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对渣男死心后,他黑化了

>

对渣男死心后,他黑化了

程晏 著

小说推荐 程晏 罗玉柳

小说《对渣男死心后,他黑化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程晏罗玉柳,也是实力派作者“程晏”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怀孕三个月时,程晏一脚踹到了我的肚子上。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只是个没地位的侍女,还是他讨厌的侍女。二是罗玉柳哭着向他告状「她在老夫人面前说我坏话,我被老夫人狠狠骂了一顿,还把我赶了出来。」当讨厌的侍女欺负了宠爱的女人,他自然要一怒冲冠为红颜。后来,程府落败,罗玉柳跑得比谁都快。我没跑,因为,程晏紧紧捏着我的身契,语气像地狱的恶鬼「你就是死也得死在我身边。」......

来源:qwwrkbd   主角: 程晏罗玉柳   更新: 2024-04-01 22: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程晏”创作的《对渣男死心后,他黑化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否则,我到死也不会同意让那妓子进门。」我和程晏同时瞪大了眼睛。程晏先叫出来「她?她有那姿色做通房吗!」我的心律失常,却沉默着不说话。6老夫人微微一笑「你若真喜欢那妓子,应当知道如何权衡...

5

老夫人看向我「落梅。让她做你的通房。否则,我到死也不会同意让那妓子进门。」

我和程晏同时瞪大了眼睛。

程晏先叫出来「她?她有那姿色做通房吗!」

我的心律失常,却沉默着不说话。

6

老夫人微微一笑「你若真喜欢那妓子,应当知道如何权衡。」

程晏知道祖母这次是认真的,他看向一旁低头不说话的女人。

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

五官平淡,肤色却白皙,额前发丝垂落在颊侧,倒也有几分可取之处。

想了一下,「好,我同意,希望祖母说话算话。」

这事就那么敲定下来了。

程晏不愿多等,伤全好后,就带着银票去青楼赎人。

妾室只能从侧门进,程晏却不管不顾,直接让轿子从正门进了府里。

门口看热闹的人一个传一个,说程府的少爷被青楼妓子迷了心窍,竟罔顾礼法从把她正门抬了进去。

这下全城都没有大户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程晏了。

哪家的千金小姐受得了这侮辱。

这一天,我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要搬到程晏的院子里去了。

刘妈妈握住我的手「丫头,妈妈知道你心里有少爷,老夫人也看得出来,她是信得过你的。你过去后好好照顾少爷,以后若有福气,生下孩子,老夫人便会做主把你抬为姨娘。」

我点了头。

其实我不在乎能不能做姨娘,但能陪在程晏身边,我心里是愿意的。

我来到了锦梨院,这里不复往日的热闹,倒是有些冷清。

一个丫鬟告诉我,程晏为了哄那妓子开心,把所有女人都打发出去了。

只留下了几个丫鬟。

我再一次深刻感受到程晏对那女人的真心。

居然能为她做到这地步。

心里真真正正泛起几丝苦涩,仰头看了下天上的圆月,好像中秋又快到了。

丫鬟带我去拜见程晏,询问他我该住哪。

程晏正搂着罗玉柳耳鬓厮磨,兴致正好,被人打扰了很是不爽「随便找个空房间住就是了,这等小事还需特别问吗!」

我悄悄抬起头看了眼程晏怀里的女人,果真是娇艳无双,当得起花魁的名号。

也不怪程晏为她寻死觅活。

罗玉柳从程晏身上下来「这位就是老夫人硬塞过来的妹妹吗?抬起头来我看看。」

这话一派正室的作风,可见她对妾室这个身份很不满。

7

我没理会,依旧微微低着头。

罗玉柳脸色瞬间就僵硬了,「我叫你抬头你没听见吗!」

「这位…小姐,奴婢只听程府主人的命令。」

我的意思是她不是程府主人,和我一样只是个下人。

罗玉柳显然也听懂了,她指着我「你」了半天

转身扑到程晏身上「程郎,这妹妹好生过分,妾身只是想让她抬个头都推三阻四,以后肯定要欺负到妾身头上了。」

程晏冷着脸看过来「你没听到她让你抬头吗?你只是个通房,别搞不清自己的身份。以后玉柳的吩咐就是我的吩咐,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像座雕塑,静了一会儿。

