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

>

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

宋怡 著

宋怡 小说推荐 许思晨

很多朋友很喜欢《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宋怡”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内容概括:给宋怡当了8年舔狗后,我和倒追我的校花许思晨在一起了。看到我和许思晨官宣宋怡破防了。抱着我央求道:「顾羡之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一脸冷漠地推开她。她不知道,许思晨暗恋了我多年,这次我一定要给她个圆满。......

来源:qwwrkbd   主角: 宋怡许思晨   更新: 2024-03-30 22: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是作者“宋怡”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宋怡许思晨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宋怡总是嫌我不够男人,不会抽烟,也不喜欢喝酒,我不抽烟是因为我是运动员,抽烟会影响我的肺功能。我不喝酒,是因为我酒精过敏严重,只要一喝酒身上就会起大疙瘩。但,宋怡既不关心,也不在乎,那么多年,我身上似乎没有哪一点是她能看的顺眼的。我愣愣地吸了一口奶茶,许思晨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喂!现在11点过了,...

第2章 02

「酒精过敏就不要学人买醉。」

她一边吐槽一边递给我一杯热奶茶。

宋怡总是嫌我不够男人,不会抽烟,也不喜欢喝酒,我不抽烟是因为我是运动员,抽烟会影响我的肺功能。我不喝酒,是因为我酒精过敏严重,只要一喝酒身上就会起大疙瘩。

但,宋怡既不关心,也不在乎,那么多年,我身上似乎没有哪一点是她能看的顺眼的。

我愣愣地吸了一口奶茶,许思晨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喂!现在11点过了,我回不去宿舍了,你打算带我去哪里,我们今晚住酒店吗?」

被她的话吓到,我一口奶茶呛进嗓子里,剧烈咳嗽起来。

她哈哈大笑起来:「瞧把你吓得!终于回神了呀?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犹豫着要不要和她一起出去,她抬手推了我的肩膀一下:「你想什么呀!我可是学校公认的女神,不管去哪里,吃亏的都不会是你!」

万万没想到,我第一次和除了宋怡以外的女生一起过夜,是和全校男同学的女神,去网吧包夜。

5

「听说你打英雄联盟很厉害?」许思晨熟练的打开电脑问。

「还可以吧,平时不训练我会做做代练。」我心不在焉地回答。

「那太好了!我刚好到晋级赛!」我瞥了一眼她的电脑,她是白银段位,对于女孩子来说挺正常的。

我的大号段位太高,不能一起排位,看了看她在哪个区,我登录了和她一个区的小号。

一起进入游戏我说:「你忘记改预选位置了,系统给你分配了打野位,我们换吧,你玩辅助就好。」

她挑了挑眉,脸上挂着挑衅的笑:「怎么,看不起女打野?」说完,一楼的她秒选了个盲僧。

「别啊妹妹!我这把晋级赛,你别坑我行吗!」三楼看见ID名叫「电眼奶猫」的,明显是女生名字的一楼,急得立马打开了麦克风。

「兄弟,我们双排,你辅助吧,我大号王者,让我走中路,你躺好就行。」我连忙跟着说,游戏里面喷子太多,我怕她被骂。

结果,事实上是我们想多了。

游戏里的许思晨根本不像她的名字那么温柔,不管抢经济还是抓人,都又准又狠。

在对面中路第五次被许思晨塔下强杀后,三楼激动地喊了起来:「妹子你可真是,叫最萌的名字,出最黑的腿。」

对手很快就投降了,先前质疑许思晨技术的哥们儿发来了好友请求,许思晨干脆拉上了他,开始三排之路。

第二局许思晨走中路,秒选了鱼人。

哥们再次发出哀嚎:「妹子,你中路也行?」

许思晨淡定回答:「除了辅助,我其他位置都可。对了,我大号也是王者。」

「两位大神带飞我!」在三楼兴奋的尖叫声中,我们连胜10局。

和许思晨打游戏很畅快,她总是能第一时间洞悉我的意图,和我默契配合,渐渐的,失恋的痛苦被抛之脑后,开始沉浸在一次又一次的大杀特杀中。

最后一把打完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早上7点,起身活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脊柱,长吁一口气说:「走吧,许思晨,我送你回宿舍!」

