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佛提不皈依

>

佛提不皈依

景澜 著

小说推荐 景澜 骊歌

小说《佛提不皈依》是作者“景澜”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景澜骊歌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再次落水,我从穿越女手中夺回了自己的身体。她赌我没了她后,什么都做不到。可三个月后,她苦苦追求的皇子跪在我脚边,求我爱他。我含笑:“我赢了,你该消失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景澜骊歌   更新: 2024-03-31 22: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佛提不皈依》,由网络作家“景澜”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景澜骊歌,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待她被迫沉睡后,我的额头已爬上细细密密的汗珠。“骊歌,你怎么了?”我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无事。4从冰嬉山谷里回来后,我便卧病在床。景澜一日一趟的来看我...

佛提 不皈依

他话音刚落身体里的灵魂早已按耐不住,疯狂的大叫了起来。

“沈骊歌!你居然放着景誉不理,去帮助一个病秧子!你简直是疯了!!你快放我出去,我要阻止这一切!!!

我捂住心口,努力的将她压制住。

待她被迫沉睡后,我的额头已爬上细细密密的汗珠。

“骊歌,你怎么了?

我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无事。

4

从冰嬉山谷里回来后,我便卧病在床。

景澜一日一趟的来看我。

今日,他撞上了我父亲。

刚刚下朝的父亲,仍旧穿着一品朝服,见到景澜坐在我的卧榻旁后,诧异了一瞬才给他行礼。

“大殿下怎会在此?

景澜连忙上前拦住父亲的礼,微微欠了欠身子“叨扰沈相了,我与骊歌私交甚笃,多来看望是应该的。

父亲闻言,蹙起了眉头“歌儿,你小时候最爱吃什么?

我失笑一瞬,知道我抛弃太子选了景澜这件事震惊到了父亲,他心中有了怀疑。

对上他犀利的目光,我表现坦然“父亲,我最喜欢城西的桂花糕。可你嫌脏,总是不肯买给我。

他这才松开眉头,眼神重新变得柔和。

他笑着抱住我,语气甚至有些激动“歌儿!你能回来就好。为父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会梦魇浑噩。

我眼圈一红,笑着安抚他“父亲放心,是女儿回来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再那样了。

这日我与景澜外出,人声嘈杂之际,我带着景澜闪身进了某个不起眼的暗巷。

他与我牢牢贴着,身上淡淡的药香萦绕我的鼻尖。

“在找什么?

见我眸光紧盯着街面,景澜压低着声音问道。

我反手捂住他的嘴后,示意他看看街上那几个目光里露出几分慌张,逡巡四顾的“路人。

“是宫里的人。

眼见这那几个人走远后,他沉吟出声。

我冷笑一声补充道“是景誉的人。

“你认得?景澜目露诧异。

我指了指心口,冲他眨眨眼睛“她认得。

身体里这个她何止是认得。

景誉身边那些有名有姓的随从,名字她都能倒背如流。

追男人追到这份上,真是够新颖,够别致。

闻言,身后面如冠玉般的男人含笑点头“那倒是不奇怪了。毕竟我回宫后见到那样的你时,当真是大吃一惊。

“那是怎样的我?迎着阳光,我饶有兴趣的抬眼问他。

景誉故作思索,在我长久的注视下缓缓说了八个字“眼瞎如盲,鬼迷心窍。

他这是在夸我眼光好,瞧上他为合作对象,而非景誉。

他夸的隐晦,我却笑得大大方方。

伸出手勾住他的腰带,我微微用力一扯,带着他穿过暗巷。

巷子里的积水被溅起,水煮四溅的声音下,我声音轻扬“那我便带你见识一下,何为真正的鬼迷心窍。

站在摆满火药的地下仓库里,我难得在早已端庄持重的景澜的脸上又看到震惊的情绪。

“她造这么多火药,是要帮助景誉制作火器,逼宫造反?

我摇摇头,很是惋惜“她若是有这种想法,那我还会高看她两眼。

“她是为了在两个月后景誉的生日宴会上,制作出能照亮整个大周帝都的烟花,为他庆生贺喜,博他一笑罢了。

一边向前踱步,我一边接着说道“能写出振奋天下的诗句,却不知好好运用文字的力量。殊不知文人墨客手中一支普普通通的笔,有时就能颠倒乾坤。

“能做出整个京都最大的酒楼,却只知道研发新菜讨男人欢心,忽视了这最大的情报集散中心,有诸多消息可以打听、利用。

“一个异世魂魄,身怀那么多玄妙,眼皮子却太过浅薄。若不是为了将这些东西了解透彻,我压根就不会放任她占用我的身体那么久,甚至做出那桩桩件件的蠢事。

景澜含笑看着我,眼神干净清透,露出深深赞赏。

他拿起一捆新奇的防水布,又看了看这丝毫不潮湿的地下室,明白了我要做什么。

“以彼之矛?

