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

>

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

伊妖 著

林枫 都市小说 黄雷

都市小说《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由网络作家“伊妖”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枫黄雷,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华娱 恋综 直播 多女主 轻松 整活】林枫穿越平行世界,成为一名多次选秀失败的回锅肉,觉醒悟性逆天系统。觉醒了金手指的林枫,无论观看什么都能获得逆天技能。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档恋综直播中,林枫画风突变。“观看美食博主视频,获得大师级厨艺。”做饭馋哭杨蜜。“观看美妆博主视频,获得大师级化妆技巧”孟子仪跪求教程。“观看兰陵王教程,获得王者级兰陵王熟练度”打王者带飞成潇。“观看吉他演奏,获得大师级吉他技巧”教张子风弹吉他。杨蜜:“以后不要上综艺了,姐把你包了!”孟子仪:“你化妆技术好好呀,以后能一直帮我化妆吗?”成潇:“咱们两个双剑合璧,杀穿峡谷!”张子风:“林枫哥哥再教我弹吉他好不好?”当恋综进行到最后,其他三位男嘉宾以及全网网友才发觉。上个恋综,林枫这小子竟然把女嘉宾都拐跑了!...

来源:fqxs   主角: 林枫黄雷   更新: 2024-02-09 22: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内容精彩,“伊妖”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林枫黄雷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内容概括:高考分数出来那天我妈也打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给我奶你们曹家祖坟炸了没啊没有那一定冒青烟了快去看看第二个给我爸我女儿考上北大了七百一十八分女儿上本科线了没哎哟差点忘了你连高中都没考上今年在技校毕业吧找到工作没啊哈哈哈哈第三个给村主任要他挂100个横幅在大喇叭宣传三天三夜还说过几天带我回去流水席摆三天此刻我...

