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佬他活了

>

大佬他活了

云上臣 著

云上臣 军事历史 路长槐

军事历史小说《大佬他活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上臣”。精彩内容:但他并未停手,闭上眼细细感受着路以临体内金针位置的变化。霸道冰冷的灵力四散到路以临全身各个角落,待到金针裹挟着体内毒素,被灵力牵引着来到了后脑处时,路长槐猛地睁开眼。时机到了。他收回手指,掌心贴合到金针处,手腕翻动间一根金针“咻”的从发丝间飞射而出,乖乖的停留在了路长槐的指尖...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路长槐云上臣   更新: 2022-12-04 19: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路长槐云上臣的军事历史小说《大佬他活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军事历史,作者“云上臣”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是夜,整个京都步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白日里的喧闹声也渐渐消失不见,静立在京都一角偌大的路府此刻却有几间房屋灯火通明,靠近细听还能听见谈话声争论声“还是没醒吗?”一名端庄典雅的年轻妇人踩着焦急的步伐朝其中一间房走去,还未进屋便急切的询问出声“……没有”屋内有一刹那的寂静,而后一劲装男子摇了摇头轻声答道这位平日里驰骋沙场的铁血汉子,此刻却像个颓废酒鬼,只一日便急得胡茬乱七八糟长了半脸“族内的大......

第4章 救治以临

路长槐不再浪费时间,直接将路以临从床上提溜起来,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使得他背对着自己,一边回想着当年记忆中那些中蛊之人的位置,而后并指指向他后脑的金针入穴处。

体内不属于人类的力量,被他调动到指尖,泛着丝丝寒冷的灵气涌入路以临体内。

路长槐明确感觉到掌下结实的身躯在不自觉颤抖,想想也知道此刻路以临面上定然是痛苦一片,只是已没力气再发出丝毫的声音。

带毒的金针在身体里皮肉下钻行,那个中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其中苦楚。

但他并未停手,闭上眼细细感受着路以临体内金针位置的变化。

霸道冰冷的灵力四散到路以临全身各个角落,待到金针裹挟着体内毒素,被灵力牵引着来到了后脑处时,路长槐猛地睁开眼。

时机到了。

他收回手指,掌心贴合到金针处,手腕翻动间一根金针“咻”的从发丝间飞射而出,乖乖的停留在了路长槐的指尖。

百年蛊毒又如何?还不是和当年一样,不堪一击。路老祖表示不屑。

他将金针捻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见上面并未沾惹上什么生灵怨气,便知道了这根金针还未取过人性命,路以临倒霉摧的是第一个。

他指尖微动,洁白的火焰跃动着将金针烧为了灰烬。

这种伤天害理的东西,还是毁了为妙。

若不是路以临身上流有他的血脉,只怕早已如他先前所说,爆体而亡了。

他将路以临轻轻放回床上躺好,又细心的为他盖好被子,拿过先前仆人在床头搭放的毛巾,擦了擦他额头泛滥的冷汗,又是心疼又是愤怒:

“你这小子啊,醒过来后如果不好好收拾那幕后之人,扬路家威名,老祖宗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打死你的!”

说完他又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茶水,用指尖沾了水滴,点涂到路以临苍白蜕皮的嘴唇上,这才悠哉悠哉的坐在桌前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又等了一会儿,他来到床前,见床上的人面色已经渐渐有了些红润的色泽,呼吸也不再急促,知道已经到了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于是他在为其细细检查了一番,确定已全然无大碍后,便毫不犹豫转身朝屋外走去。

至于地上那些人,路长槐没有搬动他们,以免留下什么痕迹。反正待他们醒来后,会忘记晕倒前的画面,恍若大梦了一场,就算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也找不到证据,并被药力给模糊过去。

这种超乎常理的能力,他早已运用得轻车熟路。

说不定他们还会觉得是路以临命硬,自己撑过来了。毕竟路家血脉之奇特,千百年来,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不是吗?

