

我站了起来,看着他被身后的狱警控制住,死死的压在玻璃上的惨样,笑出了声。

「你错了乔安,归根到底,小时候就约架斗殴的人能是个什么好东西呢?否则怎么会被我利用呢?哦对了,你的无期,怕是不会结束了,你就一辈子在里面坐到死吧。爸妈我会照顾好的,我会让他们亲耳听到你死在监狱里的消息。乔安,下辈子再见。」

我转身就走,乔安隔着玻璃死死的挣扎,嘴里还疯狂的骂我“贱女人毒妇,说我一定会不得好死,还说爸妈一定会替他报仇的。

我轻轻点了点头,他不知道,爸妈早就放弃了他,也放弃了我。

正如他所说,我也想看看,我的报应什么时候回来。

12

离开监狱一段日子以后,我接到了爸爸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说乔安在监狱里自杀了,用的是磨尖了的牙刷,直接捅进了大动脉,流了一晚上血死的。

我淡漠地表示知道了,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他跟我道歉了,还说希望我参加乔安的葬礼。

我下意识拒绝了「不必了,我现在在南京出差,回不去。」

可我一个小小助教,怎么会出差呢。

爸爸沉默了片刻后说「如果当时我们对你再好点,能尽可能的给你补偿,你会原谅我们吗?你会放过乔安吗?」

我轻飘飘地来了句「没有如果。」

接着就果断摁掉了电话,顺带把爸爸的新号码拉入黑名单。

……

这世间最可怕的伤害,是打着爱的旗号,摧毁一个人身上所有的可能性。

这世上最不缺的,也是打着爱你、对你好的旗号把你推进深渊的人。

他们以爱为名、以爱为营。

小说《如何摧毁女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如何摧毁女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