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她的白玫瑰

>

她的白玫瑰

宋执 著

京圈 宋执 小说推荐

小说《她的白玫瑰》,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宋执京圈,是著名作者“宋执”打造的,故事梗概:大家都知道京圈太子爷宋执身边养个了大明星金丝雀,也知道这位金丝雀爱他入骨,卑微至极。可众人也皆知,金丝雀只是太子爷心爱之人的替身,迟早有一天要被踹下台。然而后来一张照片登上热搜,众人才恍然明白。原来替身另有其人。......

来源:qwwrkbd   主角: 宋执京圈   更新: 2024-04-03 2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宋执京圈出自小说推荐《她的白玫瑰》,作者“宋执”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我陪在宋执身边三年了,可整整三年他都不允许我踏足他的领域,就连有一次我扶着喝醉酒的他想要送他回别墅也被他暴怒的指责,大声让我滚。如今阮宁一回来他就迫不及待的带她回去了。我突然有些恍惚,这些年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很长时间我都没有再见到宋执。我本以为阮宁回来他应该会迫不及待的来跟我说分手,可他也没来...

第2章

《破镜》女主突然换成了阮宁,而我也因为她的要求成了女二,理由只是想要让我在剧组多提点提点她。

我心中抗拒,可宋执却不容反驳的替我答应了下来。

换角的风波刚冲上热搜,紧随其后的就是狗仔拍到了阮宁被宋执抱着走进宋家别墅的画面。

这样惊天动地的消息很快掀起了轩然大波,霸占各大头条热搜榜第一。

宋执白月光回国#

沈依宁被抛弃#

无数关于三人的热搜词条疯狂刷屏,也将这三年以来尘封的回忆再次挖了出来。

所有人都开始嘲笑我只不过是宋执包养的替身,这些年的资源都是人家用钱砸出来的,如今正主回来,我这个替身当然要给人家让位。

我的粉丝在下面替我说话,但很快也都被淹没在漫天黑粉中。

所有人都忘了我其实也是从跑龙套做起,每一部作品都倾尽了我的心血,我努力钻研剧本提升演技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可阮宁一回来,似乎我得到的这一切都是捡的她的。

看着宋执抱着阮宁走进别墅的那张照片,我自嘲的勾了勾唇。

我陪在宋执身边三年了,可整整三年他都不允许我踏足他的领域,就连有一次我扶着喝醉酒的他想要送他回别墅也被他暴怒的指责,大声让我滚。

如今阮宁一回来他就迫不及待的带她回去了。

我突然有些恍惚,这些年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很长时间我都没有再见到宋执。

我本以为阮宁回来他应该会迫不及待的来跟我说分手,可他也没来。

后来我才想明白,或许只是我单方面的以为我和他在交往吧,所以根本没必要来同我说结束。

直到进组的时候我才再次见到宋执……和阮宁。

宋执变了。

他原本乌黑茂密的黑发染成了银白色,右边耳朵上也戴上了一枚白色的耳钉。

我唇边的笑容凝固,身侧的手都开始颤抖。

不像了,一点都不像了……

看着突然转变的宋执,我的思绪有些混乱,以至于拍戏拉小提琴的时候连错了几个音。

阮宁这个时候突然站出来,笑眯眯的说她来教我,可在她接过我手中小提琴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被琴弓划伤了手,鲜血瞬间涌出,疼的她惊呼起来。

我突然被人用力推到了地上,一只手用力撑在了弦上,掌心尖锐的疼痛让我终于回神。

「沈依宁,你简直该死!」

宋执抱起受伤的阮宁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随即转身迅速离开。

「啊,依宁姐,你的手!」

旁边有人惊呼,我后知后觉回过头,这才发现左手已经血肉模糊,眼前只有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我突然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助理带我去了医院处理伤口,刚好遇到已经包扎好伤口出来的阮宁和宋执。

在看到我的那一刻,阮宁眼中怯生生的低下了头。

「对不起沈学姐,刚才是我自己不小心,还害的你受伤了,不过宋哥哥也是因为太担心我才推了你一下,你原谅他好不好?」

「宁宁,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道歉?」

宋执心疼的将她护在身后,看向我的眼神满是厌憎。

「我早就料到你心中嫉恨宁宁要了你的角色肯定要为难她,所以才特地来守着,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毒」

