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秋夜漫长

>

秋夜漫长

顾闻璟 著

小说推荐 林云汀 顾闻璟

小说《秋夜漫长》,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顾闻璟林云汀,文章原创作者为“顾闻璟”,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我和顾闻璟订婚前一晚,他高调宣布跟嫩模恋爱。对我放下狠话:“林清野私生活混乱,是个男人都能睡。”后来我结婚典礼上,顾闻璟跑来抢亲跪着求我别嫁。身侧的男人拦住我的腰,“什么东西,也配抢我的女人。”......

来源:qwwrkbd   主角: 顾闻璟林云汀   更新: 2024-04-03 22: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顾闻璟”创作的《秋夜漫长》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不过这样,你就有欲望了。我捂住他的嘴,不叫他继续说下去。只踮脚去亲吻他的唇。沈初霁死死的看着我,眼神好像要把我吃掉...

第二章

7

沈初霁的目光如炬,似乎将我盯出来一个窟窿。

我的脸一下变得燥热难耐。

转身就想跑。

沈初霁却一把将我困在他的怀中,他温热的鼻息在我脖颈满眼,认真的?

他眼里有我,主动帮我打难缠的官司。

还为我爸找了工作。

八年未见,他还是那个他。

只要一出现,我的世界就会变美好的那个他。

旧情复燃这几个字我说不出口,只好点点头。

然后我就被沈初霁一把抱在了大理石台面上。

你干……

沈初霁右手捂住了我的惊呼声。

而后迅速开始解我衣服的扣子,左手顺着我的小腹往上游移。

同时他的腿也没闲着,开始不停地蹭着我的腿。

我的脸一下就变得燥热起来。

沈初霁忽然低低笑一声,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小野,你那个前老男友是不是不行啊。不过这样,你就有欲望了。

我捂住他的嘴,不叫他继续说下去。

只踮脚去亲吻他的唇。

沈初霁死死的看着我,眼神好像要把我吃掉。

这时,沈初霁的电话响了。

我律所打来的。沈初霁的口气有点懊恼,怎么挑这个时候。

我低低的一笑。

他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好像是在在跟我报备,有点工作要处理。

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沈初霁就走了。

8

虽然我知道沈初霁是职业律师,但搜了一下才知道,他原来这么有名!

官司从未败诉。

有一百人以上的律师团队。

名下的秋夜律所响彻全球。

在某站还有九千万的粉丝。

小野,你不要走。那在我提出分手的时候,少年跪下来哭着求我,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摆脱家里的控制。

八年后的他,正在变强大,变耀眼。

正想着他。

微信忽然闪烁。

小野,想我了没。

小野,晚上想跟你睡,想抱抱,想摸摸。

小野……

嗯,怎么说呢。

要多腻,有多腻。

怪甜的。

我喜欢!

紧接着,沈初霁给我截图,我的微信昵称,居然变成了他老婆。

我脸红了红,叫他好好工作。

他回复好的老婆大人,爱你,比心心~

突然,林允汀打来了电话。

不想庸人自扰,于是我直接按了挂断。

但没想到紧接着就是各种陌生号码的短信轰炸过来。

非要做人小三才快乐?贱不贱?

一个被开了的秘书,还蹦跶那么高,垃圾。

劝你赶紧跟我们家小汀道歉认错,不然我们能喷死你哦。

……

谩骂的短信搞得我有点莫名其妙,于是在下一次林允汀打电话的时候我选择了接通。

电话那边是林允汀梨花带雨的声音,对不起,我的手机丢了,有些偏激的粉丝可能会骚扰你。

哦。我应了一声,反正我也准备换号了。

林允汀没想到我这么平静,像被踩到尾巴的老鼠,漏出了真面目。

林清野,你以为你欲情故纵就能让顾总对你回心转意吗?我告诉顾太太的位置注定是我的。

我没再犹豫,直接挂断电话。

等我打开微博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顾闻璟在网上为林允汀打抱不平,官宣两人恋爱关系。

