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桃桃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重生在假千金上门那天

>

重生在假千金上门那天

宋盼儿 著

宋佳妍 宋盼儿 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重生在假千金上门那天》,主角分别是宋盼儿宋佳妍,作者“宋盼儿”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从来没想到过,我期待的毕业礼物竟然变成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父亲看向我的眼神带着嫌弃,愤怒地指责我鸠占鹊巢,让他们的亲生女儿受了22年苦难。一向对我宠爱有加的母亲,毫不怀疑地抱着那个“亲生女儿”哭到眼肿。呵,这就是亲情?老娘不屑!......

来源:qwwrkbd   主角: 宋盼儿宋佳妍   更新: 2024-03-31 22: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重生在假千金上门那天》,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宋盼儿宋佳妍,由作者“宋盼儿”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我也跟着探个头,可还没等细看,宋文斌就把手机拿走了。我想抢过来,手突然被人拉扯了一下。茶水撒到手背,我下意识松开茶杯。一声惊呼伴随着杯子掉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第2章

宋文斌好像早有准备似的,拿出手机翻开一张照片。

「当然做了,我们很肯定盼儿就是宋家的骨血。」

我也跟着探个头,可还没等细看,宋文斌就把手机拿走了。

我想抢过来,手突然被人拉扯了一下。

茶水撒到手背,我下意识松开茶杯。

一声惊呼伴随着杯子掉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我转过头。

5、

宋盼儿捂着被茶水泼到的手臂,泪眼迷蒙,说话声带着哭腔。

「姐姐,我知道你记恨我回宋家,但我是真心想融入这个家庭。」

句句没说我泼她,但句句都在暗示是我泼的。

我看到她裸露的那半条手臂,透着淡淡的粉色。

宋文斌直接将她抱起冲到厨房,一边大声叫佣人喊家庭医生。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宋文斌的目光又锁定我。

抓着我的手臂往宋盼儿的位置拖,「和盼儿道歉!」

看着宋盼儿在冷水冲洗后,连粉色都快看不出的白皙手臂,我笑了。

「啧啧,但凡医生再来慢一些,连药膏都不用涂了。」

我的笑让宋文斌怒气更甚,抓着我手臂的力道加大,我吃痛地按向他手臂上的麻经。

他被迫松开了我。

他的反应,让我真的觉得很纳闷。

这样一个冷心冷情的人,怎么会对个没怎么出现过的妹妹这么上心。

正琢磨着,我看到宋盼儿泪眼连连地冲到宋文斌身边,小心翼翼地触碰着他的手臂。

宋文斌将宋盼儿眼角的泪抹去,满眼心疼地看着宋盼儿。

「盼儿不哭,哥哥心里疼。」

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拉着二姐出别墅,说起近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

二姐听完眉头紧蹙,「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真假千金这种黄金八点档和小说才有的事情,竟然会出现在我们家。」

我扯了扯嘴角,有些无奈,「我现在还过了把当事人的瘾。」

刚才的报告,是宋盼儿和宋父的。

我脑子不禁浮现出,宋母上辈子被烧死在房间里的焦炭状。

那天我被宋母骗回宋家,喝了一杯茶后不省人事。

被人摇醒后,连辩解都来不及,一套完美的证据链直接送到警方面前。

我被指控为故意纵火谋杀的罪名成立,几个月后被在监狱里殴打致死。

看着二姐,我决定先把她弄走。

二姐不放心我,还想将我带去国外散心。

我有重要的事情,当然不能走,只能极力让她相信我可以养活自己。

在我嘴巴都快说干的时候,她答应5天后独自返回,我松了口气。

6、

二姐临走前,约我一起在外面吃饭。

吃完刚出餐厅大门,就碰上了宋母和宋盼儿。

才几天时间,宋母虽然还是略显消瘦,但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看到宋母脸上出现心虚的表情,二姐则是一脸黑。