她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昨天请你喝奶茶,今天你请我吃早餐呗!」

6

我问许思晨想吃什么,她把我拉到学校门口的包子铺对老板说:「两个白菜包一杯豆浆就行。」

「就这样?」我问。

以往给宋怡买早餐,她不是想吃城东的千层饼,就是想吃城西的牛肉面,偶尔想吃好几样的时候,我要跑很多地方去买。

许思晨斜我一眼,像是洞察了我的内心:「对,就酱,我不挑。」

边说边吃着包子往前面走去。

走到宿舍楼下时,我把手里的玫瑰和礼物盒递给她苦笑道:「昨天丢了那么大的人,舔狗的脸也是脸,我不想再见宋怡了,你帮我把东西放她桌子上吧,就当我为过去做个了断。」

许思晨抬手刚要接过我手里的东西,一道凌厉地女声从身后传来:「你们两个在干嘛?!」

我回过头,宋怡站在我身后。身上带着刚刚沐浴过后的清香,见我盯着她脖子上用粉底液勉强遮盖住的红点,她不自然地拉了拉衣领说:「顾羡之,就凭你,也配三心二意。」

我用眼神示意许思晨先走,然后冷声对宋怡说:「宋怡,你说昨天你在宿舍,为什么你会从外面回来。」

宋怡没有想到平时对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顾羡之会有那么咄咄逼人的一天,眼神多了几丝慌乱,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

伸手接过我手里的东西撒娇道:「这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顾羡之,谢谢你!你和许思晨偷偷摸摸聊天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啦!」

她对我眨着眼睛,企图用我和许思晨之间的事情欲盖弥彰。

以往只要她一对我撒娇,我就毫无底线的妥协。她总是这样,在我以为我们快要在一起时毫不犹豫地推开我,然后又在我快要放弃时,用一点微薄的亲昵让我重燃希望。

想到昨天被围观时的指指点点,我揉了揉太阳穴缓解着一夜没睡的头昏脑涨,突然觉得自己这么没有尊严真的没有意思。

「顾羡之,你这是什么表情!」见我半天不说话,宋怡耍起了脾气。

结束这一切吧,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时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冷冰冰地说:「我们结束了宋怡,从今天开始,我顾羡之,和宋怡,一别两宽。」

她的神情一瞬间慌张起来,但我没再看她,转身离开了。

手机叮咚一声,我打开许思晨发来的微信:「干得漂亮!鲸落南北。」

鲸落南北是我的游戏ID,想到游戏里每次一起杀了人,她总眼睛亮亮的对我说「干得漂亮」,我不由低声笑了一下。

我不再是跟在宋怡身后的男人,我要为自己而活。

结束了早上的训练,又补了一下午的觉后,我在晚上登录了游戏。

难得的是,好久没在线的好基友「鲨掉东西」也在。

「一起?」我给他发了消息,他立马把我拉进了房间。

进游戏时,舍友冲进宿舍拍了一张单子在我面前:「下周有英雄联盟校园赛,第一名可以有2万的奖金,大神,一起呗!赢了奖金平分!」

想到买了LV后空空如也的钱包,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动,掉线了吗?」鲨掉东西在游戏里问。

我赶快操控角色走到野区,一边飞快打字:「我在,刚舍友让我报名学校的英雄联盟比赛。」

他没再回复,我们一起投入到了游戏当中。

7

我们宿舍的战队一路高歌猛进闯进了决赛,可好巧不巧的是,英雄联盟的比赛和我这次要参加的省级田径赛在同一天。

舍友哀嚎道:「别介啊哥们儿!只要有你,我们稳赢的好吗!」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正在看许思晨发给我的微信。

那天以后许思晨有空会约我一起打游戏,渐渐熟络后,她总会给我发微信,有时候给我分享一首歌,有时间是生活里发生的搞笑的事情。

比如现在,她给我分享了一张绵羊的照片,紧接着是一串语音:「你看这只对眼绵羊傻愣愣的表情,好像你哟,哈哈哈哈!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紧接着是一张聊天记录截图,她把我的备注名改成了「傻羊」

我无奈的回道:「你的追求者们知道你笑点那么低吗?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女神,是女神经。」说完我顺手把她的备注也给改了,改成了「女神经」

舍友见我半天不理他,凑到我手机面前问:「你该不会是恋爱了吧顾羡之,你看看你那满脸怀春的傻样!」

我连忙把手机放下,生怕大家知道我和许思晨认识,以为我又成了许思晨的舔狗。

掩饰般地咳嗽两声,我说道:「放心吧,我算了算,我跑步比赛在第一组,只要一结束我就立刻回来参加英雄联盟比赛。」

鬼使神差的,我给许思晨发微信:「后天是校园英雄联盟的总决赛,你会来看吗?」

发送过后,我又觉得有些唐突,微信上开开玩笑还可,想到要和她见面,我的心突然不可抑制的越跳越快。

我连忙撤回了这条微信,但许思晨已经看见了,她回:「我会在观众席为你摇旗呐喊。」

田径比赛那天,我发挥稳定,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马当先冲向了终点线。

小腿却突然传来刺痛,我腿一软,身体因为惯性摔了出去,趴在了离终点线一步之遥的地方。

我摔得很重,两个膝盖和手肘血肉模糊,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我被教练送到了医院。