林允汀粉丝拍到我在别墅出没的照片。

全网都在骂我是小三,恬不知耻。

顾闻璟还转发林允汀那条清者自清的微博,为林允汀证明她的清白。

真无趣,没想到顾闻璟为了林允汀能做出这么拙劣的把戏。

正当我准备退出微博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波热搜又起来了。

粉丝过亿的律师行业名博霁心不改霸占别人劳动成果,不要脸。

底下评过千万,都在猜测骂谁。

没想到顾闻璟这个时候忽然跳出来,嚷着要起诉霁心不改。

全网瞬间沸腾。

那条我是小三的热搜,悄咪咪的不见了……

9

我猜测是沈初霁干的。

但我没有证据。

我开心的做了顿晚饭,等爸回来吃饭。

可是没想到,我爸没等来,却等来了顾闻璟。

顾闻璟看着满桌子菜,冷嘲热讽,这么多菜,跟奸夫一起吃?

顾闻璟,现在你有资格管我吗?我觉得他很可笑。

所以就笑了。

我正笑的时候,沈初霁推门而入。

顾闻璟看到沈初霁,一下子怒目凶光,林清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个霁心不改就是他你们肯定早就睡在一起了。你这个贱人!

你他妈再骂她一句,我今天就让你横着出去。沈初霁将我护在他身后。

顾闻璟紧紧握着拳头,想要爆揍沈初霁。

不能事事都靠沈初霁,我跟顾闻璟的事,就该我来了结,我站出来,

我跟沈初霁现在自由恋爱,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不知哪句话点燃了顾闻璟的怒火,顾闻璟抬手就要打我。

沈初霁抓着桌上的饭菜就往顾闻璟头上扣。

两人扭打成一团,场面极其混乱。

我拉住顾闻璟,不让顾闻璟打人。

最后沈初霁占了上风,直接将人打晕了。

我爸回来,看到了满地的狼藉,也听沈初霁说完了始末。

愣了半晌之后,我爸才不可置信地开口,顾总居然要娶小野,可是根本不爱她啊。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