宋母完全没看我一眼,只是对着二姐干笑了几声,「佳慧,你在这里吃饭啊。」

「下周要带盼儿去你外婆家认亲,所以才带她出来逛逛买点东西。」

宋盼儿则是一脸喜色,「真是太巧了,二姐、姐姐,我们一起逛街吧,人多热闹。」

宋母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但我知道她内心在怪我那天没有答应她留下。

不过我不在乎,凭什么都得他们说了算。

二姐看我没说话,便知道我什么意思,「我还要回家收拾行李,你和妈逛吧。」

宋盼儿瞥了我一眼,上前拉住二姐的手臂,一脸怯懦地说道。

「二姐,妈妈是担心我第一次去外婆家买不好礼物,所以才拒绝你出来和姐姐吃饭的。」

「这事要怪就怪我,我在孤儿院长大没见过世面。」

宋母听到这话,看向我的眼神更加不善,转头一脸温柔地望着宋盼儿。

「盼儿,没人能怪你,我们这也是正事啊。」

「才买到给你表妹的礼物,动作得快点才行,还要去其他地方逛逛。」

宋盼儿一脸遗憾的样子,跟着宋母离开。

我看着两人手挽着手离开,心里发酸,二姐性格偏男生,以往这样亲昵的动作可以说是我的专属。

我知道我还在渴望亲情,可这要命的亲情,我也是真不想要了。

多年的感情都可以在一天内,毫不留情地抛弃,这样的爱,我不是非要不可的。

既然她这么喜欢这个假千金,那就继续喜欢着吧,我只是想要个真相罢了。

7、

很快就到了宋父宋母29周年结婚纪念日,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宋父打算当天公开宋盼儿身份。

宋家也邀请了我,我知道肯定是宋盼儿提的要求,她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在我面前炫耀的机会。

我一口应下,因为今天我要送一份大礼给她,恭喜她成为宋家千金。

我可不想小说里那么傻,以身犯险,重现放火现场来抓她把柄。

宋盼儿发现我到达会场,穿着一袭紫色长裙特地晃到我面前。

「姐姐你来了啊,你这裙子是A家去年的款式吧?」

「那可有点过时,是不是因为被赶出去没钱的原因?那可真是太惨了。」宋盼儿那仰着的头都快抬到天花板了。

「我身上这条是最新款,花了上百万呢,你也知道A家的,有钱都不一定能买上,本来,我觉得浪费钱不想要的。」

「爸妈非说我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东西,硬要给我买。」

看着她的裙子,我有点心塞,这可是我这季最得意的作品。

妈的!

等会就让公司的人把宋家全员列入黑名单!

我拿过一杯红酒轻晃着,笑了笑。

「那你可得小心点,我最近缺钙,手容易抽筋。」

「要是不小心泼到你裙子,我可不负责,谁让你没事凑过来的。」

宋盼儿吓得连忙远离了好几步,警告我。

「你别乱来,不然大哥和爸妈不会放过你的。」

这辈子因为重生的翅膀,我可以正常出现,可上辈子我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

她和宋文斌把我绑在楼顶,还用胶带封住了我的嘴,说是让我在上面吹风醒脑子,不要再幻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天风很大,我被吹得发了烧,一直到第二天我已经烧昏迷了,他们才去把我放下来。

想到这里,我现在都还恨得咬牙切齿,觉得今天送的礼轻了。

我不屑地看了眼宋盼儿。

「我现在是客人,要真不小心撒了酒,怎么着?」

「你个主人还要找我麻烦?」

宋盼儿看了眼周围,发现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在的这个小角落。

立马原形毕露,对我冷哼道。

「今天之后,你宋家千金的名头就正式没了!」

「我看你以后怎么嚣张!」

宋盼儿想激怒我,让我大闹一场,一来在这么多宾客面前丢脸,衬托她这个真千金的知书达理。

二来也是让宋家人彻底厌弃我。

这种小伎俩我都懒得翻白眼。

既然自己送上门找不痛快,那就别怪我!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笑眯眯地提醒她,是不是忘记和宋母做亲子鉴定报告了。

宋盼儿眼睛闪过慌乱,有些心神不宁,但面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呵,这段日子太忙了,不用你提醒,过段时间妈不说我都会主动提。」

过段时间?过段时间,恐怕宋母要被他们送去阎王爷那做鉴定了。

我讽刺地笑出声,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刚想转身走。

就看着宋盼儿又开始含着眼泪的样子,这是要搞事的征兆啊。

宋父的声音响起,「佳妍,我们念在和你多年的情分,请你回来一家人聚聚,你就看不得我们安稳,非要搞事是吧?」

我以为的爱妻好男人,都是他自己打造的人设。

想着我查到的资料,再看宋父这幅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只觉得恶心想吐。

宋母无奈地看着我,自觉地站在宋盼儿那一边。

「佳妍,今天好好的相处,好好过行不行?」

「怎么说我都做了你二十多年的母亲,没有生恩也有养恩。」

「多让让盼儿,也算是你对我们这么多年的回报。」

我冷眼看着她,我不知道当所有的谎言揭露那一刻,她所坚持的血脉相承,彻底成为一个笑话。

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曾经对我的绝情!

