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闻香可人 著

慕容文煜 现代言情 简惜颜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穿越之冷男不好撩》,作者是“闻香可人”。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煜,你太冷了,要学会Smile,就像我这样。】说罢柔柔便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虽然没听懂Smile是什么,但看柔柔示范,知道那应该是笑的意思,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美。笑,他好像还真不会,但慕容文煜还是很配合的扯了扯唇角...

来源:ygc   主角: 简惜颜慕容文煜   更新: 2023-03-29 16: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穿越之冷男不好撩》,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020幽梦情缘之泪剑男人心(二)随着简惜颜的泪水源源不断的涌出,慕容文煜疼的佝偻着身子,双膝跪地,脸色惨白的他咬紧牙关,然后伸出右手准备将简惜颜抱起,却没有成功,疼痛让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将军......你......你怎么了?”一旁的小莲一脸无措的看着表情痛苦的慕容文煜“我......我没事”慕容文煜费力的挤出这几个字,额上已经集满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柔柔,求你,别......

第32章 遭遇假浪漫

032幽梦情缘之遭遇假浪漫 掺了碎金的阳光斜斜的挤了进来洒向榻上相拥而眠的男女,慕容文煜以圈抱的姿势将简惜颜揽在怀里,她的手伤已经痊愈,但他还是习惯性的拖住她的手臂。
慕容文煜最先睁了眼,望望窗外,骄阳正艳,他第一次发现阳光是如此迷人,从来都没有睡过这么迟,因为美人在怀才一夜安好,抱着她方能睡的踏实,以后怕是很难戒掉了,习惯这东西确实很可怕。
因为对猫儿过敏,慕容文煜强撑着回到了住处,虽然身体极度不适,但他的意识尚算清醒,知道简惜颜来看他,心底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因为他寡淡的性格,府里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就连庆儿对他也是惧怕有余,慕容文煜从来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身为将军自然要足够威严才行,因为常年冷着一张脸,他甚至都忘了该怎么笑。
【煜,你太冷了,要学会Smile,就像我这样。】说罢柔柔便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他虽然没听懂Smile是什么,但看柔柔示范,知道那应该是笑的意思,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美。
笑,他好像还真不会,但慕容文煜还是很配合的扯了扯唇角。
【什么嘛,你这是在笑吗?
真是难看至极,笑,应该是这样。】于是柔柔伸手扯了扯他的双颊让他成一个笑弧。
他虽然笑的不好,但在柔柔的带动下笑容已经不再那么难看。
收眸,女人的脸近在咫尺,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
这张和柔柔一样的脸,即便是闭着眼慕容文煜都可以在脑子里描摹的一毫不差,视线锁在她的脸上,不想移开。
简惜颜睡的很甜,小巧的鼻子一皱一皱的。
慕容文煜笑了,即便他的笑容有点僵,但快乐是真实的,自从她来了,好像他笑的动作也多了些。
到底是不是爱屋及乌呢?
梦里的她瘪瘪嘴,看着她瘪嘴,慕容文煜便不受控制的俯身在她的唇瓣儿上亲了一下。
“雪儿……别闹。
她伸出小手在慕容文煜的头上轻轻抚着。
什么?
雪儿?
难道是她的那只猫儿?
这是把自己当成她的猫儿了?
慕容文煜无奈的扯了扯唇角,轻轻的握住她的小手,吻了吻她的掌心。
“要乖噢……等我睡好了就带你玩。
简惜颜嘟囔着,然后凑上来在慕容文煜的脸上亲了亲。
明知道她要亲的一定是雪儿,但慕容文煜还是成功的僵住,看来雪儿比他受欢迎,如此一想心里竟蒙了一层失落,自己混的还不如一只猫。
拥着她在怀,慕容文煜不想起身,吻了吻她的发丝,便又重新闭上眼,难得好时光不忍辜负。
怀中的可人儿动了动,也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
慕容文煜伸手在她的背上轻拍着,直到她又像猫儿一样蜷进他的怀里。
睁开眼的简惜颜发觉自己被禁锢在一双臂弯里,一时她有点回不过神儿来。
目光缓缓上移,是一个刚毅有型的下巴,待鼻腔里充盈了那股熟悉的味道,简惜颜不用看也知道圈抱她的是谁了。
一脸懵懂的简惜颜有点想不明白,昨天他发烧了,她有照顾他,只是,这照顾照顾怎么就钻他怀里了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到底是自己主动投怀,还是他有意圈抱无从说清,但主动送上门来的是她,这是不容置疑的。
如此想着,简惜颜用一只手轻轻的抬起男人的胳膊,然后慢慢的起身,如此暧昧不明的画面,必须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脱身才行。
