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偷面具的人精品篇

>

偷面具的人精品篇

鄙人星弋 著

傅渊 小说推荐 鹿泱

鹿泱傅渊是小说推荐《偷面具的人》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鄙人星弋”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曾受到过伤害,于是我把几乎所有人都拒之门外,在任何时候我都会戴上面具,不想谁看到真实的我……可是,我遇到了一些人,她温暖我、他明白我。那时候我才懂,之所以有人爱我,是因为我就是我,面具前是我,面具之后亦是我。...

来源:fqxs   主角: 鹿泱傅渊   更新: 2023-12-26 05: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鹿泱傅渊的小说推荐《偷面具的人》,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鄙人星弋”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虽说才开学第三天,班里很多规矩制度没完善好是人之常情,但张总华现在连班长都没选,每科的课代表是各科老师选的,只有他教的地理没选。更甚的是,小组制度没安排,每次收发作业都非常乱。王芷走到下一排,鹿泱刚好拿出作业给她。“傅渊的呢?”她问...

偷面具的人第5章:自残……在线免费阅读

第二天正式开学,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

早上六点起床晨跑,早晚吃饭时间半小时,中午则多出十分钟,虽然九中有不少走读生,但一日三餐是不允许外出吃饭的,下晚自习才能出校门。

刚过两天,班里就怨声载道的。

确实,从初中升到高中不是一时间能适应的,特别是初三毕业到高中开学将近三个月的假期,大家早玩疯了,现在哪受的住这种折磨。

一天晨跑过后,鹿泱看着旁边空着的位置,心生疑惑,又看向斜前方的蒋鸣。

明明两个人跟包装袋里的年糕一样,除非有人给他俩生生分开,否则永远都黏在一起。

“昨天的英语作业。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芷已经抱着作业站到蒋鸣旁边,一脸不耐烦地甩着手里已经收了一些的练习册。

蒋鸣麻利地掏出作业给她。

才跑过步,秦乐乐还在拿卫生纸擦拭脸上的汗水,没有第一时间从书包里拿作业给她。

王芷啧一声,冲着她的方向翻了个白眼。

秦乐乐没注意到,她慢悠悠擦完汗才从包里拿出册子递给王芷。

虽说才开学第三天,班里很多规矩制度没完善好是人之常情,但张总华现在连班长都没选,每科的课代表是各科老师选的,只有他教的地理没选。

更甚的是,小组制度没安排,每次收发作业都非常乱。

王芷走到下一排,鹿泱刚好拿出作业给她。

“傅渊的呢?

她问。

鹿泱看傻子一样瞧她,话都懒得跟她讲。

睁大眼看看吧姐们,人都没来上哪交作业,更何况,她们只是同桌,他人在哪、作业在哪,她怎么知道。

见王芷还不走,鹿泱不冷不热地扔了句“不知道。

“你不是他同桌吗,你怎么不知道。

“……鹿泱语塞,直接拿出语文书开始读今天的背诵内容“沁园春*长沙,毛泽东,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