「你明知道她的手是拉小提琴的,却故意划伤她的手,沈依宁,你真让我恶心!」

「宋爷!」旁边的助理看不下去了,扶着我还在不断流血的那只手给他看,「依宁才是你的女朋友,她伤成这样你不管不问就算了,竟然还来指责她?」

「而且先前分明是阮宁自己不小心划伤的手,顶多也就一根手指受了伤,那点伤口再来晚点怕是自己都要愈合了!」

宋执脸色阴沉,咬紧牙关。

「她这样难道不是她活该吗?她就是靠脸吃饭罢了,别说只是受点伤,就算是这只手断了又能怎么样!」

小助理气坏了,还想为我辩驳两句,却被我突然打断。

「宋执,我们分手吧。」

空气寂静了几秒,随后宋执突然冷笑出声。

「分手?好啊沈依宁,滚了就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以后也别像一条狗一样跪着来求我!」

看着面前这个一头银发,还打了耳钉的男人,我的心再也激不起一点波澜,转身便走。

当天包扎好伤口后我就辞演了这部剧,赔了相应的违约金买了机票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或许是这几年太累了,我打算给自己放个长假,不再去关注其他事。

可就算我不关注,圈内好友还是会时不时给我发消息。

无非就是阮宁和宋执的关系越来越好,宋执甚至每天都会接送她上下班,也不允许导演让阮宁拍戏到太晚,下水吃苦的戏通通让替身代劳,甚至随意缩减戏份。

久而久之,剧组内怨气冲天。

很快报应就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将上次两人因为小提琴受伤的视频发到了网上。

从那个角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我有些出神,根本没有用琴弓划伤阮宁的手。

而是阮宁自己故意伸手划到琴弓上的!

阮宁学了这么多年小提琴,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拿琴弓,所以这一切都是她故意为之!

看到这个视频的网友已经在网上闹翻了天,铺天盖地的谩骂声朝宋执和阮宁涌去。

渣男!小三!白莲花!

当初那些骂我替身的人已经倒戈,甚至在下面说希望我快点回去拍戏,洗洗她们被污染的眼睛。

我关上手机不再多看。

当天晚上我第一次收到了宋执主动发来的消息。

「在哪儿?」

我没回,又过了半个小时,那边的人似乎已经开始暴躁了。

「沈依宁,我劝你适可而止,再作信不信我让你失去所有!」

我很清楚他话中的威胁。

宋执是京圈太子爷,身份尊贵,谁都要巴结着哄着,只要他想,我这么多年的努力都可以付之东流。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还愿意看在他那张脸的份上再哄哄他,可如今他也没有让我继续下去的理由了。

我依旧没有回他,只是给了他拉黑删除一条龙服务。

第二天起来我给自己做了牛排,盘中习惯性摆上雕刻成笑脸的胡萝卜笑脸。

然而我一边吃却一边落泪。

其实我最不喜欢吃胡萝卜了,可是曾经有一个人总爱摸摸我的头哄着让我不要挑食。

「宁宁,胡萝卜补充维生素A,对眼睛很好,你多吃点」

「可是真的很难吃嘛~」我仰着头嘟嘴撒娇。

面前身穿白色毛衣的男人脸上勾起无奈又宠溺的笑。

「好好好,你如果实在不愿意那就少吃一点好不好?就……三片?」

「两片」我跟他讨价还价。

最后他还是妥协「两片就两片,真是拿你没办法我的小祖宗」

我眯眼一笑,像只得逞的小猫。

从回忆中挣脱出来,我擦干眼泪收拾好碗筷出门。

C市最大的墓园内,一身黑色长裙的我抱着一束新鲜的白玫瑰站在墓地前,弯腰将白玫瑰放下,手指缱绻的抚上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

「阿砚,我来看你啦」

照片上的男人身穿白色的衬衫,眉眼温润,微扬着唇角。

男人如清风明月,气质温柔儒雅,看着很好亲近的模样。

可只有我知道他并非是那种谁都可以亲近的人。

分明生着一双多情的桃花眼,骨子里却透着疏冷,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我。

我和宋裴砚相识于五年前。

五年前的时候我一边上大学一边在剧组跑龙套。

跑龙套又辛苦工资又低,还隔三差五的受伤。

在又一次被剧组大牌演员泼了一手滚烫的咖啡后,我成功进了医院。

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

我浑身狼狈,他一身干净的白大褂,居高临下的看了我一眼。

宋裴砚身上气质斐然,一看就同当时的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哪怕他极致俊美的容貌让我有片刻的晃神,可后来还是默默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仿佛多看他一眼就是亵渎。

可接下来他替我处理伤口时的细致温柔又让我忍不住偷瞄了他好几眼,心脏如同小鹿乱撞。

真的好好看,比我见过的那些大明星都要好看。

在我最后偷瞄他的时候却不小心被他抓包,顿时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灰扑扑的小脸也红的能滴血。

头顶传来他温柔的嗓音。

「你长的很漂亮,手也很好看,以后记得好好爱惜。」

最后我抱着他给我开的药一脚深一脚浅的从医院走出来,脸上红晕未退,心跳如鼓。

他不但长的好看,声音也好好听!