程晏放开罗玉柳,捏起我的下巴「贱人,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我被他捏得好疼,眼中泛起些泪花。

直直看向他的眼睛「是,奴婢明白了。」

程晏突然怔了一下,手指不自觉摩挲了下指下的皮肤,滑腻腻的。

他松开我,第一次没有擦手。

我被安排在了一个偏房,几乎就是丫鬟住的地方,不过好在只是我一个人住。

今晚本也算我的「洞房花烛夜」,可我很清楚,程晏是不会过来的。

他如今温香软玉在怀,哪里会想得起我,一个硬塞的厌恶的通房。

我随便梳洗了一下就睡下了。

日子就这样过了下去。

程晏常常搂着罗玉柳在院子里你侬我侬,我偶尔经过,他们要么当做没看见,要么罗玉柳开口嘲讽刁难几句。

程晏总是笑由着她,看向我时则眼中凉薄。

他一次也没来过我的院子,似乎真的准备把我当个摆设。

中秋节这天,府里早早就准备好了宴席。

可是程晏直接带着罗玉柳出府游湖看灯会去了。

老爷又被气了个仰倒,直骂着逆子。

8

这一晚,我随便吃了些东西,哪里也没去,就坐在房中绣些花样子。

上个月绣的让府中小厮替我拿出去卖了,给他些辛苦钱,余下的自己全攒起来。

这些年靠着这门手艺,倒也存了些银钱。

坐了不知多久,抬头看看月色,终于有了些困意。

正准备熄灯就寝时,房门突然被用力推开,程晏醉醺醺撞了进来。

我吓了一跳「少爷,你这是…」

他明显是喝醉了,满身酒气脸色通红,「呵,等久了吧?今天,爷就要来宠幸你!」

说完,他直接把我推向床边,一边走一边褪去自己的衣服。

他靠近我时,身上已然赤裸。

我实在想不到他怎么会这样,只能推着他,「等会…」

程晏紧紧搂着我,嘴唇胡乱亲着「等什么等,爷一刻都等不了!」

我用了些力,直接将他推倒在了地上。

他好像愣住了,一时之间居然没反应。

我赶紧将门关紧,一转身,程晏就站在我身后。

他面色阴沉,眼中氤氲着风暴「她有别的男人,难道连你也有吗?」

程晏不知道自己是被酒精催发了情绪还是真的生气,这个认知让他理智都有些失控。

程晏一步步靠近我,像吃人的恶鬼,我震惊于他说的话,又对他情绪的失控感到骇然。

他一把扛起我,狠狠甩到床上,直接压了上来。

然后撕扯着我的衣服,此后便是一夜漫长的折磨。

我的尖叫都被他尽数吻在嘴里。

第二天我醒过来时,他已经不在了。

我看了看身上的痕迹,简直惨不忍睹。

忍着浑身剧痛穿好衣服,我让一个亲近些的丫鬟打了些热水。

正擦洗着身体时,罗玉柳突然闯了进来。

我连忙扯起衣服掩住自己。

她眼睛红彤彤的,显然刚刚哭过一场。

看到我身上掩也掩不住的痕迹,她眼睛更红了。

「你这个贱人!趁我和程郎闹不和,居然就敢勾引他!」

我一夜没睡,被她叫得额角都胀痛。

「罗小姐,请您搞清楚,我也是少爷的通房,侍奉他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之事。不存在您所说的勾引。」

