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完整阅读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

>

完整阅读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

宁心锁 著

古代言情 离灏凌 袁修月

古代言情《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袁修月离灏凌,作者“宁心锁”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是后宫之主,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却不想她的帝王为了自己的姐姐,将她关进冷宫。本以为她会哭闹威胁,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从容自若的她。她阴险狡诈,千方百计只想求一封废后的诏书,他却偏偏不如她的愿。月圆夜上,他将她禁锢,强制她看着自己:“你就这么讨厌我?”她固执傲慢:“是。”...

来源:yylrsj   主角: 袁修月离灏凌   更新: 2023-12-27 19: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的小说,是作者“宁心锁”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袁修月离灏凌,内容详情为:一大清早,袁修月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药膳,要给汀兰补身子,也不知是闻着味儿来的,还是怎么地,药膳才刚摆上桌,赫连棠便进了屋:“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淡淡抬眸,看了眼赫连棠,袁修月吩咐荷儿先把汀兰那份送过去,这才坐下身来对她轻轻笑道:“皇嫂来的正好,你也补补?”“我用过膳了,不过既是看到了,还是...

第五十章 冷宫废后 50

《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是宁心锁的代表作之一,这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皇后、小说以其丰富的想象力和细腻的情感描写而广受读者喜爱。已经连载至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 2,总字数超过1056494字,是一本不可错过的好书。

书友评论

无论是政权还是感情,描写的很细致,剧情编织非常严谨专业,这是我少有的追下去的书,强烈推荐给你们

和《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内容好相近啊!

为数不多而不是穿越的好作品

这是一部女子成长历程以及一步一步变得强大的小说,看重生女如何赢得满堂春,奔向美好的明天

人物的描写,以及动作都能很好地表现人物,给作者点赞

让人有追书的意愿,虽然篇幅较长,但还是会一直看下去

好像看过 但以前好像不叫这个名字 情情爱爱各种误会委屈,解决了个姐姐,好像还有个惜夫人白月光,然后好像没有情爱就活不下去似的矫情

前面还行,从中间开始就落入俗套,没完没了

人在软弱无能的时候容易被欺负,只有将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能远离这一切,她的这种性格的转变很自然,前面的情节铺垫也很好

章节推荐

第四章 冷宫废后 4

第五章 冷宫废后 5

第六章 冷宫废后 6

第七章 冷宫废后 7

第八章 冷宫废后 8

作品阅读

“承蒙皇上夸奖!

眸中精华闪烁,袁修月不怕死的对离灏凌福了福身,接着说道“汀兰伤的很重,臣妾要留下来照顾,在她痊愈之前,还请皇上容臣妾不能前往夜溪宫煮茶!

“准!

脸色越发难看几分,离灏凌拧眉看着她,神情明暗不定,微微倾身,温热的气息拂在她的耳际,他警告意味甚浓的哂然一笑“你别得意的太早,咱们来日方长!

太后急了

面对离灏凌的警告,袁修月能做的,便只有无所谓的淡然一笑。

人言有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在砸太医院之前,她便早已想到,离灏凌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如今他能容她留下来照顾汀兰,已是格外开恩,至于来日如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翌日,离灏凌气闷,却仍然出面与太后说明原委,并罢了王院判的官职,以实际行动站在了袁修月这一边。

此举一出,六宫哗然!

先是废了韩妃,后又罢免了王院判,这两件事都与皇后有关,而皇上如此处置,无非是在告诉所有人,皇后虽然住在冷宫,但凤权犹在,容不得任何人挑衅!

是以,宫中众人谁都不敢再对袁修月露出一丝轻视!

当日,得了消息以后,贤王妃即派人往冷宫送了上好的丹药,就连时下正当宠的颜妃和刘美人,也都挑了上好的补品差人送到冷宫里!

一时之间,原本门可罗雀的冷宫,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也就是从这一日起,离灏凌便不曾再去过冷宫,也不曾再命袁修月前往夜溪宫煮茶,袁修月心里自然明白,他之所以让她安然度日,只是暂时给她时间照顾汀兰!

这种平静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

一晃眼,十数日转瞬即过,汀兰身上的伤,也渐渐好了起来。

这一日,冷风骤起,冬雪飘落。

一大清早,袁修月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药膳,要给汀兰补身子,也不知是闻着味儿来的,还是怎么地,药膳才刚摆上桌,赫连棠便进了屋“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淡淡抬眸,看了眼赫连棠,袁修月吩咐荷儿先把汀兰那份送过去,这才坐下身来对她轻轻笑道“皇嫂来的正好,你也补补?

“我用过膳了,不过既是看到了,还是馋的慌!含笑上前,在桌前站定,赫连棠舀了勺八珍粥送进嘴边浅尝一口“好喝!

“好喝就多喝一些!

取了小碗,袁修月舀了半碗便与赫连棠递了过去。

“皇后亲自煮的药膳,臣妾怎么好意思……嘴上虽这么说着,却终是巧笑倩兮的伸手接了碗,赫连棠坐下身来,细细的品尝起来。

笑看着赫连棠,袁修月捧着粥碗喝了一口,蹙眉问道“这个时辰,你该去宫里请安的,怎地来了我这里?

自汀兰出事之后,赫连棠时不时的会过来,只不过她来时总是午后,从没有像今日这般,来的这么早!

又喝了口粥,赫连棠娇俏抬头“我昨日奉了太后懿旨,今日要先到了你这里,再去福宁宫。

“太后懿旨?