如一根刺扎进了我的眼珠子……

10

把顾闻璟送到医院以后,我预料到顾家人难缠,想支开我爸跟沈初霁。

他们两人却一直坚持跟我在一起。

可等了一晚上,顾家人没来。

我嫌沈初霁满身的饭菜味很难闻,哄他回去洗澡。

这个间隙,顾家人带着林允汀来了。

还带来了一大堆媒体。

那些人开始威逼利诱、让我承认是小三,贪图顾家钱财。

原本我还能清晰辩驳,直到有人挖掘我爸黑历史,要曝光我爸是赌鬼。

无论我爸怎么解释他已经戒赌,可在场的人却置若罔闻。

我爸惊慌失措,因为害怕浑身战栗。

曾经我爸被逼成抑郁症,我怕旧疾复发,被他们拿住软肋,我只能低头认错。

顾家人心满意足拿到资料,带着林允汀潇洒离开。

我也带着我爸散场。

却不料转身看到头上缠着纱布的顾闻璟。

离开沈初霁,你这些烂事,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顾闻璟看我的眼神就像在施舍。

当年被他施舍,换来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人生接受一次施舍就够了。

多了,只会被人看更加低贱。

我扶着我爸往医院外面走。

我爸像个小孩一样抹眼泪。

问我怎么办,说他拖累了我。

当年我的确有过这种消极想法,可是现在都化作云烟了。

现在我能拥有的,只有我爸爸了。

11

回了老房子,我爸把所有打零工挣的积蓄都给了我。

算了算。

有足足十万。

我把其中八万一分为二,平分给顾闻璟和沈初霁两人医药费。

然后剩下的留作路费跟生活费,离开了这个城市。

我爸起初不愿意跟我走,怕他会成为我的负担。

但凭我现在的实力,养活两人已是绰绰有余。

从上京到汴城,用了短短一个周,我就适应了。

房租一千一个月,出门靠共享单车和交通工具,做点小本生意,日子不要太逍遥。

除了会想想沈初霁。

但我根本不敢给他发信息。

只敢偷偷看他的朋友圈。

我走的第一天,他的朋友圈回来呀。

我走第二天,他的朋友圈快回来呀。

……

每天一条,每天多个快字。

在第28个快字的时候,我接到一个大单子。

对方是做出口贸易的食品集团。

一周后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但翻译却迟迟定不下来。

他们托人介绍,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了我。

这个机会对我至关重要,如果我能顺利拿到这个翻译的机会,就能一雪前耻。

证明我并非网上说的小三,也并非贪图顾家钱财。

晚上,我奋笔疾书埋头苦读,钻研各种难啃的专业名词。

白天下班,我就到咖啡馆点一杯咖啡,坐在角落里不断模拟有可能发生的各种场景对话,力争各个环节完美。

一个人头脑风暴有限,不如我帮你呗。对面的位置忽然有个人坐下。

那好听的声音……

我忍不住抬起头。

看到了妖孽脸。

是沈初霁。

你可真没良心,说好帮我治病,结果跑到这里来了。沈初霁嘴上虽然说我,但看到我的欣喜却洋溢着满脸。

我没矫情,也没多余的解释,将资料给他。

有了沈初霁的加入,发布会完美谢幕。

我一战成名。

OFFER不断。

我的翻译公司,也陆续接到了大单子。

晚上庆功宴,老板酒后三旬,才跟我透漏,他是沈初霁的大舅。

让我给沈初霁一个机会。

毕竟沈初霁从十九岁之后,就没找过女人。

还说当年我跟沈初霁分手之后,沈初霁回来找过我,但被顾家人阻拦。

顾家那时候比沈家大多了,沈家都得低一头。

怪不得沈初霁要骂顾闻璟呢。

三分钟都算轻的。

应该骂三个世纪。

沈初霁!我扭头看着烂醉如泥的沈初霁。

沈初霁朝我张开怀抱,还撒娇,要抱抱。

12

在我爸跟沈初霁大舅的怂恿下,我把沈初霁挪到了我的床上。

人才躺下,他就抱着我不撒手。

我搬也搬不开,索性就躺在了他的身边。

被沈初霁抱着,我什么也干不了,索性久违的开始网上冲浪。

我开始查沈初霁的近况。

发现他跟顾氏集团打我的名誉案。

打被告是林允汀的权色敲诈勒索案。

前者让顾氏集团的顾家大跳水,后者让林允汀名誉扫地。

林允汀如今已经成了过气网红,直播卖情趣用品,被各种看直播的男人骚扰调戏。

而顾氏集团经济岌岌可危,四处融资。

最终沈氏集团以低价抄底,以3000万强势接盘顾氏集团。

霁心不改的微博当日发了一条动态好耶。

至今网上还闹的沸沸扬扬,说我根本不可能给顾闻璟做三,毕竟我有颜值有内涵有学识,能嫁顾闻璟都是顾家烧高香。

内涵学识这几个字,最早得从霁心不改的微博上算起。

我还从霁心不改的微博上,翻到了只言片语。

八年前,我不小心没了你。

现在老天爷把你送回我身边,我怎能丢弃这恩赐。

无数次梦回弄堂38号,希望十九岁的秋夜漫长,不要到天明。

这次你又走了,不过没关系,我还是能把你找回来。

……

视线逐渐模糊,直至看不清手机上的字。

我低声哭泣,你怎么才来找我啊。

别动。沈初霁突然开了口,我难受。

怎么了,要吐吗?我赶紧转过身,去看他的脸色。

这一动,叫我发现他的秘密。

那个小帐篷,撑起了被子的一片天。

这么精神,怎么可能有病呢!

