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老公火烧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

>

老公火烧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

叶离 著

叶离 小说推荐 钟叔

小说《老公火烧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离钟叔,也是实力派作者“叶离”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年纪轻轻,却得上了肌肉萎缩的怪病。夜半出现的针头,更换标签的药物。以及睡梦中出现在脖颈处的那双手。......

来源:qwwrkbd   主角: 叶离钟叔   更新: 2024-04-03 22: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老公火烧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是作者““叶离”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叶离钟叔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你居然背着我把药藏起来!你还想怎么样!」被这么一吼,我也来了脾气,「不就是藏个药,至于你这么喊吗?」「它这么苦,我藏起来有什么错?」叶离咬着牙来到我面前,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怒气已经涌上头顶。这对目前的我来讲,绝对是不利的。无奈,我只好耐着性子服软,像他道歉。这才有所缓和了些...

第2章 02

叶离声音掺杂着怒意,眉毛拧起,厉声问道「喻夜!你在干什么!」

4

我心被吓得砰砰乱跳,冷汗顺着额头流淌。

本来凭空出现就已经够可怕了,他这么一吼,我心慌的更加厉害。

他快步走到窗边,花盆被摔了个粉碎。

药片也随着碎片滚落,白黄色在泥土的映衬下格外醒目。

「你居然背着我把药藏起来!你还想怎么样!」

被这么一吼,我也来了脾气,「不就是藏个药,至于你这么喊吗?」

「它这么苦,我藏起来有什么错?」

叶离咬着牙来到我面前,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怒气已经涌上头顶。

这对目前的我来讲,绝对是不利的。

无奈,我只好耐着性子服软,像他道歉。

这才有所缓和了些。

「这么多药,我每天都吃腻了,要不你和医生说说,减少点量,好不好?」

叶离摇头,直接回绝。

「那你告诉我,这些药都是治疗什么的,或者把它们的包装盒拿来,我自己酌情处理删减。」

他表情阴冷,凝视着我,像是高空中盘旋翱翔的鹰,要给敌人致命一击。

「还是说,这包装盒我不应该看到,这药的治疗功效,我也不应该知道?」

胳膊被人狠狠握住,指尖几乎要扣进肩膀缝隙里。

声音几乎咬牙切齿,「喻夜!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在怀疑什么?」

我吃痛,表情扭曲的叫他放开手。

「我看最近就是太安逸了,才会让你胡思乱想。」叶离说着站起身,面容冷峻无情,「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吧!」

砰然一声,门被他关上。

我无力的想爬起,却再次摔倒在地。

这个王八蛋!他要软禁我!

就算他不把那些药给我吃,也可能掺杂在饭菜和清水之中。

我在这里,就是在等死。

必须逃跑才行。

忐忑不安的等待他离开,我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四处张望过后,推着轮椅准备下楼。

别墅门缝中传来微弱的亮光,虚掩着的门像是在对着我招手。

只要出去,我就自由了!

揭发他疼爱妻子的假象,戳穿他所做的一切!

眼看着大门就在眼前,我几乎用尽全身力气。

鼻尖传来清冽的香气,和男人撞了个满怀。

叶离逆着光,皮笑肉不笑的凝视着我。

「你要去哪?嗯?」

他,他不是开车离开了吗,怎么会……

突然想起昨天,他也是用同样的招数骗我,放松我的警惕。

简直是丧心病狂。

我惊呼着推动轮椅连连后退,再次被他像拎小鸡一样,甩到卧室的大床上。

一关就是两天。

无论吃饭还是喝水,都在他的监视当中,掐着我的下巴逼着我咽下去。

「喻夜,你欠我的,迟早都要还回来。」

他眼神阴鹭,眼底翻滚着怒意。

「我从来没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忽然就笑了。

眼底中迸发出杀意,「等你死之前,我自然会告诉你。」

我不寒而栗。

同样的时间里,我沉溺在幸福之中,而枕边人却时刻计划着要杀掉我。

必须得想个计划逃跑才行。

我拨通了钟叔的电话。

叶离果然没有察觉。

钟叔跟了我爸那么多年,早就是我们喻家的人了,他肯定会帮我。

果不其然,趁着叶离上班离开后,钟叔带着我离开。

我来到宾馆,放心的吃着他提供的食物,许久才有了力气。

他心疼的抚摸着我的头。

「你等着,我这就去再给你买点吃的。」

我狂点头,含糊不清的答应。

二十分钟之后,还是不见钟叔的身影。

难不成他出了什么事?