他问。

“攻彼之盾。

我答。

5

大周景闰帝在位三十二年冬,鲁地骤降大雪,饿殍遍野。

太子景誉领帝命赈灾,却纵容官员侵吞赈灾粮款,见死不救。

他在鲁宁都护府里歌舞升平,搂着美人酣梦正好,却不知京都已经换了天地。

根据酒楼里得来的消息,我编了一个宏大的故事。

京都飘起鹅毛大雪之际,一位自鲁地而来的文弱书生敲响了京都府衙门的登闻鼓。

他衣衫褴褛,脚趾通红。

跋涉万里,只了奉上一册自鲁地而来的万民书。

书上鲜红的血指印触目惊心,开头的十个字若有千钧之力,重重砸在景闰帝的心头。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朝野震动,天下物议如沸,区区一个太子,再也压制不住。

百姓们围困住了都护府,太子甚至带头斩杀了一个“刁民,更令民怨沸腾。

每个人都对巡鲁钦差之职避之不及。

帝王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总是默默无言的长子身上。

景澜看向目光灼灼的父皇,跪在殿前,身有松柏之茂,语气铿锵坚定

“父皇,儿臣愿往。

景闰帝柔声关切道“近日身体可好些了?

“回禀父皇,儿臣的咳疾已无大碍。

帝王满意的点点头“朕给你御林军三百,一路护卫你。澜儿,一定要注意安全。

“儿臣定不负父皇嘱托!

带着景闰帝的欣慰与期许,带上我沈家暗卫三百,景澜与我告别后,奔赴了鲁地。

生死成败,在此一举。

我坐在桌案前品茗,身体里的魂魄又开始蹦跶“你以为利用一个书生做局,就能打败景誉哥哥?

“他若是知道了真相,必然会厌恶你。我们俩的赌约,我赢定了!

我将茶水缓缓倒入茶盅后,不紧不慢的开口问她“你可知景澜的生母是陛下最珍爱的发妻?你又可知,陛下本想替皇长子取名为祚,意为承袭祖宗基业之意?

“……怎么可能,那他怎么会默默无闻那么久,又被陛下发配终南山?

她嘀咕着,声音渐渐低下去。

我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用恍若炫耀的语气将一切娓娓道来。

当年皇后有孕,不知是谁做了手脚,竟是难产而亡。

生下的景澜又胎里不足,患上了咳疾。

陛下本想直接封他为太子,替他冲喜祛晦。

可陈阁老请来了高僧了悟大师前来阻拦。

了悟大师说景澜命里有劫,需要取个不惹眼的名字,潜心修习佛法,直至十四岁。

大周历代皇帝都尊崇佛法,所以陛下最终答应了。

景澜在终南山上时,帝王移情于后来出生的景誉,渐渐忘记了当初甚为看重的嫡长子。

而如今刻意遗忘的记忆被景闰帝重新拣起。

在太子景誉身后站着外祖陈阁老,势力愈发庞大时,景澜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那么,你觉得,一个移情的赝品,还能越过正主去?

6

一切不出我的预料。

景澜顺利解决了鲁地的麻烦,又将景誉成功解救,带了回来。

帝王在大朝会上,当着诸位大臣对着太子的心窝就是一脚,丝毫不留情面。

他被幽闭在东宫里,距离废立只是一线之隔。

可我猜到他不会那么坐以待毙。

就在我不遗余力的在朝中替景澜铺路时,景誉终于没有枉费我的苦心,发现了背后之人是我。

他发现了我。

他终于,来找我了。

小厮打扮的景誉混进了沈府里,深情款款的向我表露心意

“歌儿,我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我看到你的不同了。我知道你一直等着我娶你,那么如今你可愿意嫁我?

“你也知道你让我等了很久?

“我用尽我全部力气讨你欢心时,你怎么不说你心悦我?