沈初霁!我生气了。

沈初霁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有反应不代表进去还能有反应,进去有反应,也不代表一直有反应。

我怎么忘记了,沈初霁是大律师。

最擅长诡辩的。

他抱着我,轻轻的亲吻我,不许离开我了,家里人,我能摆平的。那些所有烦你的事儿,我也能摆平的。

如今的沈初霁强大专情,我没有理由不信他。

我用亲吻对他回应。

换来他更深的缠绵。

外面下起了小雪,可我却热的要命。

不能做。他充满欲望的语气里,还带了十分的凝重,酒后不能做,不能给你留个酒后乱性的把柄。

噗……

我笑的前仰后合。

律师到底是律师,这种时候都能逻辑严谨。

13

不过沈初霁酒醒后,也没跟我做他念了一晚上的事儿。

因为他急的火烧火燎,要将我带回沈家。

沈妈妈亦如当年美丽,对我不再有恶意。

现如今,沈初霁除了名下的律所之外,还用沈妈妈的名义各处投资,资产已经过亿。

如今的沈家,早就是沈初霁说了算了。

大街上,沈初霁肆无忌惮的拉着我的手,仿佛要将我们的关系宣告全天下。

下个月就得结婚了。沈初霁攥住我的手亲了又亲,要不然老是打光棍,兄弟们得笑话死我。

那……我抿了抿唇,你会终止我的事业吗?

沈初霁有些不解,你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终止它干嘛?

我松了一口气。

还好。

他与那个人完全不同。

不会将我捆绑,我依旧是自由的。

像是察觉到我的小情绪,沈初霁忽然搂住了我,不但不终止,还得追投资,我得叫你知道,你靠着你自己就可以做大做强。

14

在我回汴城的第四天,沈氏集团旗下金融公司的第一笔投资款就进入了公司账户。

不多不少,整整3000w。

这时,沈初霁正在为手头的案子奔波。

我也遇到了棘手的客户,为此焦头烂额。

只有晚上下班之后,我们才能抱着电话亲热。

在我再三周旋之下,客户才答应与我见面详谈。

地点定在了上京的一家餐厅。

3个小时之后,我准时到达约定的地点。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顾闻璟。

几月没见的顾闻璟,眼底一片淤青。

俨然很久没睡上好觉了。

顾闻璟也没想到会看见我。

他忽然逼近,拽着我就要亲我。

放开我。我怒斥,不然我就报警了。

顾闻璟咆哮,人尽可夫的贱人,跟别人睡都可以,我亲一下怎么了?

闻璟,别嘴硬了行吗?难缠的客户终于开了口,你明明没她就活不下去。

闭嘴!顾闻璟转头吼了我的客户。

来龙去脉我已经清楚,过程都不重要。

我正想找个借口离开,就听见顾闻璟开口,沈氏集团的融资都能拿到手,你被人睡了多少次?

他欺人太甚,我抬起手就想扇他。

但没想到有个人冲了进来,将顾闻璟很很打趴在地。

你真他妈是个畜生。

抢了我的宝贝,你拿来当垃圾,你怎么不去死!

沈初霁的拳头一下一下落在顾闻璟的脸上。

这么多年,我从不舍得叫她难过,你怎么敢!

一句话,叫我成功破防。

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初霁,我们走吧。我上前拉住了沈初霁,这种人,不值得我们生气。

顾闻璟面有不甘,她被你爸上过,你也愿意?

