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沪荒缘全本小说阅读

>

沪荒缘全本小说阅读

溪水缘 著

乔阿葭 乔阿蒹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沪荒缘》,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乔阿蒹乔阿葭,作者“溪水缘”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沪荒缘》记上海蒹葭姊妹 记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故事,乔阿蒹和乔阿葭从上海来到北大荒,历经磨难。 乔阿蒹和乔阿葭,是异父同母的姊妹。乔阿蒹(申美美)出生的那一年,爸爸申大海逃亡台湾的轮船爆炸,都以为他葬身鱼腹。 命运的安排,妈妈带着她在讨饭的路上,认识了某部队炊事员乔大新,次年乔阿葭出生。 呈现了,姊妹俩不同的人生……...

来源:fqxs   主角: 乔阿蒹乔阿葭   更新: 2023-12-18 02: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乔阿蒹乔阿葭是《沪荒缘》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溪水缘”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一大早,乔大新的母亲乔扬氏,就急匆匆来到了治保主任老刁的家,跟他说:“昨天晚上我家里来贼了!吓得两个孩子都不敢上厕所了……”“贼!你……你看见贼了吗?”老刁问道“我没看见,孩子说的:“那个贼跑的可快了,只看见一道黑影……”老刁一听,有经验的他心里就有八九了但是他声色不露,他的老婆刚要插话,却被他打断说:“乔家大嫂……你别着急!吃口饭,我就安排人到你家勘察勘察去,你先回去吧!”乔扬氏走后,老刁的...

沪荒缘第10章 母女相见在线免费阅读

一大早,乔大新的母亲乔扬氏,就急匆匆来到了治保主任老刁的家,跟他说“昨天晚上我家里来贼了!吓得两个孩子都不敢上厕所了……

“贼!你……你看见贼了吗?

老刁问道。

“我没看见,孩子说的“那个贼跑的可快了,只看见一道黑影……

老刁一听,有经验的他心里就有八九了。但是他声色不露,他的老婆刚要插话,却被他打断说“乔家大嫂……你别着急!吃口饭,我就安排人到你家勘察勘察去,你先回去吧!

乔扬氏走后,老刁的老婆看明白了,她说“你明知道,是那个陌生女人搞的鬼,你怎么不让我告诉她呀?

“老婆啊!咱们搞治安工作的,要解决矛盾,不要激化矛盾。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要制造矛盾呀?看来……你还是,油酥子发白短炼呀!

中午的时候,房东妇女向老刁报告说“那个陌生女人还在睡觉,昨天晚上她一定是出去了……

老刁听完没说话,他拿出福尔摩斯先生老侦探的照片说“破案得沉住气,不能看现象,要看案件的连环性,找到为什么要发生这类案件?

老刁的老婆性子急,一看老刁还“跩上了,着急的对房东妇女说“你先把这个情况向老支书汇报……他的意思是抓,还是不抓呀?

房东妇女说 “老支书说了,听老刁的。

“看起来……你们这帮老爷们,没有一个好东西,是不是看人家长得漂亮了?

老刁的老婆生气说道。

“刁嫂子说得对!我估计,老乔家的二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外边沾花惹草,都是他惹的祸。

老刁一听,两个女人唠嗑跑题了,便不客气的对她们两人说“你们两个老娘们闲话少说点吧?该干嘛,干嘛去吧!上次抓了,让人家在局子里坐了半年牢……

薛爱梅足足的睡了一上午觉,是这些天来,她睡眠质量最好的一次。因为她终于看见孩子了。美中不足的是,虽然是天黑没看太清楚,但是她也心满意足了。

她准备离开这里,免得夜长梦多。

在公交车上,薛爱梅听见后排座的两个人正在议论,莲花浜老乔家进贼的事“你听说没……昨天晚上,老乔家闹鬼了?

“什么,闹鬼了?

“吓得乔家两个孩子,都不敢去厕所了!

“有这事?