我甩开他的手,目光冷冷,“你不过是从前享受着欲拒还迎的乐趣和我不求回报的付出,如今知道后悔了而已。

“可我也后悔了,景誉。我要让你知道,我沈骊歌看上谁,谁就能坐上太子之位。我不是非你不可。

他眉头紧蹙,下意识想要发以往一样不耐烦地发脾气,却又生生忍住了“…歌儿,你到底想要我如何?

我勾唇,将自己的美貌利用到极致。

在他心动神摇之际,我绽放出最妍丽的笑容,一字一句“我要你跪在我脚边,求我爱你。

……

良久的沉默后,“扑通一声,他跪在了地上。

“求你……爱我。

景誉这句话一落地,身体里那道不安分的灵魂彻底发了狂“起来啊!景誉哥哥!你到底在做什么!

“起来啊!你为什么要跪这个诡计多端的贱女人!为什么对我的真心视若无睹!

没有理会她的疯癫,我含笑,“我赌赢了哦。

我撂下这句景誉听不懂的话后,转身关上了门。

景誉被皇帝废太子那天,我与景澜在酒楼的包厢里举起了酒樽,碰杯共饮。

“废太子将被囚禁于冷宫,终生不得出。

“你……身体里的那道异世魂魄,还会再出来么?

景澜正与我说着话,却又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问道。

我举起筷子,敲了敲桌面。动作洒脱不羁,不似闺阁女子,更像是个少年郎君“不会了。她赌输了,魂魄都押给了我。

说完这句,我凑上前去,离他不过咫尺之遥

“你不要告诉我,你也要向我表白哦。我可是要做大周第一位女相的,此生我绝不会做后宫里垂盼君恩的娘娘。

盯着我被酒气蒸得酡红的脸,景澜突然害羞的别开脸“…帝王的妻子,与后妃是不同的,我若娶了心爱之人为妻,定会对她一心一意。

可我还没来得及回他的话,变故突生。

一枚冷箭射向我的心脏,我虽及时躲避,却仍旧来不及。

锋利的尖头即便射偏了,也深深扎进了我另一侧的胸口。

“骊歌,别睡,我带你去找太医……

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景澜用手绢捂住我的伤处,满脸的焦灼与恐慌。

“别哭啊……

我努力扬起手想要安抚他,却没能触摸到他的脸颊,下一秒就失去意识,昏死过去。

……

景澜守在我卧榻前三天三夜,衣带不解。

三日后,沈家小姐苏醒了过来。

然而醒来的不是我,而是趁我魂魄虚弱,妄图重新夺回身子的异世孤魂。

重新掌握身体控制权后,女人喜不自禁的坐起身子,却因扯到了伤口,痛呼出声“该死的,我文静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趴在榻前浅眠的景澜闻声抬头,眼里充满欣喜,紧紧握住了眼前素白纤细的手臂

“骊歌,你终于醒了!

缓过神来的文静心神一动。

景澜喜欢沈骊歌,不就是喜欢自己么?

既然她在景誉面前装模做样,自己也可以依样画葫芦。

这样想罢,面带羞怯的文静反握住男子的手“殿下,臣女没事了,您莫担心。

而原本脸上迸发出强烈喜意的景澜突然面色森然,眸光瞬间变冷。

失去了和煦笑容的他紧紧盯住重新苏醒过来的心上人。

在文静的神情愈来愈僵时,景澜猛的一下身体前倾,掐上了她的脖子。

“说,你是谁?

“我?殿下您糊涂了罢,我就是沈骊……啊!

没等她说完,景澜的手指掐得更紧了“本殿没有什么耐心,也别在我面前卖弄你那一文不值的演技!

雪白的脖颈瞬间通红,文静怒目瞪他,艰难的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

“杀了我,沈骊歌…也…没了…

面色十分不虞的景澜听到这句话,强行忍住了杀意,缓缓撤开了手。

床榻上的文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顾不上胸前伤口撕裂,缩到了床角去“景澜,你真是疯子!有娘生没娘养的可怜虫,只会对女人动粗!

这句话算得上戳心窝子,可景澜没有再次动怒,而是站直身子后,睥睨着瑟瑟发抖的女人,像在看一个死物

“骂的好。本殿确实没娘教养。若是骊歌回不来,你不会想知道本殿的手段。

8.

“疯子,真是个疯子!

文静背着叮叮当当的金银细软,一边趁着夜色摸出了沈府,一边骂骂咧咧。

可刚踏出府门,就被人一闷棍打晕了。

重新睁开眼时,她被困在阴暗幽深的地下室里。

四下张望后,她一蹦三尺高。

这是她存放火药的秘密基地!