想到我在这场关系着保研名额的田径比赛上和金牌失之交臂,想到电竞赛场上还在等我的舍友们,想到看台上对我期待极大的许思晨,我狠狠捶了几下床,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废柴。

8

我把手机关机扔在一旁,自暴自弃地不敢看任何信息,接任何电话,我让周围的所有人,失望了。

「砰」的一声,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许思晨和我的室友们冲进来,站在了我的床边。

「顾羡之你没事吧?我们听说你进了医院,比赛一结束就赶了过来。」许思晨一脸关切。

我疑惑地打量了他们几个一眼:「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舍友激动地一把抓住我的手,把奖杯塞进了我怀里。

「我们赢了顾羡之!你没有看到女神今天在赛场上的风采!左等右等不见你,裁判都要取消我们比赛资格了,许女神突然下场说,她是我们的替补队员,她来打!」舍友眉飞色舞地和我描述着比赛时的情形。

「大家都知道我们战队的核心就是你,你不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看到是个女孩子上场,大家都没意见。结果被许女神,啪啪打脸了,哈哈哈,直到我们夺冠,他们都没有回过神来!」

「对了,许女神的ID有点眼熟啊,和你的ID还有点像,叫什么鲨掉东西!」

我一脸震惊地看向许思晨,她尴尬地捋了捋头发:「我口渴了,你们出去买点水呗!」

舍友们看看她又看看我,难得情商高了一次,你推我搡着跑了出去。

「鲨掉东西?」

「我是。」

「你为什么从来没说过你是女孩子!」亏我一直把他当基友,做舔狗的那些细节一点也没保留的说给她听。

之前她说让我别喝酒我还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我酒精过敏,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你也没问过啊。」她瞪了我一眼。

也对,看她性别选的男性,游戏上又出手狠辣,我自然而然把她当成了男人。

我实在没有办法把坐在我面前长发飘飘一脸温婉的她和那个游戏上口无遮拦和我插科打诨惯了的好基友联系起来。

「你干嘛取个那么沙雕的名字?」烦躁了抓了把头发,我不认命的回嘴道。

「因为我喜欢的人,就给自己取了一个沙雕ID,我想和他一样啊!」她面不改色的答。

她说什么……她喜欢的人!

我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她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我,似是想看我如何回答。

正在这时舍友回来了,我们两个错开眼神,许思晨说:「既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快步走了出去,脚步罕见的有些慌乱。

舍友一脸你们两个有情况的表情贱兮兮地说:「男女朋友?」

我锤了他一下:「别乱说,她可是校花,我配不上她。」

9

最近我万分纠结,还是决定找个机会问清楚,她那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给她发了微信:「奖金下来了,晚上一起吃饭?」

她很快就回了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明天吧。」

我松了一口气,其实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问她,难道直接对她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要是她不喜欢我,我们是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

在这样的天人交战中,我决定下楼去跑几圈,理理这纷乱的思绪。

操场上很黑,我刚跑了两圈,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便停在了操场边。

洛星北打开车门,正当我以为宋怡会从另外一边走下来时,许思晨从另一扇门走了下来。

「晨晨,今天吃晚饭时伯母提的事情你考虑考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心里清楚我等了你多少年。」洛星北的声音断断续续传了过来。

不怪我偷听他们说话,在看见许思晨后,我下意识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生怕场面变得尴尬。

「洛星北,现在什么年代了,你还玩门当户对那一套啊。」许思晨的声音不像面对我时那么软糯,带着一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你该不会真的喜欢那个顾羡之吧,他不仅其貌不扬家里还一穷二白,你以为身为副市长的许伯伯会同意你们在一起吗!」洛星北被她的态度激怒,音量拔高喊到。

我没敢再听许思晨说什么,转身往宿舍跑去。

许思晨为人低调,我一直不知道,原来除了美貌,她还有显赫的家世。我凭什么去问她,是不是喜欢我呢?我又有什么值得她喜欢。

跑回宿舍后,我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感觉自己清醒了很多。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该起妄念的。「明天去哪儿吃饭啊傻羊?」她给我发微信。

