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萧云宸陆惜月精品全篇

>

萧云宸陆惜月精品全篇

陆惜月 著

现代言情 陆惜月 陆贵泰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萧云宸陆惜月》,是以陆惜月陆贵泰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陆惜月”,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这日后,陆惜月便突如其来的病了一场,陆贵泰头一回为女儿的病情着急上火,免不了暗骂陆惜月身体不争气。...《陆惜月萧云宸全文》第12章免费试读......

来源:xkxs   主角: 陆惜月陆贵泰   更新: 2023-10-03 13: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萧云宸陆惜月》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陆惜月”,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或许是陆惜月的脸色太难看了,池卿环主动解释。池卿环此时正是十七岁的花季,即便因为礼佛已经是一切从简,依然显露出通身的气度,一双桃花眼眨巴着透着调笑。她这个哥哥已经二十二了,才华过人,只是感情一直不开窍,没想到居然在佛寺里遇见了有缘人。为了缓解气氛,池卿环自然地扯了扯身旁萧云宸的袖子,“宸哥哥,不晓...

《小说陆惜月萧云宸全文》 第3章

原本不起眼的才人池卿环,越过她成了贵妃,抱养了陆惜月五岁的儿子弋安。
陆惜月记得,自己跪在萧云宸面前,苦苦哀求。
只得到了萧云宸一句配不上,又说贵妃德才兼备可堪后位,弋安有贵妃照顾是她的荣幸。
自己以为的“夫妻情分,全然是一场笑话。
…《小说陆惜月萧云宸全文》免费试读“莫非,小姐与我是故人重逢?陆惜月看到故人的一瞬间,不堪的回忆迅速涌上心头。
前世,入宫十二载,因为萧云宸的宠爱她吃尽了苦头,可为了心爱的男子,她甘之如饴。
想着,在后宫中,他们二人虽没有夫妻的名分,能做他心中的妻子,这就够了。
没想到,等他们终于熬到了皇后一族倒台,却没有等到期许中的白头偕老。
原本不起眼的才人池卿环,越过她成了贵妃,抱养了陆惜月五岁的儿子弋安。
陆惜月记得,自己跪在萧云宸面前,苦苦哀求。
只得到了萧云宸一句配不上,又说贵妃德才兼备可堪后位,弋安有贵妃照顾是她的荣幸。
自己以为的“夫妻情分,全然是一场笑话。
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宠是假的,爱也是假的。
她不过是旁人爱情里的垫脚石,是要扫清的障碍……——悦耳的女声响在耳边,“小姐才情过人,是卿环惊扰了。
或许是陆惜月的脸色太难看了,池卿环主动解释。
池卿环此时正是十七岁的花季,即便因为礼佛已经是一切从简,依然显露出通身的气度,一双桃花眼眨巴着透着调笑。
她这个哥哥已经二十二了,才华过人,只是感情一直不开窍,没想到居然在佛寺里遇见了有缘人。
为了缓解气氛,池卿环自然地扯了扯身旁萧云宸的袖子,“宸哥哥,不晓得你和这个小姐谁更胜一筹?萧云宸身形高大,此刻蹙着眉头,幽深的眼眸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双人,紧绷的嘴角显示出他此时的不悦,也不知看了多久。
“不知小姐芳名。
萧云宸的声音低沉,气势逼人。
音容相貌和梦中的美人一般无二,只一眼,梦中的温馨甜蜜都涌现上来,这是梦中的淑妃。
陆惜月悄悄将发抖的手藏进了袖口,抖着睫毛,犹如受惊的蝴蝶一般,飞快地看了眼萧云宸。
“不便多言,小女子先行一步。
声音低不可闻,不等人答话,便慌不择路离开了。
萧云宸转身,目送着她越走越快,裙摆翩飞,勾勒出动人的身形,迎面吹来的春风都是甜腻的女儿香。
池卿环心思细腻,小声问“宸哥哥见过这位小姐?萧云宸并没有看她,而是意味深长地看向好友池卿朗“一面之缘。
这是他的女人,他的枕边人,他儿子的亲娘。
池卿朗本来满心的爱慕在这一眼里冷寂了下来,这个一面之缘,只怕是选秀的殿选。
————陆惜月心乱如麻,她也不知道自己和母亲的厢房在哪,只想尽快离开这?s?个是非之地。
所幸,遇见了一个小沙弥,见她脸色惨白,引着她找到了房间,陆惜月被青町搀扶着,勉强镇定下来,“今日贵人云集,可是有什么缘故吗?小沙弥点头,“今日大主持安隐大师解签,机会难得。
陆惜月轻声谢过,软着身体进了狭小的厢房。
“小姐怎么脸色这么难看?青町想起身给陆惜月倒一杯热茶,被小姐紧紧拉住了,“别走,青町,别出去!青町连忙搂着小姐,“小姐别怕,没事的,青町陪着小姐。
她比陆惜月年长五岁,是陪着小姐长大的,陆夫人身体不好。