知道这个地方的,除了她,只有景誉。

文静的眼里突然有了夺目的神采,在空旷的房间里大声呼唤着

“景誉哥哥,是我呀,我回来了,我不是沈骊歌那个贱人!你快放我出去!

话音刚落,自阴暗的无光的角落里走出个人来。

果真是景誉。

他手里把玩着的夜明珠,成了暗室里唯一的光源。

“真是运气好,那一箭居然没能射死你。他慢慢靠近满脸欣喜的沈骊歌,“你鬼话连篇,将我耍得团团转,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是真的,景誉哥哥。文静语气急促,急急的翻着自己的包裹,将里面的一枚珠钗抖出来,举到了他面前,“你瞧,这是我生辰那日,你亲手送给我的发钗,即便是想要逃命,我亦没有忘记带上它!

“我真的不是沈骊歌,我才来这个世界三年,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前段日子身体被那贱人夺回去了,是她帮的景澜对付你!

“你想想,如若不是这样,我怎么会急着逃离景澜的势力范围呢!

景誉习惯性的皱眉,觉得眼前这女人真是疯了。

可偏偏她的话诡异的合理。

从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沈骊歌,确实是眼前这个呆头鹅,哪里有这几个月的风姿绰约。

即便被骗着跪下也没有挽回局面,他也仍旧觉得那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明明那样冷感,可只要一看到她,自己心中就涌起浓浓的征服欲望,浑身的血都热了。

“我相信你说的了。

景誉声音冷冷。

而与之相反,文静欣喜若狂“那你快放我出去呀,咱们一起私奔吧,你之前不是说心悦我吗?

闻言,景誉眼底的鄙夷意味浓郁“心悦你?

“我想要的是三个月就能扭转局势的沈骊歌,而非只是个花架子的你。我要求娶的女子,那样睿智明艳,你与她有什么可比性?你能比得上她半分?

“你不过是我引景澜来此的一个饵罢了。

文静整个人呆愣在原地,受了打击之后,连魂魄都变得不稳定。

潜藏在丹田里许久的我,抓住了这个契机,抓住了她神魂深处最虚弱的地方。

两缕魂魄缠斗许久,最终我将她一脚踹出了体外。

游离在半空中的她终于反应过来之前的种种,狠狠的瞪着我“你从那么久以前就开始布局,你的魂魄没有受损,你是故意的!

我扬唇微笑,赞许的点了点头“还算有几分小聪明。

我要利用的,就是她这份小聪明。

故意激起她的胜负心,达成一个赌约,是第一步棋。

我知道,即便我赢了,她也不会乖乖遵守约定。

赌约只是为了防止她狗急跳墙,损伤我的身体,更是为了拖延时间布局。

故意让她知道景澜在陛下眼中的重要性,让她自以为能够捏到关键,抓住两个优秀的男人。

故意将躯体让给她,是为了一点点戳碎她的美梦。

只有她受刺激后魂魄不稳,我才能有机可乘,彻底夺回我的身体。

虽然步步惊险,可是我赌赢了。

望着如今魂魄离体,慢慢消失在空中的女子,我轻轻施了一礼,向她道谢。

“多谢你来一趟,告诉我世间还有这么多玄妙与新奇。我会将它们发扬光大,而不是用在追男人身上的。

“一路走好。

在她不甘的嘶吼声里,魂魄散成了点点星子,在空中消失不见。

而下一秒,景澜闯了进来。

“你终于来了!

景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迅速点燃了手里的火折子“别过来!我要你立刻在我面前自裁!否则这么多火药一起点燃,我带着你的心上人一起死!

景澜果真停住脚步,没有再靠近。

他鬓发有些凌乱的,急急的望向我。

就在我朝他微微点点头后,他确定了什么,眸光猝然明媚,姿态也变得闲适起来

“二弟,为兄还没有活够。

见他这种时候还一脸镇定,景誉气得咬牙切齿“你以为你是在逛窑子么?还能挑?

“二弟,我不是你。我守身如玉。

一边夸自己,一边拉踩别人,再没有比他更像狐狸的人了。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景誉看看他又看看我,气得额头青筋直冒“你们够了!信不信我立刻炸了这里!

“炸吧。

“炸啊。

我与他一前一后回答完后,景誉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你们……

他低头去掀一块一块的防水布,这才发现满屋子的黑火药全都进了水,潮湿无比,再不能使用。

“戏演够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二弟,兄长就不陪你玩了。景澜弯唇一笑,将早就围困在外的皇家护卫宣了进来。

“废太子私制火药,绑架相府千金,带回去给父皇发落!