当然,还没等简惜颜从慕容文煜的臂弯里成功的抽离,抬眼便对上了他的那双绿眸。
“啊!
猛然对上男人睁开的眸,正‘做贼心虚’的简惜颜不受控的张大了嘴。
真是,睡的好好的干吗要醒啊,就不能体谅体谅她,待她离开了再睁眼,如此她会感激不尽。
但是,没有如此。
于是,简惜颜眨巴了眨巴眼,然后讪讪地说“那个,你醒啦?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和他招呼,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睡了他的胳膊?
她对他有恩在先,睡一下他的胳膊也不算过份吧,又不是睡了他的人。
慕容文煜点点头。
“醒了好,醒了好,那个,好像天亮了,我该回去了。
说罢,简惜颜快速的从慕容文煜的圈抱中抽身下榻,和他这样面对面实在是尴尬,在这里睡着了更为尴尬,还睡在了他的怀里更是尴尬中的尴尬。
也不知道小莲这小妮子跑哪里去了,既然胁了她来,就该护她安全,感觉情况不对也不知道阻止一下,她甚而怀疑她是不是这个男人串通好了。
“夫人是打算就这样回去?
身后男人浅浅的出声。
嗷,不这样回去难道还和你来个吻别?
怕是我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么浪漫的地步。
抬脚落步,她要尽快的离开这个尴尬地,都怪小莲多事,好好的非要让她来看什么将军,这一看,看到人家怀里去里,真是长出息呀。
“夫人留步。
一声夫人留步,滞住了简惜颜的脚步,什么意思?
要找她麻烦不成?
是,简惜颜承认,昨晚在帮他擦拭身体的时候,眼睛不受控的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多逗留了一会儿,并对他这么有料在心底感叹了一番,除此之外再无过分举动,何况,她也是以救人为前提才窥视了他的身体,但她发誓,重要的部位她可没看,她怕长针眼。
若是因此而和她计较的话,那这个人就太没品了,再说,他也看过自己的呀,她不也没追究。
“将军有何吩咐?
顿了顿简惜颜道,倘若你存心要跟我过不去,那我也不会甘做软柿子。
“夫人的衣服……慕容文煜欲言又止。
衣服?
什么衣服?
衣服怎么了?
后知后觉的简惜颜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上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褪了去,只着了一件嫣色的肚-兜,大囧的她,最直接的反应不是找衣物遮蔽,而是直接窜进了慕容文煜的怀里,好像这才是最佳的方法。
她这硬生生的一撞,饶是练家出身的慕容文煜也觉得胸口被撞的隐隐作疼,但他还是本能的将她抱个满怀。
当然,简惜颜比他更惨,因为不得法,鼻子撞在他铁硬的胸膛上,鼻尖被撞的通红,她相信,再用点力,那就是血的见证了。
揉着撞的酸痛的鼻子,简惜颜糊了浆糊的的脑袋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怎样的举动,这跟投怀送抱有区别吗?
自己就这么想男人吗?
难怪慧慧总说她不带智商出门,尤其是在对上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智商确实令人堪忧。
只能无声的呜咽。
咳咳。
头顶两声轻咳,让简惜颜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想要装傻显然不行,有必要就此事做个解释。
“我……嗯,那个……不是的……你别误会……我这么说,你能明白的,对吧?
简惜颜发觉自己说不清了。
其实,简惜颜想要表达的是,我可不是故意往你怀里钻,因为情急之下选错了方式,你不要借此就对我有什么偏见,更重要的是你不要因为这样就认为我对你有想法。
我们之间有一万种不可能。
“在下明白什么?
慕容文煜的喉咙里憋了笑,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只觉得可爱,然后她又故意撇清的样子又着实迷人。
府里的人都畏惧他,即便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也极少有人敢跟亲近,唯独她想摆脸色给他看就摆脸色给他看,有时候他还没脾气。
是哦,简惜颜自己都不明白,他又怎么会明白,可是她又跟他说不明白。
简惜颜咬唇,现在的处境可谓是进退两难,起来吧,身上只着了肚兜,实在尴尬,继续缩在他怀里更是倍觉不妥,怕是再也没有比她更笨的了,面对那样的情况,不是去寻衣服,却是往他怀里了钻,以后怎么在他面前立足啊。
正左右为难的简惜颜,下巴已经被慕容文煜轻轻的掀起,她再一次对上他的眸,那眸色再不复之前的森冷,而是染了一层薄雾,薄雾后面是简惜颜无法准备辨别的东西。
似情非情,却引人遐想。
于是,简惜颜愣愣的看着慕容文煜,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透过那层薄雾,她可以看到他眸底的自己。
她更紧的咬唇。
只是简单的一个咬唇的动作,但落到慕容文煜的眼里,便生了无限妩媚,于是他不由自主的俯身过去,轻柔的衔住她的唇瓣儿,然后小心的吸吮,如此好像还不满足,舌头轻车熟路的撬开她的齿,稍作犹豫,便滑了进去。
简惜颜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算出会是这样的桥段,不仅自编自导还自演,而且无吻不成戏呀,她这个主角当的实在是尴尬。
于是,她成功的石化了。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