青町对待小姐是事无巨细,二人感情深厚。
陆惜月感受着青町温暖的体温,慢慢放松下来。
她还记得,冰冷的长乐宫里,青町被揪着头发,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颈部大动脉的热血喷洒而出,腥热的液体溅在她脸上。
万幸,佛祖保佑,她们都活过来了,青町活生生地在她眼前。
青町见她面色缓和下来,笑盈盈道“小姐好不容易来一趟灵感寺,不如我陪您去求个签,算一算姻缘?陆惜月哪里敢出去,也不想让青町担心,“你去求一个吧,顺便瞧一瞧母亲在哪,我抄一会经书。
注意到青町担忧的眼神,弯唇一笑,“放心吧,我只是被窜出来的耗子吓了一跳,听说灵感寺的许愿树很灵验,你帮我求一条祈愿的红布吧。
青町离开后,陆惜月点了厢房里的安神香,铺陈笔墨,提笔抄录经书。
心思沉下来,时间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太阳西沉,房间内的光昏暗下来。
奇怪,青町和母亲她们怎么还没回来?陆惜月揉了揉眼睛,擦了一根火柴,点亮了烛台。
“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响起,惊得陆惜月被手里烧尽的火柴烫了指尖,连忙甩开手。
看到房间内的烛火亮起,门外的人扬声道“是陆小姐吗?陆夫人在祈福树等您一同挂红绸呢!陆惜月嗤笑了一声,也是自己太紧张了,萧云宸根本不认识自己。
素昧平生,这一世,她不会再和他们有任何交集了。
陆惜月洗了手,跟着小沙弥往后院里走,一路上静默无语,进了树丛中光线更暗了,还有小沙弥手上提着灯笼,“女施主当心脚下。
很快,参天的银杏树映入眼帘,金黄色一片,传闻这是株千年神树。
在它的四周,种着八株桂花树,棵棵都有三人环抱粗细,嫩黄的花朵缀满枝头,鲜红的祈愿卡随风摇曳,与金黄相互掩映。
小沙弥将手中的灯笼递给陆惜月,“小僧先告退了。
陆惜月独自提着灯,顺着石子小路,走到了中间的平地上。
眼前空无一人,只有两排青铜架子,上面挂着红绸。
一旁的桌案上有笔墨,信徒们自行许愿。
再往树下走,随着手里的烛火照亮的面积越来越大,萧云宸健硕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俊美如铸的脸庞大半隐在阴影里。
陆惜月屏气,握着提手的手指发白,镇定地转身。
往回走的步子才迈了两步,小路尽头就出现了带刀侍卫的人影,仔细一看,中央场地已经被围的严严实实。
陆惜月只能视而不见,加快了脚步想要回厢房。
“小姐不如先许了愿再走。
身后传来了浑厚平稳的声音,却让陆惜月后背泛起了凉意。
陆惜月声音紧巴巴的,头也不肯抬,“男女授受不亲,小女子一会儿再来。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陆惜月活像只被踩着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害怕和心痛交织。
她原来多爱这个男人呀,现在却只能竭力克制自己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
直到萧云宸在她身后站定,“方才小姐与池公子相谈甚欢,为何见了我就避之不及?萧云宸高大的身躯牢牢挡住了她的去路,身子微微前倾,“莫非,小姐与我是故人重逢?“莫非,小姐与我是故人重逢?陆惜月看到故人的一瞬间,不堪的回忆迅速涌上心头。
前世,入宫十二载,因为萧云宸的宠爱她吃尽了苦头,可为了心爱的男子,她甘之如饴。
想着,在后宫中,他们二人虽没有夫妻的名分,能做他心中的妻子,这就够了。
没想到,等他们终于熬到了皇后一族倒台,却没有等到期许中的白头偕老。
原本不起眼的才人池卿环,越过她成了贵妃,抱养了陆惜月五岁的儿子弋安。
陆惜月记得,自己跪在萧云宸面前,苦苦哀求。
只得到了萧云宸一句配不上,又说贵妃德才兼备可堪后位,弋安有贵妃照顾是她的荣幸。
自己以为的“夫妻情分,全然是一场笑话。
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宠是假的,爱也是假的。
她不过是旁人爱情里的垫脚石,是要扫清的障碍……——悦耳的女声响在耳边,“小姐才情过人,是卿环惊扰了。
或许是陆惜月的脸色太难看了,池卿环主动解释。
池卿环此时正是十七岁的花季,即便因为礼佛已经是一切从简,依然显露出通身的气度,一双桃花眼眨巴着透着调笑。
她这个哥哥已经二十二了,才华过人,只是感情一直不开窍,没想到居然在佛寺里遇见了有缘人。
为了缓解气氛,池卿环自然地扯了扯身旁萧云宸的袖子,“宸哥哥,不晓得你和这个小姐谁更胜一筹?萧云宸身形高大,此刻蹙着眉头,幽深的眼眸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双人,紧绷的嘴角显示出他此时的不悦,也不知看了多久。
“不知小姐芳名。
萧云宸的声音低沉,气势逼人。