心里发出土拨鼠尖叫,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仿佛坠入爱河。

接下来每次受伤我都有意无意的去找他,从最开始的见色起意到后来真心的沉溺在他温柔陷阱里。

可他对我始终不远不近,就像对待普通患者一样,没有丝毫别的意思,我心中不免有些挫败和沮丧。

直到后来半夜肚子疼,我哆嗦着手拨打了那个死皮赖脸要来的电话。

本以为已经下班了的宋裴砚不会搭理我,最多也就给我叫辆救护车,可我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来接我,将我送到医院后一直守着我到第二天。

从那之后,医生和患者之间关系发生了转变。

后来我的事业渐渐有了起色,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更是有了人生第一个大女主戏份找到了我。

我欣喜若狂,他也陪着我一起开心,拉着我一起庆祝。

也就是在那一天,漫天烟花下,他单膝跪地向我表白。

我哭着答应。

拥抱着他的时候我还一边哭一边笑着说他就是我的福星,自从遇见他,我的事业,我的生活都在逐渐变好。

可上天终究是不眷顾我的。

在一次灾区救援中,我的明月,我唯一的光辉葬在了那片废墟下。

那一次,我双眼几乎哭到失明也无济于事。

我彻底失去了他。

从墓园回来后我发现自己又登上了热搜榜第一。

原来是我在墓园的那张照片被发到了网上。

虽然只是侧颜,甚至还有些模糊,但火眼金睛的网友还是认出了那人是我。

「你们发现没有,沈依宁祭拜的那个人长的好像一个人……」

「楼上说的什么废话,不像人像鬼啊?」

「不是,我说他那张脸长的像……宋执!」

这话一出,下面疯狂涌出无数评论。

「天哪,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像诶,同样的桃花眼,就连嘴唇眉骨都像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兄弟呢!」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猜测到了你的猜测!」

「所以替身从来都不是沈依宁,而是宋执!」

网上炸开了锅,而我的手机也快被打爆了。

都是不同的陌生号码,我接了一个后听到对面传来宋执的声音后便一一挂断,最后索性直接关机。

然而当天晚上我下楼扔垃圾的时候却看见一个黑色人影向我猛的冲了过来,我下意识将手中那包垃圾扔了过去,刚好砸在对方身上。

垃圾散落一地,那人也停了下来,抬起头,眼神恐怖到像是要吃人。

哦,是宋执。

「沈依宁,解释!」

他双眼通红,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我理都没理转身就走。

「沈依宁!」他抓住我的胳膊,声音沙哑「所以是真的吗?对你来说我真的只是宋裴砚的替身是吗!」

我丝毫不意外他能清楚的说出宋裴砚的名字。

因为宋裴砚就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说话啊!」他怒吼的声音中带上了崩溃,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

可他的表情只让我觉得好笑。

这算什么?迟来的深情吗?

可惜,我不稀罕。

「是,你就是替身,满意了吗?」

我冷漠的甩开他的手,「你不也拿我当替身吗?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如今也算是扯平了,你有什么可委屈的?」

在一起的这三年里,虽然我的确是因为他的这张脸接近他,可我自认为对他还算不错。

可他对我却没有一点值得怀念的。

「沈依宁!你他妈竟然敢耍老子!你怎么敢的!」

我冷漠的态度刺痛了他的双眼,宋执一拳头狠狠砸在我脸侧的墙边,双目通红,眼中有怨有恨,可也有一种疯狂的感情。

见我依旧无动于衷,他败下阵来,死死拉着我的手。

「沈依宁,你回来好不好?」

「我不怪你了,以前的事情就当从未发生过,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头一次从高高在上的宋家太子爷脸上看到这样卑微祈求的表情。

可我还是拒绝了他。

宋执快要疯了。

「沈依宁,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喜欢一个私生子都不愿意喜欢我?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啪――」

在听到私生子三个字的时候,我用力甩了他一个巴掌。

「宋执,你哪里都不如他」

当天晚上,宋执在楼下守了一整夜,也淋了一整夜的雨。

可是第二天他却能提着买好的早餐冲我微笑。

「宁宁,早餐」

我面无表情的关上门。

「宁宁,午餐」

「宁宁,晚餐」

一天三顿饭他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但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我拒之门外。