跑粉女孩第一章高考在线免费阅读

高考分数出来那天 我妈也打了三个电话 第一个给我奶 你们曹家祖坟炸了没 啊没有那一定冒青烟了 快去看看第二个给我爸 我女儿考上北大了七百一十八分 女儿上本科线了没 哎哟差点忘了 你连高中都没考上 今年在技校毕业吧 找到工作没 啊哈哈哈哈 第三个给村主任要他挂100个横幅 在大喇叭宣传三天三夜 还说过几天带我回去流水席摆三天 此刻我看着村里狗都开了一桌 拍照发朋友圈艾特我弟 谁说女子不如男 我爸和我妈同一个村出来的 没什么文化 先在厂里流水线上干了两年 一个敲螺钉 一个做零件焊接 后来就出来跑活儿了 做铝合金窗 客户是找出来的 无论三伏还是三九 我爸和我妈都要往工地跑 很是辛苦 那是他们最相爱的几年 有目标有奔头 两个人商量好 等有了自己的店铺再带孩子 几年后他们存了点钱 在高新区开了个店 总算有自己的产业 我妈不懂保养 既嫌打伞耽误事儿 又舍不得买防晒霜 你们懂的 紫外线对皮肤伤害很大 人24岁看起来像19 我妈24岁看起来像30 在我妈脸上 皮肤年龄31岁时 她有了我 全家都很开心 我爷和我奶甚至给我起了100多个名字 供我爸妈挑选 可惜都是男生名字 我爸最中意的一个名字叫青书 曹青书 他说他没有文化 要生个有文化的儿子 九个月后我妈生下我 我爷和我奶的脸拉的比驴脸还长 在医院待了不到半天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把提来的一只鸡带走了 我爸唉声叹气站在病房阳台抽烟 我听我妈讲这段时几度哽咽 我妈说把曹青书的名字给我 女孩子也可以叫这个名字 我爸不让 我妈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爸有问题的 也许是他经常很晚回家 甚至不回家 也许是一桌子我爸的朋友 每一个都带着情人没人带 原配 也许是其他建材老板的老婆提点的那一群男的没一个好人 印象中我很小的时候 我妈一直很晚回家 甚至不回家 也是一个带着情人 他做生意很精明 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 把客户哄得高高兴兴 可对于婚姻他自卑又强悍 他和我爸唯一能好好说话的时候 就是算账赚钱的时候 其他时候他们两人相看两眼 我爸嫌我妈不像女人 嗓门大不温柔 喜欢自己做主一张老脸 我妈说我爸是陈世美 在外面乱搞 迟早阳痿 矛盾最终爆发 在我五岁那年 有一天半夜我忽然高烧烧到抽搐 我爸不在家 车也被他开走了 我妈给我爸打电话 想叫他回来送我去医院 可手机死活没人接 那个年月城里还没有滴滴 夜里出行只能靠出租 可我们住的地方并没有形成成熟的商圈 夜里冷冷清清 根本叫不到出租车 后来还是我妈给她朋友打电话 他朋友两口子开车过来把我送到医院 我妈不死心 夜里守在病床前 断断续续给我爸打电话 我爸仿佛死了一样 所有的电话都石沉大海 到第二天早上我妈死心了 默默放下手机 捏着钱包买饭去了 就这样我妈刚走 她的手机响了 来电是我爸 我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叫爸那边一个女生一通狂输出 一个晚上打了100多个电话 杨帆你没男人会死吗 打什么打你老公都没接你电话了 你怎么还是不懂 早点放手吧 亲勉强没有幸福的 我皱着眉斟酌着说 阿姨我生病了 对方愣了下 继续输出哟 是赔钱货呀 你妈呢 是不是你爸不接她电话 她气的跳楼了 我跟你说啊 你爸早不爱你妈了也不爱你 他现在啊 就爱我和你弟弟你们家所有的钱啊 房子啊 车子啊 以后都是我和你弟弟的 我那时小不是特别懂 有些童言无忌 所以阿姨你是强盗吗 强盗才会抢人东西 强盗会被孙悟空打死 对方痴笑 世上哪有孙悟空 我哭着 可是有警察叔叔你是坏女人 会被警察叔叔关起来 后来我妈回来看见我闷闷不乐 就看见手机我爸手机打过来的通话记录 问了好几次 我哇的一声哭出来 有个坏女人说爸爸不爱我们了 说爸爸只爱他和弟弟 还说我们家所有东西都是他的 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妈抱着我拍着我的后背 沉默了很久 妈妈要和爸爸离婚了 妮子你跟着妈妈好不好 好住院那几天 我爸一次也没来看我 我妈倒是经常打电话 她虽有刻意避开我 可脾气压不住的时候 王八蛋财产我必须分三分之二 否则老子拖死你 你m猪狗不如 死了下18层地狱之类的话也会落入我耳朵 我其实有偷偷哭过那个年龄的孩子 哪懂母亲的苦 我害怕以后没有爸爸了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失去 但是我没有给我妈说 更没有当着我妈哭 我隐约知道什么是离婚 知道爸爸和妈妈我只能选一个 知道妈妈更爱我 我爸和我妈怎么谈的我不知道 我妈随时都气呼呼的 七天后我妈带着我出院 她雄赳赳气昂昂 像个斗士一样回家 可我们再也回不去原来那家了 我奶站在阳台看见我们快走到楼下 