我推着轮椅,将信将疑的来到门边,指尖触碰到手把,一片冰凉。

啪嗒……

光线顺着缝隙灌入,锃亮的皮鞋泛起微光。

「我的好老婆,你自己在这里做什么呢?」

5

怎么又是他?

我紧张到忘记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僵持在原地。

叶离怎么会知道我的行踪,他怎么又……

可下一瞬间,我就有了答案。

钟叔拿着我的身份证件和机票,阴沉的站在他身后。

「对不起了小夜,叔也没有办法,实在是我们叶总给的太多了。」

我情绪激动的就要跳起来,紧接着腿部无力,摔倒在地。

头顶传来两道嚣张的笑声。

我紧咬着牙关,不让眼泪流下来。

不能为我们喻家丢人。

叶离俯下身,用手背敲打着我的脸,声音在屋内格外响亮。

「我要让你亲自看见自己的家产被我吞并,要慢慢的折磨你,生不如死。」

「从现在开始,喻夜已经死亡,直系亲人全部离世,遗产归配偶叶离所有。」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脸上,他挑衅的向我挑眉。

我抚平情绪,让他离我近一些。

对准他耳朵用力咬下去。

叶离失声尖叫,腾的向后方仰过去,我顺势趴在他身上,硬生生的撕下一小块肉。

「你他妈这臭娘们!」抡圆的巴掌扇得耳朵嗡嗡直响。

呸!这股腥味!

他捂住耳朵,脸涌上股不正常的潮红,惨叫连连的开车去医院。

临走前还不忘记交代我,让人将我扔到地下室内。

地下室阴冷潮湿,没有一丝信号。

我坐在轮椅上,看着微弱的日光发呆。

灰尘在空中舞动跳跃着,囫囵着升起,又再次降落。

可我的这双腿,让我无法在站起来了。

我绝望的等待着,直到第三天,叶离才出现。

像是施舍小猫小狗那般,扔给了我袋面包。

没有水,嗓子干涸的像是用刀片划过一般。

他顿时哈哈大笑,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我越狼狈,他越开心。

「嗓子干吗?很难受吧?求我啊,求我我就给你水喝。」

他摇晃着水瓶,不等我祈求,就将水全部倒在了地上。

没有了那些水,嗓子干涩的我几乎要说不出去话。

绝望又愤恨的瞪着他。

「当年,我求我爸的时候,嗓子也是这么干,我看着他亲手将我妈推下楼的那一刻,也是你这么绝望。」

我竟一时语塞。

「要不是你,他们也不会吵架,更不会出人命!」

我?

他暴躁的像头狮子,口水都喷在我脸上。

「我们全家,都是被你害死的!」

6

手机怼在我眼前。

照片上的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离不屑呸了一声,「我们的喻总是大人物,哪里管这些普通老百姓的死活?」

「我爸叫叶家兴,几年前你因为些莫须有的罪名就开了他,导致他回家和我妈吵架,两人起了冲突,发生惨案。」

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我的衣领,摇晃的我眩晕。

「我恨不得你马上死,下地狱和她们忏悔道歉!要不是你乱打女拳,我爸也不会被人陷害!」

紧咬住嘴唇,疼痛感迫使我冷静下来。

当年叶家兴被曝出多次骚扰女同事,微信对话记录赤裸明显,女生心里不堪重负,选择报警。

警察来到公司对他进行调查,证据确凿。

当时还是我保释他出来的。

「这件事证据确凿,公安局应该还有记录,不是我乱猜……」

陡然间天旋地转,他死死的拽着我的头发,疼的我直冒冷汗。

「我爸就是个老实人,别说骚扰,他平时都不和别的阿姨说话,怎么偏偏就给她发微信?」

「你们这帮贱娘们,整天乱喊狗屁女子主义,在网络上打女拳,有被害妄想症。」

叶离在这瞬间说出了对我所有的厌恶,每说一个字,我心就跟着凉一分。

「出车祸救下你,都是我演的一场戏罢了。喻夜,和你相处的每一天,我都觉得恶心。」

原来,他至始至终,都是在演戏。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去派出所查这个案子的案底,证据确凿,我真的没有偏袒任何人。」