罗玉柳说不过我,抽抽噎噎又跑了出去。

估计又去找程晏撑腰了。

可这次他没出现。

而且是连着三个月都没出现。

三个月后一回来便一脚踢掉了我的孩子。

9

中秋那晚程晏带着罗玉柳出去游湖,遇见了以前的恩客。

罗玉柳现在傍上了有钱又俊朗的程晏,哪里还会理会那肥腻的男人。

可那恩客看着娇美的女人,也不舍得走。

当着程晏的面就说了一堆荤话,讲他如何怀念罗玉柳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

程晏脸色越来越青,一拳就打了上去。

将那男人揍得满脸是血后,丢下几张银票便扯着罗玉柳走了。

到岸上后,他也不理罗玉柳,自己径直离开。

后来便是他醉醺醺撞开我的房门,第二天又消失不见。

我不知道他是在生罗玉柳的气,还是不敢面对自己醉酒后强迫了一个最厌恶的女人。

总之他三个月都没回来。

他回来那天,我和罗玉柳被老夫人叫去问话。

老夫人向来不喜欢罗玉柳这种女人,更何况她还是个妓子。

因此一直对她冷冰冰的。

对我倒是神色和蔼,问我有没有程晏的消息。

我怎么会有呢。我摇头。

罗玉柳几番想表现,可老夫人始终冷脸,我心中都替她尴尬。

她终于安静下来,却说「定是落梅妹妹那晚惹怒了程郎,不然他也不会三个月不回来。」

我对她这倒打一耙的本领表示佩服。

可惜没等我开口,老夫人就忍无可忍,直接让人把她赶了出去。

中秋夜的事她也有所耳闻,没成想这女人这么不要脸。

我们回到院子里,看到程晏好端端的坐在那喝茶。

他是想通了,既然他喜欢的是罗玉柳这个人,那么便不应该纠结她的过去。

至于那个女人,他心中百味杂陈,有些理不清。

罗玉柳看到程晏回来了,一时之间所有委屈尽数爆发,扑到他身上便抹起了眼泪。

说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如何想他,又受了这样那样的委屈。

说到刚刚在老夫人那里的事,直接黑白颠倒「她在老夫人面前说我坏话,我被老夫人狠狠骂了一顿,还把我赶了出来。」

程晏的脸越听越黑,加之本来就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一怒之下直接就踹了过来。

10

这一脚把孩子踹没了,也彻底把我踹醒了。

刘妈妈偷偷告诉我,老夫人怨我有孕怎么也不说,害得白白流掉了一个孩子。

我有苦难言。

我的月事向来不准,一两个月不来也是常有的。

直到第三个月我才有些怀疑,可惜还没来得及找大夫确认,就被程晏踢掉了。

罗玉柳得了便宜倒也有段时间没来烦我。

可程晏对我却突然却换了个性子,或许是心中有愧吧。

他时不时来我的院子转转,我只是一味的绣花样子,也不理他。

一两天忽视他他还能忍受,可连着十多天我都这样,程晏的狗脾气又爆发了。

他一把扯掉我手中的针线,「你到底在别扭什么!我已经向你赔不是了,这段时间也日日来看你,你却像看不见我一样,天天绣这帕子!」

我语气淡淡的「少爷,把东西还给我吧。」

程晏将东西丢到地上,攥住我的手「不就是个孩子吗?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啊,这样不人不鬼的做给谁看!」

