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朕与娇

>

朕与娇

熵苧 著

古代言情 谢玉珠 魏昭仪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熵苧”创作的《朕与娇》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先婚后爱、双洁、传统宫斗)谢玉珠进宫的第一年,成了大齐最娇纵跋扈的贵妃,风头无两。皇帝不喜她,妃嫔嫉妒她。每个人都想她死。谢玉珠进宫的第二年,她真的死了。家族落狱,亲人惨死,她被贬冷宫,倒在那一碗梅花酿下。冷宫一梦,她再回入宫时,谢玉珠起誓:这一生,我必要报仇雪恨,保全家族。再后来。“赵熙元,听说你曾经便喜欢过我。”冷面帝王捏起她下颚,拥着她耳鬓厮磨:“谁说的?杀了。”“为何?”“说、慢了。”-赵熙元从来都知道自己不配有爱,他是个怪物,是皇室争夺中留下的异类,他冷血,又目空一切,永远属于黑暗。他只想走到高处,真正拥有一切后,再一把火烧了这虚伪皇权。在那个结局里,他也会同样走入这场皇宫大火。直到那个性子娇纵蛮横的女子再次进入他的视野,他想,嗯,放纵一下吧,在尚活着的日子,多个人陪伴也不是不可以。后来,他贪婪地又想和她一起行遍草原,和她谈微风与晚霞。即便早知她心有所属,从不喜自己,但那又怎样呢。他要的人,他要夺。——(会有小误会剧情,但会很快解除,在意这点的小可爱轻点哦)...

来源:fqxs   主角: 谢玉珠魏昭仪   更新: 2024-02-09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朕与娇》,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她太过着急,碰倒了旁边的汤婆子。谢玉珠眉心一皱,只觉烦。以前她怎么不觉得这个喜鹊如此多事,只因她是母亲挑来的陪嫁侍女,就不曾有过疑心吗?“一点事都做不好,出去跪着吧。”她不耐地摆手...

朕与娇第2章 蠢笨的美人在线免费阅读

“娘娘今日进去那么久,到底和陛下说了何话,陛下竟直接放娘娘走了?

回了钟雀宫,喜鹊伏身在躺在榻前的谢玉珠跟前,小心翼翼发问。

今日的娘娘太奇怪了,就像变了一个人。

她好不安。

谢玉珠身子不好,在雪中跪了半个时辰已是极限,此刻双膝酸痛难耐,正由着宫女热敷着。

她淡淡抬起生得绝丽的丹凤眼,因年轻,这本该雍容的姿色多了些少女的青涩,更惹人心动。

“本宫安然归来,你似不太高兴?

喜鹊心里一咯噔,忙躬身“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她太过着急,碰倒了旁边的汤婆子。

谢玉珠眉心一皱,只觉烦。

以前她怎么不觉得这个喜鹊如此多事,只因她是母亲挑来的陪嫁侍女,就不曾有过疑心吗?

“一点事都做不好,出去跪着吧。她不耐地摆手。

喜鹊是谢玉珠带来的人,进宫后便一直是大宫女,这还是第一次被责罚。

可喜鹊再看谢玉珠眉宇间的不愉,喜鹊又觉得自己的感知错了,娘娘看着还是曾经那个无脑跋扈的贵妃呀。

“娘娘……

谢玉珠挥了挥手,再也不想听她的声音。

她揉着眉心,眼神掠过旁侧已经在瑟瑟发抖的芙蓉,最后抬手指向候在内殿大门处的竹青。

“你,过来。

竹青是进宫后才被拨来的人,没和谢玉珠说过几句话,但她却记得,上一世自己被发落去冷宫时,除了喜鹊芙蓉被迫跟随,唯独她主动作陪。

竹青呆愣片刻,很快躬身而来。

出去受罚的喜鹊和竹青擦肩而过,眼底划过一丝愤恨和不甘。

“娘娘,是要奴婢伺候您热敷吗?竹青跪坐在她面前,欲去拿帕子。

“今后你来本宫身前伺候吧。

淡淡的一句话,令整个钟雀宫的人都变了脸色。

“不想?榻上美人笑着微眯眼。

竹青大喜“想…想!奴婢谢过娘娘!

