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资讯›言穗穗徐子绎(被姐姐夺去气运后,小灾星造反了)全本阅读_言穗穗徐子绎最新热门小说

言穗穗徐子绎(被姐姐夺去气运后,小灾星造反了)全本阅读_言穗穗徐子绎最新热门小说

《被姐姐夺去气运后,小灾星造反了》

夏声声

徐子绎 穿越重生 言穗穗

穿越重生小说《被姐姐夺去气运后,小灾星造反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声声”。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男人怔了怔,似乎没想到言穗穗这么小。“是,多谢小姑娘吉言了。我家主母,让我给姑娘送些东西。”男子浑身带着凛然之气,一看便是从战场上混出来的...

来源:常读   主角: 言穗穗徐子绎   时间:2023-01-26 06:23

《被姐姐夺去气运后,小灾星造反了》小说介绍

《被姐姐夺去气运后,小灾星造反了》是作者“夏声声”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言穗穗徐子绎,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祈雨失败的那一刻,所有百姓眼中的光芒都黯淡了“什么福宝,还不是徒有虚名都吐血了……这是上天对她不自量力的惩罚”有百姓暗自骂了一句,但瞥见周围人的神情,又赶紧低头不…

第19章

“言……言穗穗?村长呢喃一句。

像还未回过神来似的。

救了全村性命的恩人,竟是来找穗穗的?

“你是来送红鸡蛋的吗?软软嫩嫩的小奶音响起。小姑娘从哥哥背后冒出个毛茸茸的脑袋,抬起头看向骏马上的男人。

男人怔了怔,似乎没想到言穗穗这么小。

“是,多谢小姑娘吉言了。我家主母,让我给姑娘送些东西。男子浑身带着凛然之气,一看便是从战场上混出来的。

“我是周副将,你可以唤我周叔。周副将一挥手,三辆马车便驮着满满的货物进了门。

周副将从里面掏出个篮子“这是两篮子红鸡蛋。

当真是两个儿子,一大一小。

言朗瞧见马车上刻着小小的谢字,想来那位夫人的夫家姓谢。

“去帮姑娘将马车上的货卸下来。一声令下,便有士兵上前。大概是怕言家遭人嫉恨,直接将言家的大门卸了,马车停进了院内。

谁都不知道马车里是些什么。

“就是这火太大了些……也不知能不能扑灭。周副将暗自叹息,这么大的火,如今哪里还有水救火?

身后的村民们都哭着在救火,在这夜色下,越发显得凄惨。

但总归是幸运的,逃过了最大的一劫。

穗穗却是看了天一眼“很快就该下雨了。

伴随着她的声音,一声轰隆响彻天地。

周副将没听清,只让人往屋里搬东西。

这东西还未搬进屋,便见浩瀚的月色下,乌云汇聚。

风起云涌,转瞬之间便乌云密布。

轰隆隆的雷鸣声络绎不绝。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便见豆大的雨滴从天际落下。

哗啦啦将众人浇了个透心凉。

谁都没发现,言朗面色惊恐,紧抿着薄唇。

妹妹的话,应验了!

一场大雨毫无征兆的来临,村民们宛若癫狂。

“下雨了,下雨了!有救了,房子有救了,农田有救了,咱们有救了啊!

“真的下雨了?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房子的火也熄了,咱们得救了。

呜呜呜,村民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也顾不得下大雨,纷纷跑到雨里跪地痛哭。

言朗脸色苍白,见妹妹身形摇晃,才惊觉妹妹脸色白的吓人。

好似一瞬间被抽空了力量似的。

“穗穗……言朗急忙将妹妹抱在怀里。

却只听得穗穗轻声念叨“接水……

“灌溉农田……流失……

周副将惊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居安思危了?

言朗心头微震,身子都在轻轻地颤抖。

“村长,这场雨来的蹊跷,不如赶紧接点水吧?农田里也该堵上,不让雨水流失了。言朗急忙喊道。

这场雨,谁也不知道会下多久。

村长顿时从狂喜中抽离“好孩子,好样的。

“快来人,去将田里的缺口堵上。把家中所有能储水的都装上!

“这场雨不知道能下多久,赶紧蓄水。

“把所有的蓄水池都堵起来。

村长一声令下,所有村民都忙了起来。

连地窖里的老人孩童都爬了起来,顶着雨抹黑去蓄水。

穗穗趴在哥哥怀里嘴角带着笑,书中,王家村这一夜漫天火光,所有人葬身火海。

她改写了王家村的命运!

此刻耳边不断传来村民的跪地道谢声,源源不断的力量朝着穗穗涌来。

这是信徒的力量。

也是言灵的根本。

她的力量,受之于民,也用之于民。

此生彼涨,生生不息。

周副将送来的东西堆满了言家,林氏泡了两杯清茶,周副将也没嫌弃。

这一入口,才发现竟是带着几分清香,喝完神清目明。

穗穗偷笑,家中的入口之物,她可都是换了的。

“穗穗姑娘,我家主母平安产下两子,因家族有事,明日便要返京。主母特意托属下前来道谢,多谢姑娘金口玉言。姑娘这张嘴啊,比起京城有名的福女还厉害呢。周副将脸上带笑。

“福女?什么福女呀?穗穗脸色好了几分,轻声问道。

周副将笑着道“是有大气运之人呢。

“她还未出生,就被批为身负大气运,是救世之人。出生就备受全京城喜爱,皇室都极其尊敬她。说起来,她今年也还不到四岁,跟穗穗姑娘年纪差不多。

“她周岁生辰那日,陛下游行遇刺昏迷不醒。她被抱到陛下榻前,只喊了声万岁,陛下第二日便醒了。

“她两岁时,朝中遇敌来犯。她说瑞雪兆丰年,结果,那群入侵的蛮子被冻死大半。

“陛下极其宠她,亲封她为郡主。听说,半年前好像还来过一次临安城。临安城,便是此处府城。

“我离京时,还听说她马上要为天下祈雨呢。想来就是今天吧?

周副将皱了皱眉头,难道这场雨就是福女求来的?

林氏听得咋舌“这就是天下的救世主吗?难怪陛下如此宠爱。

周副将点了点头,他没说的是,主母这一胎她就没说准。

离京时,那位姑娘只淡淡瞥了一眼就说主母必死之相。

自那以后,所有人都对主母冷脸,将军生死不知,主母这一胎本就艰难。被这一刺激,差点坚持不到生产。

这才远离京城,来乡下避避风头。

好在,遇到了穗穗姑娘。

让她多了股信念坚持下来,且还真让她说中了。

“谢夫人怎么不多歇息歇息,女子可要坐好月子啊。林氏担忧的问道,她虽未见过那位夫人,但知晓她的相公随太子出征,如今生死未知便极其担忧。

那位夫人还丢了长女,都是女人,林氏自然关切。

“多谢夫人担忧,主母定会照顾好自己身子。她还得护着两位小公子平安长大呢。周副将并未道明原因,太子和将军失踪,朝中人心涌动,他并不想为这小山村带来麻烦。

周副将掏出一块令牌“这是谢家令牌,若姑娘有难,可随时寻求帮助。

“夫人还说,等局势稳定,两位小公子要认您做姑姑呢。周副将看着那软绵绵的小团子不由失笑。

三岁半的小姑姑。

小穗穗立马直起身子“我做姑姑了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