说完他就想拉着我进房,我抓起石桌上的剪刀,刀口直直戳向脖子「少爷,你要是想强迫一个死人的话,我不介意今天让你试试。」

程晏彻底怒了,他青筋暴起,眼睛都有些发昏「你敢威胁我?!」

我还是冷冷看着他,大有他再动手我就直接戳下去的架势。

最后,程晏放手了。

他再没来过,直到一个月前。

我将绣好的绣品包好,去找了那个小厮。

小厮叫广生,做事麻利,人也可靠。

我把绣品交给他,他拍着胸脯道「落梅姐,放心交给我吧,我保证一分钱都不少的给你带回来。」

我笑了笑,将自己额外做的一个香囊递给他「听说你们守夜蚊子多,这个香囊我塞了些驱蚊的草药,戴着应当有些用。」

广生笑着伸出手,我把香囊放到他手上,一道阴鸷的声音打断我们「你们在干什么?」

11

我呆了一下,条件反射的伸回手。

这个动作在程晏眼里却是明晃晃的心虚。

他亲眼看到这个女人给别的男人送自己做的香囊。

程晏一直觉得自己很厌恶她,可她不应该背叛他,哪怕自己不喜欢她。

她是自己的女人,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女人,他觉得她和其他女人是不一样的。

可现在她也背叛他了。

这个认知不停在程晏脑中盘旋,像一簇火苗从天灵盖逐渐往下燃烧,直到烧到胸腔,烧到他没有理智可言了。

「殷落梅!我今天才知道,怪不得你总是对我冷冷淡淡的,原来是外面有野男人了啊!」

我震惊看向他「你在胡说什么!」

「心虚吗?我现在怀疑你腹中那个胎儿不会也是这个下贱小厮的吧?」

程晏面目扭曲,整个人都呈现一种疯态。我愣愣的看着他,就像是第一天才认识他。

广生跪在地上磕头喊着冤枉。

我摇了摇头「程晏,从前我真是错看你了。」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更刺激到了他。

他怒吼一声「来人!把这小厮拖下去,给我砍了他的手指喂狗!」

再也绷不住,我的眼泪唰的流了出来。

我挡在广生前面「你要是想砍他的手,就先杀了我吧!」

程晏浑身颤抖,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怒气更多还是恐慌更多。

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的心好像真的不在他身上了。

从前哪怕他忽视她嫌弃她厌恶她。

可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心里有他。

爱意是无法隐藏的。

只要他在,即使不看她,他也知道这个女人眼角眉梢都是他。

更别说之前的细心照顾,哪怕睡着了他都能感觉到她一直在为他扇风驱蚊。

罗玉柳是从来不会为他做这些的。

只是之前他弃之敝履,甚至仗着她的纵容喜欢一味的糟践她侮辱她。

因为他知道她绝对不会离开。

但自从那个孩子没了之后,他就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变了。

现在她挡在别的男人面前,说「先杀她」

程晏骨子里冷血又凉薄,想为别的男人死?做梦!

12

程晏拽住我,命人把广生拖下去砍了手指。

哪怕隔得老远,我也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这声音快把我逼疯了,我抓起程晏的手,死死咬了下去,咬到我的嘴里溢满铁锈味。

程晏随着我咬,一声也不吭。

我松开嘴的时候,程晏的手臂已经流了一地血。

我也满脸是血,程晏揽着我「咬够了吗?还要不要继续?」

我神情恍惚,「你杀了我吧。」

他把嘴凑到我的耳边「你,做,梦。」

广生被砍了四根手指,一只手两根。

程晏给了他身契和够他吃喝玩乐一辈子的银票,把他赶出府了。

而我,则被关了起来,或者说囚禁更为准确。

我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院子,门口有护卫看守。

一日三餐都由丫鬟送进来。

刘妈妈几次想来看我,都被拦在了外面。

哪怕说是老夫人的命令,程晏也回绝了。

只说我犯了错,在罚禁闭。

罗玉柳也进不来,虽然我不知道她进来是想干什么。

程晏每天都来看我,有时给我带些糕点,有时带些首饰。

可是直到糕点腐烂发霉,首饰积满尘灰,我也没有动一下。

来的时候是什么样丫鬟收拾的时候就是什么样。

有一天,院子里不知道从哪跑出一只猫。

还是一只半大的狸花猫。

它在院子里上窜下跳,我便拿着程晏带的糕点喂它,时间长了,这猫便和我熟了。

程晏这天喝得醉醺醺来找我。

「你对这只猫比对我还上心,难道不怕我杀了它吗?」

我的心已经是一潭死水,可听他这样说,还是泛起些无力「你要杀就杀吧。最好带着我一起杀了。」

他的手指头捏得咯吱响「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整天这副死样子,我真是受够了!」

突然,他又想到什么,喃喃道「孩子…对,孩子,有了孩子你就会变正常了…」

他一步步靠近我,我大感不妙「程晏!你别发疯了!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程晏真的疯癫了,他把我扯进房间,又如中秋节那晚一样,但这次更加粗暴。

我的下身流了很多血,程晏却一直没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惊骇一声「怎么这么多血!」

13

我彻底晕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一个丫鬟守着我「落梅姐姐,你醒了!」

我问她我睡了多久,丫鬟告诉我已经一天一夜了。

我心累的闭上眼睛。

程晏又是几天没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把事情搞成这样了。

那晚他冲动之下强迫了她,发泄过后却看到满床的血。

还有了无生气的她。

他差点以为她真的死了。

喊人的时候他声音都是发抖的,不过还好,她还活着。

可他也不敢去看她。

她已经恨他入骨了,这次,他不敢想象。

程晏活了十多年,第一次觉得如此挫败。

他总是这样,什么都要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他娘是这样,落梅也是这样。

越想抓紧就越不得章法。

罗玉柳看着程晏每日消沉颓废的样子,知道他是因为那个女人。

她心里又酸又涩,这世上的男人果然都是不靠谱的,当初说得天花乱坠只爱她一个,现在呢?