哗啦一声拉开窗户 杨美快过来 我妈愣住了 几秒后 一个熟悉的女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就是我妈的堂姐 她朝我妈得意的笑了笑 随即和我奶一起合力 把两个没拉拉链的编织袋丢下来 牙刷拖鞋衣服胸罩卫生巾 哐哐当当纷纷扬扬 我看见我妈的腮帮子紧了又紧 脸上全是迥异 片刻后 陆毅压过迥异 他双手叉腰对着楼上开骂 杨梅你TM是不是人 男人都死绝了吗 你连你妹的汉子都偷 我和曹耀祖还没办离婚证呢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不要脸 呸我回去就告诉你妈 告诉全村人 你这个狐狸精 杨伟和我奶混合迎战 丑八怪 你瞧瞧你那张脸 老曹说看见你就想吐 生不出儿子的瓜货 赶紧给老娘滚 要不是杨梅我们老曹家的香火就断在你这个丧门星手上了 就你这种人还敢提回村 你回村问啊 生不出儿子该不该修 对骂间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从客厅跑出来 他的手里端着把玩具冲锋枪站在小板凳上 朝着我们就是突突突一阵扫射 那个年代玩具枪里的子弹甚至不是吸水弹 而是塑料BB弹打在身上超级痛 我的手臂上脖子上被打了好几下 我妈护着我躲在一棵矮树下 人呢人呢在那里看见了老女人赔钱货 打死你们 经过树叶的缓冲 子弹落在身上 已经不那么痛了 叶片迅速落下 我妈气的直磨牙 王八羔子有种你找把真枪打死我们 机关枪每次能装的子弹有限 但匣子的子弹打完就要重新装 我妈趁着楼上装子弹 从地上捡起块石头 轰轰轰冲上楼 我有样学样 也捡了块石头 小腿跟上 家里是防盗门铁门 我爸这个杀千刀的竟然换了锁 我妈用钥匙打不开门 放下石头撩起裙子 朝着门锁的位置 狠狠一脚下去了 铁门发出巨大的框 随即是第二脚第三脚哐哐声不绝于耳仿若地动山摇 我奶和杨磊在里面骂我妈在外面踢 楼上楼下不断有人开门大声询问怎么了 怎么了 还要不要人活了 不活了 姐姐偷那个汉子偷到家里来了 还把锁芯换了 要不要脸 是不要脸 楼上有人附和 后来派出所的民警来了 我妈对着民警一阵哭诉 民警安抚了我妈 一阵见我妈情绪稳定后 这才把门叫开 我妈也是个猛的门打开的瞬间她羞的冲了进去 提起凳子就朝杨美身上砸 砰塑料凳裂了 杨伟的手臂上多了一条豁口 血滴滴答答往下流 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瞬后 杨磊弯腰抄起烟灰缸暴吼着去死 直朝我妈冲来 我妈再次挥凳子 民警们忙分成两波 一波拦我妈一波拦杨美 我趁着这个空档抄起捡来的石头 朝小男孩冲去 这个坏家伙刚用子弹射我 我现在还痛的都肿了 我乃护孙心切一把薅开 小男孩抢过他的冲锋枪 一只手拉着我 另一只手举着枪 朝手臂狠狠劈下 砰砰砰 手臂与枪柄剧烈撞击 但匣子松了 子弹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我的手臂仿佛断了 我奶连续三下踢在我同一个地方 我痛的只知道吸气 不知道呼气 面部仿佛抽搐似的 半晌哭不出来 我妈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 民警推开我奶急不过来 一把抱住我 小心翼翼查看我的手臂 妮子你怎么样 能动吗 这样呢 这样呢 痛我哇的一声哭出来 妈妈我好痛啊 明天叫我妈给我检查了 手法不专业 反而可能加重伤势 赶紧送医院才是正道 我妈的眼神像刀子恶狠狠弯着我奶 刘大花 她是你亲孙女 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 我不会放过你 我奶奶见过我妈这样 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 随即梗着脖子 她这是活该 是她先动手要打我心肝宝贝的儿子是心肝宝贝 女儿就是野草 刘大花你也是女的 你怎么不去死 你最好祈求她没事儿 否则我妈的狠话还没放完 民警催促别说了 先去医院 我们送你们过去 一天时间我刚出医院又进医院 骨头没断裂了 医生给我打上石膏叫我静养 我爸依然没有出现 我妈气的够呛 在电话里又哭又骂 我听见一声接一声的畜生 我妈不明白男人狠起来为什么可以这样 连亲生女儿受这样重的伤都可以不闻不问 不来看一眼 妈妈我们的衣服鞋子还在楼下还去拿吗 拿我妈说不拿的话会被人捡走 当做垃圾处理掉 说话间 她的眼睛红了 倔强与委屈交织成隐忍与愤怒 我们现在穷 没有多余的钱 全部重新置办的 你一个人在医院好好待着 我取了东西就回 我点点头叫他放心 那天我妈去了很久 也可能时间其实很短 只是我一个人在医院感觉漫长 我怕怕她找我奶算账 怕他一个人打不过几个人 怕他吃亏 更怕他受伤 他怕他不要我了 如果我不打那个小男孩就不会骨裂 不会花钱 我怕他嫌我多事 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 