叶离猛然站起身,细细的端详着我。

甚至可以说,是打量。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还是更相信我父亲这几十年的人品?」

他眼中的阴狠一闪即逝,指尖轻柔的拂过我的脸颊,落到脖颈处,死死的掐住。

「每个晚上,我都想这样掐死你。」

仅仅几秒的时间,就让我眼前一片发白。

仿佛像是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

心跳猛然加速,我大口的喘着气。

看向他的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恐惧。

叶离早就不是我心中的那个样子了。

「你就在这里呆着吧,看着我接管喻氏集团,看着自己逐渐变成个废人,然后死亡。」

我仓皇的抓住他的手,求他放我走。

我爸离开前,亲手将公司交给我。

我不能让它落入到这种人手中。

「放心,看在咱俩还是夫妻的面子上,我一定会让你死的体面点的。」

叶离狞笑着拍我的脸,扬长离去。

大门砰的关上,激起一片尘埃。

我按照曾经的记忆,摸索着墙壁,走到角落处。

地下室有个通道,能直接通到别墅后院。

小时候,这里就是我的秘密空间。

除了我和我爸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通道外的大门和墙壁浑然一体,常人不刻意寻找,是摸不出来的。

我长舒口气,心里才算是拖底。

养精蓄锐,等待黑夜的到来。

临近黑天,门外也没有任何声音。

我静悄悄的坐在轮椅上,移动到暗门面前,准备爬着离开这里。

咣当……

全身一抖,我惊慌失措的抬眸望向他。

男人脚步缓慢,端着米饭来到我面前。

米饭上方覆盖着几片蔬菜。

将饭扔到我脚边。

「最后一顿饭,吃好点。」

手悬在半空中,我吞了吞口水。

最后一顿?

他看出我的恐慌,俯身捡起饭碗放在我鼻尖处,「小残废,认识我算你倒霉,下辈子识相点,别再管闲事了。」

只见他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整个人也变得愈发的狰狞。

手中弹出个火机,扬起手扔在不远处的破烂家具上。

家具表面的棉布瞬间被点燃,火苗腾空而起,在逼仄的地下室内灼烧着。

滚滚浓烟呛得我睁不开眼睛。

「死吧,死吧!你就是电器走火而死,那些财产全都是我的!咳咳……」

叶离捂住口鼻,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向大门外。

临走前还不忘记反锁地下室的门。

这个狗男人!吞并我的财产,还想杀了我!

他想的美!

我捏了捏已经酸麻到发胀的腿,借着墙壁缓缓向着暗门走去。

这几日没有吃药和打针,腿已经恢复了直觉。

虽然不能回到最开始的健康状态,但也能勉强的走几步。

起码能帮助我逃离这个火场。

我弓着腰,用着最快的速度穿过通道,生怕火星沾染到身上。

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在此刻更是举步维艰,异常困难。

终于,手掌摸到木门。

也是通道的尽头。

拼尽全力,腾空奋力一跃,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叶离已经逃了。

偌大的别墅内,只剩下我自己。

眼前黑暗一片,低血压造成的不适感使我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狼狈的趴在草坪上大喘气。

浓烟呛的眼睛阵阵刺痛,我微眯起双眼,指尖触碰到柔软的手心。

对方将我拖住。

「没事了。」

「现在你安全了。」

7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小夜,你感觉怎么样?」

我定神,微笑着示意让他放心。

钟叔这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那天在宾馆,他和我说叶离对外宣称我已经瘫痪,将公司所有大小事务全部交由他处理。