音容相貌和梦中的美人一般无二,只一眼,梦中的温馨甜蜜都涌现上来,这是梦中的淑妃。
陆惜月悄悄将发抖的手藏进了袖口,抖着睫毛,犹如受惊的蝴蝶一般,飞快地看了眼萧云宸。
“不便多言,小女子先行一步。
声音低不可闻,不等人答话,便慌不择路离开了。
萧云宸转身,目送着她越走越快,裙摆翩飞,勾勒出动人的身形,迎面吹来的春风都是甜腻的女儿香。
池卿环心思细腻,小声问“宸哥哥见过这位小姐?萧云宸并没有看她,而是意味深长地看向好友池卿朗“一面之缘。
这是他的女人,他的枕边人,他儿子的亲娘。
池卿朗本来满心的爱慕在这一眼里冷寂了下来,这个一面之缘,只怕是选秀的殿选。
————陆惜月心乱如麻,她也不知道自己和母亲的厢房在哪,只想尽快离开这?s?个是非之地。
所幸,遇见了一个小沙弥,见她脸色惨白,引着她找到了房间,陆惜月被青町搀扶着,勉强镇定下来,“今日贵人云集,可是有什么缘故吗?小沙弥点头,“今日大主持安隐大师解签,机会难得。
陆惜月轻声谢过,软着身体进了狭小的厢房。
“小姐怎么脸色这么难看?青町想起身给陆惜月倒一杯热茶,被小姐紧紧拉住了,“别走,青町,别出去!青町连忙搂着小姐,“小姐别怕,没事的,青町陪着小姐。
她比陆惜月年长五岁,是陪着小姐长大的,陆夫人身体不好。
青町对待小姐是事无巨细,二人感情深厚。
陆惜月感受着青町温暖的体温,慢慢放松下来。
她还记得,冰冷的长乐宫里,青町被揪着头发,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颈部大动脉的热血喷洒而出,腥热的液体溅在她脸上。
万幸,佛祖保佑,她们都活过来了,青町活生生地在她眼前。
青町见她面色缓和下来,笑盈盈道“小姐好不容易来一趟灵感寺,不如我陪您去求个签,算一算姻缘?陆惜月哪里敢出去,也不想让青町担心,“你去求一个吧,顺便瞧一瞧母亲在哪,我抄一会经书。
注意到青町担忧的眼神,弯唇一笑,“放心吧,我只是被窜出来的耗子吓了一跳,听说灵感寺的许愿树很灵验,你帮我求一条祈愿的红布吧。
青町离开后,陆惜月点了厢房里的安神香,铺陈笔墨,提笔抄录经书。
心思沉下来,时间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太阳西沉,房间内的光昏暗下来。
奇怪,青町和母亲她们怎么还没回来?陆惜月揉了揉眼睛,擦了一根火柴,点亮了烛台。
“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响起,惊得陆惜月被手里烧尽的火柴烫了指尖,连忙甩开手。
看到房间内的烛火亮起,门外的人扬声道“是陆小姐吗?陆夫人在祈福树等您一同挂红绸呢!陆惜月嗤笑了一声,也是自己太紧张了,萧云宸根本不认识自己。
素昧平生,这一世,她不会再和他们有任何交集了。
陆惜月洗了手,跟着小沙弥往后院里走,一路上静默无语,进了树丛中光线更暗了,还有小沙弥手上提着灯笼,“女施主当心脚下。
很快,参天的银杏树映入眼帘,金黄色一片,传闻这是株千年神树。
在它的四周,种着八株桂花树,棵棵都有三人环抱粗细,嫩黄的花朵缀满枝头,鲜红的祈愿卡随风摇曳,与金黄相互掩映。
小沙弥将手中的灯笼递给陆惜月,“小僧先告退了。
陆惜月独自提着灯,顺着石子小路,走到了中间的平地上。
眼前空无一人,只有两排青铜架子,上面挂着红绸。
一旁的桌案上有笔墨,信徒们自行许愿。
再往树下走,随着手里的烛火照亮的面积越来越大,萧云宸健硕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俊美如铸的脸庞大半隐在阴影里。
陆惜月屏气,握着提手的手指发白,镇定地转身。
往回走的步子才迈了两步,小路尽头就出现了带刀侍卫的人影,仔细一看,中央场地已经被围的严严实实。
陆惜月只能视而不见,加快了脚步想要回厢房。
“小姐不如先许了愿再走。
身后传来了浑厚平稳的声音,却让陆惜月后背泛起了凉意。
陆惜月声音紧巴巴的,头也不肯抬,“男女授受不亲,小女子一会儿再来。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陆惜月活像只被踩着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害怕和心痛交织。
她原来多爱这个男人呀,现在却只能竭力克制自己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
直到萧云宸在她身后站定,“方才小姐与池公子相谈甚欢,为何见了我就避之不及?萧云宸高大的身躯牢牢挡住了她的去路,身子微微前倾,“莫非,小姐与我是故人重逢?

小说《萧云宸陆惜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云宸陆惜月精品全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