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西游,暗黑解读

>

西游,暗黑解读

阿兴 著

小说推荐 庄子 秦始皇

小说《西游,暗黑解读》,是作者“阿兴”笔下的一部​小说推荐,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庄子秦始皇,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为何神州百姓总是遭受苦难?为何王朝衰亡跳不出三年怪圈?是谁差点葬送了华夏文明?这一切的答案尽在西游记,带你深挖历史迷题,看清过去现在与未来,全网最真实西游记解读。...

来源:fqxs   主角: 庄子秦始皇   更新: 2024-02-10 22: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庄子秦始皇出自小说推荐《西游,暗黑解读》,作者“阿兴”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这就是尊王攘夷。在尊王攘夷之前,天下从没有生过这么重的病,周王室式微,天下之心停止了跳动,这事情的天下之病体系在三个方面,一方面诸侯对天子的逾越,第二方面,夷狄作为病邪对中国的外感侵犯,第三方面,因为缺乏心的领导,脏腑之间出现了相互征伐的兼并之战。那时候的圣贤们被这样的社会情景给吓坏了,比如孔子孟子...

西游,暗黑解读第5章 战争的起源与演变(2)闲聊篇在线免费阅读

自古以来,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礼乐是要以舆服制度为基础,这需要大量的车,而且是要超级豪车。

要配四匹马,天子之国要有万乘之师,这么多的战车穷的响叮当的周天子就更造不起了,养不起了。

为啥周天子没钱,因为国库没钱,为啥国库没钱呢,因为周王室的财政崩溃,周王室的财政为何崩溃呢,因为早前和楚国打打不赢,郑国和晋国作乱犯上,周王室也都打输了。失去了征伐的能力,还怎么收的上财税呢?

君威不足则诸侯犯其主,心神不足则五气犯其心,天子名存实亡,好比说天下之心出了问题,心出了问题,脏腑紧跟着乱成一团,天下的正气自然就虚弱了。

正气虚弱,外感病邪就会趁虚而入,于是乎那些曾经被中国流放出去的罪人奴隶的后代,也就是夷狄,他们所代表的邪气开始反攻中国,由此可见,罪人都是一代代的传下去的。

那是种里面带着的罪,病邪入侵心气之正不足以御邪,则脏腑代守,本来相当于周王朝脏腑的诸侯国,承接了来自夷狄的外感侵犯。这就是尊王攘夷。

在尊王攘夷之前,天下从没有生过这么重的病,周王室式微,天下之心停止了跳动,这事情的天下之病体系在三个方面,一方面诸侯对天子的逾越,第二方面,夷狄作为病邪对中国的外感侵犯,第三方面,因为缺乏心的领导,脏腑之间出现了相互征伐的兼并之战。

那时候的圣贤们被这样的社会情景给吓坏了,比如孔子孟子庄子,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样治,有的说那样治,这就是百家争鸣,管仲说尊王攘夷,认为应该由肝肺来代替心团结起来,战胜外感病,孔子说管仲器小,则认为应该恢复出来一颗强大的天下之心,谁来充当这颗心呢?

孔子觉得文王和周公都没了,文化在他身上,德也在他身上,他可以做这颗心,可是凤鸟不至,河图不出,上帝不发给他委任状怎么办呢?他一直等上帝的委任状,一辈子也没等到。

凤鸟不至,它到底去了哪里了呢?庄子说,它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庄子还认为不是凤鸟不至,而是孔子的德不足以佩天下。天下病气乱窜,战争频仍,到处人头翻滚,这就是春秋无义战。

当时的争霸兼并的战争观,这时期的战争既不是为了恭行天罚,也不是为了尊王攘夷,而是天下的气乱了,乱气互相攻伐不得其正,这场由一团乱气相互征伐的战争一直持续了四百多年。

从秦扫六合到汉贼不两立,伟大秦王横扫六合终于给天下这个生命重新安上了一颗心,一颗强大的天下之心。终于春秋战国病了几百年的天下,总算是大病初愈,大病初愈,

正确的做法,邪气刚去掉,应该是抓紧时间培养正气,而秦始皇认为要一劳永逸的杜绝外感病,这就需要重修长城,把夷狄这些病邪全部挡在中国的外面,治好了外感,在接着重新调和作为君主的心与作为脏腑的臣之间的关系。

把封建制改制成了郡县制,也就是说是秦始皇消灭了封建制,而不是秦始皇开启了封建制,我们现在粗鄙的考古挖坟和故事汇文盲史学,恰恰把这个事情弄反了。

结果始皇帝遇到了脏腑中伏藏的邪气大反扑,没多久六国余孽联合起来又刺死了天下的心脏。重演了脏腑夺心的一幕,这是反秦战争的实质,在这件事中,始皇帝错在太过于仁慈,他当初应该把六国余孽全部屠灭,才能永绝后患。

才能让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安稳的度过大病初愈之后,正邪反复的动荡期。

秦王之后给天下治病的问题交给了汉高祖刘邦,刘邦只是调和了心和脏腑之间的矛盾,把问题延缓了下去,并没有真正的解决问题。后来的吕后和文景二帝也没有实质的解决问题。景帝杀晁错,七国之乱同样都是心与脏腑不和的症候。