巨大的不安 让我浑身绷得很紧 我像受惊怕他受伤 他不要我了 如果我 他那个小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病房的门 如果我是男孩子就好了 爷爷奶奶就不会嫌弃我 爸爸就不会找其他女人生孩子 妈妈也不会被抛弃 我们会像电视里唱的那样 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 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 我像种子一样正在发芽 我们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好在我妈终于回来了 手上拎着两个编织袋 编织袋很脏 里面的东西也脏兮兮的 听我妈说东西丢了一些 不过不要紧 能捡回大半已是幸运 我注意到我妈的眼睛比先前送我进医院时更红 我猜她在外面哭了一场 妈妈我会乖 我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我妈听懂了 走到病床边抱住我 会好起来的 我们不会一辈子像丧家之犬那天起 我妈变了 她不再给我爸打电话 不再歇斯底里 她拿着纸笔一次次冷静的计算着我们家的财产 他开始抽烟 黑暗里我经常看见他站在病房阳台上长发在夜风中起伏 烟火在指尖明灭 寂寞像他手中的烟 那个年月 在乡下人看来 离婚是件丢人的事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 谁家要离婚最好的选择是悄咪咪的两口子 悄咪咪把离婚证办了 除了父母谁也不知道 我妈坚持起诉离婚 要求是男方净身出户 女儿抚养权归女方 我爸那边直接炸了 之前十天半个月一个电话没有 现在一天好几个电话 我爸唱红脸 说什么 一夜夫妻百日恩 叫我妈看在过往情分上 不要闹得太过分 一切好商量还说想来看看我们问我妈现在住在哪儿 我奶唱白脸骂我妈不要脸 说我妈生不出儿子 管不住男人是没用的人 她问我妈是不是想带着我爸的情分上 不要闹得太过分 一切好商量我去找其他男人 还说家里所有钱都是我爸赚的 说我妈要钱就是卖屁股之类的话 我妈开启回怼模式 生儿子生儿子就知道生儿子 你们曹家有皇位要继承吗 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 家里穷的响叮当 还想三妻四妾 还非要儿子 我告诉你们大清国早灭了 国家说了多少年了 生儿生女都一样 你们是聋子吗 还有一夫一妻早写进宪法了 哎你们是不是想违法 他曹耀祖所有财产都是夫妻共同财产 他在杨美身上花的每一分钱也是夫妻共同财产 曹耀祖是婚姻过错方 就该承担惩罚 钱房子都是我的 你们要是再来骚扰我 别怪我追回她 花在杨磊身上的每一分钱 我妈在曹家下来卑微 之前虽也硬气过一次 可怎么看都是强撑的 这次不同 有了法律做靠山 我妈在电话里讲的特别有底气 我那时小听的似懂非懂 只觉得我妈闪闪发光 我来时是被我妈吓住了 她没再打电话 而是找了我大伯爷和大伯婆 大伯爷和大伯婆就是杨伟的父母 他们一口一个都是亲戚 别把事情做太绝 说我老婆姥爷还在村里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言语间隐隐有威胁 我妈坐在阳台马扎子上抽一口烟 在悠悠然吐出去 行啊叫杨梅写1万字检讨 详细讲述她怎么勾引唐内家的汉子 怎么生下有夫之妇 孩子怎么以小三之尊把正房赶出家门 写好后给我看 我满意后再叫他到村广播室每天读十次 连续读一个月办得到的话 草药祖花在他身上那部分钱我就不追回了 大伯爷他们不知道 还有追回钱财这一说法 在电话那头失控尖叫 你还想要曹老祖花出去的钱 你这么爱钱怎么不去抢 杨梅是曹家的有功之臣 曹家所有钱都是美丽的 我们靠本事吃饭 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自己没本事守住男人 还有脸争家产 我们老杨家怎么出了你这种败类 我妈呵呵笑 是啊老杨家怎么出了你们这种败类 做强盗做丧还做优越感吗 我告诉你们 该我的我一分也不会让你们家女儿和孙子就等着睡桥洞吧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 我妈专门请了律师 做了万全准备 包括这些日子的电话录音 我爸出轨多年的证据 以及我奶打伤我 把我们赶出家门的证据 我爸那边不知是自信过头 还是没人愿意接他们的案子 他们全程自己上核心就一点 全村都这样 财产就该给儿子 生活比什么都重要

小说《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娱乐:人在恋综,拐跑女嘉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