“一大早,老乔婆子找老刁和老支书去了,他们俩正在想法子抓鬼呢……

薛爱梅听见后,刚开始她觉得好笑,这传话传得太玄乎了,把贼变成鬼了。

可是,当她想到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弄得两个女儿厕所都不敢去了!这让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这颗潮湿的心碎了,痛的她泣不成声……

乔大新在部队十多年的打拼,有过两次立功,终于从炊事员干到了司务长,又从副的干到了后勤科长正营级,可以带家属住进部队大院了。

搬家的那一天,惊动了整个莲花浜,乡亲们都为他升官、乔迁之喜大吃一顿。同时,菱花浜的姑娘小翠也来了。

远远的站在大树底下的薛爱梅,向那儿眺望着。她远远看见了乔美美、乔丽丽俩个女儿和小翠姑娘坐在一起,和谐共处的非常融洽。

这时,乔美美也往这边看过来,也可能是血脉相连的关系吧?她也看见了妈妈。只见她和小翠姑娘说了点什么,便偷偷遛了出来。

母女见了面,免不了大哭一场,乔美美抹着眼泪说“妈妈,为了上户口,我和妹妹都起新名字了……

“什么名字啊?

“我的名字叫乔阿蒹,妹妹名字叫乔阿葭。

“好听……真好听,谁给你们俩起的名字啊?

“爸爸说是你……你不是说,我是在芦苇丛中生的吗?

薛爱梅闻听,眼泪又一次的涌出,她便大哭起来。

“妈妈呀,你不要哭了……好吗?

妈妈强忍着擦了一下眼泪,便流着眼泪笑着说不哭了……妈妈还高兴不过来呢……

乔阿蒹看见妈妈不哭了,她也高兴的说“妈妈你到部队大院找我们,你可以打电话……我们家有电话了?

说着乔阿蒹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妈妈说“这是电话号码。

薛爱梅强忍着泪水说“妈妈不想给你们打电话,只希望每隔一段时间,见你一面……好吗?

乔阿蒹想了想便说 “那……那就订在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吧,学校半天!

妈妈高兴的说“太好了!我记住了……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六……

记得十年前,上海梅雨天的时候,雨下得没完没了。

正如古诗所颂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妈妈哭了一个晚上。申美美一觉醒来见妈妈还在抹眼泪,便问道“妈妈呀?怎么……你又是一夜没睡……

“啊……美美你醒了,妈妈有话想跟你说?

“妈妈呀……干嘛这么严肃啊?

“孩子你快七岁了,应该懂事了。妈妈要出趟远门,你和乔叔叔在家等妈妈回来好吗?

“你出远门,多长时间呀?

“快……很快,就会回来的。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叫他爸爸啊!

“爸爸?乔叔叔是妹妹的爸爸……我爸爸不是死在大海里了么?

“瞎说!从今以后,你乔叔叔……就是你的爸爸了!

妈妈有点发火了。

乔美美似懂非懂和妈妈哭了一个晚上,天亮的时候她睡着了。妈妈看见她睡着了,赶紧准备去学校劳改农场的行囊。

乔大新准时准点把乔美美接走了,薛爱梅望着远去的吉普车,后面冒着黑烟消失在晨曦中。心想,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宝贝女儿了……

十年后,这一幕又一次重演。有人举报,乔阿蒹的爸爸没有死,被渔民们救上了一条鱼船,和几个幸存者一起去了台湾。

这个事件一传开,政府有关部门开始监视反属薛爱梅的行踪,让她天天写交待材料。

紧接着,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住在部队大院的乔阿蒹,也没有被免除国民党残渣余孽后代的罪名,被撵出了部队大院。乔大新也受到了部队降级处分。

从那一天开始,母女又一次的相依为命,俩人背着反属的黑锅,苟延残喘的活着。特别是妈妈,经常被挂上“国民党残渣余孽的大牌子被批斗,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乔阿蒹一天天长大了,严重的家庭历史问题困扰着她的前途。眼前的客观事实,比她想象的还要残酷无情,将让她无法面对。

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啊!所以,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杀!

又是一个风雨交加晚上,这一次妈妈没有哭。

乔阿蒹写完作业,来到了妈妈的身边心领神会“冥然感于中的问道“妈妈呀!你不是有话,想跟我说吗?

“孩子,你已经长大了,马上就要毕业了……因为,你爸爸的问题,让咱家变成了反动派家庭,反属。你在学校连红卫兵都没有入上,妈妈心疼啊!所以,为了不影响你的前途。目前,有两条路需要你选择一、是咱们断决父女、母女关系,你变成孤儿。二、你到孤儿院,脱胎换骨,这样对你的妹妹乔阿葭也有好处……

乔阿蒹听罢,扑在妈妈的怀里号啕大哭。妈妈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的说“哭吧!孩子……恐怕以后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

乔阿蒹不哭了,她做起来,看着妈妈好一阵子才说话“妈妈啊!咱们不能分开呀?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啊!

未完待续 (十)

小说《沪荒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沪荒缘全本小说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