呵,都是贱男人!

她得为自己谋一个出路了。

罗玉柳这天在院子里逗着笼子里的金丝雀。

一只野猫突然冲出来想抓它。

她被吓得猝不及防伸手打了下猫,猫在她的上臂狠狠挠了一道。

罗玉柳尖叫出声,猫跑了。

刘妈妈推开院门就看到这幅场景。

她也不喜欢这妓子,可毕竟她是少爷的心头肉。

「刘妈妈,快帮我看看,伤得怎么样?」

罗玉柳红着眼睛撸起袖子,那玉臂上赫然附着一个月牙胎记。

刘妈妈一个手抖,手里的东西尽数掉到地上,砸的四碎。

在我养伤的短短几天里,程府发生了几件大事。

14

一件是刘妈妈找到了被拐多年的女儿,就是程晏的爱妾,青楼曾经的花魁罗玉柳。

另一件是程老爷在外出行商时被打劫,下落不明。

第二件事直接造成了程府的落败。

程晏倒是想力挽狂澜,可已经来不及了。

程家这些年的生意做得如火如荼,早就有人眼红。

现在当家的不见了,程晏行事又嚣张乖戾,根本没人愿意帮他。

程府的仆人一下子人心四散。

罗玉柳是第一个逃的,她求着刘妈妈帮她把在老夫人那的身契偷了出来。

刘妈妈觉得自己对这个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女儿亏欠太多,把自己攒了多年的私房钱和身契一并给了她,自己却留了下来。

程晏捏着我的身契来看我。

短短几天他憔悴了好多。

「罗玉柳跑的时候偷了府里很多值钱的器物。」

他又轻轻笑了一下「当初喜欢她就是觉得她特别有意思,极度的市侩、愚蠢、自私,又极度的惹人注目,让人忍不住想得到她。现在倒也没变,果然第一个跑了,真不愧是她。」

他絮絮叨叨说着,我坐在院子里默默绣着花。

「落梅,你想走吗?我放你走好不好?」

我的表情未变,手却不知不觉顿住,还是忍不住看向他。

这个眼神深深刺激到了程晏。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我站起来「是!我做梦都想离开你!呆在你身边我觉得就像在地狱一样,没有一天是开心的。因为你根本不能算是个人,你根本就是个畜牲!」

程晏呼吸越来越急促,浑身都是煞气,他紧紧捏着那张薄薄的身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心如刀绞。

他的脑子被理智和愤怒两种情绪来回拉扯着。

良久,程晏露出阴恻恻的笑「落梅,我不会放你走的,你就算死也要死在我的身边。这辈子,你只能生是程家的人,死是程家的鬼。」

1

我的身体抖了抖,绝望看向他「你会下地狱的。」

程晏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胸口「有你陪着,我无所谓了。」

程晏把老夫人和刘妈妈送到了一处庄子上,程府的奴仆也全打发走了。

他也不再关着我,像是料定了我不会走。

没错,我确实不会走,因为他把我的身契贴身带着,我没法走。

我们忽然就像一对普通夫妻一样生活了。

我买些刺绣补贴家用,他去外面奔波打拼。

程晏常常搂着我「落梅,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信我。」

我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这天他没有出府,兴致很高的拉着我去齐云观祈福。

回来的路上见景色优美,便带着我下了马车。

这山边怪石嶙峋,灌木丛生,还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山崖。

崖边开了几朵百合,我看向程晏「你能为我摘几朵花吗?」

他受宠若惊的样子「当然可以,你要什么花?」

我指向那崖边的花,他神色一顿。

程晏看了我半晌,嘴角慢慢勾出些笑。

「落梅,你是真的想要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突然伸手抚了抚我的脸「好,既然你想要,那我为你摘。」