见她满眼感激,并没有得意之色,谢玉珠心中稍安“嗯,入夜后陪本宫去个地方吧。

……

夜里的皇宫比白日里更显肃穆冷清,特别是去往储秀宫的路,宫灯都没有几盏。

“娘娘,仔细点,别摔了。竹青跟在谢玉珠身边,警惕地望着四周,深怕会出来个不干净的东西吓坏了她。

被她小心的样子逗乐了,谢玉珠道“怕什么,储秀宫虽然远,却是宫里极少的清净之处,魏昭仪住在那儿,合她的性子,也能休养身心。

竹青蹙眉,心说贵妃娘娘身子才是最该娇养的那一个,娘娘自小身子不好,走的快了都能累出病来。那魏昭仪不过是回宫时得了个风寒,不仅是住在清净地方,连每日给太后请安都免了。

陛下着实是偏心。

不过竹青性子稳重,只在心里念念,并没有明说。

储秀宫到了。

魏昭仪喜静,近身伺候的宫人不过两个,有宫女端着盆出来,恍眼看到一抹红艳宫装,抬头对上谢玉珠的脸,吓了个半死。

“来…又来了!

昭仪,快跑啊!

谢玉珠道这宫女见她怎么见了鬼,后又觉着自己本就重生回来的一缕鬼魂,可不就是鬼么。

她轻笑地低垂睫羽,径直走了进去。

魏昭仪还未入睡,得知她来了,领着身边人出来相迎。

她穿着一身素色宫装,发饰简单,流云髻上别了一支白玉簪,面色平静,高冷依旧。

不愧是冰美人。

“见过贵妃娘娘。魏昭仪一直是个不爱说话的。

“嗯,昭仪不怕我?谢玉珠睇去她身边两个神情愤愤,担心她再次出手却又不敢多言的宫女,歪着脑袋盯着淡定的魏昭仪。

魏昭仪垂眸“娘娘若想洗脱罪名,便不会再来亲自对我动手。

谢玉珠挑眉,看来今日椒德殿的事儿已经传来了,连储秀宫也知道了。

也是,她是陛下宠儿,怎会不知御前的事。

“听你这话的口气,好像也觉得本宫并非下毒之人?

魏昭仪不说话。

“本宫来这是想看看你,顺便讨一个物件。谢玉珠慵懒坐下,其实她一点也不喜欢这,只是累得慌,将就歇着。

她一来就大肆躺着,还专挑陛下赏赐来的美人榻。

储秀宫的宫女又愤愤不平了,连她们昭仪也不舍用呢!

这个贵妃,着实霸道。

倒是魏昭仪神情依旧如常。

谢玉珠递给竹青一个眼神,竹青会意,上前又对魏昭仪耳语两句。

魏昭仪神情一动,看去微笑着的谢玉珠。

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

“好,弄影,去拿吧。

弄影却道“昭仪可是……

“去。

从储秀宫离开后,竹青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谢玉珠脸上。

“你这样看本宫作甚?谢玉珠好笑地问。

竹青皱起小眉头,神情坚定,又带着小小的固执。

“娘娘,和外面流传的不太一样。

“哦?外面怎么说的?谢玉珠来了兴致。

竹青虽在钟雀宫,却从未近身伺候,因为喜鹊极少让自己以外的人接近谢玉珠,所以竹青也不太清楚谢玉珠的真实性子。

倒是今日近身伺候了半日,让她更加笃定心中所想。

她憋了一口气,还是说了出来,

“外面的人都说娘娘狠辣无情,跋扈嚣张,可是奴婢却觉得,娘娘并非真的如此。

玉珠扬唇,可不,她只是被宠得娇纵了些,怎会跋扈到那等人神共愤的地步?连宫外的乞丐听到她名头,都得忍不住淬一口。真冤。

想来她的名声恶臭,除了身边人的恶意挑唆,恐怕还有后宫中人的推波助澜吧。

“奴婢觉得,偌大的后宫中,娘娘的性情才是最为单纯的。

单纯的人才会被人利用,才会被人害了都不知是谁所为。

谢玉珠眸光轻闪,这丫头竟是在提醒她注意身边人吗?

恐怕整个宫里,除了太后外,竹青是唯一真正对她好的人了。

“竹青,本宫还没有问过你,之前你是在哪里做事?

“是浣衣房。

“哦。谢玉珠淡淡应了声,没有继续问下去,“走吧。

竹青以为谢玉珠想起来什么了,眼底闪过一丝亮色,却见她反应平平,蓦地又暗淡下去。

那么久了,娘娘该是不记得了吧。

两人离去,储秀宫中响起一道清凌男声。

“给她了。

“嗯,师兄怎么知道她会来?

内殿屏风后,蓝袍男子坐在棋盘前,和魏昭仪继续着方才停了一半的棋局。

他穿着简单,像是在自家庭院。

盯着棋盘上的黑子,脑海中回忆着白日里她小脸苍白,明明要累得倒下,还要强撑着倔强地说

凭陛下不想被人戏耍。凭皇家威严不容被人玷污。凭魏昭仪不可平白受辱。

句句不提自己,句句却为自己。

“猜的。他落下一子。

有些时候,蠢人突然变聪明了,也是件有趣的事。

何况还是个天姿国色,过分美丽的蠢人。

小说《朕与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