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碎玉

>

碎玉

骆铭 著

小说推荐 顾晴 骆铭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碎玉》,是以骆铭顾晴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骆铭”,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

来源:qwwrkbd   主角: 骆铭顾晴   更新: 2024-03-17 22: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碎玉》是作者“骆铭”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骆铭顾晴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骆铭在顾晴那里睡了一夜。「白小姐,你要是走了,我怎么跟骆少交代。」管家极力挽留。拖着生病的身体,我坚持收拾衣物,然后双眼模糊晕了过去...

第2章 02

5

顾晴托着下巴,犹豫不决。

室内的空调越来越冷,我哆哆嗦嗦地站在原地。

那一天我试穿了大概二十件,穿上又脱下,顾晴没有看上一条。

走之前勾了勾嘴角嘲讽我「穿衣服脱衣服这件事你最擅长了,不是吗?」

当晚,我就发起了低烧。

骆铭在顾晴那里睡了一夜。

「白小姐,你要是走了,我怎么跟骆少交代。」

管家极力挽留。

拖着生病的身体,我坚持收拾衣物,然后双眼模糊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骆铭一反常态,眉眼里多了几分在意和担心。

「怀孕了为什么不说,还要走,你长能耐了。」

可以确定,我这段时间的做小伏低是有打动骆铭的,但是在他面前做小伏低的女人多了,我不是最特别的那个。

骆家在子嗣方面弱的可怜,骆老爷子身边很多女人,怀上了不是死胎就是被仇家弄死了。

只有骆铭这一个独苗。

大抵是知道自己作孽做多了,骆老爷遗言「不轻易要孩子,若是有孩子就要好好看护。」

想到这,我只觉得心中痛快,这样的人家根本不配有子孙。

刚开始在骆铭身边的时候,他每次都会做好措施。

这件事让我苦恼许久。

这件事还得感激顾晴,在她订婚的那段日子,骆铭的心情很差,不断的在我身上发泄。

我红着眼睛,咬着毫无血色的嘴唇,这双曾经渴望知识的眼睛,如今成了引人怜爱的最佳利器。

只看了骆铭一眼,我就迅速将眼神收回来,语气哀婉凄清。

「我知道你心里喜欢的人是顾小姐,我比不上她,也不想跟她争。」

「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要是顾小姐知道,她一定会很伤心。」

「骆铭,你就让我走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带着孩子来打扰你。」

说完,我开始哭的梨花带雨,虚弱的身体显得格外单薄。

「你是我的女人,肚子里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允许你离开。」

「顾晴,你没有选择的机会!」

之后,骆铭陪我的时间就多了。

虽然他还是会去陪顾晴。

6

骆铭每天都会差人送些好玩意儿回家里,说是怕我太闷。

也不知怎么的,我已经连续三天梦见陈真了。

梦里我终于看到他穿警服的样子,爽朗帅气,比任何穿西装的男人都帅气。

我看见他抱着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又是亲又是抱,还把小女孩放到他的肩膀上。

我看不清小女孩的模样,只看见她的耳朵下方有一个红色的胎记。

陈真说「这是你小姨,小姨也要当妈妈了。」

我想开口说话,但不知怎么的,却哭的停不下来。

陈大哥,我怀了仇人的孩子。

你不恨我吗?

我不是什么国家栋梁,甚至连块砖都不是。

我成了杀人犯的地下情人。

……

梦醒来,枕头濡湿了一片。

床边早就空了,骆铭应该又去找顾晴了。

我看着窗外巨大的圆月,银辉洒落一地,远处的群山化作剪影,所有一切仿佛上了墨水一般。

再往远处眺望些,就是莽山。

陈真死了三天都没人发现的地方。

每当想起他的惨状,我的心就好像被人拿着锥子反复扎上千万遍。

那样好的人,该比任何人的结局都好。

7

顾晴终于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

趁骆铭不在家,顾晴找上门来。

刚进家门,顾晴一巴掌就甩在了我的脸上。

「你挺有本事的,竟然真留了骆家的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出身,山鸡想做凤凰,趁早死了这颗心。」

我缓缓扭过头,低低道「顾小姐,阿铭要是知道你打我,他会不开心的。」

啪!

