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三元道医

>

三元道医

葫芦散人 著

孟孙无庸 葫芦散人 都市小说

火爆新书《三元道医》是由网络作者“葫芦散人”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上午时分,无庸从坐忘定息中醒来。身具玄眼,可穿墙过户,洞悉方圆数丈之内一切事物。在一些修行门派中,也称为第三只眼,能打开玄眼者,世间并不多见。无庸自八岁起,玄眼已开,平时多用查看病因和疑难之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孟孙无庸葫芦散人   更新: 2022-12-04 21: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三元道医》,由网络作家“葫芦散人”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孟孙无庸葫芦散人,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情海洒下爱与恨,从此钓出是与非……》无庸解了柳红小姑娘的蛊毒,却勾起了姑娘柳青的伤心过往这柳青柳红姑侄两人,本是湘西三苗之人,柳青也是三苗大山深处走出来的一代蛊女当年柳青是三苗之地培养出来的出色才女,医武又修,毕业于湘西大学本来毕业后准备造福家乡,没想到苗疆村寨发生了传承争斗竹林深处一场大火,让她失去了亲人,只侥幸逃出来她和侄女柳红这对姑侄两人,自身本是苗疆的蛊女传承,各自身上都有七情......

第7章 小蛊女上门挑战

《江湖不只是打打杀杀,更多的是人情世故……》

昨晚给柳青解除蛊虫,又帮她疏通受损的经脉,耗去了无庸大量真气。一晚上,无庸都在坐忘定息中调整。

虽已步入三元境界的最高天元境,也要时刻保持圆满的真气。只有充足的三元真气,方能轻松施展三元针法;正是师父三才道人的嘱咐。

上午时分,无庸从坐忘定息中醒来。身具玄眼,可穿墙过户,洞悉方圆数丈之内一切事物。在一些修行门派中,也称为第三只眼,能打开玄眼者,世间并不多见。

无庸自八岁起,玄眼已开,平时多用查看病因和疑难之事。动用此眼,也要耗费他些许的精神力。

今日玄眼内识之中,传来阵阵不安,让他已经觉察到将要发生之事。

用玄眼查看得知,三元堂中,来了两位身穿苗族服装的一老一少。

一位年迈苍苍的婆婆,身着暗紫色苗装,手中一根紫竹拐杖;在其身边,站立一手拿青竹竿,圆形娃娃脸的红装少女紧紧跟随。

无庸收起玄眼,心想,来得还挺快。起身,下楼向院中走去。

刚下到院中,看到前方柳青柳红,带着一老一少和众人迎面走来。

“小师叔,老姑婆找你来了!姑姑,让你躲起来!”柳红跑过来拉住他。

“你个瓜娃子,敢解我们苗疆蛊虫之毒,姑奶奶要你小命!“

一口湘西方言的红衣少女,抖手甩出一物,直奔无庸而来!

无庸也不答话,伸手接住红衣少女发来的“暗嚣”,顺手扔在了地上。

“啊!你个鬼儿子,敢摔我小黄!”说着,迎面立掌直击无庸面门。

被无庸扔在地上的是一条半尺长的黄色蜈蚣,也是这个苗疆红衣少女喂养的蛊虫,被她称为小黄。她本以为,用此可以毒伤无庸,没料到被无庸随手摔在了地上。

看似很随意的一扔,这条毒虫已被摔了个半死,无庸也没打算摔死它。就无庸这手功夫,想摔死一条毒虫,还用得着下力吗?

不仅空手接苗疆毒虫,还能任意处置不被毒虫所伤。单凭这一下,已经震撼了那个苗疆老巫婆。

红衣少女紧咬牙关,双掌带着风声,照准无庸上三路快速攻击。

手下毫不留情,每掌都直击无庸要命之处。看得众人提心吊胆,心想,这苗族女孩当真狠毒。

红衣少女的掌法,倒激起了无庸的好奇。原来这女孩使用的掌法,和他们三元门的掌法类似,形同三元掌法的人元掌。

这套掌法至罡至强,五形五式,可攻可守。人元掌法练成五形合一,可达暗劲层次。看这少女的身手,应该已经达到了暗劲。

眼前这个红衣少女使用的这套掌法,大体和三元掌法的人元掌法相同,好似还有改变。快猛中不乏狠辣之手,有些过于注重攻击。

无庸单手背后,风轻云淡,像是看着姑娘一个人在练掌,身法游龙戏凤,巧妙躲闪,毫不还手。

观看的众人看到场上这一幕,惊叹红衣少女出手如此狠辣,招招要命!也更佩服无庸,始终面带微笑。

窦汉和窦叶祖孙两人,更是目不转晴盯着场上的打斗,“叶儿,这红衣姑娘的功夫可不比你差,这套掌法已被她练出暗劲,罡风劲烈,一般人可不是她的对手!”

窦叶小姑娘前几日和无庸的一战,对她打击不小;原本在辽东同龄人中少有对手的她,也失去了傲慢之心!

今天看到和她年龄相仿苗衣少女的功夫,更是让她感觉到了人外有外,山外有山。

“我孙女月儿的功夫,何止眼前这一点,这还不够看!”苗疆老巫婆看看周围众人,又睽了柳青一眼。

“小姑娘,使出你背后的打狗棍吧!你这掌法练的太稀松平常了!”无庸看着红衣少女!