「不去了,最近太忙。」我克制着自己翻涌的情绪,冷漠回复道。

她很快回了个「?」,我把手机丢在一边没有再回。

学校很大,在我的刻意躲避下,我和许思晨没有再见过面。

我自觉加大了训练量,生怕自己一闲下来,就想起许思晨。

10

高中同学群里,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着百年校庆,说要聚一聚。

这种时候,我一般是不会去凑热闹的,上学时我的学习成绩很一般,能上这所一流大学,只是因为我是体育特长生。

微信群的讨论还在继续,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正当我打算屏蔽群聊时,一个陌生号码打进了电话。

是我高中时的体育老师:「羡之啊,这周五是百年校庆,我想请你回学校和想要报特长生的学弟学妹们说说统考的事情。」

体育老师对我很好,高中时对我的学习生活提供了很多帮助,我没过多犹豫,答应了下来。

其实我不想回去还有一个原因,我和宋怡是高中同学,我怕参加校庆遇到她。

不过既然避不开,那就勇敢面对吧。

周五很快就到了,好在,宋怡没有回学校,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校庆结束后,班长在体育馆里召集着班上所有同学,说要一起去吃晚饭。

「顾羡之?」高中同学吴磊不确定的喊了我一声。

高中时他暗恋宋怡,所以对每天跟在宋怡身后的我,嗤之以鼻,没少给我使绊子。

此时吴磊笑眯眯地揽住我的肩膀:「好久不见啊顾羡之,宋怡今天没来吗?」

同学们也纷纷问道:「是呀顾羡之,你和宋怡在一个学校,你追她那么多年,有没有追到手呀!今天宋怡怎么不来!」

我正要开口解释,吴磊拍着我的肩膀道:「不是吧顾羡之,舔狗当了那么多年,该不会还是没有追到宋怡吧!我可听说了宋怡生日时你手捧玫瑰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深情告白,宋怡,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他捏着嗓子,夸张的模仿着我的样子,周围的同学们和他一起哄笑起来。

我怒火中烧,再也忍不了,捏起拳头就往他脸上砸了过去。却被一只柔软的手拉住了手臂:「宝贝,我来晚了,你们在说什么呢那么热闹!」

是许思晨,她今天穿了一条仙气飘飘的长裙,一头柔顺的长发烫成了大卷,明艳的五官更加精致。

她亲昵地挽住我的手,戏谑地看着吴磊说:「你觉得,有我这样的女朋友,顾羡之还会喜欢宋怡吗,除非他和你一样瞎!」

「你们这样的同学,不聚也罢!」说完她拉着我就往外走,吴磊在身后气急败坏:「你谁啊你!今天是校友会,不是什么阿三阿四都能进来的!」

许思晨回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你不仅瞎,还傻,我当然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拿着邀请函进来的。」

说完她不再理会身后跳脚的吴磊,拉着我在操场上漫步起来。

11

「你也是我的同学?」我一脸疑惑,这许思晨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许思晨苦涩一笑:「你可以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躲着我吗?莫非是因为你心里还有宋怡?」

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你别误会。」

「那就是,你不喜欢我,所以躲着我?」她停下来,直直看着我的双眼,看来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我是走不了了。

「你长得那么漂亮,家庭条件又好,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坦诚地说道。

她却一把抱住我的腰,把头埋在我胸前:「顾羡之,我喜欢你,只是单纯的喜欢你这个人,其他的我不在乎,你愿意为了我勇敢一次吗!」

我僵楞在原地,心跳如擂鼓,闻着她身上阳光一般的香味,拒绝的话堵在嗓子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她踮起脚尖亲了我的侧脸一下:「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柔软的感觉一触即分,我脑子里像是炸开的成千上万的烟花,整个人晕晕乎乎起来。

我没再说话,握住她的手,佯装淡定地拉着她往前走去。

她的神情狡黔:「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了宋怡那么多年,我已经尽力不想去在乎了,但每次听人说起,还是会难过。」

我叹了口气,把她当基友时,我和她描述了太多我为宋怡的付出。

为了不让宋怡成为扎在她心里的一根刺,我拉着她坐在了操场边上,认真道:「我们是邻居,从小就认识,她小时候软糯温柔,而我从小就是个皮猴。」

「每次我被我妈痛打一顿扔到门外罚站时,她总是会悄悄从家里拿了吃的来给我,还会傻乎乎地对着我的伤疤吹气,说吹吹就不痛了。我们一起长大,她小时候总爱跟在我身后,对我非常维护。」

「初中时,她父母离异了,从那个时候起她的性格开始变得乖张,行为也越加离经叛道。所以我很心疼她,也一直容忍着她的脾气。那时候我想,她对我坏,是因为心里有我,所以才对我与众不同。」