公司领导层大多数都和我爸有交集,他这么做,有些董事们看不惯。

全部被他辞退。

钟叔一直在等机会。

等待可以见我的机会。

趁着那天,我们制定了个计划。

他举报我,也只是为了让叶离放心。

「这几日我请假,一直在别墅面前守着,生怕自己看不见你,要是你真出的什么闪失,我将来和你爸也没法交代。」

他老泪纵横,心疼的握住我的手。

又看向腿。

我昏迷的这两日,他找来大夫和护工,会帮助我做康复治疗。

不出两周,就会和从前一样。

钟叔听到我被关在地下室,原本和善的面孔消失不见,周身笼罩上一层阴影。

「这个兔崽子,竟然敢这么对你!」他手砸在桌面上,全身气到发抖。

转头询问我有什么计划。

不出意外,他这几日得急着寻找我的尸体,还要忙着召开公司内部会议。

宣布我死亡的事实。

「钟叔,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了。」

他会心一笑。

提前回到公司帮我监视叶离。

我则在这栋房子里安心修养。

这个房子是我的婚前财产,他并不知道这里。

所以我也很放心。

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看着钟叔拿来的公司效益报告。

叶离虽说野心庞大,可它自身的势力并不足。

根本无法支撑起他运转个公司。

效益并不好。

「后天会召开股东大会,宣布你的死讯。到那时所有的员工全部都会到场,这正是你揭穿他的好时机。」

我沉思良久,缓慢的点头。

说着,我翻看叶离的朋友圈。

他在微信里说我在火海中不幸身故,公司事务处理完毕后,会将我隆重厚葬。

亲戚们纷纷在下方留言,劝他节哀。

我玩味的看着手机。

竟然忍不住开始期待,如果他知道我没有死,会是什么反应。

很快,到了开发布会这天。

我揉捏着双腿,脸上藏不住的喜悦。

终于!终于恢复过来了!

我再也不是残废了!

钟叔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余光瞟见他擦干了眼角处的泪。

我心头一阵酸涩,挎住他的胳膊,宛如父女一般,来到公司。

公司内的人来来往往,其中还不乏记者和外企人员。

再加上我戴着墨镜和口罩,根本认不出来我。

我独自坐在角落中。

叶离胸前别着黑色勋章,会议室内气氛严肃安静。

他站在麦克风面前,神色悲戚,说着我们曾经的美好回忆。

「那天的火势太大,我背着她晕倒在楼梯口处,本以为她会和我一起活下来,没想到,我的小喻竟然先比我离开了这个世界……」

说到动情处时,竟然留下了几滴眼泪。

我忍不住抽动着嘴角。

活了这么久,可真是开了眼。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斜对面有个记者腾的站起身,声音透露着坚毅和质问。

「请问叶先生,现在外面传言是你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对此你怎么看?」

8

叶离的身子僵住。

女记者继续喋喋不休,「喻夜女士腿部突发顽疾,现在又死于火海,你难道真不觉得这一切都格外蹊跷吗?」

她这么一说,在坐的众人议论纷纷。

齐刷刷的看着叶离。

悲伤的神情迅速褪去,他眼底涌起股阴狠,「这位不知名的记者,我不知道你这样猜测是何居心,试问公司谁不知道,在喻夜腿不舒服的时候,我尽心尽力的照顾她,生怕有一点闪失。」

他眯起眼,周围的空气也降到了冰点。

「你是哪家的记者?为了营销连自己的底线都没有。如果你继续胡编乱造,那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

啧啧啧,说的可真是妙啊。

我站起身,忍不住摇头拍手。

「叶大情圣这么照顾老婆,让人听着可真是感动啊!」

叶离双眼迷茫,疑惑的注视着我。

下一秒,瞪圆了眼睛。

「想不到吧,我的好老公,我还活着呢!」

口罩和帽子纷纷褪去,就听到同事们的惊呼。

几名记者更是抢占先机,迅速围到我面前。

场面可谓是水泄不通。

「叶离,这件事情需要我来说,还是你亲自和大家解释?」

我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脸色此刻也已经差到了极点。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说了。」

我来到刚才提问的女记者面前,借着她的麦克,说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全场骇然。

「你吞并我的家产,还试图想要放火害死我,要不是我留了一手,恐怕现在早就是孤魂野鬼了。」

叶离张牙舞爪的就要冲过来,被众保安拦住。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钟叔。

「你……好啊,你们都骗我。」

难不成他真的以为,自己那点钱,就能收买钟叔吗?