王芷觉得被轻视了,气得跳脚,但没做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最后以一个哼字结尾。

班里的读书声渐渐大起来,鹿泱时不时瞧傅渊的位置,算不上关心,只是单纯好奇,他是请假还是旷了课。

她不知道,蒋鸣肯定知道。

但据她这几天的观察,蒋鸣不像秦乐乐和傅渊一样会跟她说话,开学三天,她没跟蒋鸣说过一句话。

不单单是她,蒋鸣从不跟除秦乐乐以外的任何女同学讲话,就算是女生刻意找他搭话,他要么点头摇头,要么就是找傅渊帮忙。

鹿泱理解这种有了喜欢的人就会跟全世界同龄异性保持距离的行为,只是她不明白,蒋鸣跟秦乐乐青梅竹马,邻居十几年。

按道理关系应该非常熟络,可蒋鸣跟秦乐乐说话永远是一副害羞的样子,非常容易脸红结巴,跟刚认识不久似的。

当她正出神构想青梅竹马的课外生活,身旁突然坐下一个人,椅子被挪的邦当响,放书包进桌肚连带放着并在一起的两张桌子都乓啷响一声后前移了一点。

傅渊从后门抱着书包猫着腰潜进教室,却还是不小心整出一通动静。

语文老师是个年纪大的老头,就单看了他一眼没问什么。

全班的目光也短暂地停留在他身上几秒。

读书声渐小又转大。

他似没脸皮般,面对老师同学的注视,他只摸着后颈嘿嘿一笑。

鹿泱拉着桌沿给桌子调回原位置,她无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男生。

傅渊匆忙潦草地从书包里拿出作业,又弯腰侧着脑袋在桌肚里找语文书。

不知是不是她一时眼花,鹿泱看到他往左边滑落些的衣领旁肩颈处乌紫青黑一片。

待找出书坐直,他立马扯回衣领,又自顾自地检查了肩颈处,确保伤势没有露出来。

也是这时,鹿泱才注意到他穿了件长袖。

虽是运动透气款的,但现在这种天气,走到外面肯定还是没短袖舒服。

难道……家暴?

鹿泱试着猜测一下,又结合实际,心想不应该啊,傅渊一米八朝上的个头,且不是瘦弱类型的,怎么会被修理地那么严重。

“同桌。傅渊冷不丁用手肘撞了撞她,笑嘻嘻地问“背啥啊。

鹿泱回过神,因为刚才臆想人家私事,有些心虚,难得好脾气地回他“沁园春,老师说下午上课要抽背。

“谢啦。

早上一连两件事鹿泱都没想明白,她知道自己轴,所以在上课时非常刻意地想让自己不再去想,好好听讲。

于是她一遍又一遍掐着自己的手臂。

上午最后一节课,广播通知所有老师去开会。

这节是英语课,老师临走让王芷坐到讲桌前看着班里同学写作业。

鹿泱做作业的速度很快,几乎不到半堂课就给作业写完了。

闲来无事,她撑着脑袋四处看。

从第一排第一个同学到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同学挨个观察一遍。

看了看埋头在一个小记事本上不知道在写什么的傅渊,她抬起另一只手,咬了咬拇指。

表情凝重得像要将他这个人看出个洞来。

倏尔,傅渊从桌面上推给她那个记事本。

她看过去,上面赫然写着【你今天干嘛老掐自己。】

鹿泱顿时僵住,莫名有些羞耻感。

她敛了观察学员般的姿态坐好,脑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在他的本子上写。

【心情不好。】

她胡说的。

本想着人与人在不熟的情况下,这种点到为止的话,他应该不会再问下去……

【那也不能自残啊,你胳膊都青了。】

本子再次递来的这瞬间,鹿泱转头看他,竟然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几分关切。

傅渊对她笑,嘴唇上下动了几下,没发出任何声音,鹿泱看不懂,便诚实地摇头,小声道“我看不懂。

见状,傅渊移了下椅子离她近一点,用手掩着嘴巴,悄声“我说——

“鹿泱!讲台上的王芷愤然站起来,指着后排的鹿泱“你别说话了!

她分明看到是傅渊和鹿泱在交头接耳,且全班不少人都在说小话,但她偏要单点鹿泱,为的,肯定是早上那点事。

一时间全班的注意力都到了鹿泱身上。

几十双眼睛就那么看着她,等待一个后续。

鹿泱只冷冷盯着她,不予理会。

“报告课代表,是我在说话,但我不叫鹿泱,我叫傅渊。

他声音响亮,语气又是坦坦荡荡,不仅不像承认错误,甚至像是在邀功。

随即,哄堂大笑,有的笑王芷念错名字,有的在笑傅渊。

毕竟讲台离最后一排那么远,大家哪能确定王芷指的真是鹿泱。

鹿泱偏头看他,半晌,她笑了。

小说《偷面具的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偷面具的人精品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