双眸微眯,袁修月蹙眉看着赫连棠。

“当初皇上罢免王院判的时候,一直在替你说话,太后以为你过不了几日便可搬回凤鸾宫了,可眼下过了这么多天了,皇上不来你这里,也不见你去皇上那边,她老人家自然有些着急了。赫连棠对她一笑,轻声微微倾身,低声说道“太后的意思是,这一两日里,皇上便要微服离宫,让你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他带你同行!

人都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但现在太监还没急,太后倒是先急了。不过,这些并不是她最关心。她所关心的是如果离灏凌离宫,她的安稳日子,便可以过的更长久些。

是以,听了赫连棠的话,她白里透红的面庞上,不禁浮上一抹浅笑“皇上要微服出宫吗?

“嗯!

轻点着头放下粥碗,赫连棠微微垂眸,含笑说道“其实每年这个时候,皇上都会秘密出宫,今年应该也不会例外。

闻言,袁修月微扬下颔,了然道“原来如此!

伸手拉过袁修月的手,赫连棠眸光闪烁的笑问道“如今太后的懿旨我已传达,皇后可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

淡笑着抽回手,袁修月低眉喝了口粥,无奈叹道“皇上此行即便要带着谁,也该带他最宠之人,我与皇上,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对我连宠都算不上,何来最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吗?凝着袁修月晶莹剔透的眸子,赫连棠轻轻一笑“臣妾怕的是,不只是流水无情,连那落花,也是无意的。

微抬眸华,睇了赫连棠一眼,袁修月低下头,笑嗔道“既是心里知道,便莫要再来劝我,我与皇上,天生八字不合,如是遇着不是他厌弃我,就是我气着他,如今我过的挺好,犯不着自己去找罪受!

“你啊!

轻轻一叹,实在拿袁修月的不争没有办法,赫连棠十分无奈的站起身来“你心里该是明白的,皇上外冷内热,并非暴躁之人,如果真是那样,当年他也不会跳进河里去救你……如果你愿意,完全有机会成为他最宠的女人。

她相信,以袁修月的聪慧,若想博得帝宠,不算难事。

但问题在于,她的心里,没有皇上。

既是没有,便不会在乎,因为不在乎,也就不会去争。

而偏偏这一点,是她所无法左右的。

外冷内热吗?

只对赫连棠回以一笑,袁修月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喝了口粥,她的脑海里蓦地响起当年龙婆说过的话。

当年,在聚仙楼外,她初次见离灏凌,他便冷冰冰的。

那个时候,龙婆曾说,他这个人,其实外冷内热,并不是坏人。

只是可惜的是,就算他不是坏人,她的心,并不在他的身上,因为无心,所以……她的人,自然不会为他改变分毫。

——

福宁宫,苏合香燃的正炙。

赫连棠甫一进殿,便见离灏凌正与太后同坐饮茶。

温和的笑,爬上嘴角,赫连棠款步上前,分别对钟太后和离灏凌福了福身“臣妾给皇上和太后请安!

闻声,钟太后睨了眼身边的离灏凌,而后含笑看着赫连棠“可去过冷宫了?

眉心轻皱,离灏凌看向赫连棠“皇嫂去冷宫作甚?

“是哀家让她去的!

不待赫连棠应声,太后双眸一肃,有些不悦的看着离灏凌“皇后主宰冷宫也有些日子了,总不见皇上过去瞧瞧,哀家寻思着,你这次出宫,该把她一并带了去!

离灏凌脸色一黯,不悦道“儿子何时说过要带她了?

将离灏凌的反应尽收眼底,赫连煦心下灵光一闪,旋即计上心头“皇上不必生气,皇后娘娘说了,就算您让她随驾,她也不稀罕去呢!

赫连棠话语刚落,便见钟太后脸色有些难看的嗔了她一眼。

迎着钟太后的视线,她心下暗笑,却只能讨好的朝着钟太后笑着,不能言语什么。

“皇后果真是这么说的?望着赫连棠,离灏凌轻转手中茶盏,眼眸深处波光微闪,深不可测。

“是!

赫连棠郑重点头,淡笑怡然的脸上不见一丝心虚“皇后娘娘说了,她现在过的挺好,犯不着到皇上跟前招罪受!

“是吗?

微翘的唇角,透着几许薄凉,离灏凌邪肆一笑,将茶盏放下,起身对太后恭身“儿子明日要离宫,尚有许多政事要处理,先行告退!

轻轻一叹,钟太后叮嘱道“哀家知道,劝不住你,出门在外,切记照顾好自己。

“儿子明白!

轻点了点头,离灏凌淡淡一礼,转身离开大殿。

目送他离开的挺拔身影,钟太后不禁摇头一叹“皇后这孩子也真是……

见状,赫连棠轻轻一笑,启唇说道“母后不必担心,皇后这次跑不掉的。

虽说君心难测,不过赫连棠却敢笃定,听了她方才的话,离灏凌表面上虽不会表现出来,但袁修月的平静日子,却已经过到头了。

钟太后看了赫连棠一眼,眼含忧色“哀家不是怕她跑了,是担心她不知进退,又跟皇上弄的不欢而撒!

“儿孙自有儿孙福,母后不必担心太多!

淡淡一笑,赫连棠含笑上前,伸手替钟太后揉着肩膀。

——

是夜,落了一天的雪,丝毫不见停势,反而越下越大,站在窗前向外眺望,但凡入目之处,皆已是一片雪白之色。

将屋里的炭火烧到最炙,袁修月取了药膏,坐在床前细细的替汀兰涂抹着。

经过一段时日的调养,汀兰身上的伤口,早已愈合,触目惊心的殷红之后,那一条条狰狞的伤口,渐渐化作了一道道粉色的疤痕,密密麻麻的爬满汀兰原本白皙光洁的背脊之上。

小说《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阅读皇上!娘娘说自请废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