许思晨叹了口气:「你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吃醋了。那现在呢,你还放不下吗?」

我摇了摇头:「不,我已经想通了。虽然我很同情她的遭遇,但支离破碎的家庭不应该成为她毫无底线伤害我的理由。」

吃过晚饭我把许思晨送回了宿舍,她抱着我不肯撒手,我局促不安地接收着周围同学的注目礼:「行了吧小祖宗,我的脸快要着火了。」

话虽这么说,我却口嫌体正直地搂紧了她的腰。

她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我的胸口,撒娇道:「我就不,谁让你躲我那么久,我怕我一放手,你又跑了!」

「怎么可能,我不是这种人。」我哭笑不得。

「约法三章,不准失踪,不准不回信息,每天陪我吃饭!」

「行行行,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低头看着她的双眼真诚地说。

她看着我的眼眸太过明亮,里面像有星光一样一闪一闪。我突然一阵意动,快速在她红艳的双唇上亲了一下。

她惊叫一声,推开我朝女生宿舍门跑去。

我低着头嗤嗤笑了两声,打算回宿舍后给她发微信。

突然我感觉到一道焦灼的视线黏在身上,若有所感地抬起头,宋怡站在窗台边,直直看着我。

我收回视线,假装没看见,回到了宿舍。

12

回到宿舍,许思晨发了一张自拍照给我,照片上的她,素面朝天,随意慵懒。

「咳咳,我把你的照片换成头像了哈,你要不要也换个头像,自己看着办。」她紧接着说。

我点开她的头像,照片拍得很好,是一张我在田径场上奔跑的侧影,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看上去有种夸父追日的坚毅感。

「咦,你什么时候拍的我?不过把我拍得还挺帅。」我一边打字,一边把自己的头像换了。

「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官宣了哈!」两分钟后她回复道。

我点开朋友圈,她把我们两个的头像截图拼在了一起:「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顾羡之。」

「别太膨胀了顾羡之。」我在心里默念,但不用照镜子,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越咧越开,直到感觉自己的双腮有些酸痛,我才扯了扯嘴角恢复正常。

压抑着满心雀跃,我也发了一条朋友圈:「以后许思晨就是我女朋友了,臭小子们别打她主意了啊!」

评论区瞬间炸了,不管是高中同学还是大学同学,一时间全部涌现我的朋友圈。

「哎哟,出息了啊顾羡之女朋友那么漂亮!」

「厉害厉害,校花都能拿下,小弟佩服!」

「舔狗的春天!」

正刷着评论,手机弹出一条短信:「我们谈谈吧,顾羡之。」

怕许思晨误会,我早就把宋怡的联系方式删了,但短信弹出来时,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那些年的不管不顾瞬间涌上心头,我百感交集,左思右想后还是给她回了信息:「我和许思晨在一起了,也祝你和洛星北幸福,我怕女朋友误会,以后别再联系了。」

官宣五天后,洛星北浑身酒气地把我堵在了宿舍门口:「顾羡之,你凭什么和晨晨在一起,晨晨是我的未婚妻你知道吗!」

我被气笑了,前不久才和宋怡出双入对的洛星北,此时还敢和我说许思晨是他的未婚妻。

「洛星北,如果我没记错,宋怡才是你女朋友吧?」我挑了挑眉,压住内心的不爽问道。

「那破鞋也配做我女朋友!实话告诉你吧顾羡之,我只是玩玩她而已,滋味还不错!」他邪笑着,嘴巴里吐出恶毒的话语。

我的身体先我一步做出反应,扑上去一拳把洛星北打倒在地,虽然他很高,但身材清瘦的他和浑身腱子肉的我,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

我压在他身上,没几拳他就开始流鼻血。

宿管和保安把我拉开后,洛星北被送到医务室紧急处理了伤口。

我们一起被带到了辅导员办公室,两边的家长也都被找来了,洛星北的爸爸非常生气。

那个不怒自威的男人,面色青白的坐在沙发上:「我家小北从小到大没被人碰过一根手指头,今天被你打成这样,学校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么开除他,要么我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我妈妈佝偻着腰,低声下气地和他们道歉:「真是对不起啊洛同学,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吧,所有的医药费我们家都会出。」

我一把拉住妈妈:「我没有错!你为什么要道歉!」

妈妈气急,一边抹眼泪一边一巴掌打在我后脑勺上:「你还不快和同学道歉,你这混小子到底是犯什么浑要把同学打成这样?」

我无言以对,洛北星却突然轻笑一声:「他啊,他是因为我侮辱了宋怡,所以打我的啊!」

看着他那副欠揍的嘴脸,我忍不住又想揍他,妈妈手忙脚乱地拉住我,我一回头,只见一个身影从门外跑开,那条裙子,我好像见许思晨穿过。

13

慌乱瞬间攥住我的心,让我喘不过气来。在妈妈的惊呼声中,我不管不顾地追了出去。

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时,许思晨已经跑进去了。我在楼下大声喊着许思晨的名字,可惜,她一直没有下来。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宿舍,给她发微信:「可以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吗?10点,操场上见。」

