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一念之差,救命恩人变害命凶手

>

一念之差,救命恩人变害命凶手

九枝雪 著

古代言情 宋郇 秦漱

小说《一念之差,救命恩人变害命凶手》,是作者“九枝雪”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宋郇秦漱,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我与他本是两情相悦,可是却不料我的命,在他手里葬送……重生后,本想着避而远之,默默祈祷这辈子千万别再遇到他了。可谁知那日,他急忙赶来。所有的噩梦接踵而至,挖心的剧毒,爱人的双手,但他冲过来抱住我说:“那晚的毒,我是在救你……”...

来源:qwwrkbd   主角: 宋郇秦漱   更新: 2024-03-06 23: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宋郇秦漱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一念之差,救命恩人变害命凶手》,是由网文大神“九枝雪”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秦漱脚步微顿,而后轻轻颔首便欲离开。侍墨‘噌’的一下跳下马车,几步小跑到她的面前,秦漱皱起眉头,停下步子。宋郇的这个小跟班,心思可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这般浅薄,他今日着实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秦漱狐疑地打量着侍墨...

第19章

这日,秦漱正要出府,柳知尘谴了人送信,可怜兮兮地说自己每天都要挨顿抽,要秦漱来一趟相府,救他出火海。

柳知尘在信的末尾狠狠地添了一笔‘速来!迟则吾命休矣!’

这厮平日里没少蒙骗他爹,若非秦漱亲自登门,怕是谁也不能将他领出府来。

先前柳知尘给她惹得糟心事儿不少,这回也算是借着柳丞相的手出了口气。

秦漱是个有心胸的公主,仇报了就好,就不同他多做计较了。

她才出府,便瞧见一辆马车朝公主府这边赶来,赶车的人是侍墨,不用说也知道车上坐着的是何人。

见到秦漱,侍墨勒停了马,咧着嘴朝秦漱笑得十分灿烂“见过公主!

这声音响亮得很,在整条街上回响晃荡。

秦漱脚步微顿,而后轻轻颔首便欲离开。

侍墨‘噌’的一下跳下马车,几步小跑到她的面前,秦漱皱起眉头,停下步子。

宋郇的这个小跟班,心思可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这般浅薄,他今日着实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秦漱狐疑地打量着侍墨。

侍墨见这位景元公主的眼神不善,心中直犯突,他家公子磨蹭个什么呢,一早便守在距离公主府不远处的巷子拐角,坐在车里说是这地方景色不错,别有韵味,适合温书。

侍墨悄悄地翻了个白眼儿,不过就是个照寻常地方宽一些的巷子,红墙黛瓦的也没什么不同。

别当他没瞧见公子时不时地往公主府门前瞟的眼神,一见到人出府了,好嘛,就吩咐他赶车。

他老人家煞费苦心地整了这么一出,这会儿倒是缩在车里磨蹭,若非顾念主仆之别,他真想上车将人薅下来。

可想到宋郇板着脸的模样,侍墨撇撇嘴,他也只敢想想罢了。

侍墨的脸都快要笑僵了,马车里的人才撩了车帘下来。

姿态谦谦,说不出的雍荣闲雅。

饶是秦漱这等熟悉他的人,也不由得愣了愣神,她从没看过宋郇做这样的打扮。

印象里,他是个不苟言笑十分刻板的人,打扮自然也随了他这个人的端直性子。

或月白,或浅青,可今日的宋郇穿了一件秋香色的广袖长衫,将惯常用的木簪换成了白玉冠,更衬得他身如玉树,清风霁月。

秦漱想,这人只这般站在那里,就是一处绝好的风景。

宋郇拱手见礼,这寻常动作叫他一做,便多出几分雅意,他开口道“在下路过此处,碰巧见到公主,便来打个招呼。

秦漱微哂,也不言语,路过?宋府与公主府是南辕北辙的两端,他如何路过?

宋郇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这个借口寻得多么蹩脚,难得见到他局促,秦漱不免多瞧了两眼。

被秦漱盯着,宋郇眼神闪了闪,掩藏住眸子里的紧张,他不动声色地向前走了几步,在秦漱面前将宽袖甩出几分风流,轻咳一声,带着几分不自然开口“你、你觉得如何?

秦漱闻言愣住,他方才问她什么?