顾晴又甩了一个耳光在我脸上。

「阿铭只有我能喊,你算什么东西!」

「我是算不上什么,可顾小姐你又是什么身份呢,王宴的未婚妻?」

这句话像一根针扎进了顾晴的眼睛,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你个贱人,我的事情你也敢管,臭水沟里出来的蟑螂老鼠,敢与我平起平坐了,我今天连同你肚子里的杂种一块打死!」

顾晴毫不留情的抓着我的头发,逼迫我往墙上撞,用脚连续踢我的肚子。

不一会,如她所愿,我的大腿开始有血流出。

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孩子没了。

病房套间的会客厅里,门微微开着,两人吵架的画面正好落入我的眼里。

顾晴拉着骆铭的手。

「阿铭,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教训她,谁知道那个孩子那么不经打。」

「晴晴,那怎么说都是我骆家的血肉!」

「你说过不会让顾晴怀孕的,可你还是让她怀了,是你背叛我在先的,还不许我闹脾气?你让那种出身的货色当我的替身,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是!我知道你对我和王家的联姻有怨气,可是我给过你机会,五年了,你们骆家还是没洗干净,你要我怎么办,每天都揣着一颗要下大狱的心吗!」

骆铭沉默了。

这是他最对不起顾晴的地方,也是他最近一直在努力却总是很吃力的事情。

他揉了揉太阳穴,看样子十分苦恼。

顾晴玉臂搂上骆铭的脖子,娇媚道「你们骆家的骨肉,怎么能是那个贱骨头怀,我也可以。」

骆铭有些惊喜。

「晴晴你的意思是?」

「昨天刚查出来的,孩子是你的。」

骆铭抱着顾晴在原地转圈,表露出为人父的欣喜。

这才是他最想要的孩子。

8

我躺在床上,虚弱的身体连挤出一抹讽刺的笑都笑不出来了。

想用一个孩子让骆铭动情是不可能的,顶多换来他内心的愧疚。

我要的就是他的愧疚,愧疚越多,一个人才能放下防备,这样我才能慢慢攻陷他的心房。

让顾晴知道我怀孕的消息,是我故意放出去的。

在她面前扮柔弱,实际上却用言语挑衅也是我故意为之。

这个孩子是拉开我正式复仇的序幕。

骆铭是对顾晴念念不忘,可没有一个男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深爱女人的背叛与欺骗。

接下来的一个月骆铭带着顾晴去国外潇洒。

我在医院里养身体也没让自己闲下来,匿名给王宴发了一个短视频。

王家和顾家瞬间就炸锅了。

顾家找人连夜将顾晴抓回来。

……

当晚,骆铭浑身湿透,失魂落魄地敲开了我的门。

我替他擦干头发,脱下换洗衣服,煮一碗热腾腾的姜汤,亲自喂到他嘴边。

骆铭忽然抱住我。

我拍拍他的后背,柔声道「怎么了。」

他将脸埋在我的脖颈里,闷闷道「对不起,莺莺。」

有那么一瞬间我放在他背后的手紧握成了拳头,身体也僵了。

还好,我将恨意很好的隐藏了。

我捧起他的脸,温柔地抚摸他的眉毛和眼睛。

「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顾小姐,没必要道歉,我说了,我从不想跟她争什么,只要能留在你身边就好,就是我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个孩子……」

提到孩子,骆铭的眼底有些微微发红,像是对我起誓一般。

「你以后不会是替身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9

我开始被允许进入骆铭的书房。

他也和顾晴断联了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我从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慢慢在圈子里有了自己的名分。