我紧紧握着手机,生怕错过她的信息,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在我快要崩溃时,我终于收到了她的微信:「好。」

我到操场上时,许思晨还没有来,我一圈一圈走着,想着要如何对她解释,一个人影突然窜出来一把抱住了我的后腰。

「顾羡之我错了,我现在才知道,我心里一直是有你的,曾经我以为你不会走,所以才肆无忌惮一直践踏你的尊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宋怡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

我用力挣脱开来一脸震惊地问:「怎么你会在这里?」

她不依不饶地扑到我身上:「那条信息是我用她手机回复的。顾羡之,我听说你为了我和洛星北打架了,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你和许思晨在一起只是为了气我是不是!」

我极力想摆脱她的纠缠,奈何她用双手紧紧缠在我腰间,拉扯间,我看到了许思晨,站在宋怡身后,泪流满脸的脸。

完了,这次彻底解释不清了。

这个念头袭来,我使劲掰开宋怡的手指将她推远:「宋怡,我是真的不爱你了,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宋怡在身后嚎啕大哭,我拿出手机一直不停地给许思晨打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女声一遍遍重复。

我走到女生宿舍楼下,紧紧盯着许思晨宿舍的窗户,盼望着她能看见我,然后下来听我解释。

可惜宿舍里一直黑漆漆,从未亮过一次灯。

现在已经入冬了,晚上气温极低。天渐渐亮了,落在我身上的霜化成了水,一滴一滴顺着我的指尖滴落,我才猛然惊觉自己在宿舍楼下站了一整夜,动了动已经冻到没知觉的双腿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回到了宿舍。

在昏睡过去之前,我和担任学生会长的舍友说:「兄弟,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拿到许思晨的家庭住址好吗?」

醒过来时我手上挂着点滴,室友坐在我身边:「顾羡之你发烧了,还有,这是许思晨家的地址。」

眼神中迸发出光亮,我在最后一瓶点滴打完以后,打车去到了那个地址。

许思晨家在一个偏远的别墅区,按了许久门铃,一个穿着旗袍,打扮华贵的女人给我开了门。

14

我拘谨地坐在沙发上,鼓起勇气说:「阿姨好,我想见见许思晨。」

一直沉默打量我的女人微微一笑:「顾羡之是吧?我看到晨晨的朋友圈了。我家晨晨吧,从小被我和她爸爸惯坏了,上了大学,想谈恋爱了,就随随便便找个男同学。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里知道谁好谁坏。我和她爸爸本来不想插手这件事情,但我听小北的爸爸说,你在学校里还殴打了小北是吧?」

「我会对许思晨好的阿姨,虽然我家条件比不上你们,但我可以努力。」我下意识的分辨道。

「晨晨和小北青梅竹马,从小我们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孩子啊,你看看这家中的一切,资源和财富都是从祖辈积累而来的,你拿什么来努力,又拿什么让晨晨过上好的生活?」

「阿姨,我只想见见许思晨,确认她好不好,求你了。」我低声下气地说。

「晨晨不会见你的,她和小北要一起出国游学了。」她自始至终言笑晏晏,但那温柔的语调,像一把把刀子,把我刺的遍体鳞伤。

我没再多说,说了一声:「谢谢阿姨。」

逃也似的跑出那栋别墅,手机响了,我以为是许思晨,手慌脚乱地打开,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顾羡之,只要你和许思晨分手,以后离她远远的,你打我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学校,之后再也没在学校里见到许思晨和洛星北,她是真的走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一样。

许思晨的离开仿佛带走了我的所有感知觉。

我开始吃不出东西的味道,训练时受伤感觉不到痛,用冰水洗脸也感觉不到冷。

直到那个两鬓斑白形容倦怠的男人在训练结束后找到我说:「顾羡之是吧,可以请你去看看晨晨吗?」

15

虽然他没做自我介绍,和许思晨几乎一模一样的五官,还是让我迅速确认了他的身份。

我们一起坐在奔驰车的后座,男人一脸恍惚地说:「我和晨晨的妈妈工作一直很忙,所以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她得过重度抑郁症,直到此次她……她做了那么极端的事情,我们才知道,我们大错特错了。」

医院很快就到了,我走进病房时许思晨正沉沉睡着,本就纤细的四肢此刻看过去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骨头,纤细的手腕上,系着白色的纱布,垂在床边。