「宋先生宋夫人,不管是什么恩,那天我转钱的一刻都已经不复存在。」

我们的争执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周围还真有些人开始对这事评头论足起来。

「佳妍,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宋家千金,一下让你变成个孤儿,确实有点难接受,可人不能太贪心,盼儿受了那么多年的苦,你却白白得了那么多年的好日子,该知足了。」

「龙生龙,凤生凤,我一看盼儿,就觉得她身上的气质不一般!怪不得之前总觉得佳妍身上有种和我们格格不入的感觉。」

「佳妍,表婶说句心里话,盼儿在外面那么多年,搬砖、洗碗、扛货,那些活我听了都心疼,你不感激她还刁难她,这可就没良心了。」

……

看着这些自诩为正义的热心观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一件根本不了解的事情和人指指点点。

我忍不住笑出声,宋家说什么,他们便跟着站队什么,一切不过是为了个利字。

我更加期待等会大家的表情了。

急着让她们进入正题,我态度特别好的点着头,「对对对,你们说得都对。」

这话让大家一下没了围攻我的乐趣,宴会的进度又往前推进一步。

很快到了经典的搞事环节。

8、

本来应该放出宋氏夫妻合照VCR的屏幕,显示的是宋父和另一个女人的合照,两人举止十分亲密。

合照里时不时夹杂着一个女生,女生和女人长相十分相似,任谁看了都知道那是一家三口。

还有出入的豪车,住的别墅,以及宋盼儿读的贵族学校。

照片有点多,我准备了2分钟,才放到半分钟,宋父已经惊慌失措,大叫着让人关了屏幕。

我早已经让人换了电路,于是成功让宾客看完所有的照片。

宋母看到这里,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狠狠甩了宋父一巴掌,然后扑向宋盼儿厮打起来。

「你个小贱人!不要脸的私生女还想冒充我女儿!」

「婊子!你那个下贱的妈在哪里?!让她滚出来!」

宋母家境优渥,从小受的教育就是知书达理,大家哪见过她这么泼的一面。

周围的人看到这里,一个个都缩成了鹌鹑状。

宋父要不是因为攀附上宋母,第一桶金还不知道在哪找呢。

虽然现在式微已经不如宋家,但宋父也顾及着名声,一直当着感恩的好好丈夫。

大家也因此认定宋父不会有二心,连宋母自己也自信得很。

可眼前的真相就是,外面的私生女都和宋家小女儿一样大了,老公还试图狸猫换太子,这对哪个女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宋盼儿白皙的小脸和脖子上,一下子就出现好几道指甲印,都已经渗出血珠。

吓得她捂着脸一边尖叫一边躲避。

宋文斌不说帮宋母,反而拦着母亲,将宋盼儿挡得严严实实。

「妈!闹够了吗?!这么多人不嫌丢人现眼是吗!」

宋母瞪大眼睛完全愣住了,「文斌,你爸联合外面的小三算计我,你竟然也不帮我?」

宋文斌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妈,我当然帮你,家丑不可外扬,先把人散了再说。」

我当然不可能让他们这样大事化小,「宋夫人,您这个儿子可精明能干着呢,您觉得他真的不知道?」

说完,我把自己的亲子鉴定报告递给宋母。

宋母哭着拉住我的手,「佳妍,妈妈的好女儿!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

宋文斌冰冷的目光射向我,要是能淬毒,我估计他现在像杀我的心都有了。

「宋佳妍,你别在这搞事!」

我弯了弯嘴角,「现在搞事的是你和宋先生,我不过是好心,不想看宋夫人一直被人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宋母听到我的话,脸色煞白,捂着胸口,「佳妍,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个事情管你哥什么事?」

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但宋文斌黑着的脸,已经是默认了。

「宋夫人,宋大少对我和二姐两个妹妹什么态度,你是知道的。」

「按理说,他对宋盼儿的态度也理应如此才对,可你对比一下……」

「宋佳妍你闭嘴,少在这搅风弄雨!」

宋文斌知道自己对宋盼儿的心思过于龌龊,一直隐藏在心里。

现在听到我的爆料,一向冷清的宋大少瞬间急了。

这一下,我疑惑的所有事情已经得到佐证,加上查到的资料。

上辈子,我入狱,二姐和宋母惨死,宋母在公司51%的股权及带过来的陪嫁,恐怕都入了宋父和宋盼儿的手上。

宋文斌这个蠢货加恋爱脑,就是宋盼儿对付我们的一杆枪。

毕竟谁能想到,有人能为了一个女人,对生母和一奶同胞的妹妹们下这样的狠手!

我紧了紧拳头。

比起宋父和宋盼儿,我更恨宋文斌!