你妈的。沈初霁抬腿就要踹人。

沈初霁出现的太巧合了,我很难不怀疑有诈。

我赶紧挡在顾闻璟面前,四周一定有针孔监控,不要被激怒,他们很善于剪辑视频,然后发到网上让人围攻你。

沈初霁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我拼命阻拦下,顾闻璟才勉强没被打成重伤。

那个客户全程没阻拦。

也不敢阻拦。

因为沈家涉及产业链太多,随便一条线断掉,都能让我这个优质客户赔的倾家荡产。

沈初霁冷冷看着被打昏的人,紧紧拥着我,以后我疼你,一直疼。

出于不落人把柄,我坚持要送顾闻璟去医院,沈初霁不放心,就跟在我身边。

路上,顾闻璟醒了。

他满脸的落寞,也有恨意。

我要你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被人睡过。顾闻璟还在纠结这个。

而我已经风轻云淡了,下个月我要跟初霁结婚了。

顾闻璟忽然认真起来,不会再有第二个林允汀了。

顾闻璟,你是出于什么立场说这些话呢?我忽然有点好奇,是发现没我公司很难运转,还是没人24小时任你差遣不太习惯?

顾闻璟看着我,久久才道,如果我说我爱你……

我忽然笑了起来,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顾闻璟又气晕了过去。

15

将顾闻璟送到医院之后,为了防止顾家人找麻烦,沈初霁直接不装了,以沈氏集团掌舵人的身份给顾爸爸去了电话。

顾爸爸一改之前傲慢姿态,痛骂顾闻璟不懂事。

还祝我们百年好合。

晚上,沈初霁将我带到他的别墅。

我才进门,沈初霁就将我抱在了沙发上。

那急切的吻,密密麻麻落了下来。

我的病,只能你来治。沈初霁握着我的手,带我领略他每一寸肌肤。

迫切的昂扬,激烈的缠绵。

窗外又下起了雪。

沈初霁又将我抵在窗台,细细描绘我的轮廓。

小野,小野。情到深处,沈初霁动情唤我。

我亦深情回应。

天亮了。

沈初霁睡的很香。

我也前所未有的踏实。

网络上风平浪静。

一个月后,沈初霁为我举办了一个隆重的婚礼。

婚礼全球同步直播。

我爸把我亲手交给沈初霁。

一众富家公子哥过来喊我大嫂。

说苦等十年,终于等到我们修成正果。

我这才知道,那一年的体验乡下结束后,沈初霁就将我告诉了他所有的好哥们。

自始至终,他都没想藏着掖着。

只是没想到,我离开的太快,他来不及把我告诉全世界。

宾客席中,有人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神色沧桑,面容发白。

好像生了一场大病。

小野,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发现我在看他,他唇齿颤抖的开了口。

沈初霁的发小看到顾闻璟,纷纷将他围住,甚至有人拽着他的衣领要将他拖出去。

顾闻璟在人群中摇摇欲晃,看起来弱不禁风。

他怎会变成这样?

他又为什么会来到我们的婚礼现场?

不待我问沈初霁,沈初霁就跟我解释道,喝酒喝的呗,活该。

是活该。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拉着沈初霁要去婚礼台。

顾闻璟忽然在我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了来。

小野,不要走。顾闻璟突然像个小孩一样放声大哭,没有你我不行,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晚了啊。

太晚了。

可怜兮兮的顾闻璟已经让我生不出半分同情。

这次换我居高临下看着他,我老公让你来参加婚礼,是让你看我过的多幸福,你别会错了意。

顾闻璟痛哭流涕,完全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最后被赶来的顾妈妈哄劝着离开。

他背影落寞,走路蹒跚。

似是瞬间苍老。

沈初霁也看到了。

他还补刀,活该,死活该!

沈小心眼儿。我恰了恰他的腰,这下放心了?他这么卖惨,我都对他没好话。

沈初霁抱着我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圈。

周围的人起哄叫好,道喜声一片又一片。

他拉着我往婚礼台上跑。

沈爸爸沈妈妈看我的眼神像看着自家闺女。

我知道,属于我的幸福已经来临。

两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女儿,沈初霁为她取名叫做念秋。

念念不忘那年的秋天。

我为女儿取了个小名,叫小夜。

那年秋天的那个夜晚,也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感谢上天眷顾,让我不但有美好的回忆,还让我重新拥有了沈初霁。

小说《秋夜漫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秋夜漫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