直到第二天再次打开门,我的视线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宁宁你看,我头发染回来了,我耳钉也没了,还有这个……」

他拿起旁边的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盒胡萝卜。

「宁宁你看,我现在喜欢吃胡萝卜了,真的,不信你看!」

他一边说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盒子里的胡萝卜,模样有些狼狈。

谁都不敢想象那个最尊贵的太子爷有一天竟然会吃着一盒最普通的胡萝卜吃到又哭又笑。

「宁宁,我变回来了是不是就像他了?」

「宁宁,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只要你还喜欢他,是不是就可以留在我身边,替身也没关系的,只要宁宁喜欢,我可以努力变成他……」

「够了!」

我用力拍掉他手中的盒子。

「宋执,你现在的模样真让我恶心!」

这句他曾经送给我的话被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宋执脸上血色褪尽,双腿已经撑到了极限。

在我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猛的跪下,随后倒在了地上。

宋执的双腿也是在当初那场灾区中受的伤。

不过他运气好,经过宋家砸钱请了最厉害的医学教授为他治病,只要不做一些极限运动,双腿也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然而这些年他对待自己的身体实在是不负责,飙车打架怎么刺激怎么来,再加上前天淋雨站了一晚上,所以双腿已经支撑到了极限。

不过接下来他只要积极配合治疗,顶多躺几个月也还是可以恢复。

我直接打电话给了宋家人,然后不顾宋执的哀求转身离开。

「宁宁小心!」

转身的那一刹那,只见身后突然出现一张极为狰狞恐怖的面容,紧接着身穿病号服的宋执挡在了我面前,最后又重重倒下。

宋执替我挡下了一整桶硫酸。

如果不是因为刚好在医院,这样程度的腐蚀完全可以要了他的命。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受了非常严重的伤,最后被宋家紧急接走治疗。

再见到宋执已经是半年后。

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看到了一身黑色大衣的宋执。

他比半年前瘦了很多,可那一双桃花眼却依旧明亮。

我和他在咖啡店坐下。

「宁宁,一切都解决了」

「我的伤好了,阮宁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半年里发生了不少的事,其中阮宁的事为最热闹。

阮宁被宋执舍弃,她在娱乐圈中本就没有任何靠山背景,加上之前还得罪了不少人,被各种针对,被公司雪藏。

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寻求新的高层庇护,却不曾想那人玩的花,导致她患上了艾滋病。

再加上后来又被爆出是她故意泄露了医院的地址,才导致宋执被泼了硫酸重伤住院。

病痛的折磨,舆论的施压,阮宁实在是承受不了,在一个夜晚跳楼自杀,结束了一生。

宋执的声音继续响起「所以宁宁,我们可不可以……」

「我要走了」

同宋执告别后,我去宋裴砚的墓碑前放上了一束新鲜的白玫瑰,璀然一笑。

「阿砚,我要走了」

「不过你放心,我永远都会带着你一起。」

摩挲着掌心中那张被保存完好的照片,我微笑着转身。

这次我直接买了机票出国,去了一个临海的国家。

在这里很少有人认识我,我可以和我的阿砚度过最平静自由的时光。

本以为一切都该尘埃落定了,可自从阿砚离开了我,我所有的运气似乎都花光了。

上天终究是不眷顾我的。

地震来临的那一刻,我握紧手中的照片,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或许我应该去和阿砚团聚了。

可上天再次和我开了个玩笑。

我甚至不知道宋执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更不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错了要将我牢牢护在身下。

钢筋穿透了他的身体,不断涌出的鲜血充斥在我的鼻息间,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宋执颤抖着手抚摸上我冰冷的脸颊,温热的液体滴落在脸上。

是血吗?我不知道。

「别怕」

他似乎还在笑。

「其实上次我……说错了,一切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还没有接受惩罚」

「这下,才算结束」

他无力的将头埋在我的脖颈间。

「你知道吗,我还有个秘密没告诉你。」

「当年灾区中,是宋裴砚救了我,就像现在这样,他挡在了我面前,我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在最后的时候他还告诉我,他有一个心爱的女孩儿,他死了他的女孩儿一定会很伤心的。」

「可是他再也没办法在每一天清晨为他的女孩儿送上新鲜的白玫瑰了。」

「沈依宁,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这条命,我还给他了。」

小说《她的白玫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的白玫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