虽然主人没送客,但那些客人看到现在这个情况,都识趣的走了,毕竟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到最后,他们也怕事后被清算。

宋母现在也回过神来,她现在恐怕除了我,谁也不敢相信了。

愣愣地看着我,「佳妍,我可以去你那住吗?」

看着她因为干架变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还有妆容都掩盖不住的憔悴,我除了想说活该,真是没别的想法。

「宋夫人,这不太好吧,毕竟你们才是一家人。」

「有些东西过去了,就回不去了。」

是她先不要我的。

她把宋盼儿放在手心,为了她不顾及这么多年情分的时候,我们的母女缘分就已经散了。

不管她再怎么悔恨,我想到上辈子在狱中跟狗一样和人争吃,最后被殴打致死,我实在无法原谅她。

比起身体上收到的残害,她给我心理上造成的伤害,更让我无法释怀。

在宋家,明面上是宋父当家做主,可因为娘家给力,宋母能维护着我,我们母女三人也不至于落到那样的下场!

宋母听到我的话,眼泪唰的一下流下来,「佳妍,是妈对不起你。」

9、

最后我还是让宋母住进了家里,但这一切都是有偿的。

宋母本还想把宋文斌的心拉到自己这边,当我拿出宋父和宋文斌前段时间,联手给宋母下药以致她卧病在床的证据时。

她对这个儿子彻底绝望了。

帮小三母女对付亲妈,我不知道该夸宋文斌痴情还是脑子有大病!

宋母当时之所以逃过一劫,不过是因为她在最后的遗产分配时,不但给我留了一个铺面和一套房子,还给二姐分了三分之一。

宋父哪舍得让他和白月光生的宋盼儿才得这么点。

这才导致他们延缓计划,打算再花点时间攻略宋母。

但没想到杀出我这个程咬金。

这样说起来,上辈子没这出,可能是因为我当初非要死皮赖脸地留下来。

又为了讨好她和宋父,对他们的日常饮食等特别注意。

所以没找到下手的机会,从而实施了后来的毒计。

宋母说,只要能让宋父净身出户,她就把所拿到的股份,全部给我和二姐。

不拿白不拿,我应了下来。

家里出了这样翻天的事情,二姐自然也得回来。

二姐有个大学学长,刚好是律界内专打离婚官司的顶尖高手。

再加上我掌握的那些证据,成功让宋父净身出户。

他手上的股份加上宋母的,全由我和二姐平分,二姐不懂这些,直接委托我管理。

而那些在婚内养白月光母女的资产和钱财,自然也要全部还回。

算来算去,白月光和宋盼儿还倒欠上百万。

俩母女分文没赚过,全身上下都是花的宋家钱,哪有能力偿还。

但没关系,我压根就不在乎那点钱,反手就让宋母去起诉了她们,直接把她们列成失信黑名单。

宋父不愿意离婚,奈何律师手段了得,他没得选择。

作为宋氏最大的股东,我正式接收宋氏集团,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把宋家那些在集团养老的亲戚全部辞退。

宋文斌自然也别想留下,我让人把他抓到楼顶吹了一天风,享受我的待遇。

还亲手给他喂了上辈子给二姐吃的精神类药物,经过一段时间的投喂,他果然出现了幻听等精神失常的症状。

加上我的一些小手段,他彻底符合了精神病院收治的要求。

我觉得我真是个心软的大善人,没有他喜欢烧人玩的变态嗜好。

还特地找专人伺候他,让他时不时清醒一下,看着周围那些病友,想象一下自己的余生怎么和他们好好相处。

10、

就在我想着猫抓老鼠的游戏怎么进行,才更好玩的时候。

宋父在小三和宋盼儿的怂恿下,找媒体曝光我。

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抨击我不孝,为了抢夺家族资产,为了金钱利益,残害手足,罔顾人伦。

媒体收钱办事,娱乐导向对我变成压倒性的不利。

股价一度下跌。

我选择沉寂,宋父更得意了。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我决定不走寻常路。

几天后,我在社交平台发了一篇小短文,再顾上一些水军转发。

内容就是大山里的凤凰男,为能娶上富家女抛弃白月光,在岳家的支持下摇身一变。

成为成功人士后不甘心地找回白月光,并生下一女。

三人为谋得原配手上的财产,用计毒害原配及婚生子女。

可惜被原配小女识破,成功反击。

他妄图用几千年的孝道打压我,那我只能用现在兴起的复仇爽文,挑动大家的共情能力。

国人最不缺的就是八卦精神,半天不到,前十的热搜里有3个是关于我的。

我A家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的马甲,也被扒了出来。

A家现在的市值远超宋家,宋父的诬陷不攻自破。

舆论情况彻底翻转。

宋家因宋父巴上宋母而起,现在也因宋父背叛宋母而散。

宋父有钱搞事,也是因为宋家亲戚不甘心从权利的位置上沦为普通打工人。

他们现在才知道,宋母哪怕娘家败落,她还有钱财,还有两个女儿可以撑腰。

宋父三人在我小短文的发力下,成为了街头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宋家亲戚认清现在谁才是主事人后,整天找机会想讨好我。