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即使在熟睡,她的眉头也紧紧皱着。

强忍住喉头的酸意,我默默走到了她的床边。

她的妈妈满脸疲惫地守在床边,见到我来了,她一边擦着眼角的泪一边道:「谢谢你还愿意来看晨晨啊羡之,你陪她说说话吧。这是晨晨的日记本,你看了以后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着,她拉上许叔叔,转身走出了病房。

我把许思晨的手用被子盖好,坐在床边打开了那本日记本。

「9月3日:因为之前生病我吃了很多激素药,体重一路猛涨到了180斤,看着镜子里那个像气球一样的自己,我没忍住崩溃了。」

「10月8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同学们都叫我死胖子,今天去上卫生间,班花徐燕带着一群女生把我堵在了隔间里,一边掐我一边拍视频,我好害怕啊,但是我不敢反抗。」

「10月9日:我开始吃减肥药了,也开始绝食。但是我好饿啊,不行我要忍住!」

「10月11日:连续三天我都没有吃东西,今天在学校晕倒了,听老师说医生抬不起担架,是隔壁班一个体育特长生帮忙把我送上救护车的!」

「11月1日:瘦不下来,为什么我会那么胖那么丑!许思晨你去死吧!!去死去死!!」

「11月10日:爸爸终于发现我身上被同学打出的淤青,我告诉他是同学打的,他不相信,我想转学,但他说我太任性了,这所全市最好的高中不是谁都能进的!」

「11月15日:今天徐燕用刀划拉了我的手臂,她说让我不用绝食了把肉切了岂不是更快,我受不了了,我已经决定要自杀了,美工刀就藏在房间的抽屉里。但,我想去和那个体育生说声谢谢。」

「11月16日:他跑的好快啊,我一直跟在他身后追,天啊我只是想等他停下来说句谢谢而已。跑完了800米,我要废了,他却笑着说,同学你也喜欢跑步吗?那以后我们两个一起吧,反正我一个人训练挺无聊的。他的笑好暖,我好久没有见到不带嫌弃的笑容了。鬼使神差地,我答应了他。」

「11月17日:我决定先不死了,既然答应了他,那我就陪他跑一段时间吧。他今天给了我一个笔记本,上面很详细的写了饮食和锻炼的方法,他说让我循序渐进,不然造成运动伤害就不好了。」

「12月10日:按照他的方法,我瘦了一些。今天被欺负时正巧被他看见了,他居然上前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对徐燕说,这是我好朋友,你要是再欺负她,我可就要揍你了。他浑身都是肌肉,徐燕一溜烟跑了。对了,爸爸在妈妈的游说下同意让我转学了,但我怎么有些不想走了。」

「1月10日:下周我就不来了,今天和他一起跑步时我问了他的名字,他叫顾羡之,很好听。但是他依旧和往常一样大条,因为他没有问我叫什么名字。顾羡之,我要走咯,我今天听老师说你要上江逸大学,我们会一定会再见的!」

日记到这里没有了,接下来的一面,画了一张我的速写:「谢谢你顾羡之,你是救赎我的一束光。」

一滴水珠掉落在本子上,那行字瞬间模糊起来,我手忙脚乱地扯了两张纸胡乱擦着,忽然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顾羡之,别哭了。」

我一把将她抱进怀里:「许思晨,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

番外:许思晨视角

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江逸大学,开学第一天,我提着行李箱跑到了体育学院的宿舍分配表面前,然后,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名字——顾羡之。

他还记得我吗?应该不记得了吧,毕竟已经那么多年了。他有女朋友了吗,我要是现在就表白会不会太唐突。

我心事重重的走到了宿舍,却没想到相遇会来的那么猝不及防。

正当我百无聊赖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生走了进来,然后一脸不耐烦地冲着身后说:「顾羡之,你快点,等会儿占不到我想要的床位了。」

顾羡之?是我认识的那个顾羡之吗?

正想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推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走进了宿舍,从我身边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我没忍住喊了一声:「顾羡之?」

两人一起转头看向我,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孩有些不爽。顾羡之笑着问:「同学你好,你认识我吗?」

「不,不认识。」我否认了,然后落荒而逃。

等跑到楼梯口,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只是说了一句话我就紧张的两个手掌汗津津的。

许思晨,你可真是没有出息啊!