说完他一步步走向山崖,背影竟有几分决绝潇洒。

他蹲在地上,一只手去够那花,另一只手扯着根树枝。

他摘到第三朵的时候,我走到了他的身后。

程晏动作停了,他不说话,也不转身看我,就静静的等着。

我把手放在他肩上,程晏身体狠狠抖了一下。

「程晏,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你。」

说完我站起身,直接从旁边跳了下去。

16

没有我想象中那种坠落的感觉,我的手被死死拽住。

程晏面色充血,目眦欲裂「殷落梅!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说过,你要死也得死在我身边!」

「你放手吧,不用再拉着我了,即使救了我,我也会再寻死的。」

我是一点求生欲都没有了。

我闭上眼睛,等着程晏力气耗尽松手。

突然,一滴一滴的水落在我脸上,我睁开眼睛,程晏眼眶血红,声音嘶哑「落梅,你快上来!你不能…你不能这样…不要离开我,我只有你了。」

他虽然力气大,但拉着我一个成人,也渐渐吃力起来。

程晏突然嘶吼一声,我手臂一紧,竟逐渐被他拉了上去。

程晏大口大口喘着气,他脱力瘫在地上「落梅,你要是再跳,我就跟着你一起跳,我们一起死了做一对阴间夫妻也不错。」

我的眼泪扑簌扑簌掉下来,「程晏!你到底要怎么样?你真的以为我们还能好好在一起吗?你踢死了我的孩子,还一次一次侮辱我,践踏我。在你心里,罗玉柳是妖娆的玉柳,而我,只是枯败凋零的落梅,你给过我的伤害,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无力瘫倒在地,程晏却一直沉默着。

良久,他慢慢爬起来,将什么东西放在我身上「落梅,你说得对,我是个混账,根本不配拥有你。给你带来的伤害我很抱歉,来世若有缘分……」

我没来得及听清,他却纵身一跃。

我惊呆了。

程晏,他跳下了山崖。

放在我身上的是我的身契。

我在崖边站了很久很久,直到天渐渐昏暗,我才挪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回了程府。

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突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

想了想,收拾好了东西,去找了庄子上的刘妈妈,告诉她程晏的事。

刘妈妈犹如天崩地裂般哭起来,我也鼻酸了。

最后我让她保重身体,转身慢慢离开。

晚上做梦,梦到程晏,他说「落梅,下辈子我一定来找你,你要好好等着我。」

我在梦里哭出了声音,拼命摇头,不该是这样的。

我恨他,可从来没想过让他死。

17

两年后。

我在京城郊边的一个小县城住了下来,靠着这些年在程府的积蓄开了家铺子,专卖些刺绣手帕。

这里民风淳朴,我待得很舒心。

店里小丫头开心道「殷姐姐,刘家小姐又订了些手帕,说要送给小姐妹。」

我拍拍她的脸「那你得努力点了,只靠我和你赵姐姐两个人是不行的。」

她吐了吐舌头,「知道啦!」

我说我要出去一趟,买些东西,让她看好铺子。

街上人不多,因而前面那个高大却畏缩的乞丐就极其显眼。

他衣着破破烂烂,头发也油腻成坨。

来往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我在他身后不远处慢慢走着,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程晏。

思绪渐渐放空,突然听到一个让我神魂俱裂的声音。

「死乞丐,敢偷包子!」

「别打我!别打我…」

我像被定住一般,愣愣看着前面那个蜷缩在地上的乞丐。

他紧紧护着自己的头,害怕的叫着。

一步步走向他,我拦住老板「我替他付钱,别打他。」

卖包子的老板走开了,我的声音又轻又抖「别害怕,他走了。」

我心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期待着什么。

他终于慢慢抬起头,我的心要跳出来似的。这张脸不是程晏又是谁呢?