接着伟大的汉武帝登场了,自从春秋大乱世之后,天下终于迎来了第二颗超级强大的心脏,秦始皇给天下之治病,大病初愈用力国猛,结果导致了天下又病倒了,从汉高祖到汉武帝都是一直在养身子,直到正气恢复的差不多了,汉武帝才开始清算天下之邪。

要给天下治病,先得正天下,正天下,先得正天文历法,这时候三正这个词又出现了。汉武帝为了给天下治病找了个帮手,这个人就是董仲舒。

董仲舒说道道万世不弊的,也就是说道本身是不可能生病的,天下生病是因为人失道导致的,董仲舒还说,天不变,道亦不变,王者有改制之名,汉武帝重新启用夏正,制定了太初历,改了正朔,接着人也要和天相应起来,又得说道车和衣服了。

也就是舆服制度,汉武帝中和了三统说和五德终始说,制定了汉代的舆服制度。

我们现在的人为什么爱车如命,爱好看的衣服如命,因为我们这个民族真的离不开车和漂亮的衣服,这是骨子里的文化本能,舆服制度是中国礼仪的重中之重。

因为没有天人相应的舆服制度,众人便会乱了自己所处的身份。僭越私心便会随之而来,人人有私,天下则会大乱,人人困苦。由此看来,中国之外的那些族类,在古代时期他们都是光屁股不会开车的野人也不会衣服的禽兽野人。

西方人直到他们所谓的近代才跟中国人学会穿衣服,现代人受到西方野人影响,穿衣服喜欢露肉,同样也是文明退化,自甘堕落为野蛮不开化的体系。

这些事情做完了,战争又开始了,汉武帝先是通过推恩令削藩,解决了心与脏腑的关系,又通过打击好豪强,割掉了寄生在天下之躯的毒瘤,这颗强大的心脏让整个官僚体系感到不安,他们过惯了僭越,习惯了脏腑夺心,享尽了压榨百姓,做害人虫,寄生虫的福。

所以他们想像赵高和六国余孽们熄灭秦国那颗心一样,熄灭汉武帝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

诸侯国没有了,豪强也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天下之病的内伤的顽疾和隐患被汉武帝治好了,这些遗留的邪气,为了和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对抗,选择和匈奴这股外感邪气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汉武帝,汉匈大战爆发了,所有的正气都是天然的同盟者,同样所有的邪气也都天然的同盟者。

汉匈战争的实质是汉武帝给天下治病,内伤的病根治的差不多了,官僚体系中残留的邪气和外感邪气内外勾结一起,向汉武帝和桑弘扬们发起战争。

并不是汉武帝无法彻底消灭匈奴,关键是内里的邪气,所剩的这股残余病邪没有根除彻底,才导致外感之邪一直无法根除。最后作为既得利益的官僚集团,在汉武帝晚年发动政变,逼迫汉武帝颁布轮台罪己诏,这同样是邪气的反扑。

汉武帝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在奸邪们的内外夹击和前仆后继的冲击中,在他晚年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无奈和那么的疲惫。

可以说汉匈战争的本质是汉王朝内部的君臣之战,而匈奴只是国内官僚集团的白手套,整个官僚集团既有桑弘扬这样的身怀正气的正臣,也有对立面的那些邪臣集团。

从西汉的外戚专权到东汉的士族门阀,汉武帝之后,天下正气越来越弱,天下邪气越来越强,在官僚体系层面上,脏腑克心的一幕又重演了,在社会上豪强这种毒瘤又出现了,随着以邪气为首的官僚越来越强,西汉君权越来越衰弱,那颗天下之心的力量越来越弱了。

为什么西汉的外戚问题那么严重呢?我们可以从星官图上解释这个现象,天宫最中央的是上帝,上帝旁边是后宫和东宫太子以及其他的儿子们,上帝以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作为屏障来领导或抵御大臣,上帝和大臣构成中央来领导或抵御地方,地方和中央构成整个官僚体系,领导或抵御四海八方。

把这一套照搬到人间也是如此,中央是天子,其次是太子和外戚,在其次是中央官员,在其次是地方官员,再其次是化外蛮夷的朝贡国,君权强盛,则层层向外输出领导力,君权弱则要频繁来自外围的层层攻击,一波又一波,永远不会停歇。

直到把这颗天下之心扑灭为止。西汉外戚专权的实质是邪臣集团的权利大过了君权,为了抗衡邪臣专权,才不得已以太子和外戚作为天子的屏藩。从吕氏到王氏莫不如此。

王莽篡汉的实质是什么呢?是外戚和邪臣的勾结,作为汉室和权臣斗争的最后屏障,王莽所代表的外戚集团倒戈向了官僚集团,王莽比较天真,认为,这些官僚集团真的会让他成为新的天下之心,还自诩为孔子在世,还幻想成为天下之心之后,能够对抗官僚集团,可见此人有多么的幼稚。

西汉末年的战争实质是邪臣摧毁了天下之心,导致天下重新陷入春秋战国时期周天子那样弱君模式。

小说《西游,暗黑解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