他带我参加各种觥筹交错的酒会,认识社会名流。

我的手上常常出现颜色形状不一的钻石戒指,在水晶灯下迷人又耀眼。

即使骆铭没有给我一个名分,但是圈子里的人已经开始喊我骆太了。

我也很尽职尽责的在扮演骆太。

从会所出来,江边的风灌进车窗里,一遍一遍地吹佛我的发丝,后视镜倒映着我精致的妆容。

唯独映不出我的灵魂。

漆黑的夜色下,五光十色的世界。

大概是醉了,我竟然在来往人流里看到了类似陈真的背影。

「骆太,我是冯炎,是会所的侍应生,您的包包落下了。」

「谢谢。」

冯炎恭敬的将包包递到我的手上,又说。

「听骆太口音是路城那边的吧,我有个兄弟也是那里的,路城小,说不定骆太认识呢。」

我鬼使神差问了一句。

「我确实是路城人,你朋友叫什么。」

「陈真。」

我恍惚了片刻,差点落下泪来。

这么多年,有人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他。

「没听过。」

……

第二天一早,这个圈子传出了一则消息。

顾晴和王宴分手了。

原因是顾晴给王宴的头上戴了顶绿帽。

众人都知道顾晴之前和骆铭的事情。

能让王家吃亏还不敢发声的人,只有骆家。

顾晴一脚踏两条船的事情让顾家蒙羞,跟王家的生意从原来的盟友变成了仇敌。

据说顾晴在被家里人逼问孩子是谁的时候。

顾晴说是王家的,可王家不认,除非等孩子生下来做dna检测。

骆铭那晚淋着雨回来,就是因为得知了顾晴的答案。

王家和骆家都表示不愿意认这个孩子。

毕竟彼此都不知道是谁的种。

骆铭继承了骆家做生意心狠手辣的特点,对顾晴以外的女人向来都是冷漠。

那晚的雨夜,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悲伤。

这种道德败坏的人,眼睛里竟然也会有悲伤。

顾晴走投无路再一次找到了骆铭。

「孩子是谁的重要吗,你不也让顾晴那个贱人怀孕了!」

顾晴还是改不掉大小姐的脾气,即使做了错事,她依旧可以对骆铭大呼小叫。

「阿铭,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我当初是为了安抚住王家的情绪,我跟他都订婚了,难不成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是你的?」

「我是为了孩子好为了你好,孩子以后继承王家家业,不用跟着你做那些见不得的生意,难道不好……」

骆铭气的砸了手边的花瓶。

陌生地看着自己爱了许多年的女人。

「滚,这个孩子不管是不是我的,我都不会要!」

顾晴宛如晴天霹雳,骄傲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苍白。

不可置信道「你爱上顾晴那个贱人了是不是!是不是!」

骆铭没有一丝犹豫「是,她比你真诚。」

顾晴几乎崩溃地离开了骆家大宅。

我躲在柱子后面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垂着眸子低低笑出了声。

10

骆铭彻底放下了顾晴,我开始慢慢享受他带来的偏爱。

他的书房我虽然不能随意进出,但是找个理由进去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要想彻底扳倒骆家,就要收集骆家这些年来的各种罪证。

这天,吃完饭。

骆铭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是莽山。

我过去的时候冯炎已经被人打的半条命都没了。

原本清秀的样貌几乎已经认不出,地上鲜红的血迹全部来自他身上。

「老大,就是这个条子把我们在边境线的生意弄砸了,抓了我们二十多个兄弟进去。」

「要是什么都问不出就把舌头拔了,就像之前弄死的那个一样。」

骆铭剑眉微皱,点燃叼在嘴边的烟,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露出里面洁白的衬衫袖口,他的左手还戴着一款设计简约的银色戒指。

夜色里,他身形挺拔,五官在烟雾的勾勒中显得格外立体坚硬。

简单的发号施令后,手下的人就真的拔掉了冯炎的舌头。

冯炎发出凄厉的惨叫,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骆铭之前说的之前那个……是陈真吗?

我的身体忍不住发抖,牙齿打颤。

骆铭默默看了我片刻,后才浅浅一笑,丢掉手里即将燃尽的烟走过来楼住我的腰。

「莺莺,吓到你了,你是我的女人,这种事也该见见,不要怕。」

不知怎的,我总觉得他的神态和语言都意有所指。

我害怕地躲进他的怀里,隔着衣料可以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骆铭抚摸我的头发。

「以前我在这里处理过一个兄弟,起初我们很好,他还替我挡过子弹,我以为我们是过命的交情,可谁想到,他竟然是条子派来的卧底。」

「就那一次,骆家差点被他手上的东西彻底拔除。」

「莺莺,下面人说你们前几天见过还说过话,是真的吗。」

他的轻柔致极地喊着我的乳名,不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蛇。

「他给我递过落下的包,仅此而已。」

「好,我信你。」

骆铭吩咐手下处理冯炎,随后带着我离开了莽山。

一周前冯炎来找过我。

城市边缘区,四周是破旧的房屋和遍地的垃圾。

慌败的景象很好的掩藏每个人的行踪。

「你是陈大哥一直资助的女孩,我看的出来,你不喜欢骆铭,甚至很恨他,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现在只收集了一部分证据,还不足以扳倒骆家。」

「每两个月在这见一次面,你只需要把手上的东西给我,我负责交给上面。」

两月未到,冯炎就暴露了。

临死前,他没有透露我的任何消息,而是把怀疑对象引到了顾晴身上。

因为只有他,频繁出入过骆铭的书房。

王家也曾在生意上和骆家争过地盘。

11

骆铭起初还是犹豫,顾晴虽然欺骗了她许多次,可白月光就是白月光。

他不愿意相信,于是骆铭就把怀疑的心思放到了我身上。

以顾晴的脾气,如果知道骆铭怀疑过自己,肯定会发好大的疯。

于是,我托人在她耳边吹了一阵风后,顾晴真的发疯了。

她找人直接闯入骆铭给我买的别墅里将我绑架带走。

废旧的厂房里,潮湿的地板,躲在暗处啃食的老鼠,眼睛发出幽幽绿光。

「顾晴,你敢在阿铭面前污蔑我,你好大的胆子。」

顾晴从我身上搜出我在骆铭书房找到的违法证据,里面全是骆家干的违法勾当的流水和合作人员名单。

顾晴十分阴险地笑道「有了这些,阿铭一定会找人扒了你一层皮。」

「让我跟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条子来当卧底,被我发现了,即使那个卧底替阿铭挡过子弹,他照样处理了。