侍墨站在一旁,见到秦漱面上的愕然,不由得想起昨日的自己。

昨日,侍墨听见宋郇的吩咐,立在原地半晌没动。

他动了动耳朵,他家公子要他做什么来着,一向不爱在衣饰上花费心思的公子,今儿一早,竟让他去选几样颜色艳丽的衣衫。

“啊?侍墨闻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傻愣愣地望向宋郇。

宋郇凉凉地瞥过来一眼,少顷,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吩咐侍墨“就照那日,咳,那几个穿的去准备。

宋郇说完也不看他,只凝神看手中的书,模样瞧起来十分专心。

他摆了摆手,让侍墨赶紧出去,侍墨一脸见了鬼的模样,让宋郇看了就心烦。

侍墨是个手脚麻利的,很快便带着东西回来了。

宋郇看着他抱回来的姹紫嫣红,面皮隐隐地抽了抽。

侍墨心中暗笑,原来昨日是虚惊一场,他就说嘛,他家公子怎么可能喜欢个男人,原来是去南风楚馆找小倌倌们取经去了。

所行为谁,侍墨不用脑子也能猜到,除了那个景元公主,再无旁人。

公子自从得知景元公主看上了个小倌倌,便整日黑着个脸,心神不宁。

想想还是不大能相信,他家那个不苟言笑,令人可畏的公子,竟为了个姑娘,做到了这等地步。

忆起那日公子的窘迫,侍墨忍笑忍得腹中抽痛。

见宋郇拧着个眉头,十分嫌弃地将这堆衣衫从头扫到了尾,这般严阵以待的模样,不晓得的,还当他是为了做学问扰心。

宋郇绷着个脸,端详了好一会儿,才沉声开口,同侍墨道“你来选。

侍墨闻言上前看了看,缓缓地朝一件妃色的衣衫指了指。

宋郇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眉头登时打了个死结。

侍墨是个玲珑心,惯会看人脸色,见状他手指一转,指向了一件杏黄儒衫,宋郇抿着嘴,脸色依旧很沉。

接下来,侍墨尽乎将所有的衣衫都指了个遍,宋郇才对着这件秋香色的,勉强点了点头。

侍墨瞧他家公子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活像个即将要失去贞洁的良家子。

不过这话他可没胆子说出口。

所以,宋郇在问秦漱‘觉得如何’时,侍墨在心底疯狂地催促起来‘公主,您快说好看,快夸他好看得不得了啊!’

秦漱大概是听见了侍墨的心声。

待她反应过来宋郇方才问的是什么时,强忍住笑,面色怪异地点了点头“你这身…颜色极好。

宋郇闻言面色稍霁,却又听秦漱压低声音继续道“馆里的公子们定会好生怜惜你的。

宋郇嘴角的笑蓦地凝住,滚滚沉云霎时便布了满脸。

他一双漆黑的眼里顷刻间便卷起了一道风暴,势不可挡地仿佛随时要迸发出来。

一张薄唇抿得死紧,脸色如同灌了墨般黑沉。

秦漱再迟钝,也知道宋郇这是生气了。

她心中也涌气一股怒火,宋郇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她好心夸他,竟还给她摆起脸来了? 真当他那身好看不成,像只立起来的杂毛鸡似的!

全然是个小倌倌!

这误会大了,侍墨想要替他家公子解释,可是一张嘴话就哽在了喉咙。

他要怎么解释?

说公主,我家公子知晓您瞧上个小倌倌,他为了讨您欢心,特地去了南风楚馆,寻了小倌倌取经,还险些羊入虎口,让人糟蹋了?

不不不,侍墨在心里疯狂摇头,他若这么说,那他家公子的面皮还要不要了,他下意识地摸摸脸,到时候,他家公子恼羞成怒之下定会揭了他的皮。

侍墨脑子里的小人儿正在纠结,宋郇已经冷笑一声,拂袖而去,步履如风,再不同来时那个翩翩公子的模样。

他掀起帘子进马车之际,秦漱注意到,这厮狠狠甩了一下广袖,留在风里一道劲响的尾音,昭示着主人的怒气。

侍墨赶紧跟上,还抽出空来看了一眼秦漱的脸色,一上车他就冲宋郇道“公子呦,那位可是公主啊,您再生气也得忍着不是,怎的朝她发起火了?

宋郇呼吸粗重,显然气得不轻,他听了侍墨的话,抬手按了按额角,长长地叹了口气,心中也开始后悔,更听不得侍墨唠叨。

烦闷地道了一句“你闭嘴吧。

小说《一念之差,救命恩人变害命凶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念之差,救命恩人变害命凶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