黄粱一梦。既然他为那迷药取了这个名字,那这个药效自然也得对得起这个名字才行。

他可真是个大聪明。

夜色浓稠,路长槐挥一挥衣袖带着一片清风,消失在了黑暗中。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回到第一楼的时候,路长槐直接穿墙而入,中途没有惊醒任何人,淡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将白日为避开日光而半掩的窗户推开,使得月光撒进屋内,这才解开外袍躺在床上,把今晚的事仔细回想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才安心的闭上双眼。

自然,他不可能是在睡觉。

人死了是没有心跳和呼吸的,平日里他会将自己尽量伪装成一个正常人,比如与人近距离接触时,他会假装自己有呼吸。又比如避免肢体与人直接触碰,以免自己略显温凉的身体温度,会被察觉到异常。

可当夜深人静,自己处于绝对独处状态时,他便会将意识沉入灵府,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死人”。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吸收着月光蕴养魂体。

救治路以临耽误了很大的功夫,回楼里时已是子时,他将灵气全身游走不过四个周期,天竟是不知不觉的开始亮了。

路长槐懒懒的躺着不想动弹,灵力开始自行运行,微弱到不可察的心跳脉搏开始跳动。

他从床上爬起来,照例摸起桌上备好的美酒,站到窗前去,津津有味儿的喝了起来。

街上人们热闹的场景,喧闹的声音,以及时不时更新的实事谈资,都是他美味的“下酒菜”。

路以临是在今日寅时醒过来的。

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昏迷前中了暗算,那种瞬间遍布全身的剧痛,还有昏迷期间那从未断歇的忽冷忽热的感觉,都似乎还停留在大脑。

他甚至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睁开眼的一天,认为自己会在这剧烈疼痛中、在这冷热交替中,一直煎熬到意识全部沉沦的那一刻,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不但醒了,而且似乎毒素尽除,身上只余了些皮外伤,无伤大雅,更是无性命之忧。

守夜的路饮歌见他醒了过来,颓废疲劳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经过一番忙活,他待的房间里立时挤满了人。

待到赶来的医师仔细把了脉,又检查了一番,边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盯着他,边告知众人他已无事了,只需好好将养外伤便可。

路以临立马收获了无数惊喜崇拜的目光。

这……这……奇迹啊!

路以临到底是经过战场洗礼的,面对一群炙热的目光依旧面不改色,他倚坐在床头,冷静地询问着众人是何人救了自己,他想要亲自感谢一番。

房间里的人却都面面相觑,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以临,我们家族的血脉特殊,许是你自己熬过来的,我们并未找到能救治你的方法。”在这瞬间诡异的沉默中,他阿姐走上前探了探他的额头,柔声同他解释着,微浮肿的双眼一看便是狠狠哭过了。

自己熬过来的?这怎么可能?!

路以临瞳孔微微放大,他的表情惊讶不已,甚至有一瞬的空白。

怪不得自己醒来后所有的人表情那么奇怪,他们这是以为是自己硬撑过来的吗?

可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他作为亲身经历过那种生不如死般痛楚的人,清楚的知晓自己所中的绝对是能要命的剧毒。

甚至……此毒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身为路家家主,自小接受的便是最严苛的训练,抗毒是必备的功课,他做的自然也是最出色的。一般的毒物在他身上丝毫不起作用,传说中的剧毒也轻易要不了他的命,这种让他有性命威胁感的毒物,还是头一次。

所以,他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硬撑过来的。

但是,看众人反应,明显都不知道是否有人救了自己,更何况自己出事,身边必定随时都有人照顾把守,这里又是戒备森严堪比皇宫内院的路家主府,怎么可能有人会在所有人都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潜入路家并在人眼皮子底下救了自己?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极为的不合理。

路以临有始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难道真的是自己福大命大撑过来了?

不,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路以临不自觉的抿了抿唇,垂下眼睑,密长的睫毛遮住了他锐利双眼中的若有所思。

《大佬他活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