「你以为,你陪他睡了一两年,他就会对你心慈手软?我告诉你,你的下场只会比那个卧底更惨!」

我看着破旧屋顶透露的光。

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的,顾晴也是杀害陈真的凶手之一。

顾晴在几年前遭遇过一场绑架,当时的陈真因为一时心软舍命救下了她,却不小心暴露自己身份的特征。

顾晴将这件事告诉了骆铭。

至此,陈真一直藏好的身份被发现。

最后惨死在了莽山。

我勾了勾嘴角。

「顾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些东西明明是你从骆铭书房里偷出来的,你被我发现了,就想杀人灭口。」

顾晴几步上来扇了我几巴掌。

「贱人,又在污蔑我,等我拿着这个东西去找阿铭……」

「你找我做什么!」

顾晴身后传来骆铭的声音,他的脸色铁沉,带着一股杀气。

「顾晴,你骗了我那么多次,这一次你不该拿骆家生死来胡闹任性。」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喊她晴晴。

骆铭手里握着的漆黑小盒子已经上膛,正对着顾晴的胸口。

「原来偷我东西的人真是你。」

顾晴慌不择路地解释「你不信我?这些证据明明是顾晴偷拿出来的,她才是叛徒。」

我颤抖着说道「你说的证据我都没见过甚至没碰过,要是不信,可以之后拿去验指纹,上面恐怕只有你顾小姐的指纹。」

「你胡说八道,阿铭,你听我说,我真的是来帮你的,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呢。」

我在心里冷笑,这句话无疑是在提醒骆铭,他曾经被她骗的有多惨。

「你不该骗我,顾晴。」

骆铭眼中的杀意尽显,甩出一叠照片。

照片上,是顾晴和冯炎在酒吧里交头接耳的画面。

「不是的,是他主动来跟我说话,我当时就是太寂寞了,我爸妈不管我,王家不要我,就连你也不理我,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卧底,我只是跟他聊了几句。」

「你向来放荡,嘴里没有实话。」

这一句让顾晴如坠地狱。

曾经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男人,开始厌弃她了。

「骆铭,是你说会爱我一辈子的,你现在被顾晴这个贱人迷了眼!」

说完,她手上忽然多了一把刀,寒光一闪,刀子冲着我的脖子上来。

砰的一声。

我下意识闭上眼。

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撒了我半张脸。

顾晴的身体缓缓倒地,眼睛不甘的睁着,十分可怖。

骆铭吩咐手下处理现场,抱着我往外走。

离开前我瞥了一眼顾晴的尸体。

想起冯炎对我说的话。

「要是我不幸暴露,就把顾晴拉下水,陈大哥的暴露跟她有很大的关系。」

冯炎把一叠照片交到我手里,让我看准时机出手。

至于那个没有我指纹的证据,是我早就处理过的,谁碰谁就是叛徒。

顾晴。

一命抵一命。

这是你应有的下场。

顾晴的死被顾家说成是意外死亡。

大概是不想得罪骆铭,顾家没有一个人敢上门讨说法。

12

顾晴死后,骆铭对我的疑虑彻底消除了。

而我又怀孕了,骆铭带我前往某国拜佛。

佛堂里,我和骆铭跪在软垫上,彼此双手合十闭眼祈祷。

礼完。

迈出佛堂,骆铭看着我的肚子,眼神流露出他渴望做父亲的神情。

「莺莺,传说一起拜佛的情侣,下辈子还会在一起,你放心,我会在你显怀前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们的婚礼,可不可以就邀请骆家的至亲,我怕那天怀着孩子太累,应付不了那么多人。」

骆铭有片刻犹豫,但是看着我的肚子他同意了。

婚礼那天,骆家有头有脸的亲戚都来了。

与其说是有头有脸,不如说都是手上沾血的无良商人。

他们的穿着得体又富贵,举手投足间都展现出一幅良好的教养和养尊处优的优雅。

多讽刺啊。

明明是恶贯满盈的家族,却成了这个社会最值得尊敬的人群。

不管钱的来源如何,只要阳光没照到他们的丑恶。

他们就能继续这样披着人皮四处伪装。

「新郎,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不论健康与疾病,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能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

