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闻风有声畅销书籍

>

闻风有声畅销书籍

First小猫 著

傅恒 夏绥宁 现代言情

小说《闻风有声》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First小猫”,主要人物有夏绥宁傅恒,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把爱你装进树洞中,我本以为你永远也听不见,但我再次经过洞口,我听见洞口的呐喊声全都是你的声音。我爱你。...

来源:fqxs   主角: 夏绥宁傅恒   更新: 2023-12-26 05: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闻风有声》,是作者大大“First小猫”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夏绥宁傅恒。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夏绥宁原本是不打算麻烦叶冉,可天公不作美。她刚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一道不可忽视的目光紧盯着她的后方,她转眸抬眼间正好与傅恒四目相对。对方眼神深邃,眉目立挺,身姿挺拔,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贴合在身上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身形。夏绵心头微微一颤,脑海里冒出一个词,他就是向阳而行,光一般的存在...

闻风有声第 一章 好久不见在线免费阅读

—【夏日蝉声大噪,枝丫上的小鸟,温热的微风,烈日的骄阳,似火的夏天,还有耳边回荡着的话语,编织成了一整个青春】

风吹过教室翻动着日记本,它从第一页一直接吹到了最后一页,上面黑色碳素笔清秀的写着。

傅恒,待清风徐来,我便让他代我说了喜欢你。

2023年9月12日

——夏绥宁《树洞》

杭城的雨连绵不断的下了两天,街道两旁摇曳的树枝婆娑起舞,秋风一吹,冷肃的风惊醒了心绪。

夏绥宁在纽约各个建筑工地舟车劳顿跑了三天,终于迎来了国外的最后一场画展。

嘉宾走后,她为了赶最早一趟航班走的着实匆忙,导致忘了看今天的天气 。

刚下飞机,杭城此时下着雨,肉眼可见夏绥宁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她眉头微蹙,手指紧紧的扣着指尖。

下雨天她的心绪总是愈发焦躁。坐在机场内雨滴哗哗落下,她的心情也越发压抑难捱,若放在刚出国那阵子,碰上雨天她是绝对不会出门,尽管是微乎其微的小雨,她都不会!

夏绥宁看着外面的雨心里想着雨小些再出去,可事与愿违,碰上了这破天气,只见雨下的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雨滴逐渐变得急促,飞机场也从人来人往到人迹寥寥。

夏绥宁原本是不打算麻烦叶冉,可天公不作美。

她刚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一道不可忽视的目光紧盯着她的后方,她转眸抬眼间正好与傅恒四目相对。

对方眼神深邃,眉目立挺,身姿挺拔,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贴合在身上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身形。

夏绵心头微微一颤,脑海里冒出一个词,他就是向阳而行,光一般的存在。

不论是年少时肆意张扬的少年,还是长大沉稳、儒雅魅力四射的男人,他总是能吸引众人目光。

夏绥宁还在发呆,傅恒突然走了过来,他低头眉头微蹙,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燥意,他抵了下一侧的腮,开口间声音偏哑却又夹杂着咬牙切齿,“好久不见夏绥宁,这么多年,你可真能躲啊!

夏绥宁回过神眼睫微颤,她眨着那双迷人的小鹿眼对上傅恒视线,受惊的说“我没有躲,只是在处理我的事情,现在好些了就回来了。

两人的距离耳鬓厮磨,暧昧燎原。傅恒望着夏绥宁,深黑色大衣包裹下他清晰的意识到她比当年瘦了,身影单薄,脆弱又极度缺乏安全感。

他忍不住自嘲,尽管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能一眼就看出夏绥宁的变化。

可尽管如此, 傅恒的眸子深处依旧很深沉,他轻嗤了声,直起身子,语气淡淡的又带着几分责备“没看天气预报啊?连伞都不备,夏绥宁,你可真行!

夏绥宁没敢在回视,她低头双手紧握行李箱,这样像是在寻求最后的救命稻草,紧张又无力。

傅恒没有忽视掉夏绥宁细微的动作,他烦闷的轻嗤了声,心里憋着的怨气无处发泄,只有瞳孔蔓上若乎其微的红血丝。

他不得不承认在看见夏绥宁第一眼,他就清楚自己还是忘不掉,不管过多久,他依然还是最喜欢她。

他把手上的伞扔给夏绥宁,“伞借你。

夏绥宁无措的拿着怀里的伞,紧接着只听傅恒要了她的微信联系方式和电话号,三两下俩人便又成了好友。

“还好吗?

傅恒这句话问的突兀又没章法,可夏绥宁却出奇的听懂了,她清楚傅恒这是在询问自己这几年的近况,她不敢作答,也不想让傅恒知道,她只好低着头细弱蚊声的回了句“还行。

傅恒听着这句话,眉头皱的更紧了,他随意瞟一眼,就能看见夏绥宁削瘦的手腕只有薄薄的一层肉皮,还有苍白的面色,毫无血色的嘴唇。明明与当年相差甚远,可还是能从脆弱的身躯表面看出独属于她的美艳,他刚想追着质问,就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傅恒这次前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回忆过往,而是为了一块地皮,他提前约好了这次饭局,一时间不好推脱。

“夏绥宁你可真不擅长撒谎。

夏绥宁沉默不语,她不知道怎么讲述她这狼狈的过往,更不想让傅恒知道她生病了,还是精神方面的病症。

“明天下午维森咖啡店,我在那里等着我的伞。傅恒留下一句话,随后就被助理开车接走了。直到临走傅恒也没向夏绥宁道离别,夏绥宁也没主动提起,这像是两人默契般的厌烦这个词汇一样。

夏绥宁望着傅恒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颤像是扫过的微风带着酥痒,她一面欣喜傅恒愿意主动约自己,可一面又担心相处中自己的病情发作,露出恐怖难堪的状态。

车影消失后夏绥宁才回过神来,她给叶冉打了电话。

“外面下雨了。

电话那头像是早就料到了,她嗯响了车喇叭,声音懒散“已经在外面恭候您多时了,出来吧。

得到准信夏绥宁便挂断了电话,她打着雨伞出了机场,身着一袭黑色大衣,皮靴踩在地面上稍微带起一点水花,在阴雨天显得单调又清冷。

X:车停哪里了?