“景澜,我凭什么处处不如你,凭什么要做你的替身!景誉将火折子狠狠扔在地上后,瞧着十分崩溃,“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不就呆在那该死的佛寺里!

“因为我动了凡心,佛不允我皈依。

景澜说这话时,眼睛瞧向我。

声音轻柔,恍如情人絮语。

后记

“陛下,臣亲赴京郊,监察守军换防完毕,呈上军制策论,请陛下过目。

手里的策论条理清晰,字体飘俊流畅,可见执笔之人洒脱心性。

景澜看着站在大殿中央的心上人,心里一片柔意“沈相此番辛劳,朕在上清池畔备好了宴席,为你接风洗尘。

然而堂下的明艳女子弯腰屈膝,不紧不慢的开口拒绝

“谢过陛下好意,可臣午后与工部郎大人有约,需要商讨新制农具的推广事宜。

“……骊歌,今日是朕的生辰。

景澜顿了顿,言语间充满恳切。

沈骊歌抬头,语气幽幽“陛下,今年您已经过了三次生辰了……

被她盯得心里发毛,景澜刚想要开口找补些什么时,就听见心上人叹了一口气,声音软而清。

“那么陛下这次,是想许个什么愿望?

只这一句,坐拥天下的帝王脸上的笑意再也藏不住。

而旁边各位大臣眼观鼻,鼻观心,见怪不怪。

在大周,人人都知道皇帝陛下与当朝的女相沈骊歌是一对璧人。

可女相大人决计不肯入后宫,即便帝王允诺废除六宫,只有皇后一人。

景澜登基五年来,群臣也从以死力谏,到放弃挣扎,最后演变成天天看着帝王如何花式追妻。

因为这新帝,有美人他是真不看啊!

至于女相大人,那是当世独一无二的奇女子。

她的手腕他们也早就领教过了。

那文韬武略,丝毫不逊于男儿。

这两人生出来的孩儿,将来必然又是一代明君。

只是可惜,女相大人迟迟不松口。

事情迎来了转机,是在四个月后。

陛下在新年宫宴那日,亲自下场替她跳了一曲彩衣舞,随后单膝跪在了沈骊歌面前,第一百零八次求娶。

群臣捂住眼睛,觉得没眼看的同时,照例悄悄观察着女相的反应。

那眉目精致的红衣姑娘摸上了帝王的脸颊,眸光缱绻温柔,但说出口的还是拒绝

“景澜,我不能嫁给你,我还有许多事情想要完成,我不想困在深宫里。

帝王明显有些失望,但语气仍旧温软“没关系,我会等你的,骊歌。

众位大臣齐齐叹气,对视间眼里写满了然。

哎,看吧,我就知道又会失败。

可下一秒,女子说出的话让年轻的帝王瞬间活了过来般,就像打了天底下最大的胜仗。

“那么陛下,您入赘可好?

……

帝后在相府新婚,天下同贺。

红烛高燃,景澜一身红衣,更衬得他芝兰玉树。

他迫不及待地挑开盖头,被格外艳光逼人的沈骊歌晃了眼睛,呼吸停滞。

“骊歌,我终于娶到你了…

景澜眼角眉梢都是喜意,低头欲吻,却被沈骊歌伸出手指拦住

“等等,我要问你一句话。

“要问什么?景澜勾唇,捉住她的手指放在手心揉捏,满脸宠溺。

沈骊歌歪了歪头,罕见的带上些许女子的娇俏“你到底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少年帝王眉目温柔,并不着急回答。

他仔细的用目光描摹佳人的眉眼,随后捻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拉着凑近了一点,弯腰亲了亲她莹润入玉的脸颊

“骊歌,知道么?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这辈子我做不成和尚了。

“回宫发现你性格大变,你不知道我有多失望。我甚至想过离开大周,再不归朝。

“幸而苍天保佑,你回来了。

望着景澜湿润的眼角,沈骊歌心中颤动,拉着他坐下后,钻进他的怀抱,良久才出声问道

“我让你等了那么久,你可怨我?

吻了吻怀中姑娘的发顶,景澜叹了一口气,语气轻柔坚定

“我知你志向宏大,更知你能力斐然。

“骊歌,别怕。嫁给我绝不是禁锢,我会给你更大的天地。

“我相信。

小说《佛提不皈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佛提不皈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