牧师在我和骆铭的中间庄严的念着誓词。

骆铭看着我的眼睛,庄严真诚地承诺。

在他承诺后。

我不由得大笑出声,礼堂上充斥着我诡异又刺耳的笑声。

「就你这样的畜生,人渣,也会有发誓的时候,我呸!」

「这种誓言,上帝听了都会发笑。」

我转而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观众,眼带嘲讽。

「你们这些衣冠禽兽,穿的再好看,打扮的再富贵,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莺莺,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我们的婚礼!」骆铭担忧的看着我,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臂,企图让我找回一些理智。

我苍白的脸凑近他的脸,再不装很爱他的样子。

「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很恶心,要我发誓说爱你,你干脆也杀了我,把我埋到莽山去好了。」

还不等骆铭眼中的怒火将我燃尽,礼堂就闯进了一群警察。

骆铭像是恍然大悟,眼中有愤怒、痛苦、疑惑……

「你是条子那边的人?」

「是,也不是。」

……

骆家掌握家族势力的人基本都被抓了。

举办婚礼前,我就将证据全都移交给了警方。

之前让骆铭发现的证据只是一部分。

骆家一夜宛如瘫倒的大厦,在大厦里的人不是被钢筋水泥砸死,就是生无可恋从高楼上跳下来了结。

骆家勾结境外不法分子洗钱,操纵国内金融市场,甚至贩卖走私违禁品。

以及,杀害国家公职人员。

一桩桩一件件,都够骆家赔上身家性命。

尤其是骆铭。

警方跟我说,他想要见我,之后才跟交代全部犯罪事实。

隔着铁窗,我看见了骆铭。

他穿着监狱的狱服,神情憔悴,下巴长出了青色的胡茬,黑色的头发间竟然有十几根肉眼可见的白头发。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对你难道还不够好?你知不知道,只要过了今年,骆家就会彻底洗白,以骆家的资产和我对你的偏爱,你完全可以做人上人。」

我笑了。

「你以为所有人都稀罕你的臭钱,你的偏爱是什么好东西吗,人上人?你们骆家就是个人面兽心的藏脏处。」

骆铭的疲惫的双眼,压抑着怒火。

为了让他更痛苦些,我拿出了一份医院开的单子。

「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拿掉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当爸爸,你们骆家不配有子孙。」

「顾晴,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我对你是真心的,那么多女人里,我唯独对你动了真心!」

「还记得那个叫陈真的人吗,你杀他的时候,就已经连我一起杀了,带着你的真心下地狱吧。」

……

几个月后,骆铭被判了死刑。

他执行死刑的那天,我特意去墓地看望了陈真。

「陈大哥,骆铭那个畜生今天被绳之以法了,你在下面终于可以安心了,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我的泪水一滴滴砸在干燥的地板上。

我真的很想跟他说明自己的心意。

可我总觉得不配。

不管是当年破旧的房子,未铺水泥瓷砖的地板,发霉的墙壁,还是那个皮肤黝黑,身穿不合身旧衣服的小女孩。

我都始终觉得,我配不上他。

「妈妈,爸爸这个月都没来我梦里看我。」

我转过身,不远处走来一对母女。

女人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皮肤细腻,只眼角有些皱纹。

她牵着的小女孩五官精致,模样讨喜。

有故人之姿。

「你是莺莺吗?」

女人探究的口吻似乎是认识我,仔细辨认后,温柔笑道。

「你就是陈真当年资助的那个女孩,他给我看过你的照片,珍珍,这是你莺莺阿姨,快叫人。」

小女孩软绵绵地喊了我一声「莺莺阿姨。」

女人叫宋妙,是陈真大哥警校时期的女朋友。

相谈之中,我知道了在她身上发生的许多事情。

陈真牺牲后,她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为了不让陈家绝后,她毅然决然留下了这个孩子,并将其抚养长大。

这些年,她也恨过那些人,但是她还有孩子,她有软肋。

我恍惚了一瞬。

似乎忽然理解,那年高中,在树下,陈真未说完的话。

他其实不是困扰喜欢的人不喜欢他,是困扰自己的这份工作会给所爱的人带去多大的痛苦。

但是他还是那么做了。

这个社会有人苟且偷生,有人坏事做尽,有人为维护社会,维持正义而牺牲。

离开前,我最后看了一眼陈真的墓碑。

我的心意,你不知道也好。

小说《碎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碎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