白月光母女还没得到什么报应,正好这些人撞上来,免费的工具人不用白不用。

我装作被宋父伤透了心的样子,控诉他为小三母女算计我,直言宋家任何事情都不想再管。

成功让宋家人把所有的矛头指向小三母女。

对付两个没有依靠的女人,对于他们来说小菜一碟,还可以借此对我表忠心。

指着我哪天气消了,愿意再给他们点好处。

宋家人本就憋着一肚子火,现在有了出气的地方,一股脑地往那俩母女头上砸去。

宋父本还心疼维护,但时间长了,既没钱又没了往日的荣光,心情也变得愈加暴躁,看着家里只知道对着自己张嘴要钱要吃的两人,心烦得整天不着家。

这时,我埋下的钉子终于起了作用,对于宋父这样眼高手低,过惯好日子的人,一旦从云端上掉落,就容易浑浑噩噩,心里做着快速发财的梦。

一星期不到,宋父就跟着人去澳门赌博妄图翻身,把前几天赢来的钱全部输光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家。

白月光和钱比算什么,迷晕!

宋盼儿也能换钱,宋父自然也不放过,将人打包卖给边境的不法分子。

拿着新来的赌资,刚出澳门机场就被警方逮捕,被以买卖人口的名义判了20年。

报警的人,自然是我这个热心好市民。

再次得知小三母女的消息已经是半年后,听说她们去到金三角后就被嘎了一边腰子。

没想到这两人嘴巴也是真厉害,成功说服园区的负责人让她们帮忙做业绩,这才保住了一条命。

一边用身体周旋在男人之间得到优质的客户资源,一边积极地帮园区做业绩,几十个客户就代表着背后的几十个家庭。

国家现今加大力度打击境外的诈骗势力,她们落入法网被遣送回国判了25年。

得,一家三口也算是在里面正式团聚了。

11、

二姐从这个月开始休年假,可以回国待两个月。

她陪宋母住在后来搬出去的那栋房子里,晚上叫我过去吃饭,看在她的面子上,我答应了。

晚上一起吃饭,宋母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新闻,一边哭一边笑。

宋母大哭一场后,一改这半年多来的萎靡,从房间里拿出一份文件。

「这是我名下的所有资产,已经全部一分为二,你们姐俩各一半。」

我接过一看,发现她是一点都没给自己留。

二姐也看出来了,脸上出现担忧的神情,「妈,你这是什么意思?全部给了我们,你怎么生活?」

宋母笑了笑,「我想明白了,吃穿都是身外之物,我每月的退休金也够生活了。」

「而且我的东西迟早都是要给你们的,或早或晚而已。」

二姐担心宋母是不是精神被刺激出了问题,不停地劝诫着让她跟着自己出国散心。

宋母眼含泪花地看着我们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我。

「佳妍,当初我装病打电话骗你回来,是因为那个私生女看出我心底放心不下你,骗我说想与你和解。」

「我不知道他们是想用纵火害你。」

「我对不起你们姐妹,我明天就去城外的南山庵,此后,常伴古佛青灯,只求你们姐妹二人世世平安。」

这辈子根本就没来得及出现纵火的情节,她怎么会知道?!

但照之前的反应,我能判断出她绝对不是重生。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最近的时间里觉醒了上辈子的记忆!

我不敢置信地看向她。

她闭上眼睛似乎不愿意再回想,轻轻地点着头肯定了我的猜测,

二姐来回看着我们,更迷惑了,「你们在说什么?妈,你对小妹之前确实过分了些,我倒没什么,你以后好好补偿她就行。」

我和宋母回过神,上辈子的惨剧,我们知道即可,没必要再多拉上一个人,于是一致把她敷衍过去。

能找到自己认可的方式赎罪,这样的归宿对她而言,也许能让她的内心变得平静一些。

虽然她也是受害人,可一切的悲剧也是因为她的偏听偏信造成,我无法原谅她,却也不再恨她。

我做的一切只想给上辈子的自己一个交代,这辈子,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方式度过。

小说《重生在假千金上门那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在假千金上门那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