“姑奶奶的那不是打狗棍,是青竹杖!就让你尝尝厉害,你个瓜娃子!“

红衣少女伸手拽出背后三尺长的一根青色竹竿!

“都一样,这破竹竿又伤不了人!只能用来打狗!”无庸面带笑容。

“你个鬼儿子,气死姑奶奶了,要你的小命!”红衣少女,双手持青竹杖快速使出了要命的打法。

单劈、上挑、拦腰、击头,横推,只见姑娘一招紧跟一招,一招快似一招,这青竹竿在姑娘手里,就像一条活蛇,上下翻飞,灵活自如。

场外观看的众人,开始替无庸担心,这要是被打上一竿,受伤着实不会轻了!

看着大家担心的表情,尤其是柳青柳红姑侄两人,眉头紧皱,很为无庸担心。

柳青深知,今天若是无庸输了,她们姑侄两人就会被带回苗疆,心中很是不安。

“柳老板,不用为我师弟担心,老朽虽不精通武学,倒也知道我这个小师弟的能耐,放心观看!”孔慈老先生,始终面带微笑,一点也不紧张,看看不安的柳青。

“你这小师弟,功夫到底是何等境界,我看这苗族小姑娘可不好惹!小小年纪,功夫已达暗劲深层,少见呢!”窦汉老先生身为武学大师,也没看出无庸的武学造诣程度。

“小姑娘,把你打狗棍中的小蛇放出来吧!你这小竹棒,还差火候,回去再好好练吧!”无庸此时,已把红衣少女逼的满脸大汗,手上动作也慢了下来。

“瓜娃子,你也是个小屁孩,就让你尝尝蛇毒的厉害!”

小姑娘左手持竹竿对准无庸面门,右手立掌猛震竹竿中间部分。

瞬间,一团青雾扑向无庸面门。“叫你个瓜娃子狂!”

“快躲!那雾有毒!雾中有毒蛇!”柳青大喊。

“哼!躲?向哪躲?他当我们苗疆的蛊毒之雾是摆设!”老巫婆怪笑。

苗疆蛊虫固然可怕,比蛊虫更可怕的却是这毒雾!

这毒雾是喂养本命毒虫,长久用元气滋养才能生成!只有巫婆亲传,历经多年才能练成!

身为蛊女的柳青,深知其厉害,她都没有练成这毒雾。今天看到堂妹柳月,居然练成了蛊毒之雾。心中一凉,知道今天无庸是难躲此毒了!

“哈哈哈!一团臭气,加上这一条小青蛇!还能吓住我了!“无庸一手抓住姑娘的青竹竿,一手捏住小青蛇的七寸!

“他怎么会没事?他怎么不怕毒?那可是七步蛇!“老巫婆大声惊叫。

他们怎会知道?眼前的无庸自幼被三才道人,用中药汤淬体,早已是百毒不侵之体。更何况,他身怀克毒之物。鬼门毒医裘老怪都伤不了他,何况这小小的毒虫。

“松手吧!小姑娘,江湖不只是打打杀杀,更多的是人情世故……“

无庸一用力!姑娘还真听话,松开了手中的青竹竿!她不听话也不行,再不松手,连人也要被拽过去了!

“去你的小青蛇!下次再见你用来害人!给你烤了吃了!”说完无庸随手一扔,这条青蛇被摔晕在了远处的地上。

“啊!我的小宝贝!还我的宝贝!我给你拼了!”红衣女孩,大叫着直扑无庸。

“红儿,接着,这青竹竿当烧火棍不错!”无庸把手中的青竹竿扔给了远处的柳红。

场上红衣少女,像疯了一样,手脚并用!也不管什么招式,能用的她都用上了,完全是和无庸在拼命!

“月儿,回来吧!你不是他的对手!”老巫婆向场中喊道!

姑娘也不接话,更不停手,只管拼命!这还怎么打,也就是无庸不愿伤她!

“拼命也要拼命的资本!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人元五形掌!”

无庸爽朗之声略带嘲笑之意!

“单劈金势力要沉;

上挑水势气要跟;

风劲拦腰势要狠;

当头炮击掩其门;

横推横进须稳准;

五行合一化整劲;

定是阎王要你魂!“

无庸边说边耍姑娘,这红衣少女被无庸在手中来回旋转,不时还把她抛向空中,完全把姑娘当成了一个玩物,随心玩弄。

此时的红衣少女,已经完全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被无庸很随意的来回摆弄,已耍得晕头转向,可又无力脱手!

“无庸,别伤她性命!”柳青大声向无庸喊道。

“接着!”无庸左手臂随意向外一撇,姑娘被当作玩物一样,抛向场外,一屁股结实的摔在柳红近前。

“哎呦!我的屁股!“无庸根本就没打算伤她,只用了二分力,把她扔了出去,也算给她个教训。

“娃娃,老身来领教你的五行掌!“

苗疆老巫婆一个急行步,纵身来到无庸近前,伸手迎门三不过,双手数掌直击无庸面门要害!

无庸也不搭话,两人抽招换式,斗在了一起。

《三元道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