我很失落,他不记得我了,但我能理解他,毕竟现在的我,只有95斤,整个人完全看不出曾经的影子。

还是慢慢来吧,他总有一天会想起我!在心底叹了口气,我安慰自己道。

可是,还没等我和他表白,学校里就传遍了各种风言风语,「顾羡之是外语系系花宋怡万年备胎」的帖子,挂在了贴吧置顶上。

他真的很喜欢我的那个室友宋怡,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吧我想,但我还是会偷偷关注他。

他每天早上8点要训练,但为了给宋怡买早餐,他通常6点半就骑车出去了。

每次公共课,我都坐在不远处偷偷看他。宋怡对他很不好,不管人多人少,想凶他从不分场合。

有一次上课,我听见他和舍友在聊英雄联盟,从来不打游戏的我,为了他下载了游戏,好在从小学钢琴的我手速很快,不知不觉中还真让我打上了王者。

他的游戏ID叫「鲸落南北」,为了悄悄和他用情侣名,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鲨掉东西」。

加了他好友后,我们开始双排。渐渐的,我们越来越默契,他把我当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基友,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他多年来的爱而不得。

我好想告诉他,你别再那么没有尊严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有个女孩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喜欢了你好几年。

但是我不敢,我怕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

直到有一次,宋怡在宿舍里得意的和林霖说:「顾羡之就是跟在我身边的一条狗,我只要对他笑一笑,他就会对我摇尾巴。」

我怒了,站起来一拍桌子瞪着她说:「宋怡,你别太过分,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不能这样侮辱她。」

宋怡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关你什么事?莫非,你喜欢那条狗?」

我阴沉着脸:「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到时候你别后悔。」

我决定了,我要追他!

所以当英语公共课上,宋怡再一次让他出丑后,我主动站起来给他解围了。

一个意外,他知道了我是「鲨掉东西」,当他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时,我说因为我喜欢你。

表面上我面不改色,其实我紧张死了。还好他的舍友突然出现打断了焦灼的氛围。

妈妈叫我回去参加家宴,和我家是世交的洛星北也在,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和我说:「许思晨,我们从小就订过娃娃亲,不如现在先谈恋爱培养下感情。」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生病的那几年,他从来不提这件事,此时提起来也不过是见色起意罢了。

吃饭的地方很偏僻,我打不到车,迫不得已坐了洛星北的车回学校。

顾羡之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疏远了我。

百年校庆时我本来不打算回去,那段时光对我来说不算愉快,但我听说顾羡之要回去。

当我去到时,一个讨厌的男生正在当众给顾羡之难堪,我冲上去告诉所有人,我才是他的女朋友。

他没有否认,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可是,还没有甜腻多久,顾羡之就因为宋怡揍了洛星北,听到这个消息我伤心极了,趴在床上哭了许久,发誓我再也不想见到他。

但当我看见顾羡之约我去操场的微信我还是妥协了,匆匆跑了过去。

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时却看见顾羡之和宋怡抱在一起。

我哭着回了家,和妈妈说了这一切,我以为她是支持我的,没想到她把我关在了房间里:「晨晨,我已经给你买了机票,你去国外游学一段时间吧,等你回来再说。」

「我不走!我就要和顾羡之在一起!」我好后悔回到这个家,她和爸爸从小就没有关心过我的想法。

「小北说了,如果你和他一起去游学,他就不再追究顾羡之打他的事情,不然就要让学校开除顾羡之。在你和小北出国之前,你就暂时待在房间里吧晨晨。」

我不再说话了,她们精准地找到了我的死穴。我该怎么办?顾羡之要是真的被开除了,会毁了他一辈子的。

许久未曾出现的负能量吞噬着我,我把妈妈送进房间的饭菜一股脑全倒了,我听见洛星北的声音在我门外传来:「反正我们就要订婚了,实在不行我就把生米煮成熟饭,总不至于到那种时候,她还会拒绝我吧。」

也许是听见了他的话,也许是太久没吃东西,我感到一阵阵恶心。

去死吧许思晨,没有人在乎你想要什么。

这个声音不断在脑海中回响,我找到了那把从高中时就一直藏在抽屉里的美工刀。

躺在床上,毫不犹豫地划向自己的手腕。生命一点一滴流逝时,我听见了妈妈用钥匙打开门的声音,和洛星北的惊叫声。

失去意识前,我在想,顾羡之,你知道以后可千万别难过啊。

等我被越来越大的抽泣声吵醒时,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身边泪流满面的顾羡之,他也瘦了,青色的胡茬遍布整个下巴。

他的泪水滴到了我的日记本上,手忙脚乱的抽了纸在擦,却因为眼泪一直流,越擦越花。

看来他都知道了啊。

在他把我的本子擦坏之前,我赶快喊了他一声,他一把抱住我,勒的我差点背过气去。

他说:「许思晨,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

呼,这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

对了,悄悄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明天,我就要嫁给他了。」

小说《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舔狗的逆袭之校花爱上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