叶冉:就在左侧石墩旁,走两步就能看见。

夏绥宁淡淡的回复了“哦。

叶冉实在不放心这位头脑不清晰的狂热画家,她打开车窗,把手伸出车窗外扬了扬手,冲着马路对面的夏绥宁喊“妮妮,这边呢。

叶冉是夏绥宁为数不多的朋友,两人的相遇是一段出奇意外的故事。

夏绥宁在出国后上了最顶尖的美术学院,陌生环境的三年中她一直排斥社交,拒绝一切师长同学的帮助,布鲁森曾试着帮助她,可屡次碰瓷后选择了暗中保护。

那段时间夏绥宁的病情越发严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自我挣扎,压抑,多次试图想过自杀,但最终都在布鲁森的言语告知中徘徊。

她一直警醒自己要完成母亲的遗愿和再见到傅恒坚持下去。

大学毕业后,夏绥宁创建的微博小有名气,她接下的绘画单子不计其数,在几年后她终于循循母亲的意愿创办了第一个画廊,在这期间她的社交障碍仍然极其严重,可工作中总是避免不了对外交谈,作为画室创办者也不得不和投资方沟通。

而叶冉是留洋多年的古怪女生,她追求刺激,享受别样的生活,可她的父母颇为保守派,他们让叶冉出国留学为的是打造艺术风范,但叶冉却因脱离掌控背道而驰。

但尽管如此,叶冉还是在疯狂之余遵从着家里的意愿,默默伪装着艺术生风范。也是 因此机缘巧合,在听到这个名为《树洞》的画展开设在纽约,她二话不说成为了投资方。

夏绥宁在刚开始接触叶冉时拘谨又小心,整个人像个刺猬少女,敏感又胆怯。

叶冉恰巧与之不同,她性格活泼开朗,在交谈中侃侃而谈,落落大方,她看出夏绥宁的无助时总是给予充分的鼓励,而且在工作之余她时常带着夏绥宁熟悉纽约的风景。

多亏了叶冉,夏绥宁慢慢的接受心理疗愈,适当的脱离了那股匮乏无助。

可在今年腊月,国内媒体突然爆料傅恒与沈家订婚,夏绥宁像是丢掉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她躺在卧室里割腕自杀了。

等叶冉赶到时夏绥宁面色惨白,手腕处的血不间断的往外流,幸亏叶冉及时打了电话才勉强救活一条生命。

“夏绥宁你傻啊!叶冉脸颊上带着泪痕,语气强硬但不凶“割手腕不疼啊?!

夏绥宁张了张,泪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出,她觉得像是沉入了海底呼吸不畅,可还是强撑着嗓音沙哑的只说了一句“他要订婚了。

其实在很久之前,叶冉接触过抑郁期间的夏绥宁,她是对生活无望,做事缓慢,头脑迟钝,并且时常谋生出自杀的想法。

思绪拉回,夏绥宁语气淡淡的说“都说了在外面不要叫我小名。

“是不是没看国内天气?叶冉选择性装聋,她下车接过夏绥宁的行李,轻松的转移了话题“都告诉你要注重身体,两边的理解变化大,又没听进去。

“看了,下飞机才想起来。夏绥宁坐到车上,头昏昏沉沉的靠在车窗上,她浑身疲倦的像是生过一场病,软弱无力。

叶冉笑着调侃道“你这记性可真好啊!回国后脑袋里除了装着追回你的白月光,事业上呢?

“不知道。夏绵眼神空洞茫然的看向窗外,汽车飞速行驶把落在车窗上的雨滴甩的摇摇下坠。“路遥给我安排了一部电影的客串女三号,一个月后开机,我想去试试。

“那行。记住工作时别硬扛,天天按时吃药,你也不是小孩子了,照顾好自己。叶冉的嘴叭叭絮叨不停,但不忘叮嘱“今晚你先住酒店,明天再回你的小屋,我今晚得回老宅看一看没办法陪你了。

夏绥宁轻声应了句,思绪又飞到了远处,直到被送到酒店,叶冉还不忘提醒“记得吃药!要想有一个好的状态,先把身体调整好。

夏绥宁点了点头,她拖着行李进了方盛酒店的电梯,来之前夏绥宁听叶冉科普过这家酒店是梁思年旗下的产业。

梁思年是傅恒的兄弟,当年在高中时风靡全校的存在,也是路遥暗恋好久的心上人。

到了酒店。

夏绵进浴室简单冲洗了一番,她没有吹头发的习惯,洗完澡后只用毛巾草率的擦了擦,而未顾及到的部分还悬着几水滴,隐约间全浸湿了睡衣。

对于睡衣后潮湿的部分夏绵绥宁没有太多感知。

她不甚在意的从浴室出来按时吃了几粒药,在躺上床拿起手机随便看了眼路遥和叶冉发来的信息,随便回复了几句平安,就被突然袭来的困倦带入了梦乡,她做了一很漫长的梦。

小说《闻风有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闻风有声畅销书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