想的倒是美。

叶离恼羞成怒,抢过麦克风,声音拔高三度,大声喊道「要不是你多管闲事,也不会变成这样,你们这些资本家都是一样的,从来都不会管别人的死活!」

他到现在了,还在执迷不悟,说出这样的话。

我示意钟叔,拿出当年存有的证据。

白纸黑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

他父亲的签名也在上面。

叶离瞳孔放大,喃喃的念叨着,双腿向后退去。

撞到背景板。

「怎么可能呢,难不成你们喻家的势力已经遮到了公安局……」

我心中长叹,只觉得无奈。

有的人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

我也不会再掉进他的自证陷阱里。

当场联系执法人员,将他带走。

擦肩而过的瞬间,叶离狠狠的淬了一口,恰好吐在我的鞋尖上。

「喻夜,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亲手弄死你。」

摊开手心,用力拍打着他的脸。

一如当初在地下室对我的那样。

声音落在他耳处,微弱不可闻,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去死吧!」

9

他身影逐渐远去,我眼神落在鞋尖处。

脏了。

就不该再要了。

面无表情的将鞋子扔进垃圾堆里,赤着脚走到台上。

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心中百感交集。

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要葬身火海了。

那些甜蜜恩爱的场景,也早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消失。

从现在开始,我和叶离正式断绝夫妻关系。

这个公司,还是归我所掌控。

借着这次的发布会,我重新回到职场,将他的心腹和手下全部辞退,重新聘请那些老员工。

整顿公司内部。

用了全部精力,才将公司的财务和经济拉回正轨。

无语的看着手中的这一团烂账。

时隔半个月,一直没有顾得上监狱里的那位冤种。

如今,也是时候该会面了。

我穿着一身大红色长裙,踩着高跟鞋,得意洋洋的来到探监室。

叶离对我做出的种种行为,都属于是杀人未遂。

最少也要判处个五年。

等他出来之后,也要面临行业封杀和找不到工作的风险。

我翘着二郎腿,拿出离婚证书,对着他的方向摇晃。

他表情狰狞,咬牙切齿。

「喻夜,我没想到你心思能缜密到这种程度!当初我就不应该留你条活路,就该掐死你!」

我探过身子,疑问开口,「掐死我,你敢吗?」

后来我才知道,那栋别墅里装满了摄像头。

全是叶离为了监视我设置的。

摄像能监视我。

也能监视他。

「你不杀我,无非是想慢慢折磨我,享受那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快感罢了。」

「你还真是和你那个爹同出一辙,自己犯错不忏悔,反倒是去责怪别人。」

听到我说他父亲,叶离关节咔咔直响。

「你有什么资格,他是我爹,我最懂他!」

是吗?

真是这样吗?

「你爸如果真的是好人,怎么会动不动就骚扰穿短裙的同事?」

「你爸如果真的是好人,又怎么会因为几句口角,将你妈推下楼?不顾对你造成心理阴影?」

叶离喉结滚动,刚才嚣张的气焰瞬时间不见。

无力瘫坐在凳子上。

耷拉着脑袋。

「是我保释他的。」我轻声说道。

他抬起头,眼神中扬起光芒,表情复杂的看我。

「你爸不想让家人知道,所以才会求我去,可谁知道被你妈发现了,她冲到警局,问警察怎么回事。」

叶离的表情越发变得扭曲难看。

「谁让你不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下换我表情扭曲了。

这人怎么无理取闹呢?

「你让我说了?还是你给我说的机会了?」

「我总不能变成鬼托梦告诉你吧?」

怼完了,心情也舒服了不少。

我的时间珍贵又值钱,实在是没必要和他在这浪费。

临近出口时,就听见身后有人叫我。

我回头,叶离眼神中带着期盼和一丝后悔。

「喻夜,是我对不起你,不应该那样对你。」

「你再给我次机会好不好,等我出去之后,肯定会补偿你。」

我噗嗤笑出声。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等你?有那时间还不如照照镜子。」

不屑的打量他一眼。

回到公司。

站在落地窗前,听着八音盒里传来的钢琴曲。

这个八音盒,是恋爱初期他送给我的。

记忆随着音乐回到过去,一帧帧宛如幻灯片般,在眼前闪过。

最后定格到我亲手将他送进监狱那天。

一切止步于此。

至于他说从监狱出来后,想要好好补偿我。

呵,做梦吧。

先保证自己能活下去再说吧。

小说《老公火烧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老公火烧地下室后,他成了前夫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