只是好像很久没洗过,脸上又黑又脏,再也没有以前俊逸矜贵的少爷模样了。

程晏没有死。

可是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一直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程晏却捡起地上的脏包子啃得津津有味。

这是以前的程晏死都不会做的事。

这真的是他吗?可这脸分明是程晏的。

看着这样的他,我心中一时间又酸又涩。

我把他带回了我家。

18

「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他摇头。

我又问了几个问题,可他只会摇头或说不知道。

我想程晏的确没有死,他是摔坏脑子了。

我打了水让他洗了个澡,又替他洗了头发,换了身衣服。

他很听话,我说什么就做什么。

但看着像是挨了很多打,因为每次我一抬手他就会反射性的缩一下。

也不知道他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竟然一路乞讨到这。

还好被我捡到了。

程晏就这样住了下来。

他很喜欢黏着我,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赵容打趣我「这样英俊又傻的乞丐养着也不亏,如果不想要了就给我啊!」

程晏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拼命摇头「不要,不要!不要给她,我很听话,不要把我送人。」

说着好像还想哭,赵容目瞪口呆「这傻子还会认人啊,这么喜欢你?」

我瞪了她一眼,拍了拍程晏的头「别怕,不会送你的,男子汉不能哭。」

程晏乖巧点点头,两只眼睛眨了又眨。

我带他去看过大夫,大夫说不一定是摔傻了,也可能是失去记忆了,如果哪天受到刺激,恢复也是有可能的。

说实话,我自私的希望他一直傻或者忘下去。

过去的程晏已经死了,我可以把他当做一个全新的程晏。

但如果他回来了,我便绝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至于现在,快乐一天是一天吧。

回家的路上,程晏跟在我后面蹦蹦跳跳,真像个傻子,路人频频回头。

我无奈拉住他,「好了,别闹,好好走路。」

一回头,听到有人疾呼「快让开!」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我被人狠狠推开。

程晏被撞飞却滚在了地上。

那马上的人丢下一袋银子叫道「对不住了!」

19

我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其他,赶紧查看程晏的情况。

他满脸痛苦的神色,紧紧捂着头。

「程晏,你怎么样?没事吧?」

他满脸痛苦的神色,紧紧捂着头。

好心的路人帮我一起把他扶到医馆。

程晏在榻上昏睡了过去。

大夫检查过后告诉我,程晏有轻微骨折,但好在不严重,只是脑袋原本就受过伤,这次又在地上滚了几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听得心惊胆战,便让程晏在医馆住了下来。

这天,我又问大夫程晏的情况。

大夫捋捋胡子,「看样子应该快醒了,但是他醒来是傻是痴就不知道了。」

我微微定了心「只要能醒过来就好,痴痴傻傻都无碍,我本也不在意这些。其实,他痴傻些我倒开心。」

大夫用不解的眼神看向我,我笑了下没说话。

程晏微微睁开眼,头还是很痛,但脸上已不是那副懵懂痴呆的神色。

他轻轻叫了一声「头好疼。」

我赶紧上前查看,「程晏,你醒了?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程晏静静看了我一会,嘴角似有若无笑了下。

他拉着我的手,身体倚靠过来挨着我「我的头好疼。」

我轻轻抚着他的头,「别怕,这是暂时的,等会喝了药就不疼了。」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程晏的眼里闪着奇异的光。

大夫在一旁怀疑自己老眼昏花,又看了一眼。

程晏却神色尽敛,微微皱眉,好像头真的很痛。

我把程晏带回家,他一如既往的听话,却不再像之前那样活泼好动。

最过分的是,他晚上居然想和我一起睡,说自己害怕。

我把这归咎于他受伤的后遗症。

毕竟是为我受的伤,我便随了他。

可晚上睡觉他也不安分,一直动手动脚。

我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踹下了床。

「程晏,你要是再这样动来动去,以后就再也不能上我的床睡觉了!」

房间里黑灯瞎火的,我看不到程晏的脸。

他一下子安静下来,我有些不安,正要下来看看。

程晏却突然委屈巴巴道「好吧,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以后不会了。」

笑了下,心微微安定,朝他伸出手「知道错了就好,上来吧。」

程晏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我。

和之前的感觉一点都不一样。

我的手缩了一下,却被他用力拽住。

「落梅,我来了啊。」

小说《对渣男死心后,他黑化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对渣男死心后,他黑化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